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九章)

蘇學勤在人生第一次「射精」的晚上,向好友李之昊說明了他家的狀況。他不是父不詳,也不是父母離婚,而他沒有爸爸的真正原因是......

第九章 小勤生父

【時間:2014年三月底,李之昊小學六年級,延續上一章】

(Written By 李之昊)


晚上八點,衣服烘乾了。我們轉往我家,繼續要設定他的新手機。

他今晚會住在我家。改造期間的最後一天住宿。

離開之前,我們先去揚勛門市向媽媽打招呼。原本預定要騎U-Bike回家的,小勤突然問我:

「你可不可以叫一台55688?我…… 大腿很痠。」

「因為剛剛的射精?」

「嗯嗯。」

台灣的每個便利商店都有代客叫計程車的服務。我趕緊衝回揚勛門市,利用機台趕緊呼叫了一台55688。

很快抵達,很快到家。進到家門,爸爸在一樓看電視影集。我和小勤準備上二樓臥室,但他很明顯有爬不上樓梯的感覺。

爸爸察覺有異狀,立刻抱起他的乾兒子,讓他躺在沙發上。

「他大腿很痠,所以我們剛剛搭55688回來的。」我先向老爸解釋。

爸爸和我一起快步來到三樓,他吩咐我拿了很多浴巾,爸爸去拿了一些道具。

回到一樓,我把四、五條浴巾鋪在沙發上,放好小抱枕,小勤可以勉強自己移位過去。爸爸準備幫小勤潤膚按摩。

小勤趴臥著,我幫他脫掉運動褲,他裡面還有一件四角底褲。

爸爸倒出一些潤膚油,開始在小勤的雙腿上來回按摩。

我憶起前一年國小校慶運動會的那個晚上,我也是玩到瘋掉,大、小腿都超痠痛的。爸爸就是用潤膚油幫我按摩,讓我的腿部肌肉獲得鬆弛的。

而且,潤膚油已經變成我和老爸之間「玩遊戲」的密碼了。只要這個道具上場,一定都是以「吹喇叭」作為結束的。

咦?會不會今晚會是爸爸首度幫蘇學勤「吹喇叭」的日子?我還滿期待看好戲的!

我只是想著想著,李小昊在下面竟然偷偷地開心起來了!


別啊,李小昊,你的時限只有短短五分鐘而已呀!


不像之前對我的性教育那般,爸爸對小勤的按摩比較像是醫病之間的互動:「力道可以嗎?這裡會痠嗎?這裡會痛嗎?」

其實,我和小勤原本有一種做錯事的不安感,有點緊張,不知道如何開口。但是爸爸的話給了我們很安定的力量。

「畢旅結束後還沒好好休息,小勤剛剛沒暖身就激烈運動,腿部肌肉受不了,會痠是吧?」

小勤趴臥著,點點頭。

「以前我堂哥教我做這種事的時候,我大腿也會痠痛。」爸爸一邊按摩著小勤的大腿,一邊說著當年的故事。「還好堂哥的器材保管室有肌樂,噴一噴,可以緩解那種感覺。」

所以,我猜爸爸已經知道小勤剛剛的「運動」是什麼了吧。

「小勤你是不是找到開心第三級的入門了,但還不知道要暖身。看來還得找機會再為你們上一次課。」

那種以為做壞事被發現、卻被爸爸諒解的輕鬆感,明顯讓他的肩頸肌肉和緩下來。

在此同時,我在幫小勤設定新手機。

感覺快要收工的時候,小勤說了:「爸爸,對不起,我正面大腿內側還很痠,可以按摩到那邊去嗎?」

爸爸稍微嚴肅了起來。「小勤,以前爸爸是看過你的裸體,看過你的小雞雞。可是我如果按摩到那邊,就會碰到你的…… 生殖器官。你確定這樣好嗎?」

「爸爸,沒關係。請幫我按摩一下。」

小勤比我高,體重也比我重一些。我協助爸爸把他翻身,將內褲脫下,他仰躺著,下半身是全裸的。

「爸爸會按摩到很底部的地方。如果你覺得不舒服、或是不想要讓我出碰觸到雞雞,就叫我停下來,好嗎?」

「好的。」

沒有背景音樂,但爸爸的指尖依然像是鋼琴演奏家的雙手,靈巧地遊走。觸碰到陰囊,但刻意避開陰莖。小勤的表情,是那種肌肉放鬆後的輕盈感。

快結束的時候,小勤又問了一句:「爸爸,可以按摩上半身嗎?」

我幫他脫掉上衣,他全裸了。他眼睛閉著,讓爸爸以潤膚油按摩他的肩、頸、胸、腹。

蘇小勤並沒有生理反應,懶懶地垂在下腹部。

整個按摩結束。爸爸對著小勤說了一句:「你很累了,今晚不要勃起,好好休息。」然後在軟軟的蘇小勤中間,輕輕地吻了一下。

我也湊上去,吻了「他」一下。

我們用兩條全新乾燥的大浴巾裹住小勤。他坐了起來。

「是不是每一個爸爸都對兒子這麼溫柔,這麼好?」小勤問著。

「哈哈,難說喔。我湊巧是一個比較開明的老爸。」

小勤接過我設定好的手機,他按下三個字:蘇競天

「這是我爸爸的名字。」

「哇塞,你爸的名字好威。」

「可是,我寧願他叫蘇敬天,尊敬的敬。」

按下查詢鍵之後,搜尋出來的前十筆資料大致都是一樣的。


空軍戰鬥機訓練時墜毀山區

上尉飛官蘇競天英勇殉職


我整個呆住。爸爸發現新聞日期是2001年7月,但小勤的生日是2001年11月11日。

「我是遺腹子,我連爸爸的手都沒有觸碰過……」小勤哭了,這不知道是他今天第幾次落淚,但這一次是傷心的。

此時的我,還不懂得「遺腹子」是什麼意思。還急忙地以小勤的手機,搜尋這個我完全不熟悉的詞彙。

「機械故障時,他原本可以彈跳逃生的,但戰機可能會失控衝撞民宅,所以爸爸應該是用最後的意志力,控制機頭飛向森林,墜毀山區。」

我不敢想像那個畫面。

「媽媽很堅強,挺住了,把我生下來。我到高中求學階段學雜費全免,但只能讀公立的。所以我才那麼想問昊子國中要讀哪一間。」

空氣很安靜,只有小勤啜泣的聲音。

他很直覺地拿起一條乾淨的小浴巾擦拭眼淚。

小勤是裸身但被浴巾包著。我上半身裸體著,看著我這位異父異母的哥哥。

我也很想哭。


「蘇學勤,爸爸就在這裡。我會陪你一起長大的。」


小勤抱住我爸,我站在後面輕撫小勤的頭髮,我很想告訴他,我很希望有你這樣有智慧的好哥哥。

我和小勤,一個沒娘,一個沒爹;一個沒兄,一個沒弟。卻因緣際會地認識、熟識,而成為另類的「一家四口」。這個晚上的交心,是個重要的開始。



(Written By 李定嘉)

第二天是星期日,我們等小勤媽媽補眠過後,臨時決定要去忠烈祠。

這是小勤親生父親長眠的地方。

莊嚴,肅穆。以前我小學時代校外教學就來過這裡,喜歡看儀隊交接那種精神抖擻的神氣。但這一次心境大不一樣。


故蘇競天少校靈位


殉職的時候,蘇爸爸軍階是上尉。國家追贈他一個軍階,以少校的身分進入忠烈祠。

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小勤媽媽張羅著祭拜時的物品,我帶著昊子在旁邊,以非常小的聲音向蘇少校說著:


「蘇少校,謝謝你對國家社會的大愛。

「我李定嘉和你素昧平生,因著孩子同班的關係知道了你的事蹟。

「學勤是個很優秀的好孩子,現在12歲,小學六年級,已經讀懂國中三年級的數學了。

「盼望你在天之靈,繼續保佑這個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長大。

「人間的父親俗務,就讓我李定嘉代勞吧。」


該擲筊杯嗎?這裡畢竟不是廟宇。我一直相信心誠則靈,蘇少校會知道,會同意的。

我們四個人離開了忠烈祠,昊子提議去吃港式飲茶,我們就去了兄弟飯店。

媽媽說,以後昊子的便當她來負責。

我提議,那以後小勤的假期旅行我來負責。

之後的日子,我們一直維持這樣和諧相處的日子。平時放學後,小勤來我家陪昊子讀書寫功課,但一定回家睡。星期五到星期日門市特別忙碌的日子,小勤偶爾去門市幫忙,但夜裡幾乎睡在我家。我們常出遊、吃館子、看電影的。

小勤是我第二個兒子,雖然他年紀比昊子大11個月。

他是上帝派來給我的天使,不僅是因為我是個「正太控」老爸,還有一個更私密的因素!



三月底,民族掃墓節前幾天。

我帶著一些祭祀用品,一個人驅車前往五股深山上的一間禪寺。

這裡,有我們李家祖宗的塔位。我早逝的父親、前幾年辭世的母親、我從未謀面過的祖父、以及,生前最照顧我的伯公,都安厝於此。

深山悠遠、法鼓禪鳴,這地方真的交通不方便,即便我刻意錯開掃墓的高峰,不算寬闊的路上,還是排滿了準備進寺祭拜的人們。

大約十年前,伯公去世前一個多月,他在意識很清晰的狀況下,立下了一份遺囑。

一般而言,家裡長輩立遺囑,是不會讓後輩知道詳細內容的。

但伯公當時有求於我,我便在黃麗鳴律師的陪同之下,親耳聽見他對未來遺產的規劃。

他很疼昊子,甚至可以說是寵愛昊子。伯公遺留給李之昊的遺產,足夠讓我兒子在18歲成年之後,成為一名小富翁。

但老人家當然是有設下一些條款的。

首先,是「禁奢條款」:


老人家不准我讓李之昊在高中以下的求學階段,讀私立學校。


他不希望讓李之昊從小就開始跟同學比名牌書包、比搭高級轎車、比出國旅遊這些沒有實質意義的豪奢生活。

這也正是我讓昊子就讀學區河岸國中的真正原因。

我本來以為,我必須出錢讓昊子去參加什麼補習班,好讓他能考上公立高中高職之類的。

但天助我也,他認識了學霸蘇學勤。但願學勤能在未來國中三年,助吾兒一臂之力,讓他順利考上公立的高中高職!

其次,是伯公希望我的言教身教,能讓李之昊在成長的路上達成「一要三不」!


18歲時,要考上國家承認的大專院校。

18歲以前,不得有刑事記錄,不得有參與幫派組織的記錄,以及不得有和女生「不搭不齊」的記錄。


我永遠記得黃麗鳴律師在聽到老人家說「不搭不齊」這句閩南語時,那種懵然不知所以的情況。

「阿公,你說的『不搭不齊』,是什麼意思?」黃律師在床邊問著伯公。

「就是,和查某囝仔『歪歪哥哥』啦!」伯公竟然用閩南語解釋閩南語,這下更懸疑了!

我趕緊幫著替伯公解釋,「伯公,你的意思應該是不准李之昊把女生搞到懷孕,還讓她墮胎,是吧?」

伯公用力地點點頭。我總算把老人家的閩南語詞彙,翻譯成黃律師需要的白話文。




此時,我坐在深山的涼亭座椅上,眺望著台北盆地的景色。我心底不斷地翻騰著這樣的思緒:

我要好好地栽培蘇學勤!

蘇學勤是可以保障吾兒李之昊領到遺產的重大關鍵。

如果他能繼續和李之昊交朋友,我就不必擔心昊子的高中學歷。

如果他能繼續和李之昊交朋友,我就不必擔心昊子的交友狀況。

如果他能繼續和李之昊交朋友,我就不必擔心昊子的強勢桃花!

真的,我家這個李之昊太帥了,他現在還沒進入青春期,就開始有了女孩緣,等他上了中學,我哪能面面俱到管理到昊子的朵朵桃花呀!

所以,我一定要讓蘇學勤成為吾兒最好的朋友。

欸,等等,我身上的Gaydar (同志雷達)告訴我,蘇學勤應該是個同志。

昊子會不會排斥蘇學勤的男男之戀?昊子能不能接受蘇學勤的同性之愛?

如果昊子也是個小同志,那事情會不會變得更簡單些?

那我就根本不必擔心他和女生「不搭不齊」的事情發生呀!

昊子,吾兒,為了保障你在成年之後能夠成為一名小富翁……

我一定要默默地支持蘇學勤成為你的好Gay友!

嗯嗯,還有六年半!

伯公,你真的,好調皮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四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五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 第六章)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