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cdignity
prcdignity

一个权力单位的黑往往会引出官官相护和盘根错节的黑,以为"毁尸灭迹"就可以”辟谣“?(转)

如果死人之前发现问题可能就是谣言,死人之后发现问题由于屏蔽的"域网"导致悲剧还会在其它地方重演。对于善于遗忘而不善于反思的社会来说,历史的规律在很多时候都显得异常残酷。泰坦尼克号巨轮沉没前的最后时刻,船上的人们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比起癌症、比起是否真的拆了实验室,这个今天胰腺癌明天就踢群的细节令我久久无法释怀。这种冷漠与残酷,实际上比引发癌症和毁灭证据的吃相还要狰狞。武汉市第四医院消化内科丁祥武也有踢群的细节,甚至更为恶劣的行为,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基本可以释怀。

无论你什么学历,你一路到今天你和你父母家人付出多么卓绝的努力拼搏,无关,你完全不被当人看。为什么底气能足到这个地步?如果这所实验室能这么牛逼,那么其他实验室会友善吗?我猜不太可能,因为显著差异造成的显著不平衡不会持久。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旦牵涉到国家高层,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就是可以这么牛逼!

就算孩子不得癌、就算不被踢群,这样的日子是你希望你孩子将来经历的吗?读书读到抽筋,就是为了这样的人生吗?说到最后又回到了永远不变的话题:你在卷什么,你让你孩子卷什么?假如你狂卷、让你孩子狂卷,只是为了孩子更好的小学、更好的中学、更好的高中……的话,你可能彻底混淆手段和目的的根本差异了——这个实验室的员工们就是最好的证明,告诉无数还在拼命自卷和卷子的家长们,手段和目的一旦搞错,是有多致命。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就是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因为某些患者和医务人员的命不算命。

传记作家艾萨克森以我非常很崇拜的女科学家Jennifer A. Doudna为主题写过一本书叫做THE Code Breaker,讲她和基因编辑的,是阅读性极佳的好书。里面细腻阐述了这位女科学家是多有才华多么努力,以及她和自己所主持的Lab的同事们之间的感情纽带是有多美好。

我现在不得不又想起这本至少一年半之前看的书,书中描绘的实验室和今天国内这家实验室之间,有着天堂与地狱的差异。而这,绝非知名度排行榜、发表文献和影响因子能简单体现的,但最终我相信,所有这些水面下的东西,会真正决定潮水退去之后的命运差异。

武汉市第四医院屡屡发生愚蠢的真正原因是制度上的,也证明党中央在政治上是基本失败了的,巡视组查无可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虽然党中央对军权掌控很稳固,但总不能全国医院都军管。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的本质是滥权,例如权力集体世袭,医院资源帮派家族化,通过任命以及虚伪的选举保持下级权力对上级权力的忠诚,放逐或剥夺某些人的合理权利,逆向淘汰等等这些党中央根本就没法处理。即使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属于处理医疗独立王国势力的必须“杀”够的5%,也会因为牵涉面太广而无法完成所谓的中央相关任务和指标。

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可能与那些沉迷享乐、穷奢极欲的当权者不同,利用所谓勤劳节俭或者励精图治来遮掩贪图权力的邪恶。无奈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昏招迭出,最终只能依靠屏蔽对民众犯下的罪恶,害怕监督的力量,客观上却在一步步把医患逼上绝路,不断加速当权者的灭亡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常青院区以及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彭鹏 院长:夏平 王岚(目前升任武汉市第一医院院长)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