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八章)

蘇學勤發現了自己的生理變化之後,終於,第一次,靠著和李之昊身體摩擦,達到了極致開心的程度......

第八章 極致開心

【時間:2014年三月之後,李之昊小學六年級,延續上一章】

(Written By 李之昊)


星期五傍晚,遊覽車回到學校。來接我的是建翔哥哥,他騎著機車過來。

「學勤家的改造還差一點點才能完工。老大要我來接你們。」

看到建翔哥哥來,我們根本迫不及待地說起我脫光全裸面對同學那一晚的狀況。

「很順利,是不是?」聊著聊著,我們到家了。建翔哥哥幫我們準備晚餐,然後他又趕去小勤家幫忙。

飯後,我和小勤根本累到都沒問改造的進度。洗完澡,兩個男孩子,半裸著,原本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影集,但卻不知不覺地,睡在沙發上,一覺到天明。

微微睜開眼睛來時,客廳的時鐘顯示為七點半。我和小勤的身上各蓋有一件毯子。

謝謝爸爸。

我搖一搖小勤,他惺忪的雙眼勉強打開。「七點半了,我們好像睡了十個小時了。」

一起到二樓的淋浴間淋浴。出來時,爸爸已經在準備簡單的早餐。

「老爸,謝謝你昨晚的毯子。」我先向老爸致謝。然後小勤抱著爸爸的腰,示意他蹲下來。小勤的粉嫩小嘴吻上了爸爸的臉頰。

這個星期六的開始真是美好!




九點,我們「一家三口」、加上四位設計師,和小勤媽媽約在揚勛門市,準備回「新家」。爸爸遞上兩副鑰匙,小勤的鑰匙圈是皮革打造的,上面刻有「勤學向上」四個字,感覺沉穩而有質感。

我們徒步來到那幢舊公寓的門口。放眼望上二樓,鐵窗撤掉了,變頻冷氣機還在,但線路一定有整理過。爸爸說,冷氣機有找師傅好好清理,可以再用個十年。

二樓,門板換新。進到屋子,陽光透過大片落地窗灑進來,有點耀眼。但是拉上紗簾和窗簾之後,又覺得很舒適。

客廳格局沒變,牆壁是淡淡的米色系。沙發布換新過。客廳的一個角落有一個特製的轉角櫃,上面有些東西很吸引小勤。

「那是電子相框。」爸爸準備了一個電子相框放在轉角櫃上,每隔一小時會換一張照片。現在展示的是蘇爸爸年輕時帥氣的獨照。

「那是我爸爸!」小勤看到照片,走過去。我真心覺得小勤的臉龐是父親的復刻版。

我有注意到這個轉角櫃的底部有台Wi-Fi分享器,顯然等一下會有新的電子產品出現。不過小勤和媽媽似乎沒看到。

後陽台的舊式洗衣機換成了全新全自動洗脫烘三合一的新款。「會有點耗電,但非常省時省事,很適合忙碌的小家庭。」爸爸解釋。

「而且,有了烘衣服的功能,你們家不必曬萬國旗。這樣子也避免被陌生人認出你們家沒有男主人的困擾。」設計師薇薇姐姐的說明,真的讓小勤媽媽頻頻點頭。

她一直拿著手絹拭淚。

廚房瓦斯爐換成IH電磁爐。最讓小勤煩惱的浴室全面翻新,格局直比這次畢旅的飯店。小勤高興地說:「媽呀,終於可以在家泡澡了。」

小勤媽媽的房間貼著荷蘭鬱金香花田的壁紙,房間有股花香。雖然床鋪是舊的,但配上新打造的化妝台和床頭櫃,整個洋溢著幸福的感覺。

打開一整排的衣櫥,媽媽的眼淚又流了出來。「大衣櫃和五斗櫃裡的洋裝,我們都拿去送洗整理,一件一件整理好掛起來。」這是另外一位設計師凱璇姊姊的傑作。

媽媽在細數那些服裝的歷史時,建翔哥哥和志峰哥哥帶我們兩個出來。「來看看小勤的新房間!」

建翔哥哥請小勤拿出他的鑰匙圈,上面有一支就是這個房間的。「這支鑰匙你媽媽沒有,這是你的私密空間,請好好珍惜。」

我先說一下這間房間原本的格局:狹長,無法開窗,所以陰暗潮濕。我也很好奇這樣的房間要如何改造。

建翔哥哥指著客廳的一條管線告訴他:「你的房間有冷氣,很舒服的。」

小勤轉動鑰匙,但沒有打開門。

「昊子,你帶我走進去,我要閉上眼睛慢慢感覺。」

小勤的要求很特別,但我覺得他一定是太興奮了,不想一次看完。

我帶著他,慢慢觸摸。「這是你的行軍床,現在是緊貼著釘在牆沿。」他點頭,確定觸覺。「然後我要扳開這張床,」彈簧發出清脆的一聲,行軍床精準地落在可以當作大抽屜的床板上。

「現在你可以坐在床上。」他確定了床板的高度坐了下來。

我繼續帶著他的雙手,向他解釋。「這裡有兩張和式座椅,你可以坐在上面,這樣你就有靠背的地方。」他挪動著屁股,坐了定位。

「嗯嗯,坐起來很舒服。」

「現在,伸出你的雙手,我帶你感覺書桌。」書桌平行於床鋪,長度和床舖等長,是特別訂製的。因為空間不寬,桌子和床舖之間的寬度剛好夠放入小勤的雙腿而已。

「感覺很大張。」小勤的雙手沿著桌沿摸著。摸到尾端,有一個小型書架。

「這裡有一個小型書架,有你過去寫過的國中參考書,還有一本很厚很厚的原文書,上面是 C-A-L……」

「Calculus,微積分。我在二手書店買的,打算國二或國三時開始研讀。」

我打從心底由衷佩服。

書桌上還有一個「大玩具」,但我先跳過,打算待會給他驚喜。

我帶他走到門邊,「這裡有電燈開關、冷氣遙控器,你的大書櫥,你的嵌入式衣櫃,哇,很高,直達天花板耶……」

他摸著,眼睛依然閉著。頭轉向門邊問建翔哥哥:「之前的衣櫃和五斗櫃呢?」

「太潮濕,腐蝕了,我們就廢棄了。現在你們的房子除濕都做得很完整,可以用個二十年沒問題。」

小勤點點頭。

「小勤,你聽好,我現在要給你兩個驚喜。第一個你可以摸,猜得出來。第二個,我無法形容,你一定要張開眼睛慢慢享受。」

我的手帶著他的手,去觸摸那個放在書桌上的「大玩具」。

「方方正正的,有皮革的觸感,有點厚度……」小勤的眼角慢慢泛出眼淚,「是A開頭的嗎?」

我不確定他是想問Acer、Asus、還是 Apple,但他摸出答案了。

「我要張開看了……」他慢慢打開雙眼,一台15.6吋黑色全新的Acer筆電,等待他的新主人打開。

但就在小勤張開雙眼,要打開筆電的時候,他突然跳了起來,環繞房間四周,仔仔細細地看了一圈。

那是房間的壁紙:北歐海邊懸崖,陽光從海平面升起(或是即將落下),海平面是溫暖的黃,天空是澄藍,一部分的海水被照耀得閃閃發亮,一群人站在崖岸邊欣賞這個美景。

「這是永晝,北極圈內的奇蹟,太陽不會下沉,只是繞著海平面轉。」志峰哥哥解釋著。「我和老大選的,他說你一定會喜歡。」

對於一個無法開窗的房間而言,永晝的壁紙,是太好的恩賜!

媽媽剛好走了進來。我第一次看到小勤和媽媽相擁。母子的眼淚像是止不住的水龍頭,小勤用T恤的袖子擦眼淚。

爸爸拉著我的手,和四位設計師,默默地,看著大家一起打造的幸福。

這個時候,不需要言語的謝謝。那些濕潤的眼眶,就足以說明一切。



我和爸爸、四位設計師暫時離開小勤的「新家」,讓他們母子二人享受一下「新居落成」的歡愉。我們在揚勛門市稍候,等會要去慶功宴。

爸爸先告訴我,我們要在宴席上與小勤分享很多喜悅,並提醒我該說什麼話。

說真的,我直覺我憋不住,會在半路上偷偷告訴他。但最後我還是忍了下來。

爸爸的慶功宴一向選在百福樓或是喜悅樓這種中式餐廳。但這次例外,為小勤家的改造完工,我們去了T.G.I. Fridays 聚餐。時間就在當天中午。

大家吃得很開心。小勤和我點了兩種不同口味的漢堡,各自對切一半。我們互相吃了對方所選的漢堡。

點心時間同時,負責設計的凱璇姐姐先開口:「小勤,我們今天在場的每個人都有禮物要送給你。我和薇薇是主設計師,我們先說。」

小勤顯然非常期待。

「我們兩位是主設計師,所以禮物比較大,就是你書桌上的筆電。」

「謝謝兩位姐姐。」

「其實還有這些……」她們現場拿出來的是光學滑鼠、筆電散熱座、和Word、Excel參考用書。

小勤已經睜大了眼睛,覺得太豐厚了。

志峰哥哥送的禮物是三枚印章。第一枚是「蘇學勤」的篆體方印,可以當印鑑的那種。第二和第三枚是成對的,偏橢圓的不規則形,一枚是「勤學向上」,另一枚是「學勤用書」,都是隸書體。

「這兩枚可以印在你以後的新書封面裡,這麼有氣質的男孩,就該有這麼有氣質的書印。」

「志峰哥哥,你刻的嗎?」

「我設計的,電腦刻的。」

「謝謝你把我的名字刻得這麼有藝術感,這三個字筆劃很多耶。」

小勤準備把這兩個書印印在兩本新書上,但現場沒有印泥,暫且擱下。

輪到跟我們感情很要好的建翔哥哥。「我有兩個禮物,一個你已經拿到手了,就是那個皮革鑰匙圈。另外一個已經在你書桌上,你看到了,只是沒發現。」

「筆電……? 不對呀。」小勤閉起眼睛在回想,「是檯燈嗎?」

「哈哈,我鄭老師怎麼可能送你這種輕易買得到的貨品。我送給你的是,那本原文版的微積分。」

「不對不對,那本是我在二手書店200元買的,準備國中後期自己研讀。」小勤反駁著。

「小勤,你的那本二手書在我這裡。」建翔哥哥從他的大包包拿出那一本略為破舊脫落、厚度大約有五公分的微積分課本。

「這本舊了,而且上面都是前人的筆記,有的還塗鴉畫了些奇奇怪怪的圖形。所以,我透過書商,幫你訂了新版的。你這麼優秀的孩子,值得有一本全新的課本。」

小勤表情很訝異,但看得出來他是開心的。

「小勤,既然你現在有了兩本微積分,可不可以把這本舊的賣給我?」建翔哥哥繼續問。

「你要這本舊書幹嘛?」爸爸插話出來。

「吃飯時候可以墊便當呀。」全場爆笑。建翔哥哥倒是很認真地掏出500元,「買你的舊課本好嗎?」

小勤轉頭詢問媽媽的意見,媽媽點頭。建翔哥哥把錢放在紅包袋裡,給了小勤。

接著,建翔哥哥把那本現在成為「他的」那本微積分,翻到封面裡的空白頁。

上面竟然寫著……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工業設計學系 鄭建翔


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這本書,原本是你的?」爸爸第一個反應過來。

「老大,我當年從鄉下打算來台北,什麼都缺。實在很不得已,才賣掉我的大學用書……」

我回想起爸爸說過,書是紙做的,紙是紙漿做的,紙漿是木頭做的。木頭有生命,所以書也有生命。

迫於無奈把心愛的書賣給舊書商,舊書商再賣給愛書的孩子,愛書的孩子因著家裡改造而把這本舊書「還給」原來的主人。書有生命,他會找到最適當的人家住下來的。

「好有緣分!」小勤的媽媽這麼說。

換我上場了,我要說的就是爸爸事前告訴我的。

「小勤,我要送給你的,不是什麼實質的東西,而是你應該很關心、卻一直沒開口問我的事情……」

我認為小勤知道我說的是什麼事。

「我不會去讀私立中學,我國中學區就是附近的河岸國中。」

如果現場可以大叫,我想小勤一定會尖叫出來的。

他用了極誇張的表情,表現出他想要尖叫慶賀的快樂!

「你怎麼知道我想問你這個問題,我一直以為你會去讀私立中學。」

他就坐在我旁邊,餐桌下,我的左手被他的右手緊緊握著。激動開心的情緒,透過指間的肌肉,傳達給我。

不知道能否繼續同班三年,但至少可以繼續同校三年。

我和他的眼神互相傳達出YES的訊號。太棒了!

這時候,我在想,五個人陸陸續續開獎,小勤的喜悅愈來愈亢奮,他會不會受不了。

「小勤媽媽您等一下,我要確定小勤的心臟能不能負荷下一個禮物。」

我右手伸到他的胸口,作勢要測量他的心跳,其實我偷偷摸了一下他的咪咪,吃他的豆腐。

小勤媽媽從皮包裡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紙盒。小勤慢慢拆開,紙盒的封面顯示出SONY的字樣……

「媽呀媽呀,叫救護車啦!」

小勤嬉鬧的表情,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人生第一台智慧手機、加上人生第一台筆電,小勤總算要踏入 3C 的領域了。

看來他今晚有很多設定,我得慢慢教他。

爸爸的禮物包裝最誇張,一個超大的禮盒,但很輕。感覺裡面沒什麼東西。

搖一搖,有碰撞的聲音。

「這個禮物,是送給小勤和昊子的共同禮物。」

我知道這是什麼。一年多前老爸就答應我的禮物,只是沒想到小勤也有份。

「欸,昊子也有喔,你知道是什麼嗎?」小勤問我。

我聳聳肩,那個表情是「我知道,但我不想讓你知道」的樣子。

建翔哥哥冒出一句:「老大,禮物貴重嗎?我會口對口人工呼吸急救的。」

又一場爆笑。

終於,小勤深呼吸,拆開那個浮誇的大禮盒。

只有兩本綠色的小冊子,大約8公分 * 12 公分大小而已。

可是,這是我和小勤生平第一次擁有的重要文件:


護照


小勤媽媽顯然事先知情。她沒有特別訝異:「畢業後,跟昊子爸爸去日本玩,可以嗎?」

此時的小勤,竟然學起我們家慣有「練肖話」的手勢說:「吼,都沒有事先問問人家有沒有意願,就直接把人家送出國……」

這個手勢,全場只有小勤媽媽不懂。但等爸爸解釋過了,她終於體會出兒子那種幾乎無法消化的開心。

小勤拿到了所有的驚喜,開始一一致謝:「謝謝媽媽,謝謝四位設計師,謝謝昊子。還有,謝謝……」他故意停頓了一下,以非常俏皮的口吻,說出:


「謝謝爸爸。」


老爸臉上那種開心的表情,差不多就是嘴角裂開到耳朵的程度了。




那天傍晚,小勤媽媽要照顧門市到午夜。我和小勤去到「新家」,首要目標是設定他的筆電。

兩個男孩,汗流浹背,立刻脫光衣服,衝到新浴室裡,我淋浴,他泡澡。

洗完才發現,我在小勤家根本沒換洗的衣物。

「沒關係,不是有那台新的洗衣機嗎?」小勤突然想到。

「啊,對對對。」那台和我家的相似,容量較小而已。我按下開關,洗脫烘一次完成,大約80分鐘。

圍著浴巾,我們在房間開始設定新筆電。

我後來瞭解,小勤不算是3C迷。對他而言,筆電很好,但眼前有一件對他更美好的事:


我的肉體。


我在教他開機、連線、申請Yahoo、Google帳號等等的同時,他的雙手一直在摸我胸口的兩點。

「密碼你要自己設定,8個字元以上的。」

他把他選擇的字元唸出來給我知道:xu35cl41111。

我知道1111是他的生日。前面那一串可能是什麼對他而言很重要的化學符號吧。不過這個密碼強度很強,電腦認證通過。

我不必教他上網,這個過程每個孩子自己摸索都會。

他要我說一說,畢業旅行第一天晚上發生的事。

真的,早該告訴他了。但星期五回程的遊覽車上,不好說清楚。回到家裡又累到直接睡在沙發。這天一早又接受了那麼多新事物,直到現在,我們才有私密的空間和時間。

「你有沒有覺得害臊?」

「沒有,大家都脫光了,就那樣子,他們三個玩開了。」

「他們怎麼玩,我想聽聽。」

那副「肉典」畫面太香豔刺激,我想我一時很難忘記。我像是實況轉播球賽的記者,帶著手部的動作,一一重播當晚我看到的現場。

我盡量不讓我的李小昊有生理反應,勃起太久會有點不舒服。但蘇小勤已經受不了了。

小勤褪去腰間的浴巾。一根8公分、鮮嫩多汁的肉棒彈出來,擺在我的眼前。

他的雞雞從大腿的內側突出來,純肉色,不帶雜色。

有一條青筋血管特別突出。龜頭的紅,是那種健康的暗紅。

陰囊飽滿,沒有皺紋,兩顆蛋蛋自然地垂在下方。

沒有一根陰毛。

我人生的第一次口交,獻給了小勤。

我坐在床尾,小勤站著。這高度剛剛好。

他的屁股有節奏地前後抽動著,我試著不讓牙齒擦到那根肉棒。

我的舌頭在找尋最適當的位置和方向,為那根雞雞進行濕潤的摩擦。

我的右手輕撫著他的陰囊,收縮著,泛起一點點的皺紋。

我抬頭看著他,他低頭看著我。

他不是我認識的那位溫文儒雅的蘇學勤,他是性飢渴想要獲得解放的蘇學勤。

他把我推倒,讓我躺平。他濕潤的雞雞在我的下腹部摩擦,找到快感。

他的嘴巴,直接湊上我的嘴唇。

也不管我的嘴剛剛接觸的是他的陰莖,他吻著我。

我有了生理反應。

我的雙手緊緊抱住小勤,我的雙腿也緊緊環扣住小勤。

如果可以,我的舌頭也要緊緊地鎖住小勤。

睜開眼睛,我突然發現天花板有一面暗色玻璃,映照著我們兩個的肉體。

不知道是哪個設計師的奇葩構想!

但我喜歡這個感覺。一種做壞事還被人偷窺的小小刺激。

小勤的臀部是停不下來的小馬達,前後振動的頻率之快,我根本無法掌握。

我是他的獵物,我會死在他高潮的激愛中。

一切就交給小勤吧。

我是被動的,但很歡愉地接受這份激愛。

蘇小勤的開心是第三級:大腿和腰部的肌肉,會不自覺地抖動。

我們緊緊交纏,兩人的嘴部、胸部、腹部、下體,是沒有空隙的。

但蘇學勤的身體突然放慢速度,彷彿身上的電力即將消耗到0%,抽動他的腰部。


倒數三下、倒數二下、最後一下……


他的臀部緩緩翹起不再摩擦。

他的腰腹部肌肉變得緩和,停了下來。舌尖的接觸、手腳的環繞,也都同時鬆弛下來。

他非常輕柔地對我說:「昊子,對不起,我射精了。」

我點點頭,我感覺到胸口到腹部之間有種黏黏的濃稠感,還帶有一絲熱度。

「又要再洗一次澡了。」

第二次洗澡。

「射精是什麼感覺?」我真的不懂,我只覺得小勤好像剛跑完兩圈操場那麼喘。

「怎麼說呢,從腹部到臀部,有一種很不真實的緊繃感覺。然後要靠著射精,才能解開那個緊繃感。」

「很累?」

「很累,但很爽。」

「所以,你的雞雞現在不會勃起了?」

「好像是,蘇小勤累了,需要休息。」

這是小勤兩個星期前在我家大浴池無預警「流精」之後,第一次「射精」。

他終於進入到開心第四級:「極致開心」的狀態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四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五章)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