Created 42 articlesIn total 61571 words

富勒《关键路径》附录2译文

雪杉非狐

继续来贴附录2附录二 科学、技术、经济和政治世界重大事件年表:公元1895年至今 在此基础上添加了巴克敏斯特·富勒(以下简称富勒)的完整个人年表,包括他的家人、哲学方面与技术方面的发现和发明。将重要世界历史事件与某一个人及其家人的私事相结合,乍看起来是夸大个人微不足道的地位,...

富勒《关键路径》附录1译文

雪杉非狐

好多年前翻译的书,去年才出来。两个附录翻完了出版社没印进书里,说是可以自由处理,那就贴在这里吧~ 附录一 科学发现与人工制品年表 出版《连接月球的九条链》的时候,我正在菲尔普斯·道奇公司做研究。作为一家铜业公司,他们渴望科学发明史可以和铜有关。

狗屁工作

雪杉非狐

今天有两大新闻,Tuber浏览器合法翻墙,央视直播NBA。看到有关前者的各种评论,包括且不限于:对外开放重大事件,逆天了等等。就很恍惚,因为GFW之前享受过互联的网的人应该也很多呀,比如Twitter屏蔽我印象很深,是在研究生时候刚好跟老师去新疆的路上。

转行实验员?还是算了吧

雪杉非狐

终于找到了 Logseq 的笔记全景图在哪里,以前只找到某一个笔记的周边图,还一直奇怪为什么大家说 Logseq 像 Roam,还以为这两个的差别就像 Connected Papers 和 CiteSpace 的区别。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我一个编程知识基本为0的用户,真的需要说明书。

随想录

雪杉非狐

最近备课之余翻阅了几本书,比如昨天下午看了伊哈布·哈桑的《后现代转向》,感觉不是特别明白,有一种还是想看原版的感觉。但是在前言里面,刘象愚老师说,他在翻译的时候有一些问题还是直接向作者请教的,感觉还是挺不容易的,也不知道刘老师翻的《尤利西斯》什么时候才能出得来,希望比之前的几个版本都更好看一些。

工作证的故事

雪杉非狐

此前在学校一笔报销报了接近一个学期才报完,同事曾让我把经历写下来,当时一懒就没写,没想到现在又有了新的话题。教师节那天,学校给新入职的老师办手续,校长为10年来第1000名入职博士颁发工作证、书籍等,学校公众号发了新闻。新闻里面最令我关注的是工作证这几个字,这是因为我2018年入职,至今也没有见过工作证。

Major Major Major Major

雪杉非狐

早上不想干活的时候,就先把奈保尔的录课视频传到了见外工作台上生成字幕,但是传完了仍然不想整理,等再不想干别的事情的时候再说吧。今天终于算是搭好了TeXLive环境,开始从头顺一遍过去的翻译,发现原来翻译的简直是不成话,所以几乎每个重要的句子都得重新改,不过还好,可以顺便温习一遍单词。

偷懒是第一生产力

雪杉非狐

昨天晚上睡不着,看了传说中挺火的 Normal People 小说中文版《正常人》,结果比想象的短很多,还没看困就已经看完了。里面刚好提到了多丽丝·莱辛的《金色笔记》,这是我这学期要讲的,但是我还没看完。当然《正常人》前面还说到了《共产党宣言》,本来感觉是不是又是一本讨论共产主义...

logseq

雪杉非狐

今天发现了logseq笔记软件,比 Remnote图谱功能更好一些, 比起Obsidian来多了Github同步功能,当然现在它还没有Roam或者是Notions那些更花哨的功能啦,不过我看着还不错,决定先用用试试。但是Remnote那边的单词复习卡的功能还是比这边好,所以准备在那边背单词,这边来记笔记。

How to Take Smart Notes: RemNote

雪杉非狐

又是好久没来,杂事缠身并不是理由,懒才是主要原因。这周小朋友闹着去姥姥家,于是有了一周空闲时间,周一周二都改作业,今天本来打算改论文,但早上又有填表,于是士气又消散了,不想干正事,书也不想看。只好研究一点工具问题,假装在干点什么。本来想研究一下网上很火的 Roam Researc...

网课十讲

雪杉非狐

上周小朋友在家只待了一天,周二突然通知要改装暖气,而且马上就来施工,小朋友听见噪音有点害怕又没人陪,所以只好送去奶奶家。之后就是一周的装修,和后续收拾打扫,把所有不光滑的地方都包上防撞条,这才把他接回来。装修期间书籍乱堆,电脑没法开,作业也不能改,只能看看微信读书。

细雪

雪杉非狐

小朋友在家四天,交流功能掌握之后,不但要吃还要点菜,不但要出去玩还要去指定地点,哄娃难度大增。这几天每天要坐公交车去公园,在公园里面还要坐小火车绕一大圈,爸爸出钱且陪坐小火车,我于是每天在荷花池等他们,可以在手机微信阅读看大约三十分钟《傅科摆》,几天之后加上夜读终于读完了。

讓愛發電計畫|终身学习

雪杉非狐

终身学习呢,是我一直以来在Matters写东西的标签,因为我写的基本就是今天看了什么书,听了什么讲座,想到了什么问题。这些东西都是非常个人化的体验,常有旁人看不明白的呓语,本来是想要作为自己的一个日记本,然而偶尔有人看到并评论的时候,往往会带来更多的思考,因此我决定也加入让爱发电...

3

记不住的三体

雪杉非狐

今天洪老师已经看完了三体的第二部,他也觉得二不如一好看,我试图在不剧透的情况下和他讨论为什么二不好看,结果随口一说就说到了三里面出现的人物。当年还是很喜欢的,一开始听同学推荐看了一遍,后来出了专门一个app的电子书又买来看了一遍,再后来出了英文版还试图再看一遍然而后来没看完,可是现在连究竟谁出现在哪一部都记不住了。

故事

雪杉非狐

今日博士面试初试,一早就去一直到中午一点半才结束,然后等待办公室上班交材料,到家已经三点,结果发现洪老师躺在床上午睡,诱惑太大只好也躺了一会。起床也不想干正事,于是指导洪老师给他手机装上了昨天618打折续费的翻墙软件。之前买这家服务已经三年,常常遇不可抗力中断,但总会顽强地回来,...

文本细读

雪杉非狐

今天继续看Damrosch和《傅科摆》,Damrosch看了几页,由于下午要去博士生面试测试网络,就停下了。但仍然感觉书里面真的是文本细读,read between the lines真的不是瞎说的,自己看书还远没有达到这个程度。比如wyp同学说《微物之神》里面的宗教是叙利亚景教...

每天坚持三件事

雪杉非狐

从考研复试开始以来,天天忙到很晚,甚至还有网课实在准备不完跟学生商量往后调课的极端情况出现,于是Matters这边一忙就忘一懒就拖一下子有一个多月没过来。前天昨天听了两场讲座,昨天是外国语学院院长王老师来讲论文写作,最后她分享如何在繁忙的办公事务之中还能每年发好多论文,就是每天坚...

兵荒马乱

雪杉非狐

最近先是接了一个翻译小活(为了拿回之前那个大项目的欠款…),然后学校的事就如瀑布一般劈头盖脸浇过来:本科生论文修改写评语,考研网络复试,硕士博士网上答辩,选修课一百多人的作业,每周平均两次完全从头准备的新课… 没时间看书,都是瞎忙。好怀念只需备课没有其他事的时光。

蒜苔

雪杉非狐

小朋友在家啥也干不了,小朋友送走又天天想他。今早梦见我们三口在某湖边石头上玩,小朋友硬要走到石头边缘,果然就掉下去了。但还好湖上有冰,于是他在冰面上从这边缓缓滑行到了那边,滑到湖岸才停下,脸上是一副不明白怎么回事的表情。洪老师跳到冰面去捞小朋友,我看着湖边的阳光担心冰面会裂,就醒了。

听课

雪杉非狐

昨天在朋友圈也发了城堡和翻墙的相关内容,今天一早教研室主任刘老师发来消息,说学院书记要听我的课。听就听吧,反正我的课本来就是公开的。早上听于老师的课,同时洪老师在录他下周二的课,于是听完直播课找他要视频重听。但是这样一听就发现了问题,就是感觉听录播的速度比在屋里直接听到的洪老师现场语速要慢。

有所不为的反叛者

雪杉非狐

昨天周二有外国文学课,我觉得自己是下周上课,于是一早悠闲备课,准备周四录课就好。然而八点杨老师发来一条微信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亲爱的,今天该你上传卡夫卡了🌹”这时候我没做PPT,没看完书,根本不知道要讲些什么。头天锻炼的腰酸背痛一下子就不存在了,心里只有抓紧备课录课,要不然就教学事故了。

时间的女儿

雪杉非狐

昨晚终于睡了个好觉,今天早上起来翻译,顺便听洪老师讲课,上午两节,下午又有两节,听着听着又睡着了。电话慰问病号,被告知没事不用去看了。其他时间除了上网闲逛,还时隔将近一个月重新玩了一会儿健身环,但是主线任务前进不下去,不知是不是要把支线任务都过掉?

看书导致住院

雪杉非狐

前天晚上小朋友在身边睡觉,睡前还在手机上乱摁,搞出了半夜11点的闹钟,结果他没醒我醒来关闹钟,却发现下腹坠涨,疼痛要命。心里暗想这不应该是突然宫外孕破裂吧?我们一直有各种避孕措施不应该啊。最后困打败了疼,终于睡了过去。没过两个小时,小朋友忽然大喊“尿啦!

甜蜜小朋友

雪杉非狐

早起继续看书备课,然后到点上课,大家讨论感觉越来越好了,我没说多少话就到时间了,感觉大家都意犹未尽,刚好把《黑色雅典娜》推荐了一下,下次课一起再讨论一回。最近中银原油宝的事沸沸扬扬,今天又有消息说城镇家庭平均资产好几百万,下午去接小朋友,回来看到街口的新横幅如图。

三朵小花

雪杉非狐

标题好难起…但每天都会新开一朵花,然而任意两朵花好像都不在同一时间开…也不知道在棉签上收集的花粉明天再授粉还有没有效果。昨天还在淘宝搜花种子,现在看还是算了算了。洪老师写了一篇论文,小朋友出生以来的第一篇,小朋友真是花费时间,而且上哪儿找这么好的爸爸呀!

两朵小花

雪杉非狐

昨天开了又闭的花今天又开了,然后还新开了一朵,变成了两朵小花花。第一朵的雌蕊好像不如昨天长,不知什么原因,但有了两朵花不授个粉太不合适,于是找了根筷子两边反复转了转。不知以后会不会长出小果子呀,明天如果它俩还开,还要继续授粉试试,筷子有点粗鲁,找根棉签应该可以传递更多花粉。

一朵小花

雪杉非狐

这样看好像挺大的。昨晚看花骨朵拉长,于是从阳台端到屋里,省得经常要跑出去看。早上四五点起来喝水的时候还是花苞,起床时候已经开始展开,十点这样,下午就又收拢起来了。不知明天是再打开还是就萎缩了呢?不过花骨朵还有好几个,可以慢慢等着看花。上午补完演唱会,然后听外国文学其他老师的课,顺便翻阅了一下《罗兰之歌》。

译者之梦

雪杉非狐

话说刚毕业工作的时候,闲着没事在译言翻了半本书,死线刚好在农历新年过后,刚好是结婚第一年,于是我背着电脑跟洪老师回东北老家办结婚仪式,过年他家四口打麻将我在小黑屋赶死线,相当难忘的经历。可是交稿之后就一直没消息了,多年过去觉得多半是烂尾或者过不了审毙掉了吧。

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

雪杉非狐

今天是听歌加听课的一天。早上还没起床,就在微博上看加菲众图文直播全球在家演唱会,刚好有点饿,就起来吃饭顺便打开来看。歌曲有二十年前的,还有本周新曲,对老年人和小朋友(有海绵宝宝什么的)都非常友好。印地语除了代词啥也没懂,但完全听不懂的拉丁罗曼语言感觉都特别好听。

牛奶鸡蛋

雪杉非狐

今天早上问小朋友要吃什么,他说吃油条豆腐脑,洪老师还买了茶叶蛋。结果豆腐脑只吃了一口,因为有香菜拒绝再吃,茶叶蛋一看就说不吃,最终吃了两根大油条。和姥姥通电话时候,小朋友再次提前吵着要去姥姥家,一分钟也不能等,于是只好收拾出门。在公交车上趁没事跟他讲好,下午妈妈要回家上课,不能陪他在姥姥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