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cdignity
prcdignity

如何才能够打造出自己说了算的、徒具形式的各种协商和暗箱操作?(转)

很多时候,我们容易过高估计个人品性的力量,而低估制度对个人行为的影响。在武汉第四医院,小病大治拉动经济内需的恶行,往往就是从一系列小的恶行发展而来,包括对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听之任之,因为恶行与权力会相互强化,小恶会助长权力滥用,进而导致大恶。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只有通过侵犯医患在言论、思想,权益等诸多方面的权利和自由,才能够打造出自己说了算的、徒具形式的各种协商和暗箱操作。公共权力不受约束和个人权利没有保障导致无法为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提供自我反思的途径,当权者所谓自我纠错的机制与现实情况格格不入。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早就没有治病救人的信仰,加入帮派就是为了升官发财,捍卫帮派利益就是为了滥权腐败。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本身是恶魔之外,还让一些普通人如你我,受权力操控利诱后,在顺从的名义之下,也完全可能做出相同的作恶行为。米尔格拉姆心理学上的实验早已表明,对权威的服从可以战胜道德,这也是为何一些医务工作者被称为白衣恶魔的原因。很多时候,我们容易过高估计个人品性的力量,而低估制度对个人行为的影响。在武汉第四医院,小病大治拉动经济内需的恶行,往往就是从一系列小的恶行发展而来,包括对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听之任之,因为恶行与权力会相互强化,小恶会助长权力滥用,进而导致大恶。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作恶支持机制中,既包括物质利诱,也包括群体效应所带来的从众心理,但最重要的还是医疗系统保护伞的默许。

想要避免对恶行的无意识地推波助澜,就必须警惕无所不在的审查制度,警惕接受物质利诱求得一时的苟且安宁。尽管医务人员作为存有最大侥幸心理的一个群体,也是最会哭的那个孩子,幻想即便类似的群体受害事件(低端人口,“张献忠”事件,天灾人祸等)一直不断地发生,不过作为素质较高阶层中最自信的一个群体,医务人员中一些人都坚定地相信,自己不会成为这个制度的牺牲品。但是,在海水灌进船舱的时候,一等舱和末等舱之间,也许只有时间区别而已。因此,在面对武汉市第四医院暴虐或不公时,坚守的底线不应当是明哲保身式的沉默,而是选择揭示真相。即便无法挺身而出公然抗议不公,这样的反思,至少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心灵所必须具有的独立精神和创新能力。

2017年,武汉市编制办确定医院名称为“武汉市第四医院”,保留武汉市普爱医院、武汉市骨科医院为医院第二、第三名称。包括武胜路院区,古田院区,常青院区以及东西湖区常青花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党委书记:彭鹏 院长:夏平 王岚(目前升任武汉市第一医院院长)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