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cdignity
prcdignity

中国医疗和养老行业的投入不足问题涉及“党建”的奢侈化,又或暴露出系统性问题?(转)

万物相互效力,凡事皆有美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有时候张三遭遇的苦难,可能是为了解决很多很多人都面临的困境和问题。那些有口不能言的、没有接受过教育的、智力残疾的、肢体残疾的,都要有人替他们说话。假如我没遇到,我就没有机会了解,也就不会想到其他群体。”故事便从这里开始,窥见了一个被人们习以为常的中国系统问题。似是而非、恬不为怪又荒腔走板、匪夷所思。

有一位河南读者,真人真事,我们先叫她小A吧。小A在省会郑州工作,2022年母亲生病不能自理后跟随她来郑州居住。住院时,医生提醒,老人这样的身体状况,一年后可以申办残疾证。故事便从这里开始,窥见了一个被人们习以为常的中国系统问题。似是而非、恬不为怪又荒腔走板、匪夷所思。

一、线上助残?

申办过程开始于2023年8月,小A很容易就搜到:早在2021年3月,河南省残联便已专文宣布:上“豫事办”(河南省政务服务端)便可在线申领残疾证。“豫事办”也发布了专文指南《残疾人证如何在线申领?上“豫事办”助残服务专区!》。在市一级,“郑好办”(郑州市城市综合服务平台)也宣布支持线上申领残疾证。很贴心,很便民,小事一件,对不对?2022年2月,河南省政府宣布,“豫事办”让6059万群众少走3亿公里路、节省办事时间5亿小时。善莫大焉。

网上确实有“残疾人证新办”的入口,不过,当小A尝试线上申请,点击“在线办理”,进入“活体检测”环节,就得到通知:“该类型暂不支持网上办理,请线下办理。”原来,不能在线上办?那,从省到市,之前那些宣传是怎么回事?

二、评定优惠?

于是,小A给郑州市金水区政务服务中心残疾人证办理窗口打电话,得到答复:“只能现场办理,不能线上提交。户口在这边的才可以办理。”

好,线下办,小A并不纠结于此。不过,作为一个读书人,打电话咨询前,她做了一点案头功课,便注意到,2021年,中国残联曾发出一个文件(残联厅发【2021】10号《中国残联办公厅关于全面开展残疾人证“跨省通办”工作的通知》):“残疾人证办理不受户籍地限制,跨省通办。”

小A母亲户籍在河南某县,在郑州持有的是居住证,中残联这个规定,恰好帮助了她。跨省尚且通办,本省之内有何不可?小A当即询问在郑州持有居住证是否可以异地申请,一番沟通后,窗口说,金水区这里只负责受理环节,资料齐全后,把资料流转给户籍地。至于符不符合户籍地的要求,给不给办,要看户籍地。窗口还提到,必须在病人最后一次出院满一年之后才能申请,于是,时间就迁延到了2024年1月。

1月16日,小A来到金水区政务服务中心。4个多月过去了,窗口工作人员仍然表示,这类“都要现场办”,同时又说,这里只负责受理,将来领证还需要回户籍地领取,“确定要在这里办吗?”

小A提交了资料(母亲居住证、户口本、病历、照片、申请表等),工作人员注明“自费”,并指定了一家医院,要求去做残疾评定。小A来到了医院,得知下周三才可以做评定,费用380元。恰好此时,一位朋友来电,得知她在做评定,便提醒说,这种情况,无论是住所地还是户籍地,残疾评定都是免费的,而且像小A母亲这样行动不便的重度残疾,还可以上门评定。

小A便给残联打去电话,得到回复:郑州免费评定只针对首次评定。小A说:“我们是新申请,首次评定。”对方又说:“那你母亲是郑州户籍吗?不是郑州户籍不可以。”然后挂断了电话。

于是我们注意到了一个有关“残疾评定”的场景:小A母亲住所地的郑州市残联规定,免费;小A母亲户籍地的县残联,也在2017年就已经开始免费;但是,现在小A必须交费,380元。原因就是小A母亲离开了户籍地。

三、寻求媒体帮助并继续向上级反映,但各级官僚机构并不在意。

线上办理、跨省通办、评定结果异地互认,这些,中央文件明确要求、宣传上也广而告之地确认,但残联窗口却显得对本系统文件并不熟悉。甚至不如随手上网搜搜的小A熟悉。

中残联的文件相关条款是:“评定费用原则上由申请人个人承担。经常居住地、户籍地对减免评定费用有明确规定的,按照有关政策执行”。在这个文件之前多年,小A母亲所涉两地都已经出台了残疾评定免费的政策,但现在,她被两边政策抛在外面,两头不靠。走到这一步,小A开始意识到:按照这个逻辑,居住地和户籍地不一致的残疾人,不仅不能适用残疾评定费用政策,康复、就业、辅助医疗器材的优惠等,也都在现实中兑现不了。因此,这不只是一个残疾人家庭的利益问题,也不只是残疾评定费用的问题。

接下来,小A频密地与0371-12385残疾人热线、郑州市12345热线、郑州市残联、河南省残联等联系,要么打不通,打得通的,结论都要求自费,其中的生硬、轻蔑、讥讽,也自不待提,当然也有一些工作人员态度不错,但结论都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在与市、区残联沟通中,小A说,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得到正视、积极回应,将寻求媒体帮助并继续向上级反映,但人家并不在意。

好在,小A是个内心相对强大的人。有一次,一残联工作人员问小A评定费用多少钱,得知是380元,顿感诧异,“为什么会在意这么一点小钱?”还有一次,小A发现,一残联工作人员对中残联2021年的10号文件也完全不熟悉,以至于她把文件标题和相关条款逐字逐句重复读了四五遍,他才得以记录完整。

据说郑州执行的是2015年的一个文件《关于印发郑州市残疾人残疾类别等级免费评定实施方案的通知》(郑残联【2015】40号,由郑州市残联、郑州市卫计委、郑州市财政局、郑州市物价局联合下发),但虽然小A反复求问,也无法目睹这份文件的真容。

就在小A一次次与几级残联沟通、建议之时,国务院发出一个文件《关于进一步优化政务服务提升行政效能推动“高效办成一件事”的指导意见》(国发〔2024〕3号),再次强调跨省通办,明确将“残疾人证新办”列入了“高效办成一件事”2024年度重点事项清单,指定由残联负责执行。真是无巧不成书。

最后,小A想向中国残联直接反映情况。按照中残联提示,有问题拨打残疾人热线12385咨询,但反复尝试终于确认,在河南,直接打12385或0371-12385都无法打通;加拨中残联所在的首都北京区号010,打010-12385,又会被转接到北京市12345热线平台。因此,小A只能通过中残联官网联系登录官网互动交流界面,完成实名注册后又发现:无论是意见建议还是投诉请求,都无法点开,更无法提交,因为系统显示“仅限持证残疾人”用户操作。可是,她要反映和咨询的,恰恰是办理残疾证件申请的问题。

四、为什么只有一个区(上街区)积极响应了国务院和中残联有关“跨省通办”和费用减免的精神?

小A反复追问,昨天,1月26日,也得到了金水区残联在郑州12345小程序上的最终书面回复,措辞好了不少,但一切依旧。

这时,我们突发奇想,金水区之外,其他区怎样呢?于是,小A询问郑州其他几个区残联,得知:二七区:只针对户籍地免费;管城区:只针对户籍地免费;中原区:只针对户籍地达到评定标准的免费,达不到标准的不免费;上街区:无论户籍地还是住所地,都免费。

也就是说,有一个区(上街区)积极响应了国务院和中残联有关“跨省通办”和费用减免的精神。换言之,在郑州,小A所发现的问题是完全有可能解决的。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天来,在小A反复向区、市、省残联反映问题提出建议之后,系统的答复依然是“我自岿然不动”呢?

难道是因为小A理性克制,手里提的不是开水,所以烫不熟它?在小A和我不断诉说细节时,我对河南省残联产生了好奇:这是一个怎样的机构?

一看,有点意思。残联的主要职责中,第一条就是:“听取残疾人意见,反映残疾人需求,维护残疾人权益,为残疾人服务。”根据《2022年河南省残疾人事业统计公报》,河南全省各级残联工作人员7588人,乡镇(街道)残联、村(社区)残协专职委员总计5万人。也就是说,残联整个系统,有近6万人专职为全省残疾人服务。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我们粗略估计,假设每个专职人员月人员经费支出5000元(包括工资、社保、公积金、福利等),年成本便是6万元,6万人就是36亿元。在《2022年度河南省残联机关决算报告》中,我注意到,河南省残联机关运行经费支出244.59万元,比上一年增加58.19万元,增长31.22%,主要原因是加大机关党的建设力度,因此经费投入增加。这新增的58.19万党建经费投入到哪里,我并不清楚。我所担忧的是:正如《半月谈》所提示的,正是在这些年,一些地方出现了“党建标牌建设出现奢侈化苗头”,12个红色大字花掉30万,一个标牌花掉44万……这类秀而不实的花架子倒是争奇斗艳,于国于民,又有何益?但愿河南残联这笔钱不属此类,都花对了地方。我们设想一下,如果这新增的58.19万元用于残疾评定,至少可以给类似小A母亲这种符合异地办理条件的2078位残疾人实现免费(581900÷380=1531)。试问,雪中送炭,新增1531位残疾人的称赞,是不是更有助于“加强党的建设”?

五、社会变好,不是靠大人物做很多,而是每个我这样的小人物,努力一点点。

最近小A为此耗费精力不少,偶尔也对我抱怨,发点牢骚:“也有点恨我自己,一个月干点啥不挣75块?”我当然知道她的赚钱能力,但也相信她的韧度。因为,她也曾这样和我说:“我虽然没有大的能量,但是在我的经历和感受范围内,我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因为,社会变好,不是靠大人物做很多,而是每个我这样的小人物,努力一点点。”

“对妈妈这次生病和之后的种种遭遇,前期我很不能接受,但是通过她住院、养老,我发现医疗和养老行业的很多问题。很多我都选择接受和逆来顺受,但是这是不对的,这样的社会问题应该被揭露,被关注,才有可能得到良好解决。或许,万物相互效力,凡事皆有美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有时候张三遭遇的苦难,可能是为了解决很多很多人都面临的困境和问题。那些有口不能言的、没有接受过教育的、智力残疾的、肢体残疾的,都要有人替他们说话。假如我没遇到,我就没有机会了解,也就不会想到其他群体。”

一个简单的事实是:380元对收入相对稳定的小A来说,很少,但相对于每月重度残疾护理补贴最高75元的残疾群体来说,需要5个月才攒得到,尤其,新办证的残疾人都是刚刚遭遇困境,此时,每一分钱对他们都很重要。有时也觉得荒诞。当我们要办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想找出一个依据,很难;但是,那些应该办却不想给你办的人,却总能找到一车又一车的依据和理由。

其实医疗系统也是如此,简单的例如各个医院的医保收费项目都可以不一样(有的医院也没有及时执行最新目录等),复杂的例如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滥权腐败。这些肯定都不是“党建”,而是对“党建”的侵蚀。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常青院区以及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彭鹏 院长:夏平 王岚(目前升任武汉市第一医院院长)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