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cdignity
prcdignity

“人只是政治的工具”可以说是医疗系统保护伞一贯的立场(转)

从正面来说,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滥权腐败是“奉旨行事”,是被医疗系统保护伞指派和承认的。而从反面典型来说,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一些希望在专业和公共领域努力的人,譬如人权律师和活动家,以及记者和作家,如果关心公共利益,参与政治,就被污蔑为“国外反华势力的棋子”。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滥权腐败被某些人认为是恩赐的福利,而不被视为法律法规保障的平等权利。因此,一些医务人员的主体性,尤其是其主动争取平等权利的行动并不被强调和鼓励,类似当初支持残障人士自力维权的机构“益仁平”以及人权律师都受到严厉打压。“人只是政治的工具”可以说是医疗系统保护伞一贯的立场,对人的主体性的忽视,并不仅限于医务人员,还包括患者。

从正面来说,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的滥权腐败是“奉旨行事”,是被医疗系统保护伞指派和承认的。而从反面典型来说,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一些希望在专业和公共领域努力的人,譬如人权律师和活动家,以及记者和作家,如果关心公共利益,参与政治,就被污蔑为“国外反华势力的棋子”。在这样不鼓励甚至严格限制医患合理权利的环境中,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把一些医患当作臣民。事实上,普通人始终并不拥有联合国定义的完整公民权,因为《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中国迟迟“未获得人大批准”。由此看来,“天朝子民”其实也可视为臣民文化的一种产物。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医疗系统保护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消化内科丁祥武等人自认为能够发展技术和拯救经济,而全然忽视它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建立在缺乏制度保障的沙丘之上。武汉市第四医院之所以能够多收患者住院创收,正是因为可以对医患任意妄为。不知不觉中,我们从中感觉到的不是自己的渺小,而是寄生在压迫自己的暴力机器之上、与母体共荣的洪荒之力。

武汉市第四医院党委书记:彭鹏 院长:夏平 王岚(目前升任武汉市第一医院院长)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