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四章)

在有一點點徵兆的預期下,李之昊在某個熟睡的夜晚,夢遺了!而他的父親,李定家,目睹了發生的過程。

第二十四章 昊子夢遺

【時間:2016年五月之後,李之昊國中二年級後期,延續上一章】

(Written By 李定嘉)


清晨七點,我第一個醒來。我發現兩個孩子是蓋著同一條毯子的。小勤側身抱著昊子,昊子仰躺著,非常明顯的晨勃。

我盡量輕手輕腳地走進淋浴間,反而是我,不得不打一發手槍解決我這一晚上的生理需求。

淋浴完,他們還在睡,我換上輕裝,去麥當勞幫他們買回豐盛的早餐。

回到家裡,上了二樓,兩個孩子剛好晨浴結束,從三樓走了下來。身上只圍著大浴巾。

「忍住了?」我問小勤。

「沒事,我沒射。」小勤開心地回答。

昊子也點頭,他說小勤有在他身上摩擦,但確認沒有射精。

「你也有在我身上摩擦的喔!」小勤輕輕地反駁著。

兩個孩子的拌嘴,真是充滿了童趣!

吃早餐的時候,我們換了個話題:今天是母親節,星期日,該要怎麼度過?

昨天已經吃過大餐,所以今天不會吃大餐了。這一陣子又沒有值得推薦的好電影,直接否決了。兒童新樂園和百貨公司的兩個提案,也以1票對2票的絕對劣勢敗陣了。

「我想到一個好主意。」我靈光乍現,「我找建翔來,我們來討論暑假的海外旅行!」

「喔耶,這個讚,這個讚!」

「建翔哥哥也參加喔,好期待喔。」

建翔租屋處離此不遠,我知道他這週末沒有回南部老家,立刻LINE他。


暑假有個計劃,想跟你討論,可否來辦公室一趟?

老大,半小時後到,可以嗎?

好的。我們等你。不必買東西過來。

我們?哈哈,有驚喜喔!


我一時疏忽,多打了個「我們」,好像有一點露餡了。

兩個孩子非常喜歡建翔,昊子更是明顯。因為有一段時期,建翔是昊子的全職保母。

半小時後,建翔騎著機車,輕便的服裝進來了。

「老大,你剛剛說的『我們』,好像別有用意喔。」

「被你料到了!」

我已經把筆電的訊號接到會客室的電視螢幕上,點開Google Map,目的地放在日本。兩個孩子迫不及待地等著。

「工作室最近生意量穩定的增加,我認為可以發一筆『年中獎金』給每一位設計師,但限定你們要用在觀光,考察當地的建築或人文風情,回來要做簡報給大家的。」

建翔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老大,你…… 認真?」

我覺得可以調皮地虐他一下。

「不,其實,我投資股票失利,破產了。我正在結算公司還有多少資產,可能沒辦法負擔得起你們的遣散費。」

建翔看看我,看看兩個孩子。昊子很有默契地假裝垂頭喪氣,一副準備跟我過苦日子的哀家表情。

可惜,小勤沒忍住,噗哧地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我承認,我剛剛差點相信!」建翔終於放下心來。「可是,老大,我…… 沒有護照耶。」

「我知道呀,所以才想先跟你討論,你是想去日本呢,還是去雲林呢?」我故意把游標快速滑向雲林,這是建翔的老家。

「當然是日本呀!」

「那好,暑假,就你,帶著這兩個小朋友,去日本。我的年中獎金每個設計師5萬,你們好好抓預算,我們一起來擬訂計劃。」

就這樣,我們就開始進行這次的旅行計劃。


建翔想去看寺廟和古城:奈良的東大寺、京都的金閣寺、姬路的姬路城。這三個他心目中的聖地,昊子和小勤去過前兩個,路徑應該還記得,所以就決定了以大阪為根據地,為期七天六夜,這是建翔的初次海外旅行,也當作是孩子們的國中畢旅。

「我有看過你們上次旅行的照片,你們好像沒有鑽過東大寺的智慧洞。」建翔這樣問著我們三人。


「啥?鑽洞?」

「東大寺有洞可以鑽?」

「爸爸,我們沒有鑽洞是吧?」


這時,反而是建翔不可思議。「你們到了大佛寺卻沒去鑽洞,哈哈哈哈,一定都在餵小鹿!」

我承認,那時候孩子才國小畢業,可能對文化古蹟沒啥興趣,所以忽略了。建翔利用我的筆電搜尋「東大寺鑽洞」,我們看到圖片,兩個孩子立刻泛出滿滿的興趣。

接著,我們決定了一些遊樂的元素。上次沒去成的「杯麵博物館」、「海遊館」,這次也排入行程。兩個孩子慫恿著建翔,一定要再去「環球影城」一遊。

然後列出預算,孩子們接受比較平價的商務飯店,也答應我不會漫無目的血拚購物,所以也接受了對行李重量控制得比較嚴格的廉價航空。

二話不說,開始網路購票。兩個孩子有護照,比較簡單,建翔的英文拼音先確認好要填 ZHENG, JIAN-XIANG,老實說,還頗為拗口。我再選了機票稍微便宜的七月底去,八月初回,直接以我的信用卡刷卡成功。

繼續,訂飯店,這個相對容易,同一家商務飯店,一間單人房給建翔、一間雙人房給昊子和小勤,連續六個晚上,也是一次OK。

就在萬事俱備,只欠建翔護照,幾乎要大功告成之際,小勤突然冒出一句話,差點澆熄我們全體的熱情。


「爸,這個暑假,我們升國三,好像會有暑期輔導課耶。」


糟糕!廉價航空的機票是幾乎不能退款的!

腦筋進入快速運算模式:

死屁孩你怎麼不早說?(我不可能說出這種話)

好吧我認賠,孩子給我乖乖去學校上課!(保證被孩子臭罵到豬頭)

那就只好請假囉!!(我就不相信沒有別人會請假。)

我轉頭問建翔:「你國三的暑期輔導有按時去上課嗎?」

「有是有,但只是為了應付。我覺得,有心的話,自己讀還比較實際。」

昊子和小勤這時候面無表情,一副準備要從天堂墜入地獄的不知所措樣貌。

「小勤,如果爸爸要你,擬訂一個非常完整的讀書複習計劃,強度、進度甚至超過學校,你辦得到嗎?」我現在是很認真地問著他。

「沒問題,爸,每一次段考,我都是這樣擬定計劃,和昊子一起完成的。」小勤非常有信心。

「好,下午你完成這個。」然後我問昊子,「可以配合哥哥的計劃去實踐嗎?」

「老爸,你兒子進入國二還沒考過第四名,都是我配合小勤的計劃完成的。」昊子的意志也出來了。

「好,那你下午開始查日本鐵路時刻,我要你寫出旅遊七天的完整規劃。」

「沒問題。」他開始恢復笑容了。

「建翔,你現在就去找照相館拍照,要護照規格的,看看能不能盡快拿到。」

「馬上出發。」

「拍完照回來這裡,我把申請護照的表格印出來,今天試著完成所有的準備工作!」

突然之間,四個男人變得很有戰鬥力。「兩個孩子,爸爸答應你們,你們兩個好好寫計劃,我會去學校幫你們請假。我就不信,有小勤這樣的優等生加持,昊子還能退步到哪兒去!」



當天傍晚,小勤完成了作戰計劃,還直接把總複習的講義買好。建翔陪著昊子查鐵路時刻,並且不時地問著日本的旅遊詳情,也幫他以專業的表格完成的七天六夜旅遊計劃。結果,說好的不吃大餐,又被孩子們拱成一頓豐盛的小聚餐,小勤的媽媽也加入用餐。

一天的忙碌下來,就讓昊子暫時忘了「還不會射精」的這個困擾。

大約晚上八點,小勤媽媽載著小勤回家。臨走之前,兩個小男生還用非常隱晦的語詞,互相交談著,不讓媽媽知道詳情。

「答應我的事,不能反悔喔!」昊子指的是小勤必須忍住不射精的事。

小勤右手握拳,在左胸口輕輕敲了好幾下。然後他說:「暑假的讀書計劃,也要確實執行喔。」

然後換昊子的右手握拳,輕敲左胸口。

明明隔天就要在學校碰面,兩兄弟搞得像是會好久不見的場景。

當小勤跨上他媽媽的摩托車上時,昊子上前去,對著媽媽說:「媽媽,謝謝妳的便當,母親節快樂。」

小勤媽媽輕輕撫摸著昊子的頭,說:「昊子,謝謝你一直幫我照顧我們家這隻。」

直到他們母子的機車從巷口轉彎出去,我牽起昊子的小手,說:「爸爸想幫你做點功課?」

他懂了我的暗示,開心地點點頭。



幾分鐘後,我帶著昊子來到他的房間,讓他坐在電腦桌前。

「打開Pornhub。」

昊子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爸,你認真?」

我微笑點頭示意。昊子有點心虛地打開網頁。在此同時,我脫掉他的T恤,他上身半裸坐在電腦前。

我右手接過他的滑鼠,點了下「我的最愛」項目。「爸爸可以看一下你的瀏覽記錄嗎?」

「爸,有一點…… 變態耶!」

「你是說你的片單很變態?還是爸爸想看你的片單很變態?」我開玩笑地鬧著他。

昊子沉默。我自我解嘲地在他耳邊輕聲地說:「爸爸的片單可能更變態!」

他懂了我的提示,接下滑鼠,點開了「我的最愛」。他的珍藏項目大約接近100部,辦公室不倫的、女子大學生的、姊弟戀情的佔了絕大多數。

我讓他自由點選他想看的片子,他說他最喜歡的類型是這個:同志A片。

日本有一些同志影片所拍攝同志A片,很有質感。雖說做愛的是一男一女,而且通常男小女大,但攝影機的鏡頭多半著重在男生的身體,這讓直男和同男都可以達到視覺的高潮。

他點開一則視頻,男主角號稱剛滿18歲,青春正盛的肉體。女主角顯然是OL上班族。她帶著他享受處男破處的樂趣。

我搬了張椅子坐在兒子的身後,他把椅子反過來,跨坐在椅子上。我從兒子的後背部,輕撫著他微微硬起的小乳頭。

兒子的左手伸進去他的褲檔,開始撫摸他的雞雞。

「那根,多大了?」

「13公分。跟小勤的差不多。」他眼睛依然盯著筆電螢幕,並且在搜尋最棒的時間點。

「你是直男吧?」

「唉,都快被小勤扳彎了!」

我們父子倆大笑。

我把右手伸進去他的褲檔,隔著內褲撫摸著他的寶貝蛋蛋。

其實,我自己有很多自慰的道具,但我認為此時還不宜讓孩子使用。

「爸,你的手感,比小勤更舒服。」

「那當然,我比他多了30年的經驗!」

兒子笑了。「對了,爸,我這兩天早上醒來,晨勃,發現龜頭有流出一點點透明的液體。」

「啊,那是前列腺液。」我突然覺得很振奮。「昊子,不出一個星期,你就會射精了!」

「真的嗎?」昊子把視頻按下暫停鍵,回頭望著我。

我點點頭。

「那我要留給小勤。」他把網頁關掉。「我不必去看泌尿科了?」

「應該不必。明天,星期一晚上,讓小勤好好帶著你,或許你就會大爆發了!」我告訴孩子,別再擔心那幾乎不可能發生的「輸精管閉鎖症」。

昊子給了我一個道謝的吻,吻在我的臉頰上。「爸,對不起,這兩天我鬧了點脾氣……」

兒子一直是個體貼、善解人意的小暖男。無怪乎他的朋友特別多。

但我非常慶幸的是,只有小勤和他深交。我暫時還不必擔心他的「爛桃花」。

我帶著他一起去二樓的淋浴間沖澡。他一時興起,伸手觸摸著我的陰莖。

「我的生命,是從你個地方出發的耶!」他瞎鬧著,眼神透露著幾分調皮,「爸,我想……看看我的弟弟們!」


這又是哪門子的奇葩要求呀!


我認栽,孩子跟我的對話已經「沒大沒小」了,就豁出去吧。

兒子13歲快滿14歲的肉體,因著經常的運動,而顯得勻稱有體態。我不否認,我看著他的裸體,會有性衝動的遐想。

我開始手淫,陰莖快速膨脹到極致的大約15公分,我的肌肉逐漸僵硬,我想找個什麼地方摩擦。我把兒子轉身,我的雞雞在他的臀縫間,找到刺激的快感。

在快要噴發的那一剎那,我讓兒子面對著我,我呼吸非常急促,我的眼神告訴他:爸爸快射了!

然後,昊子的弟弟們,也就是我的精液,來到這個世間,短暫地停留在昊子微微有型的胸肌上。

昊子非常調皮,以手掌抹了抹那股液體,放近他的眼前。我一時以為他要大膽地吃下去,但他只是對著「他們」說:


「嗨,無緣的弟弟們,我是你們的哥哥,李之昊。」


然後,我們一起用沐浴乳清洗身體,送走了這些孩子!

昊子的陰莖是勃起的。他指著那地方,要我關機。我輕柔地以雙唇把他的包皮闔上,告訴他,首發精液,留給小勤。

夜深了,昊子收拾好翌日上課要用的文具課本,準備就寢。但他卻來到我的寢室門口,一絲不掛,說想要跟著我裸睡。

「昨天晚上的裸睡,好舒服,可是我們中間夾著小勤……」昊子顯然是想要跟我有近距離的肢體接觸。我同意了。

今晚,我用一條大大的羽絨被,蓋住我和孩子的肉體。他在羽絨被下找尋他想要肉體接觸的位置,最後,小手是停留在我的蛋蛋附近。

他沒有特別去撫摸,就是停在那裡,彷彿想確認他生命的起點,就是這個地方。

「孩子,晚安。」

「爹地,晚安。」



翌日,星期一,忙碌而快樂的一週之始。我向四位設計師說明了「年中獎金」的計劃和執行細節,他們就在意外的興奮情緒下,開始各自規劃想去的地方,並且互相錯開請假的日程。

接著,我線上預約了星期五晚間的晶華飯店自助餐。我認真相信,這一個星期之內,一定會迎來昊子初精的喜悅。

當天晚上,是昊子和小勤固定要去羽球館打球的日子。我知道他們倆會在淋浴間一起洗澡,享受互相探索身體的樂趣。我也有直覺,在這樣的情境下,昊子人生的第一發射精,非常可能在此發生。

他們回來之後,我好奇地詢問小勤。他說,他淋浴的時候,特意忍住不勃起。昊子的雞雞有硬起來,但他用雙手幫昊子「關機」。

這樣算起來,小勤已經連續三天沒有打手槍、解決存貨了。

小勤回家之前,昊子非常調皮地對著小勤說:「忍著喔,大約再過一個月,你就可以大大噴發了!」

小勤回以一種特別的眼神,傳達的意思就是:不可能,你很快就會射精的。

星期一夜裡,昊子又來找我裸睡。在同一條羽絨被子底下,這次換我,輕摸著他的蛋蛋,然後,我在他的耳邊告訴他:「爸爸已經訂好星期五的晶華晚餐囉!」

「哇塞,哪有這種奇葩的爸爸啦!我都還沒射精,就先預約好我會射精喔!」

我點點頭,「就快了,我今天早上看你晨勃超過五分鐘,也沒在喊不舒服,大概時機快到了。」

「爹地,晚安。」

「孩子,晚安。」

我的手離開了他蛋蛋的位置,並且確認小小昊沒有勃起。然後,父子倆就安心地入睡了。



深夜,我翻身想換個方向睡,我在羽絨被裡喬著舒服的位置時,赫然摸到床單上有種濕濕黏黏的感覺。

我輕手輕腳地用手機微弱的燈光照著被子裡的動靜,我非常確定,看到了昊子在睡夢中……


夢遺了!


天哪,世間有幾個父親,能有如此的幸運,親眼目睹兒子人生中的第一次夢遺呀!

我該不該把孩子叫醒,讓他知道他人生的第一道精液,在這個晚上流了出來?

人生中有很多難以抉擇的瞬間。沒想到,這也算一個!

決定了,不叫醒他,成長期的孩子,充足的睡眠很重要。就讓他天亮醒來後,自己去感受這成長的印記吧。

然後,我去拿了兩件薄毯子,把羽絨被換下,蓋在兒子的身上。我有看到,他龜頭上還殘留著許多接近乳白色的半透明液體。

算了,就讓他流吧。


李之昊,你總算,正式進入青春期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二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一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