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七章)

李之昊最擔心的事:小學畢旅時會被同學扒光檢查雞雞有沒有長毛。這一晚終於來了,李之昊以充足的準備,迎接挑戰。

第七章 畢業旅行

【時間:2014年三月,李之昊小學六年級】

(Written By 李之昊)

畢業旅行,三天兩夜。

出發日:星期三。我預計就是這一晚會有狀況。

遊覽車的路上,我當然和蘇學勤坐同一排。玩樂的時候、吃飯的時候、買東西的時候,我都和他盡可能在一起。

當天晚上到了飯店大廳,分配寢室。四人一間。這是很早之前就既定的名單。

我、徐健行、張立言、方子謙。我們是三年級以來就一直同班,並且愛運動的一票。

進了寢室,放行李,外出用餐,去便利商店買點心宵夜…… 八點半過後,我們四個人回到了寢室。

我知道他們這一夜要對我下手。

洗澡時間。這是一個難關。

我先發制人:「我知道你們想看我的小雞雞。這樣吧,讓我最後洗,我洗澡的時候你們不要偷看。我洗完出來再說。」

他們答應了。

我是以戰鬥澡的方式快速在三分鐘之內完成淋浴。而且為防止他們在浴室外面偷窺,我是穿著泳褲淋浴的。

洗完澡,我下半身先圍好浴巾,脫掉泳褲。上半身還有一點水珠,但我不打算擦乾。

打開浴室門,向外看。三個六年級的男生,穿著汗衫和短褲,在找電視MOD的成人頻道。

我以上半身全裸、浴巾下緣遮到道德底限的位置,走了出來。

我覺得,我很性感,也很大膽。

那三個男生停止嬉鬧,眼睛大大地看著我。

「你下面沒穿?」徐健行問著。

「是的。與其被你們鬧著要脫我內褲,不如乾脆我先脫好了。」我眼神堅定,看著他們。

「你要脫掉?」

「會呀。反正你們今晚本來就打算不看到我的雞雞不罷手的。」

這時候,反而是他們三個安靜下來了。

「徐健行,我們認識四年了。一開始,我們上游泳課還可以一起換泳褲,但是到了五下,你會常常偷摸我的褲檔、想偷看我的雞雞,還會問我長毛了沒…… 這些問題。」

這些台詞,我在遊覽車上就開始練習。

「你們認識我還不夠久嗎?我小你們一歲,我到國小畢業都未滿12歲。我個子又不高。所以,你不必把我扒光都應該猜得出來我還沒長毛吧。」

鄭老師交代的話,我都有說到。

「如果你們還不放心,想親眼目睹的話,我李之昊等一下會讓你見證的。」

我喬一下浴巾的高度,免得它滑下去先曝了光。

「但是,我希望,我也相信你們會做得到。就是在我脫光給你們驗證之後,我們之間的性玩笑,或者嚴重一點要說是言語霸凌,就到此結束。我們還可以當朋友,但不要再……」

健行點了點頭。

「以及,我跟蘇學勤很要好,是因為我的智力跟不上,我必須向他學習數學。也請你們不要再稱呼他怪咖,好嗎?」

現場很安靜。徐健行說了話:「李之昊,對不起,我們…… 其實,你可以不必……」

「不,我會脫,徹底脫光。不然你們以後又會藉機起鬨,說我根本沒被檢驗之類的,又繼續鬧我……」

他們都在嚥口水。建翔哥哥說過,那是心虛,卻又想要的生理自然反應。

「張立言,麻煩你把幾盞大燈關掉,留夜燈就好。還有,也請你們把手機放在門邊的置物桌上。」

他們照做。


「好的,各位好朋友,好同學,徐健行、張立言、方子謙,

「請你們見證,用看的就好,不要伸手來摸:

「我無毛、會勃起、但不會射精的小雞雞。」


最後幾個字,我是一個字一個字咬字清晰地說出。同時,唰地一聲,我把護住重點的浴巾直接扔在地毯上。


之昊,本人,正面,全裸。

陰莖,無毛,奮力,全勃。

接受,同學,目視,驗證!


「啊,幹!李之昊,你那根怎麼這麼大!」方子謙目不轉睛地瞪著我的肉棒。

「靠,我受不了了,我要打手槍!」徐健行發難了。他站起來,二話不說,脫掉全身衣物。勃起且已經長出陰毛的雞雞也盡入大家的視線。

他握著已有一些陰毛覆蓋的雞雞,看著我的裸體,勃然挺立,準備手淫。

四個六年級的男生肉體,其中一半是全裸狀態。

「沒啥好怕的,我也要脫。」方子謙先脫掉的是內褲。他高瘦而骨架明顯。髖骨明顯外露,雞雞無毛,看起來特別長。

他更大膽,走向徐健行,全然勃起的雞雞直指徐健行的臉部,徐健行二話不說,含了進去。同時,方子謙也把上衣脫光。

非常的瘦,肋骨有幾根都看得出來。他的雙乳很扁很平,乳暈顏色比較深,跟他高瘦的身形不太搭。

這是第三位全裸。

剩下張立言。他快速地褪下自己的內褲,全裸,半遮住雞雞,走到我面前。

他的身形肉肉的,但還不是胖。兩個乳頭,像是小型的三角錐豎立在胸口。腹部、胸部、到上臂是淺淺的肉色,前臂被陽光炙曬而顯出陽光男孩的肌膚色。

我正眼看著他。我承認,我非常硬挺。以我只有11歲,身高未滿155這樣的身材,下面有根11公分的雞雞,並且以90度角直指前方,確實很突出。

「張立言,看看就好,不要摸。」

張立言握著我的手,讓我摸他的剛發陰毛的雞雞。我摸了,他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

很好,完全都在建翔哥哥的算計中。全部,裸體了。

健行坐在沙發椅上,子謙站立著,勃起的陰莖抽插著健行的嘴巴。

子謙的臀部肌肉緊縮,對著前方的洞口前後擺動,發出輕微啪啪的聲響。

子謙的雙手按住健行的腦袋,健行的頭部前後晃動,頻率完全配合著子謙的臀部。

健行的黑森林裡,挺立出一根充血的肉棒,微向右彎,龜頭慢慢泌出一些透明的液體。

健行的左手按住子謙的右臀,有的時候捏、有的時候揉。

子謙的呼吸變得很大聲,腦勺向後仰,他很享受。

健行的右手示意叫立言過去。他的雞雞也指向徐健行的嘴巴。

健行的眼前有兩個大陰莖。他用力地幫子謙吹喇叭,空檔時候,幫立言舔幾下。

立言的雞雞一直翹著、翹著,他一定是生平第一次享受性接觸的快感。

健行當然比較喜歡吹舔子謙的雞雞,因為子謙的臀部有節奏感。

於是健行只好幫著立言手淫。

立言走到子謙的背後,抱緊子謙瘦瘦的腰部,用雞雞摩擦著子謙的股溝。雙手去撫摸子謙的胸部,子謙的圓而大乳暈縮起來,乳頭有了反應,激凸。

子謙用一隻手伸向背後,拍拍立言的臀部。示意立言的摩擦速度可以再快一點。

子謙再示意立言的頭往前伸過來。子謙轉頭,兩個人的嘴巴開始淺淺的接觸。

方子謙的肉體是這三個人的核心。他在接吻,胸部被撫摸,臀部被摩擦,陰莖被口交。



我忘了我在幹嘛,但我沒有加入。我應該是用包皮把龜頭收起來,靜靜地觀賞眼前的肉典。

「面見肉典,勉強想舔,就是靦腆。」這是後來我在高中學到的詞彙,我這一輩子都沒寫錯、唸錯。

面見肉典,真是用對字了!



「誰會射精?」徐健行突然問著。

另外兩個都說會。

「射在我身上,射在我身上。」徐健行的臉上因著羞愧而潮紅,他原本直挺挺坐在沙發椅上,現在仰躺,準備接受精液的灌溉。


第一波精液向著健行的胸上噴了出去。那是方子謙。

第二波精液也向著健行的胸上噴了出去。那是張立言。

徐健行急速打著手槍,沒多久,他是最強的一發,第三波精液向著他自己的頸部噴了出去。


我立刻拿起浴巾,擦掉健行身上的三道精液,一邊帶他走進浴室。

我和健行用淋浴間。另外兩位,也忘了誰用了浴缸的蓮蓬頭,誰用了洗面台的水龍頭。三道水柱,四個男生。無聲地,洗去這一晚的痕跡。

很難找到全乾的浴巾。我們真的是將就著,共用那最後兩張小方巾,擦乾身體,至少先穿上內褲,回到房間。

方子謙第一個開口:「徐健行,對不起,我沒控制好力道,差一點射到你的眼睛。」

張立言也跟著說:「徐健行,對不起,我看著方子謙往你身上噴,就……」

徐健行非常懊惱、懺悔。「各位好朋友,我最應該說對不起。如果我以前沒有鬧昊子……」

突然地一陣沉默之後,徐健行說話了:「這會是,我們…… 四個人,永遠的秘密,是吧?」

方子謙說:「大家都不要說出去,好嗎?」

我們都點頭了!

徐健行向我走過來。「昊子,我…… 我最對不起你……」

「沒事了,沒事了。今天晚上,我們沒有發生過這些事,不是嗎?」

在互相對不起的同時,我們都還是半裸的狀態。我開始找衣服,其他三位也陸陸續續穿上。

我笑笑地對徐健行說:「健行,你的胸口救了大家。不然,誰敢保證那時候混亂的狀況,誰就順手拿起誰的衣服去接誰的精液,到時候我們都沒有乾淨衣服穿。」

徐健行笑了。

然後,他說了一句正常話:「我們,看電影台,好嗎?」



第二天晚上,他們三個也沒興趣找成人頻道了,直接一起去洗澡。

洗了很久才出來。

我當然知道他們在幹嘛。

也好,至少他們打完手槍,就不會來騷擾我的「處子之身」了。

然後,他們在午夜之前,又一起洗了一次。

唉,性慾好強喔!

我的裸體,雖然被他們三個看透,但也解決了我一直以來的煩惱。

後來,回到校園,徐健行他們幾個人變得比較謹言慎行。

而且,好像班上就沒有人再提起「怪咖」這個外號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二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四章)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