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cdignity

@ziyoporas

在中国高票通过与高满意率其实是一个意思(转)

仅仅是利用人性弱点编织而成的陷阱,为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傲慢的权力提供了施暴的机会。所以在医疗系统讲真话的少,讲假话的泛滥成灾,作出一次“清醒”的举动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作恶却可以无数次、且愈发猖獗。其实说假话在医院是很普遍的现象。

每时每刻都有人从通天巨塔的不同部位往下跳,他们是“雪花”吗?(转)

这是滥权者的盛世,终归来说是少数人的盛世,并不是我们大家的盛世。例如,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盛世”就是让某些患者和医务人员成为“雪花”而已。不过,这一年里我们看到很多的人,他们不再去惧怕这种公权力,决定站出来去争取,或者捍卫自己的权利,争取自己的诉求。

如何才能够打造出自己说了算的、徒具形式的各种协商和暗箱操作?(转)

很多时候,我们容易过高估计个人品性的力量,而低估制度对个人行为的影响。在武汉第四医院,小病大治拉动经济内需的恶行,往往就是从一系列小的恶行发展而来,包括对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听之任之,因为恶行与权力会相互强化,小恶会助长权力滥用,进而导致大恶。

在信心持续崩塌下,可能还有医疗等必需品经济可以拉动内需(转)

经济越差,滥权越重,滥权越重,经济越差,死亡螺旋。问题是毫无法治规则,今天能放开明天就能收回。一个时代落幕了,会落到每一个人身上。

即使将中国股民亏损的钱用于医疗保障或者社会福利,会不会是社会治理的一种进步?(转)

即使将中国股民亏损的钱用于医疗保障或者社会福利,也无法改变转移代价给别人承受的事实。如果像医疗系统保护伞把山头做大,慢慢搞出自己的权力范围,以及自己的法统,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跑去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和印度驻华大使馆微博诉衷情,不会有那么多人跑去中国哭墙李文亮微博抱怨唠叨。

中国医疗和养老行业的投入不足问题涉及“党建”的奢侈化,又或暴露出系统性问题?(转)

万物相互效力,凡事皆有美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有时候张三遭遇的苦难,可能是为了解决很多很多人都面临的困境和问题。那些有口不能言的、没有接受过教育的、智力残疾的、肢体残疾的,都要有人替他们说话。假如我没遇到,我就没有机会了解,也就不会想到其他群体。”故事便从这里开始,窥见了一个被人们习以为常的中国系统问题。似是而非、恬不为怪又荒腔走板、匪夷所思。

在江西新余火灾和河南南阳火灾发生之前,有没有公众政治参与的监督?(转)

“高标准立法,选择性执法”在中国是普遍现象,而“高标准”就能拿捏你,这在卫生、消防上体现得最为明显。对任何一家想实体经营的店铺来说,理论上来说都必须过消防安全这一关。既然标准如此严格,那应该万无一失,为什么还会出事呢?原因很简单:如果非常严格,那么执行管控的部门就很自然有了巨大的...

不仅要用手中棍棒提防豺狼,还要用舆论监督提防权力部门的作恶(转)

其实这些事,这些道理,大概十几年前我们就讨论过或者说争论过了,现在又翻出来说,说明我们还在阴沟里。万物生长靠日,没有人嫌太阳耀眼,除非是假太阳,那是监狱上空的探照灯啊。不过,当年那个嘴里骂着“乡愿,德之贼也”的山东孔子,是否已经预测了现在的中国社会?

2023年,也许是中国最完美的年份之一(转)

没什么人关心丰碑一般存在过的蒋彥永,没什么人关心星星一样照在头顶的高耀洁。大家都匍匐在尘埃里低头刨食,仰头是一件太昂贵的事。所有的死去都很沉默,而沉默的死亡,正是某些人希望的死亡。不得不再次矫情地启用程蝶衣式的台词:你当今儿个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作乱,祸从天降?不是!不对!是咱们自个儿一步步一步步走到这步田地的。

中国第一财经“社论"也许没有考虑到公有经济都做不到法治经济(转)

今后的法治建设中,应当将竞争中性、要素获取、准入许可、政府采购和招投标、合规评估等制度上升至法律高度,由统一的理念和思想指导,营造公平竞争的法治环境,确保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这也是民营企业对立法的期待。

只有将侵犯人权与政治腐败相提并论才能够理解中国医疗改革中的根本性问题(转)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对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给予“高度”评价,因为它们证明了侵犯人权与政治腐败的密切相关,同时只有将侵犯人权与政治腐败相提并论才能够理解它们持续剥夺和损害医患合理权利的原因。

这类“禁止跨年”事件和报道删除事件,2023年终有一别?(转)

其中包括前总理李克强、医生蒋彦永/高耀洁、法学家江平、铊中毒受害者朱令等,但这篇专题文章却遭到了删除。关于中国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滥权腐败似乎也不愿为人所知,完全无法实现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

只要关于朱令的所有官方资料没有公布,人们就不必接受“xxx已尽力”的说辞(转)

一位喉管被切开12年的瘫痪女子,有什么活着的价值?不必将所有期待投向司法审判,投向一个已经决意要制造悬疑的体系(滥权?)。关注这一事件的人们应当自行治疗因此感染上的创伤后遗症。治疗的途径,就是在意义与虚无之间做出选择,重要的是坚守事件的分享和有限的监督。铊毒一点点削弱了朱令的人格,但更多人因她的遭遇健全了人性。

假医假药,平坟运动,性传播以及历史的垃圾有哪些?(转)

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所揭示中国的医疗改革本质就是告诉大家,你可以用这个权力收钱了。然后过几年,又抓一批腐败官员?何苦呢?不让它们滥权就不行吗?也许只有幼稚的人才会提出这个问题。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尽管跻身于“专家阶级”和“管理阶级”的行列,但已经不满足于从极权体制中分得残汤剩饭。

中国裁判文书转内网是否坚持了公平和正义的初心?(转)

从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的层级上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系司法解释,而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发文仅系规范性文件,效力层级低于司法解释。以规范性文件废止司法解释,有违基本的法理。连一个国家的最高人民法院都公然违法,又如何培养国人的法治信仰?

为何技术性官僚和非技术性官僚会沦为党政工作的工具或摆设?(转)

在权力凌驾于职业精神之上的医院环境下,这些技术官僚往往选择倒向权力一方,对职业精神造成损害。而作为医院的非技术官僚,除了当花瓶之外就是服从权力,还妄想领导技术官僚,更加重医院的腐败和滥权。在缺乏监督的条件下,由这些技术性官僚和非技术性官僚组成行业共同体,往往沦为党政工作的工具或摆设,真正能够为医患发声的人往往被剥夺合理权利或者被屏蔽。

法学博士即使教会普通人取证、分析、统计等维权手段,真的可以避免“绝望”的事情普遍发生吗(转)

有几个患者的家属能够使用科学手段,如利用统计软件来核查?有几个患者的家属能够在中国赚钱的大潮中知道一些医学科普常识从而理性与医务人员交流?就算去掉这些,有几个患者家属能够这么细心和执着于公平正义,不但能发现问题,还能收集那么多证据?维权的过程,需要和医院、市医保局、省医保局,甚至国家医保局打交道,试问又有多少患者家属没有“软肋”有能力、有信心去完成?大多数人估计会屈服于权力对公民自由和尊严的践踏。

普通百姓如何通过政治层面的宣传价值实现中国稀缺医疗资源的“特权”救助(转)

普通百姓如何通过政治层面的宣传价值实现中国稀缺医疗资源的“特权”救助,无视执政者优先投资科技业和军事相关产业?其实说起来,这些原本都是合理且正常的危重患者基本权利,但因为执政者优先投资科技业和军事相关产业,而牺牲了那些资金短缺的社会保障:例如退休金问题和医疗保健服务不择手段以利益为中心。因此,普通百姓并不能充分享受到合理权利,各级官方部门也没什么动力去帮普通患者争取合理权利。

政府专项债实践中,隐藏其中的腐败往往假手于市场交易的外衣,政商勾连(转)

以这样的价值观来看,无论医疗系统保护伞,还是武汉市第四医院院领导以及丁祥武等人都是相当成功的,毕竟有了某种呼风唤雨的权力。曾经掌握世界先进医疗技术就误以为可以推动中国走出极权统治的一代人,如果以某国总理为标杆,那真正是一代人的悲哀。

为什么消灭提出问题的人?因为一些当权者希望悲剧永远不要落幕。(转)

为了当官,为了发财,为了权势,为了名利,不断地扭曲自己,直到扭曲成党国所需要、所信任、所赏识、至少是所不排斥的人材。以这样的价值观来看,无论医疗系统保护伞,还是武汉市第四医院院领导以及丁祥武等人都是相当成功的,毕竟有了某种呼风唤雨的权力。曾经掌握世界先进医疗技术就误以为可以推动中国走出极权统治的一代人,如果以某国总理为标杆,那真正是一代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