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式化

一位熱愛學習各種事物的「學習者」,偶爾寫寫各種文章幫我自己整理思緒,科普一些實用或沒用的知識,當然還有騙騙錢(燦笑)。還是個工作狂,什麼都忙,覺得時間永遠不夠,但我自己樂在其中,這就是「幸福」的滋味。 所有資訊全在Linktree,請慢慢欣賞:https://linktr.ee/Zioh

風格寫作練習,交錯視角的風格!

有多少自以為事,多少不理解?

風格寫作練習原文:

中午,某快餐店內,一名女子,三十歲,身高165公分,皮膚白晢,兩頰有雀斑,身穿一件淺藍色碎花連身裙,圍著一件紅色絲巾,在售餐處買了一個漢堡套餐。
她捧著餐盤去找座位,一名青年坐在她正要坐下來的坐位,她與青年發生衝突,最後青年面色不善的站起來,走的時候撞到她的餐盤,可樂都倒了下來。
女人指著青年的背影在罵了一會兒後,便開始進餐,擠茄醬時不小心沾到絲巾,她馬上拿紙巾清潔。
下午,她與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士,在咖啡店喝咖啡,她已經換了一條藍色的絲巾,男士說這衣裙配上紅色絲巾比較好看。





📚 風格寫作練習,交錯視角風格!

我抬頭看了看日曆,上頭寫著「2022年2月28號」,就是今天......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手機又響了,該不會又是他打來?

因為手機的位置放在了客廳,我奮力的從床上爬起。突然一股力量讓我頭暈目眩,站也站不穩。還好馬上往牆壁一靠,才緩和了我的不適。我看著手機,瞪大了雙眼,上頭寫著那熟悉的名字,我不經意地嘆了氣。

我將雙眼撇到顯示時間處,上頭寫著「09:00」,我還是不斷嘆著氣,看向了灑落在櫃子上的一顆顆藥。我一把手抓起了藥丸,就猛然往嘴裡丟,我沒意料到那藥丸多到我吞嚥不下去,甚至讓我差點喘不過氣。

「喀」的一聲,我忍不住要吐了出來,此時不舒服的感覺實在過於強烈,眼淚與鼻涕融合在一起,我已經分不清是太過不舒服,還是我的心靈已逼近崩潰了。

我往嘴不停灌水,就這樣持續好幾分鐘,最後,我對著自己說:「我肯定死了比較好......

圖片來源:Pexels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c-7321017/




「他媽的,真該死!」

「又不接電話,就叫他不要想不開,還是聽不懂,根本有病!」

同事全都看向我,他們還真是多管閒事。我不過是打了幾通電話,就要被這樣盯著看?還不都是他的問題,下午處理完公事,我一定要去找他算個清楚。




天啊,今天又睡到了中午,我真是糟糕。

每天的生活總是如此,吃藥吃了一年了,病情卻沒有好轉,真是悲哀。那個男人說我再不幫他賺錢,他就要和我離婚。而我無能為力,我真該死。

雖然如此,我還是拖著疲憊的身體,從床上爬了起來。


我面向全身鏡,照了照鏡子。我看著那白皙、精緻的臉頰。除了長著雀斑以外,明明從小到大都是那樣始終如一,但現在多了點疲憊,多了點憂鬱,多了點慘白。之後我挑了好久的衣服,腦裡不斷訴說著:「人們肯定覺得我很醜!

最後我挑了件淺藍色碎花連身裙,又挑了件紅色絲巾,便決定出門吃飯。

巷口右轉的不遠處開了家新餐廳,但那看上去豪華又奢侈,肯定不是我種人能配得上的。我默默走向了熟悉的那家速食店。

圖片來源:Pexels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3606408/


我從菜單上看了看,原本想點那個最熱門的套餐,但我放棄了。我想起了那個男人,重複看了看手裡的錢包,我選擇了最便宜的套餐......

我從遠方緊盯著那個最角落的座位,我真希望我能消失在速食店裡,我能把我自己藏起來。原本以為沒有人會坐在那個一人坐,就在我正要坐下時,我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

阿姨,你在幹嘛?

我端著餐盤全程低著頭,沒有發現一名青年坐了下來,我和她說:「這是我先看上的,你能讓給我嗎?」




「奇怪欸,誰跟你先看到先坐,這是我的座位好嘛!」

這阿姨還真是莫名其妙,我都坐了下來,還要硬搶,神經病!

「抱...抱歉,我想要坐這個位置。」那個阿姨和我說。

「你要坐,就下次就給我快點坐,不讓。」

那個阿姨看我不讓坐,居然哭了起來,我真不敢想像。

「嗤,太玻璃心了吧,搶不到座位還硬要搶,神經病一個,快去看醫生吧你!」


突然從遠處一位跟我媽很像的人罵了起來:「搶別人的座位幹嘛啊,死屁孩!

可惡,速食店內的目光都朝向這,真是莫名其妙,遇到神經病。

「哼,這次就讓你坐吧,算我好心,還願意讓位給你這種神經病。」




「咣噹」的一聲,我餐盤上的可樂被那名青年撞倒。

我止住淚水,忍不住看向他的背影,小小聲說:「你為什麼要那麼兇?我只是想坐......」

我還沒講完話,我就又流出了淚水。而讓我沒想到的是,我生病的這段時間,完全沒有想到我會講出這種話,肯定是我太壓抑了吧?說的也是,我只是想坐這個位置,他一個年輕人讓我座位,有錯嗎?


我急忙擦乾淚水,吃起了餐點。進餐中,番茄醬不小心沾到了我的紅色絲巾,我拿起紙巾將其擦拭掉,卻還是決定帶回家換洗。




「幹,都不接電話是怎樣?」

「你最好不要給我亂搞,別以為我不知道,浪費那麼多錢看什麼心理醫生,他媽的就跟你說沒有用,不要浪費我的錢。」

「和妳結婚,真的是我一生最大的汙點!」

我喘了喘氣,緩和了我的情緒,免得快被他氣死了。

我和她約在了那家咖啡店,今天一定要把過去的帳算清。




我吃完了飯,卻沒有馬上離開。我回想著那個年輕人,盯著桌子上的刀叉看著。我像是著了迷般,覺得那刀叉還真是美麗,尖銳的前端,反射著在頂頭的燈光,還真是美麗呢。


突然的一瞬間,我像是從虛擬世界被拉回現實般,剛剛的一切都不記得了,馬上起身要趕回家,開始在嘴裡默念著些什麼。

「真是糟糕,還真是糟糕。三十歲了。」

一整個上午,我都沉浸在不安的氛圍中,我的人生,為什麼離不開他?




圖片來源:Pexels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702251/


終於,她終於來了!


「他媽的,你終於讓我逮到了,上次給我跑走。」

「我警告你,再給我跑一次試試看。」


我注意到了她脖子上的那條圍巾,明明長久以來都是紅色,怎麼今天有件藍色的圍巾?

「幹,你該不會給我花錢買新圍巾吧?這什麼牌子,是不是很貴?」

「我跟你說啦,紅色搭的比較好看,你給我把這件拿去退了。」

「講話啊!」

她什麼話都沒有說,頭低低看著桌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哼,算了。」


「我先跟你說清楚,你明天就把錢都給我,再不還錢,你就準備被告到死!」

「別想著要跟我離婚,趕離婚就給我試試看!」

「還有,上次說那什麼心理醫生,不准再給我去看,跟你說過多少次沒有用?」

「你是神經病是不是,最好不要敗壞我的名聲,害公司的人也以為我有精神病......」

我不停講著講著,等不及要把過去的帳算清,好好的討回我應該有的,這才叫做公道對吧。奇怪的是,他以前都會回嘴,今天突然什麼話都不說了。




我就這樣聽著他講著,一開始還是有如往常般,不敢直視著他。甚至我哭了出來,想著我的人生怎麼會這樣,誰來救救我?


「又...又來了」我在心裡說著。那種感覺又出現了,那種隱隱作動的快感,又出現了。他一點都不像我,我好像不是我了?

我快控制不住我的身體,我感覺的到,那種愉悅的快感,以及等不及要釋放出來;我感覺的到,我已經想不了那麼多了。



討厭,好討厭啊!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控制不住我的嘴巴,我控制不住我的大腦,我控制不住我的情緒了。我發瘋了。

「你...你幹嘛啊!」那個男人這麼對著我說。

我不停的狂笑,聲音有如惡魔般,我拿起一旁的盤子朝他丟了過去,湯匙也不例外。我還拿起叉子、刀子,朝他的心臟刺了過去。鮮血飛濺,桌子上的餐盤與餐具全丟得亂七八糟。

我的雙手沾滿鮮血,店裡的客人嚇得不敢亂動,店員倒是機靈地拿起電話,手指快速的按著號碼,嘴裡不斷的默念著什麼。




「快啊快啊,我可不想死啊,雖然我不過在這間小小的咖啡店領著25 K。」我不斷在嘴裡默念著,想起之前那樁捷運殺人案,我整個人嚇得差點昏倒。

「別看過來,別殺我,去找其他人!」

我揮動著手指頭,馬上報了警,接著雙手抱著頭躲到了桌子底下。

「你快走啦,我還不想死。」我忍不住哭了起來,用雙手摀住了嘴,深怕一點哭聲被她聽見。真是見鬼了,我不過在咖啡店打個工也會遇到這種事,明天我就要辭職。




反正,我的人生也到此結束了。不,我從來就沒有人生可言......


我站了起來,走出了那家咖啡店。人們全在看著我,這一刻我好高興,大家的目光,都在我的身上呢。「啊!」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放聲尖叫,有人慢了半拍,全咖啡店的人面目全非,到處四處亂竄。

我加快腳步,踩著蹣跚的步伐,看向了那棟熟悉的老公寓。我走啊走,走啊走。

遠處警笛與救護車的聲音交雜在一起,但我一點都不緊張。反倒是盯著神情惶恐的人們看,心理有了一絲絲喜悅,嘴角默默上揚。

圖片來源:Pexels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11210892/


爬啊爬,爬啊爬。我抬頭看了看上頭,接著又低下頭看著階梯,最後抬起雙腳往上走。我不停重複著。那個門上用白色的油漆漆著「非特殊情況請勿進入」,我解開鎖,用盡全身的力氣往前推。

呼...呼...呼...呼......」一打開沉重的鐵門,強勁的風陣陣吹來,向是在阻止我前進一般。我沒有受阻,只是用了更大的力氣,走向前,不停的走向前。

天空的顏色漸漸黯淡,顯得有些哀愁,我不禁感嘆道「時間不早了呢!」我聽見樓梯下此起彼落的腳步聲,城市交雜著絢麗的紅光與藍光,盯著看啊看,像是被捲入一般,我好像突然頭暈目眩,快昏了過去......


「碰!」突然一聲,叫醒了我。



「今天是......2月29號,果然還是今天。」





💸 風格寫作練習,小小說明自己的創作!

故事結束了,希望大家沒有被嚇到。

這個故事利用了「交錯視角」的方式,寫出了每個人不同的聲音、心聲。因為每個人的經歷、經驗不盡相同,因此有了互相無法理解的狀況,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呢?有些情節也許不太合理,就當作個小故事看就好了。

故事中還有些小細節,如果作者自己講會顯得很蠢,但我還是要說(笑)。開頭與結尾的日期,主要是想製造給讀者一種疑問,因為今年2月並沒有29號,但是我也沒有明確寫是2022年,因此能製造一種「所以她是死了,還是還沒死?」、「那句話是誰講的?」的感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風格寫作|隱晦的顏色

風格寫作 | 微科幻

風格練習| 心理治療片段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