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cdignity
prcdignity

随意篡改中国正常成年人血浆同型半胱氨酸(Hcy)的正常值很惊悚?兼谈滥权与腐败的关系(转)

普通公众,只要明白现代医药领域A可以B可以不等于A+B天然可以就足够了。指出你身上根本没穿衣服,一个孩子就够了,根本不需要这个孩子持有裁缝执照。胡大一的阐述已经足以推翻那两款药物的合法性,悬念不过在于胡大一指控的那些桌面下的东西是否真正存在罢了。

归纳一下:1、说清楚这一类事,不需要码那么多学术用语。码得多少和是讲否清楚没关系。实际上如果去看胡大一的举报信本身,反而更加清晰易懂,甚至像一篇不错的科普。

2、大量篇幅用语讨论依叶片和氨叶片到底有没有用的问题,所引用的权威期刊JAMA上不少来自中国比如举报对象霍勇,这恰恰是胡大一诟病之处,这种存在利益相关嫌疑的循环论证式讨论,莫名其妙、毫无价值。昨天还看到有人一本正经发研究说中国白酒能治疗肝纤维化呢,也有论文、海量术语,只不过都是垃圾而已。

3、更重要的是,事情本身非常简单纯粹:所谓依叶片=依药+叶酸片、氨叶片=氨药+叶酸片。而依药、氨药=降压药。光是依药、氨药or叶酸,都有明确现代医学证据背书。不过,基于严谨现代医学,断不能随意认为依药、氨药加了叶酸也是安全且有效的。因为涉及药物相互作用、剂量、药物动力动态变化、患者差异、副作用叠加等等问题。普通公众,只要明白现代医药领域A可以B可以不等于A+B天然可以就足够了。

4、既然安全有效性没有确立,那这东西就【不配是药物】,还讨论什么呢?我觉得滑稽。我很看不惯末尾一处关键句叫做“无论谁对谁错,最终应该由严格医学研究说了算而非某药企和专家说了算”。这话很容易误导,让人觉得两个大牛在撕逼,但是我们谁都不要轻信,应该等待神圣的现代医学来仲裁——拜托,这错得离谱。你在现代医学领域主张你的药物是阳性结果,你天然负有充分证明的举证责任,拿不出来?那就是阴性结果,就是不配成为一款合格的药物,这不需要胡大一的级别才能指控,基于循证医学原则,【任何人都可以】挺直了腰杆站出来大声质疑,胡大一的重量级身份不过有助于吸引全社会关注罢了。指出你身上根本没穿衣服,一个孩子就够了,根本不需要这个孩子持有裁缝执照。胡大一的阐述已经足以推翻那两款药物的合法性,悬念不过在于胡大一指控的那些桌面下的东西是否真正存在罢了。

5、退19800步,就算按照这位博主所谓西方研究不能照搬用于东方,言下之意依叶片氨叶片真安全有效,胡大一明确提出的价格贵得离谱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定价合理性指控。两款降压以及叶酸,都是烂大街的便宜药,就算安全有效,凭什么,你要翻5到10倍的价格推广复方药?如果那样,我不会在家自己吃一片降压吃一片叶酸?控制量就好了。这都是超长期甚至终生服用的药物,10年下来我可以省多少钱?如果我是饿了么快递员我可以从容一些开车,少撞多少人和车?

6、更加重要的是,具备基本常识的人,都会明白胡大一所举报的修改中国成年人血浆同型半胱氨酸(Hcy)水平统计数据,涉嫌造成中国成年人普遍患有高Hcy血症的问题可谓惊悚。如果那是真的,就意味着从源头上硬生生创造出来海市蜃楼一样的『健康需求』,可谓平地起惊雷的操作了。

7、已主动上交了数千余万元。轰轰烈烈的医疗反腐和医疗廉洁账户,为什么突然沉寂了?因为要搞创收,医院书记院长会给每一个科室和医生下达指标,把患者收入院后的各种诊疗活动都与创收和绩效分配密切相关。大部分灰色收入其实仍归到了医院创收的大池子里,为书记院长以及科主任权力之手予取予夺。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彭鹏和夏平等人设立绩效奖金机制骗保,近一年来以补贴医务人员每月2000-4000元绩效奖金为诱饵鼓励住院部多收治患者(无论是否需要住院),门诊介绍或者收住一个患者绩效奖励数十到数百元。鼓励医务人员将可在门诊治疗的患者收治住院,或者将病情简单诊断明确可以在门诊观察治疗的收治住院;医务人员为了绩效向患者过分渲染疾病的危害性或者以住院可以报销诱导患者住院接受住院治疗;一些患者就诊过程中主动要求挂床住院,在院期间甚至只做各项检验、检查和简单对症治疗(或者浪费治疗药物)享受医保医疗报销;医保基金作为武汉市第四医院盈利重要来源之一,从中”套取”医保基金而创收“阳光收入和灰色收入”。XXX院士加:一边借医疗系统“反腐”搜刮钱财愚民灌输,一边用搜刮的钱财(包括医保基金等)“反哺”医疗系统权贵进行滥权腐败创收“阳光收入和灰色收入”,上诈下愚的执政者和当权者自信满满左手倒右手,根本就不在乎指鼠为鸭道破天机。

武汉市第四医院屡屡发生愚蠢的真正原因是制度上的,也证明党中央在政治上是基本失败了的,巡视组查无可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虽然党中央对军权掌控很稳固,但总不能全国医院都军管,况且部队的滥权腐败更明显。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的本质是滥权,例如权力集体世袭,医院资源帮派家族化,通过任命以及虚伪的选举保持下级权力对上级权力的忠诚,放逐或剥夺某些人的合理权利,逆向淘汰等等这些党中央根本就没法处理。即使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属于党中央处理医疗独立王国势力的必须"惩处"的一小部分人,也会因为牵涉面太广以及某些利益集团的顽固反抗而不了了之。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常青院区以及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彭鹏 院长:夏平 王岚(目前升任武汉市第一医院院长)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