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7 articlesIn total 92732 words
人生下風下水扯淡上肛上腺

和你顛的精神

張泰格

「在這個癲狂和顛倒是非的年代,一個充滿Rock n Roll精神的牧師和你顛」。這是和你颠牧师在Ins 的自述。

跨性别者核桃:先遵循天性成为女性,再突破男性凝视,不去追寻“亭亭玉立”

張泰格

20岁才开始做女生。生日那天她穿上短裙、裤袜、高跟鞋,现身北京闹市区餐馆,和朋友们在众目睽睽下说笑饮酒聚餐,她觉得灵魂彻底获得解脱。她决定放弃伪装“合格男性”,按自己想要的方式打扮与生活。她要尝试很多其他女生无需做的事,如学京剧腔让声音变尖细、用激素调整身体。

2
人生下風下水扯淡上肛上腺

721的白衣人有多冤?一場記者會你就明白

張泰格

今天的記者會,我沒有認出鄧太。她是721白衣人暴動案中被判入獄7年的暴徒鄧懷琛的太太。之前的漫長的審訊中,法庭和媒體一般會用“第五被告”或者“D5”來稱呼鄧懷琛。此時庭審結束,既然法官和控辯雙方都承認鄧懷琛參與暴動,使用暴徒二字是準確的。直播畫面中,鄧太一席黑衣出席,著實顯出一股...

6
人生下風下水扯淡上肛上腺

她像看过她戏的观众一样困惑 ——专访香港剧作家庄梅岩

張泰格

“看着一个荒诞剧慢慢变成一个写实剧,我的难过和愤怒不比当事人少。”

3

戏剧《鼠疫》揭示“当下”的绝望和挣扎——访导演王翀

張泰格

2021年,春。疫情下的香港,像一个精神和身体都异常疲惫的人,平静而且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很多事情还没回过神,更没什么心思谈文艺。但是香港艺术节还是如期举行了。来自北京的戏剧导演王翀结束了他14天的隔离,随即在香港,与来自中国武汉、美国、英国、巴西、南非、黎巴嫩的六名演员,一起完成一出法国作家加缪小说改编的戏剧《鼠疫》。

人生下風下水扯淡上肛上腺

北京会忘记付国豪,但香港不会

張泰格

付国豪本人应该很清楚自己在这巨大冲突中的位置,也应该明白自己在中共庞大宣传机器中扮演的角色。然而他后来的个人遭遇,却是后来北京各种结构式问题的综合体现:国家结构性政策限制、城市暴力治理策略和资本“士绅化”的城市发展,塑造了系统性的对外来人口的围剿。付国豪的离去,不过也是众多大城市返乡青年的小小缩影罢了。

5

香港電影節《七人樂隊》小感

張泰格

也許從今以後的香港電影中,所有的歡樂都要帶著悲愴。

我眼中的中國組——與有線中國組宋先生商榷

張泰格

有線中國組宋先生: 你好,首先恭喜你在有線履新,畢竟做傳媒這一行總要跳跳槽,換換環境之餘也能夠漲漲工資,從報紙換到電視台雖然在文字上有所限制,但是能夠有機會與事件現場做朋友再用畫面語言呈現,那種緊張刺激感也是難以言喻的,相信你能夠慢慢體會到。

1

瘟疫、政治与李森科主义:90年前一场政治操弄科学丶科学媾合政治的大戏如何关联到现实

張泰格

在一个对精神世界和知识生活都被全面掌控的国度,科学亦不可能无拘无束。科学理论的正确性,不能依其是否能给出政治领袖期望的答案而判定。--Charles A. Leone, "Lysenko versus Mendel," Transactions of the Kansas Aca...

2

弦子上庭这一天的几个小事

張泰格

12月2日,中国一南一北有两桩庭审牵动人心,我在北边这个的现场。北京是很冷的,黄色的银杏叶上周几乎就掉光了,北京便只剩下青砖灰瓦的颜色,好在天气不错,只不过北京海淀人民法院过于威严宏大,泡桐树的叶子也不解风情,蓝色的天空几乎都被遮挡住了。弦子的庭审从中午到深夜,一直开了10个小时,外面的近百声援者也等了10个小时。

你“為什麼離開XX”——又是個分裂且無聊的故事

張泰格

“離開香港”確乎是一種趨勢了,拿著BNO的港人迫於政治壓力和對自由的渴求準備走難,目標是英美加或者是鄉下日本;把香港當做國際城市的鬼佬,本就不視香港為家,不少轉而去了新加坡闖蕩;來香港讀書的內地生們,憧憬著中國的發展機遇,紛紛掉轉車頭回北上廣深發展。

1

捷克迷醉指南

張泰格

很多人對捷克究竟是東歐國家還是中歐國家很拿不準,捷克人一般會告訴你中歐,因為畢竟地理上捷克首都布拉格比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更靠西,不過捷克人也無所謂,因為世界大多數人根本就不知道捷克在哪裡,英語國家的人會把捷克(Czech)和車臣(Chechnya)混淆,而至今仍有不少中國人會順口念出“捷克斯洛伐克”這個舊國名。

2

《还珠》20年,小燕子变大鳄、金锁上枷锁、周杰却活的最明白

張泰格

90年代末中国孩子的假期大抵是无聊的,没有怪叔叔菊次郎带自己赌马、搭便车找妈妈,有的只是独生子女抱着电视看家的孤独,于是才有了“暑假看西游,寒假看还珠”的集体回忆。如今,很难再找到一部电视剧如《还珠格格》般,在爆发力、覆盖面和持久度上有更大影响力的了。

A與政治以及更好的政治

張泰格

看到A事件,我只是感覺到一種熟悉的難以言喻的“土味”撲面而來,那種我們不喜歡的“爛政治”、“爛小圈子文化”、“爛抄襲文化”、“爛撒潑打滾”,這些都是我們不希望在這個場域看到的東西。某程度上說,這就是中國“差序格局”生存方式對“團體格局”的衝突,也是私人關係對團體權利義務關係的衝突,我簡單說說我的看法。

1

捷克「第二國歌」Modlitba pro martu:被封禁20年的祈盼、堅毅與等候

張泰格

在布拉格長長的瓦茨拉夫廣場上,曾經發表過捷克斯洛伐克獨立宣言,曾經有過納粹統治下的閱兵和遊行,曾經有蘇聯坦克的橫行碾壓,也曾經有年輕學生的抗議自焚。而在1989年末的布拉格,人們聚集在這裡,用手中鑰匙串的叮噹聲,驅趕著行將就木的捷克共產黨。

2

A在WH的經歷並不存在,這是我的非非虛構寫作和虛構的悼念

張泰格

前言:大家就當這是一個故事,裡面的人名我都隱去了,因為大概沒有這樣一個人。有好朋友告訴我,有小人說我寫篇文是有人指使,會對當事人不利,我怕傷害到當事人,因為根本沒有這樣的事情(而且他\她也本不存在),所以我這篇非非虛構寫作沒有人名。我寫這篇文是為了本不存在的悼念,悼念是要講真話,...

1

著急,我這條命還有24小時。

張泰格

著急,我這條命還有24小時。還有好多手續沒辦完,水電煤氣電話房貸得交吧,得通知政府、安排殯儀吧,7點半起床是至少的。看見我起床,狗子一抬頭,我想起來得寫下來狗子喜歡哪些牌子的狗糧。今天得在外邊跑一天,先喝杯咖啡好了,打開冰箱卻發現牛奶沒了,我怎麼這麼懶,昨天早上為什麼不記得買,那麼,我要不要下去買一盒?

神奇的方艙醫院也不能治好羅蘭巴特的偏頭痛

張泰格

在中國的日子,每天早上羅蘭巴特都要從偏頭痛中醒來,他喋喋不休的抱怨著中國毫無“色慾”可言、統一的服裝髮型、相同的言語“批林批孔批劉少奇”還有清一色的兒童表演。“幼兒園。都是三歲半的孩子,跳著紅色集體舞。女孩兒們都做了打扮,紅嘴唇,紅臉蛋,頭上戴著紅蝴蝶結。

很難想象若干年後人們會如何認識理解評價當下這個瞬間

張泰格

很難想象若干年後人們會如何認識理解評價當下這個瞬間。當我嘗試拆解上面這句話,我會發現這句話是多麼的不穩定:若干年是多少年10年後、20年後還是百年後?人們,人們來自哪裡中國、美國還是大東洋國?而那時的認識理解和評價又會基於什麼?國籍、膚色、性器官還是意識形態?

光榮冰室到底好不好吃?手足到底還愛不愛?

張泰格

我的老饕普通話朋友真的急了,討論這麼久還是沒有人寫一句光榮冰室的時評,這到底讓人哪廂下嘴?這麼說不是玩笑話,這涉及一個餐廳的本質問題,不好吃,縱然是黃店也未必撐到底不是嗎。而冰室這個帶著香港特色的餐廳的人類學本質,則是最庶民的、最有效的、最利落的香港實用主義的顯現:不要優雅美食、...

揪著黎明不放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愛吃不吃,不吃滾蛋。

張泰格

我是個糙漢記者,不如用蘋果壹周刊角度來理解黎明和其他朋友。1,我的第一反應是:真勇,疫情這麼嚴重還聚會吃飯?——這與本事件無關。2,黎明是放蛇嗎?是卻又不是:對餐廳阿姐來說確實是,因為這是“測驗”,而且確實弄得服務人員很尷尬;對老闆來說不是,因為老闆知道他們要來。

中日疫情“風月同天” 黑鍋全讓世衛組織背?

張泰格

香港人夢中的第二故鄉日本,如今連同鑽石公主號郵輪上的確診者,總感染人數增至超過750人。香港人都紛紛言道:中國周邊地區防疫工作唯一一個比林鄭政府差的,就是日本的安倍政府了。“山川異域風月同天”一語成讖。中日在防疫失敗的問題上比翼齊飛,不單是在防疫漏洞本身,連把“吹哨人”滅聲的動作都如出一轍。

恭喜5大中國官媒被美升格為“外交使團”

張泰格

記得有個真實的笑話,一群中國留學生在外國大學裡面搞學生組織,宣傳部明晃晃的寫著Propaganda department,被很多外國人恥笑。這雖然是個講留學生不諳英文與外國文化的事情,不過卻真真很符合在外國人的傳媒工作方式,誠實的不得了。美國國務院認定新華社、CGTN、《人民日報...

介紹一個美元級五毛:“火鍋大王”Nathan Rich

張泰格

文革時候,把“反動派”五花大綁戴高帽遊街示眾自然是例牌項目,可紅小將們的定性總是太多口號,若是有“兒子鬥老子”的表演項目就再好不過了。紅小將和群眾聽著兒子在大台上聲淚俱下控訴老子在家中的反革命行徑,說服力往往更強,若是像薄熙來一樣親手打斷他老子的肋骨數條,那革命簡直自己都高潮起來了。

中國的“不可抗力”

張泰格

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召開緊急會議,即時授權廣州和深圳,在必要時可依法緊急徵用房屋、設施、物資等作應急防疫應變。這是中國改革開放後首次,也是2007年物權法後,首次政府被授權有緊急權力徵用私人財產,而且是在大灣區的兩大龍頭城市。作為中國利用外資最早也是總量最大的省份,大力實行改革開放、...

曱甴王的錢

張泰格

林鄭月娥8日曾經表示,過去一個月,國務院港澳辦成功協調內地海關、生產商和相關部門,順利向香港有關機構提供訂購的口罩,總數達到1700萬個。此言一出傷了《環球時報》胡錫進的心,也傷透了多少國內“小粉紅”的心。微博上有內地網民憤怒的稱香港不念中央的恩情「會鬧的孩子有糖吃」,更問「是要送去給他們拿來罷工暴亂嗎?

和李文亮道別

張泰格

憤怒的時候我會看看魯迅,之後我就會很無助。人們往往會引用他這句話讚頌:“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其實他想說的是後半句:“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的流駛,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的世界。

手足的條件——講普通話者勿進

張泰格

講個不太開心的事情,有一個講普通話的手足,這幾個月來日復一日的在早餐、早午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宵夜和其他餓了的時間都在“自殺式”的懲罰黃店。而近期他發現,自己吃遍香港所有黃店的大計不能完成了,因為有的店家不再歡迎普通話人士了。這麼不光榮的店家不止著名的光*冰室,另一家新蒲崗的...

疫情下國人的“面子”

張泰格

對於戴口罩,中國人最大的障礙應該不是呼吸不暢喘不過氣來,而是遮擋住了“面子”。曾幾何時,天子腳下首善之區的北京人是最講究面子的,沒落旗人寧可餓自己也不能餓著家裡的黃雀。經過非典一役,北京人早早就有了應對:迅速取消年夜飯、減少鄰里親戚的拜年、儲備口罩與乾糧;拜年通過視頻,紅包更是經由微信直接發。

官員的口罩 皇帝的新衣

張泰格

中共是個喜愛儀式感的政黨,不然不會有一年一度勞神費力的各地以及全國兩會,也不會有興師動眾的宏大閱兵。從領導茶杯擺位的分毫不差到解放軍正步走的分毫不差,每個展現出來的畫面,都充滿著對權利秩序的讚美和臣服。中國官場各個地方大員,習慣於在萬眾期盼中手拿講稿照本宣科做官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