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cdignity
prcdignity

政府专项债实践中,隐藏其中的腐败往往假手于市场交易的外衣,政商勾连(转)

以这样的价值观来看,无论医疗系统保护伞,还是武汉市第四医院院领导以及丁祥武等人都是相当成功的,毕竟有了某种呼风唤雨的权力。曾经掌握世界先进医疗技术就误以为可以推动中国走出极权统治的一代人,如果以某国总理为标杆,那真正是一代人的悲哀。

政府专项债实践中,隐藏其中的腐败往往假手于市场交易的外衣,政商勾连,以貌似正常的融资中介服务为掩饰,进行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等职务犯罪活动,实际查处认定中存在诸多困难。

审计组发现,在药品耗材经销过程中,有企业通过增加中间销售环节,最终推高药械流通价格。报告对此列举了三种主要方式,一是药品流通领域增加环节抬高价格。二是医用耗材流通领域增加采购中间环节抬高价格。三是公立医院增加采购中间环节向下属企业让利。比如,在医用耗材流通方面,2021年至2023年4月,某器械公司通过与其控制的多家民营企业的关联交易增加采购中间环节,导致平均采购单价分别为原采购渠道的3.61倍、1.68倍,该器械公司由此增加脊柱内固定器等高值医用耗材采购成本296.9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医药企业赞助费被重点提及。经济观察网报道,审计调查还发现,广东省医学会收受329家医药企业赞助费5205.62万元,用于指定医生为企业产品宣传。与此同时,该医学会还通过弄虚作假形式,向医学专家违规发放讲课费、筹备费16.96万元。

例如2020年,该三甲医院直属分院时任院长组织科室负责人对采购X线计算机断层扫描仪进行可行性论证,内定了某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报价的美国某公司设备。次年6月,设备采购项目由该公司实际控制的企业以同品牌同型号设备中标,中标金额2949万元,其购入价格为1428.7万元,差价达1520.3万元。这反映出,部分公立医院招标混乱。2018年至2023年5月,广东省共有491家医疗机构委托某招标公司开展了1万多个大型医疗设备或耗材采购等项目的招投标工作,项目金额合计223.86亿元,涉及8187家医药经销企业、3.19万次投标。其中,8951个项目仅有3家企业参与投标,208个项目为单一来源采购,两项合计投标次数2.71万次,占总投标次数的85%。149家企业投标在10次及以上且从未中标,比如有企业长期陪标,累计投标61次从未中标。不仅是招标环节,公立医院还涉及违规采购甲类大型医用设备。截至2023年6月底,在未获得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甲类大型医用设备配置许可的情况下,某医院违规采购一台质子放射治疗系统设备,主要部件尚未装运发货即从政府专项债中支付50%货款1.2亿。一次性手术耗材领域同样存在医疗安全隐患。2020年至2023年5月,多家医疗机构重复使用一次性超声刀头2409个,涉及1.51万人次,增加手术交叉感染风险,存在医疗安全隐患。按医保部门相关收费标准计算,2家医疗机构多收取诊疗费用904.61万元,其中医保基金773.06万元。此外,2020年至2023年5月,某三级口腔医院将手术中使用的“超声骨刀”套用“超声刀加收”收费项目,违规收取诊疗费用6720.31万元,套取医保基金570.11万元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系统保护伞,院领导以及丁祥武等人为了当官,为了发财,为了权势,为了名利,不断地扭曲自己,直到扭曲成党国所需要、所信任、所赏识、至少是所不排斥的人材。以这样的价值观来看,无论医疗系统保护伞,还是武汉市第四医院院领导以及丁祥武等人都是相当成功的,毕竟有了某种呼风唤雨的权力。曾经掌握世界先进医疗技术就误以为可以推动中国走出极权统治的一代人,如果以某国总理为标杆,那真正是一代人的悲哀。

一方面不断扭曲自己以在医疗体制内沿着权力等级步步攀升,一方面还要保留了一些常识、良知和对于民众的同情心,这对于医疗系统保护伞,院领导以及丁祥武等人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尤其在两者出现矛盾的情况下。殊不知,后者在医疗系统权力场上可以成为一个人的软肋。尽管某些人的悲剧已经嘎然谢幕,但今后相似的悲剧远未落幕。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常青院区以及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彭鹏 院长:夏平 王岚(目前升任武汉市第一医院院长)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