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四章)

李之昊常常收到同儕間表達愛慕的卡片,但他一概不拆不看不回信。但這一天,他破例了,因為這張卡片的封面傳達了重要的訊息。

第四章 數學天才


【時間:2013年九月至2014年一月,李之昊小學六年級】

(Written By 李定嘉)


我們家有三種特別的「肢體語言」。

第一個比較簡單,右手握拳、輕敲左胸口兩下。意義大致是:我很認真,說到做到,信守承諾。

第二個在前面出現過,右手食指、中指併攏,微彎兩次。意義是「練肖話」,就是我接下來講的話可能很酸、可能很假,但都不是真心的,純粹開玩笑。

第三個,如果有很重要、很真誠的話,等不及週末的袒裎時間,就用手邊的道具,例如兩根筷子、或兩枝鉛筆,擺成T字型。這叫「坦誠時間」

碰到坦誠時間,對方要盡快放下手邊的事務,誠懇地聆聽,並做出回應。


我的家一共三樓,位於新北市五股工業區邊陲的一個社區,戶戶都是獨棟別墅型的透天厝。附近有公園,但沒有庭院。

一樓是會客室兼客廳,以及主辦公室,四位設計師在此工作。

二樓以上是我家的私人空間。兩間臥室,一間是昊子的,一間目前空著。有一間昊子專用的衛浴室、還有一個空間頗大、我很自豪的餐廚室(Dining Kitchen)。

昊子的祖母過世之後,我家就沒有女主人。餐廚室開伙次數很少,幾乎都是外食或外賣。

三樓是我的臥室和大浴室。

九月,昊子升上六年級,開學第一週的星期五,傍晚四點多,他放學回家。

那一陣子公司的案子很少,沒特別交辦事項的話,我會讓四位設計師下午四點多就離開。

昊子到家的時候,設計師們正在準備下班,我正在和他們話家常。

他在我的面前,隨手拿起兩把設計師們用的工作尺,擺成T字型。

我點頭示意看到了,他把工作尺放回原位。

一會兒,我和昊子走上二樓的餐廚室。一樓傳來四位設計師說再見的聲音。

沒別人了。

腦筋進入快速運算模式:


作弊?打架?鬧事?我能想到的壞事情轉過腦海一輪。

難道是他不小心把我和他之間的肉體接觸的私密情事說溜了嘴,老師要來家訪?


昊子坐下,我從冰箱倒了兩杯蔬果汁。

「爸,這個給你看看,我覺得很重要。」

他從書包裡拿出兩張精美的手繪卡片。還沒拆封,但是封面非常精巧。

那是用非常小的字體,把圓周率3.14159…… 寫了好多好多位數,環繞成兩個相鄰的外接圓。

數學意義是無限。

封面就有署名:StylOn Su。很特別的英文名字。

我和昊子都有注意到那個應該小寫的o,是以大寫的O來表示。

三個大寫的字母是:S O S

「那個數學天才?」我猜。

他點頭。

昊子班上有個數學天才,蘇學勤。不讀書也可以考前兩名的奇才。幾乎沒有朋友,上課時都在讀著超齡的書籍,班上大部分同學都叫他「怪咖」。

昊子跟他沒有深交,但堅持不以外號稱呼他。如果需要叫他,就直呼其名。

「你想拆開嗎?」我試探地問昊子。

「我想。」昊子回答。

昊子從小學二年級就桃花緣不斷。小女生、也有小男生給他的卡片一大籮筐,封面滿是小熊呀、彩虹啊、氣球啊、愛心啊,這一類的貼紙或圖案,一看就是「示愛」的表徵。

他完全沒興趣。他的好友圈都是一起運動的孩子。

自從他在二年級拆開第一張卡片,然後覺得「好噁心」之後,所有的卡片,連生日賀卡、聖誕賀卡這些,我們都原封不拆地放在一個百寶盒,收在衣櫃深處。

「等你滿18歲再拆開,就會發現當年的他們有多幼稚。」

但我們即將拆封的這兩張,應該是「唯二」被他認證 (也被我認證),必須立即拆封的。

畢竟,S O S 的提示,不能等閒視之。


「先後順序?」我問。

他指著右手邊的那封。「這個是星期一他放在我的書包裡的。」

拆開。字體清秀,像是印刷體,但卻是無法仿製的真人筆跡。


四點放學 就是我的黑夜

寂寞是影子 在回家的路上 跟隨

星期五的四點 更是永夜

我度日如年 度秒如月

月娘啊 妳可不可以賜我一場醉

因為醒著想你 很~ 心~ 碎~


這是六年級男生自己寫的新詩?

我和昊子都無言。

第二封,說是剛剛放學前他親自遞給昊子的。

那就是「永夜前的最後一道光」!

這一封直接多了。

華麗的英文草寫體。


Howard, I even got no one to talk to.

So, if you find this, I love you.


「兒子,知不知道天才手機號碼?」

「他沒有手機。」

「那他住哪裡?」 我有一點點不詳的預感。

「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常常待在一家便利商店自己讀書,八、九點才回家。」

「哪一家便利商店?」我伸手摸摸褲子口袋,確定車鑰匙在身上。

「揚勛社區的全家。」我已經快步走到一樓,昊子跟在後面。

「我們去找他,我覺得他…… 該怎麼說呢,情緒很低落。」

「我騎U-Bike比較快。把他帶來我們家?」

「嗯嗯,可以的話。盡快!」



(Written By 李之昊)

騎上U-Bike,我才體會到「度秒如月」的煎熬。

這一段路,如果綠燈全開的話,四分鐘。偏偏我遇到三次紅燈。

而且幾乎每一次都是等完整的60秒。

60秒,60個月,好漫長的五年等待。

終於,我從人行道透過落地窗看到他,坐在一張客用餐桌上,寫一本厚厚的參考書。

為什麼我在路上沒想過要怎麼開口?


難題。上雅虎奇摩知識家,徵求正確解答,100點。


進了全家邊利商店的門,慣常的開門音樂,慣常的「歡迎光臨」。我直接走到那張餐桌前。

「蘇學勤,」調整一下呼吸,「我有很多數學問題不會,想要問你。」


我這個直接開場可以嗎? 80點可以吧!


他抬起頭,嘴角有一點揚起。他可能也不知道會這麼突然吧。

「好啊,」 他闔起那一本我看不懂的數學習題,封面是國三數學。「你的問題是……」


說要問問題卻沒帶作業,扣30點。


「我沒帶,你來我家,教我。」


用命令句詢問對方,沒禮貌,再扣30點。


他走去櫃檯,等候一個客人結帳一杯冰拿鐵,然後又插入一個客人要繳費。終於,他有機會向店員阿姨說話。

「媽媽,我可不可以去同學家教他數學?這位是李之昊,我的朋友。」

原來,他的媽媽是店長,難怪會看到他待在這裡讀書用餐。


「李之昊,記得要有禮貌,要適當使用問句。」老爸總是這樣提醒我。


「學勤媽媽,您好。我數學不好,可不可以請學勤來我家教我?如果可以的話,爸爸應該會請他吃晚餐,會開車送他回來。」

「好啊,」 學勤媽媽很慈祥。我沒有媽媽,阿嬤雖然也很慈祥,但是媽媽的感覺不一樣。

「小勤,你交到新朋友了啊?」

「是吧……」 他笑著,看看我。

我點點頭。


成交。補回剛剛扣掉的60點,本題贈與80點。


趕快回傳簡訊給老爸。



(Written By 李定嘉)

手機提示音響起,我趕緊打開來看。


一起騎車中,十分鐘反家。


我終於放下糾結的心。原來,人在緊張等待時,真的有「度秒如年」的煎熬。

至於昊子在簡訊中的錯字,不重要!

與昊子一同進來的是一位蒼白而英挺的少年,比昊子高半個頭。昊子整個人散發的是健康氣息,他卻是滿滿的文藝氣息。

好個書生型正太。

「Uncle您好,我是蘇學勤,對不起打擾了。」

禮貌書生型正太。我喜歡!

「你們上二樓,用餐桌寫功課。冰箱的飲料隨意喝,我去買必勝客。」

「YES,」 昊子滿臉笑容還帶著勝利手勢。 「海鮮的,謝謝爸爸。」

「你想要什麼口味?」我轉過去問他的新朋友。

「呃…… 請Uncle幫我選擇,我都喜歡。」小勤笑得開心,有點靦腆。

同樣的問題,如果問的是昊子他那些愛打球、以徐健行為首的屁孩群,他們一定是這樣回覆:

「隨便」。

我打從心底贊成昊子跟他交朋友。

兩個孩子並肩走上二樓,我聽到昊子小聲地對新朋友說:

「我爸爸都不准徐健行他們上二樓的耶……」


一小時後,晚餐時間。海鮮披薩、總匯披薩、烤雞腿、薯星星。這大約是四個成人的餐點,一大兩小在餐廚室全部完食。

席間的聊天,我慢慢摸索這孩子的生活背景。

五年級重新編班,和昊子同班。單親媽媽,經營全家便利商店。主餐常常是店內的微波食品。

很喜歡數學,小學的題目對他而言太簡單。目前在自學國三的拋物線。

不喜歡的科目就不想讀,所以不是每次都是第一名,但至少第二名。

似乎不太愛運動。

「班上男生只有李之昊不會叫我『怪咖』,所以我覺得他…… 很善良。」他開心地說著。

哈,第一次有人用善良形容我兒子。

「其實我很壞,嘿嘿嘿,你誤入賊船。」兒子用「練肖話」的手勢說著。我跟學勤解釋這是我們家的內部密語,別當真。

餐後,讓我料想不到的畫面發生了。

「Uncle,請問這些披薩紙盒要如何回收處理?放在哪一個垃圾桶?」

一般而言,我都會說沒關係,放著我處理。但這次,我叫昊子陪他一起處理。


家教好、有禮貌、書生型正太。確認,無誤。


我和昊子一起開車載他回去。我讓他坐副駕,請他帶路。

臨下車前,我問他,「後天,星期日早上十點,再來我家,好嗎?」

「我很願意,但我要先問問媽媽。謝謝Uncle的招待,我今天很開心。」

他進便利商店,剩我和昊子在車上,我們在轉角處等待。

一分鐘後,他帶著愉快的表情走出來。 「Uncle,媽媽答應了。星期天早上十點我自己會過去。謝謝你們。」

回程的路上,昊子問我:「老爸,為什麼你讓蘇學勤上二樓?」

「因為,他進入玄關脫掉鞋子之後,會把兩隻鞋子靠攏,整齊放在牆角。」

徐健行他們那一票屁孩離開我家的時候,總要花一點時間才能把10隻鞋子配對成五雙。蘇學勤是我看過,第一個知道要把鞋子靠攏收好的同班同學。

但是,我有發現,學勤那雙夜市牌的運動鞋,右腳前方有個小小的破洞。



星期日的「一家三人」聚餐,T.G.I Fridays。我們一起約定一些事情。


學勤每天放學後都可以直接來我家讀書,順便帶著昊子寫功課。

我家晚餐吃什麼,他就跟著吃。

學勤自己騎U-Bike回家。

學勤和昊子每星期三晚間去羽球館運動,教練費、場地鐘點費、服裝道具費由我支出。羽球館有點遠,搭55688計程車來回,但都要記錄行程。


「蘇學勤,打羽毛球很簡單,陪我運動,我喜歡打球。」昊子極力邀請學勤。

以前,兒子的朋友都是運動型的。這是他第一次交書生型的朋友,很怕他不想動。

我的想法很單純,學勤瘦而略顯蒼白,運動量明顯不足。羽毛球的運動量適中,很適合初學運動的人。

這是種只要兩個人對打,就有樂趣的運動。

並且,我可以名正言順地幫這兩個孩子換一雙新球鞋。

當然,這些改變,學勤媽媽都同意了。職場婦女最煩心的課後照顧問題,我全包了。

家裡多了全新的歡樂元素,四位設計師也把學勤當弟弟在照顧。

兩週之後,昊子的家庭聯絡簿裡有了班導師的這幾行字:


之昊爸爸,我把之昊的座位調整到蘇學勤的旁邊。往後退了五排。

如果他有反映看不到黑板的字,請讓我知道,我再調整。

我很開心之昊讓學勤有很大的改變。


我也很開心。不多久,星期六的「袒裎時間」,也多了一個人。但沒有全裸互見。

學勤變壯了一些,手臂漸漸有肌肉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長篇小說,前傳)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一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二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