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杉非狐

化学本科,梵语硕博,语文教师

信号灯杆上的泉


今天实验了两种在harps老师微博上看到的吃食。一是黄油蜂蜜吐司,其实昨天就试了一次,但蜂蜜放的少,黄油无盐,总起来的感觉非常想放盐。今天加大了蜂蜜比例,感觉可以不加盐了,但是黄油融化时间比昨天短,这点不如昨天。洪老师说味道很好,我还是觉得不如加点盐或者单山蘸水,明天给小朋友尝一尝。第二种是乳扇萨其马,网购今天下午到了,刚好正在接小朋友回家的车上,节省了一次出门机会,非常满意。回来晚饭后拿出来一块,立刻被小朋友发现,于是一大块萨其马我和洪老师各吃了一口,全都被小朋友吃掉了。洪老师说很甜,我倒是不觉得。

上午上课之前紧急看了《波斯文学史》前五章,上课讨论一篇古波斯文学相关的论文,今天同学们都讲的很好,所以减轻了我的负担,总之讨论还挺热烈的,非常顺利。然后把周一的课程录了三分之一,超出预期。

下午刚刚准备再录一段,接到小朋友从姥姥家打来的视频电话,哭得惊天动地,要求马上回家,也不知道上周末是谁要求提前一天就去姥姥家的。于是只好马上出门去接,走到姥姥家楼下发现小朋友大概一直在飘窗蹲着往下看,看来是真的想家了。

回家路上小朋友在汽车上睡着了,百无聊赖往窗外看,发现近一两年更换的信号灯杆顶端都有一个类似“泉”字的装饰物,一个感觉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注意到的位置,一个十分低调的城市身份展示,一种在文学作品里找到可爱细节同样的感觉。大概济南这个城市还不错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