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八章)

建翔、昊子、小勤三個人一起去關西旅遊。途中,他們決定去「貸切風呂」(露天溫泉)好好泡澡。於是,大男生和小男孩要全裸相見了......

第二十八章 貸切風呂

【時間:2016年七月底至八月初,李之昊升國中三年級前的暑假】

(Written By 李之昊)


人生在世,總會有煩惱。有的輕描淡寫,有的椎心刺骨。

但總會有個人,會聽你的煩惱。還會有個人,解決你的煩惱。

日本旅行出發前兩天,小勤告訴我,他有兩個煩惱。

第一個煩惱,可大可小,但他認為,這會是影響他一輩子的大事。


「我的針葉林長出來了。」


他把胳肢窩舉高給我看,我得仔細瞧,才會發現他的左右兩邊各出現兩根細細的新毛。

「現在是腋毛,以後就是腿毛,接著肚肚毛,搞不好還會有胸毛!」他非常氣惱地說。

他的這個煩惱其實有兩個層面。首先,他沒有父親的版本可以參照,所以他不知道未來他的體毛會長到怎樣的程度。

其次,他不否認他也是個「正太控」,但是和歐哥哥不太一樣,他是希望自己就長成一個正太的模樣。

他說,這叫「正太控控」

「為什麼你爸爸幾乎沒有體毛呀?」

「你忘囉?他有說過,他是去熱蠟除毛的。」

「喔……」小勤陷入深思。「那,不知道你還能維持無毛的狀態多久?」

「哈!來不及啦!」我在臥房床上,緩緩地脫下內褲,到達「禁區」位置時,說:「今天早上發現的,我的熱帶雨林也發芽啦。」

不多不少,也是兩根。

小勤輕輕嘆了一口氣。對他而言,他期待我依然是個「無毛正太」,結束了。

他的第二個煩惱,有點現實。

這次出國,爸爸幫我結匯了日幣15萬円,但小勤媽媽只幫他結匯了日幣8萬円。

小勤算過,環球影城要花掉2萬円,交通票券也差不多需要2萬円。那麼,他只剩4萬円可以零花,要渡過這七天六夜的旅行。

其實,我知道我的郵局存戶裡,還有一筆基金可以支用,那些是乾媽給我的獎學金累積下來,外加爸爸放在我帳戶上,讓我在緊急時可以動用的一筆錢。但存簿和印鑑都在爸爸手上,不是說想領就可以領。

「這個煩惱,只有我爸能解決了。我去找他領錢,借你。」

他點點頭,我們繼續複習進度。

中午的休息時間,爸爸不在,我和小勤是去河岸門市找媽媽解決午餐。但我趁空檔,把小勤的兩個煩惱,LINE給老爸。

老爸回傳的訊息,很讓我放心:


昊子,告訴小勤,老爸罩他,義無反顧!


傍晚,屬於我們父子的三人時光,老爸買了一些即期食品,自己料理簡單的晚餐。

他問小勤:「你們班上同學訂午餐的話,通常一個便當多少錢?」

小勤當過總務股長,他記得很清楚:80元。

「很好,你們一年上課日數大約220 天,所以一年的便當錢大約是17,600元,兩年大約35,000元。」

接著,爸爸遞給他12張,連號的日幣萬円鈔票。

「這兩年,謝謝你媽媽幫我們家昊子準備午餐便當,這些是便當費用。」

「這,很多耶……」

「新台幣35,000,換成日幣大約是12萬円,我特別請銀行換成連號券,感覺起來比較新。」

「哇塞,謝謝爸爸。」

但爸爸鬧他一下,「小勤,那是給你媽媽的。吃飽飯去便利商店,交給她。」

不過,這結局是料想得到的。晚上九點,小勤媽媽來接他回家時,特別向爸爸萬分致謝。

爸爸卻很淡然地說了一句讓我感動的話:

「我曾經在忠烈祠,對著蘇上校說過,人間的父親俗務,就由我來代勞吧!」

我總是聽過一些養父養子的故事,說是「視如己出」。在我爸爸身上,我真的覺得,他對小勤的疼愛,已經是父子之間的感情了。

爸爸私下對我說:「其實,那筆錢是從你的那筆基金裡提領出來的,你接受吧?」

我點點頭,用在小勤身上,也算是急難救助了。



出發前一天,我們兩個在整理行李,無心複習。傍晚,爸爸幫小勤解決了他的另一個煩惱:熱帶雨林。

「我都是找專業的美容師除毛。不過小勤陰毛面積不大,爸爸親手來。」

爸爸先用鑷子拔除了他的「針葉林」,也才四根而已。小勤特別想要陰部光溜溜的感覺,所以央求老爸要除去他的「熱帶雨林」。

我們複製了兩年多前為小勤全身按摩的場景:沙發椅、枕頭、很多大浴巾。小勤開開心心地仰躺,正面全裸。

我看著爸爸為小勤的熱帶雨林熱敷,然後用木質的棒子,均勻地在他的陰莖底部塗上一小塊熱蠟,並且勾起一個小捲頭……

「我要撕開了喔。」爸爸對小勤說。

「會痛嗎?」

「不痛……」說時遲,那時快,爸爸順手唰的一聲翻起那片熱蠟,伴隨著小勤的一聲慘叫,接著爸爸才調皮地說出「……才怪!」

小勤的表情,由一臉驚恐,慢慢轉化成安心的笑容。我們都看到那一片長方形的區域,變得光滑乾淨,宛如新生兒幼嫩的肌膚。

「要繼續嗎?」爸爸一邊幫小勤輕輕地按摩,一邊問著。

小勤點頭,「這塊恢復無毛的樣子了耶!」

接下來的二十分鐘,唰唰的聲音來回了七八次,小勤的忍耐度相當高,終於,換來了他最期待的成果 —— 超乾淨的一片肌膚。

我自己用小鑷子把僅有的兩根陰毛拔除,我和小勤頓時回到無毛正太的模樣,彷彿還沒進入青春期似的。

「爸,這樣可以維持多久?」

「至少四個星期,」爸爸持續為小勤抹上皮膚保養品,一邊說。「如果一個月後就開始恢復長毛的話,大致上就是多體毛的基因。如果能撐到兩個月,大約就是體毛偏少的。」

我幫著爸爸整理道具,順便問:「那我呢?」

「昊子,你的陰毛正要發育,你剛剛拔掉兩根,但是最近,會慢慢長出這種細細的新毛。」

我和小勤不一樣,我覺得合理的體毛是長大的象徵,我還滿期待我的熱帶雨林能夠稍微茂盛一些。

爸爸把兩罐潤膚乳液交給小勤,提醒他出國的這一週要持續保養。然後,照往例,爸爸和我為蘇小勤各自獻上深深的一吻。

「今晚好好休息,別勃起。到了日本,夠你們玩得瘋狂的了。」



翌日,我們搭的是大清早的紅眼班機,凌晨四點就從家裡出發。爸爸開車,接了建翔哥哥,一起前往桃園機場。

就這樣,也不知道算是建翔哥哥帶著我們,還是我們帶著生平首次出國的建翔哥哥,展開了七天六夜的「國中畢旅」。

旅行的第三天,早上去了京都清水寺,下午去了嵐山,搭小火車上山,接著泛舟,沿保津川而下。

可是那天,天氣異常悶熱,我們沿途不斷地喝汽水、吃冰棒,都無法真正地消除那種燠熱難耐的不舒服感。

我們一直想找個地方吹個冷氣,但幾乎所有的店家都人滿為患,大家都想避開驕陽的炙曬。

建翔哥哥實在受不了,「走,我們逆其道而行!」他指著一間日式旅館,上面寫有「貸切風呂」四個漢字。「我們去洗個澡,再回大阪。」

原來「貸切風呂」就是可以好好泡個澡的地方,我終於搞懂了!

建翔哥哥在櫃檯詢問價格的時候,反而是小勤突然彆扭了起來。

「要在建翔面前全裸耶…...」

很奇怪,我們平常跟建翔哥哥嘻嘻鬧鬧,對話也常沒大沒小的。但到了要全裸袒裎互見時,小勤好像就是欠缺臨門一腳的信心。

「就用小浴巾遮住雞雞啦。你別擔心,我不會讓你走光的。」

建翔哥哥付了費,女服務生引著我們走過一長串日式走廊之後,來到一間門口掛著燈籠的房間。她推開拉門……


露天溫泉!


那是日式造景的庭園,上好的檜木當圍籬,中間有用十幾個漂亮的大石頭圍成一個大浴池,側邊還有一個木作、圓桶形的中型浴盆,幾棵翠綠的矮樹,和圍籬外露天可見的竹林。

那是一種多麼療癒人心的環境呀,尤其是在這悶熱的夏季午後。

石頭大浴池是滿水位的,建翔哥哥試試水溫,還有點熱,他注入冷水來降低溫度。

然後他打開木製浴盆的水龍頭,開始注水。

「要先淋浴,才能入池喔。」建翔哥哥提醒我們。

建翔哥哥背對著我們,開始褪下所有的衣物。他毫不扭捏地脫下內褲之後,我和小勤已經看傻了。

他的臀部肌肉,竟是如此緊實。

明明他已經33歲了吧,建翔哥哥的背部裸體,竟然非常養眼。


「少爺、公子,我要轉身過去面對你們了喔。」


我們兩個有點呆掉,不知道要怎麼回覆他的話。

建翔哥哥緩緩地轉過身來,正面全裸面對我們兩個國中生。

這是我和小勤一起目睹的第三位成年男性裸體。前兩位是爸爸和歐哥哥。

但毫無疑問,建翔哥哥的肌肉,絕對是這三人當中最健美的。

是的,有上臂二頭肌。是的,有兩塊大胸肌。是的,有冰塊盒腹肌。

還有,從陰莖底部往左右大腿底部延伸,伸長到腰際,兩道非常明顯的「人魚線」。

以及,和歐哥哥一樣,用刮鬍刀修剪過陰毛的痕跡,一條線,緊緊貼住陰莖的底部。

這是我最嚮往的成年男子的肉體,我長大後也想要擁有的肉體。

他握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前。「少爺,敢摸嗎?」

在私下的場合,建翔哥哥會稱呼我「少爺」,叫小勤為「公子」。

我摸了,原本以為他的胸肌是會抖動的那種,不過他說,他不想練到那麼誇張。

他帶著我的手,慢慢地接觸他的乳頭,肚臍,腰間,直到熱帶雨林的分界線停下來。

「不要往下摸,少爺。」他有點害羞地說明,「我那裡很敏感,你一摸我就會硬起來,我也很沒擋頭,很容易就射。」

我們都笑了!

換小勤的手去觸摸建翔哥哥的胸肌。但小勤覺得很不好意思,輕輕地捏到乳頭,就縮手回來。

小勤竟然臉紅了!

「我們先洗澡吧,全身都黏答答的。」

浴室裡原本只有兩張木製小椅子,但女服務生事先有幫我們加上一張。於是,我們三個人,建翔大方地全裸,我和小勤用小浴巾遮住重點,坐在低矮的木椅上,就著水龍頭的高度,先洗去一身的油膩和汗水。

建翔哥哥洗好了,很自然地泡入木製的大浴盆。我和小勤,護住重點,緩緩地走入石頭圍成的大浴池。

水溫剛好。暑氣全消。

「建翔哥哥,你肌肉怎麼練的?」

「就去健身房呀。公司附近的運動中心,又不必辦會員卡什麼的,悠遊卡付費,一小時才50元。」

建翔哥哥從雲林上來台北工作之後,最大的娛樂就是健身。他是那種鄉下地方長大的莊稼漢,原本就有點肌肉,來到北部工作之後,發現這裡健身中心好密集,就時常泡在裡面鍛鍊。

「我以前是在有會員制的健身會館,後來運動中心開幕了,就去收費更平實的運動中心。」

「我以後長大也想練成這樣。」我對建翔哥哥說。

「少爺,你還沒開始發育,先不要用器材練肌肉,不然不容易長高。現在這個階段,適度地運動就好。等你長高到170以上,體型完備了,再開始鍛鍊,才會更有型。」

我聽了進去,心底自忖,170公分,可能要到高一或高二的時候吧。

小勤很關心建翔哥哥的感情生活,他問到:「怎麼都還沒聽說你有女朋友之類的事情?」

「緣分還沒到,」他用雙手舀起一些水,往臉上灑,「不像你們那麼幸運,彼此相愛著。」

「我們?」小勤覺得有點訝異。

「算了,當我沒說。」建翔哥哥欲言又止,反而更引起我們的興趣。

這句話,搔到我心底的癢處,我從石頭大浴池裡站起身來,全裸,走向建翔哥哥,鬧著他:「說清楚啦,不然我要摸你的大雞雞,看看你多沒有擋頭!」

「少爺,別這樣。給老大知道了我們全裸互見,我就會被開除了!」

「又不是第一次,我小學二年級就被你看光光了,你還把我那個……」

建翔哥哥趕快比了個「噓」的手勢,要我別再說下去。

「哪個哪個?」小勤輕飄飄地浮在石頭浴池中,他興高采烈地想知道我們對話中的奧秘。

「就那個呀!」我和建翔哥哥竟然同時說出相同的回答。

三個人頓時哈哈大笑。

小勤這時候終於忍不住了,他裸身站起來,但還是堅持用小浴巾遮住重點,走到木桶前面。眼神是朝向我而來。

「你的小雞雞被他摸過?」他看著我的陰莖,我當時沒有勃起,處於休眠狀態。

「有嗎?」我反問建翔哥哥。畢竟年代久遠,我不會記得細節。

「我幫你洗澡、幫你換內褲,當然有摸過!」

「你的小雞雞被他吹過?」小勤繼續嚴厲地追問。

「沒有沒有!」又是默契,我和建翔哥哥再度同時說出相同的回答。

「那就好。」小勤似乎放下心來。「建翔哥哥,不瞞你說,你也應該看得出來,我們……」

依舊泡在大木桶中的建翔哥哥點點頭。這個時候,不需要言語,三個人心領神會。

接著,出乎我意料之外,小勤快速地摟住我,對我深深一吻。

他放下了那條小浴巾,我們兩個的軀體是彼此密合的,所以他的雞雞,隱沒著,沒有走光。

我稍微推開他的臉,對他說:「別這樣,我會勃起。」

小勤低頭看著他自己的陰莖,「我也勃起了呀!」然後,他撇頭,望著水中的建翔哥哥:「他也勃起了呀!」

我繼續護著小勤的肉體,說:「你不是不想在建翔哥哥的面前走光的啊?」

小勤調皮地對建翔哥哥說:「大葛格,我的青春肉體還不想曝光,今天就到此為止,好嗎?」

沒想到,建翔哥哥更調皮地說:「不行,我已經硬梆梆了。我該怎麼辦?」

「你不是說你很沒有擋頭的嘛!」接下來換我鬧他,「那你就自己解決呀。」

「你們兩個轉過去,轉過去。」

我和小勤換個角度,站著,輕輕地接吻。我聽到木桶池中有水花飛濺的聲音,非常有規律地來來回回。真的不超過兩分鐘,一陣大大的歎息聲,建翔哥哥的軀體沉入到池水中。


「我人生中的海外第一射!」


他站起身來,把那桶池水放掉。看看手錶,已經晚上七點了,天色開始昏暗。按照計劃表預定的行程,我們現在應該是在大阪的街頭採買、吃晚餐的。

但是,泡完這個澡,真的通體舒暢,渾身清涼。

我和小勤的內褲又黏又濕,索性決定不穿上內褲,直接穿上牛仔褲。

「拉拉鍊的時候要小心,別讓拉鍊捲到毛,會很痛。」建翔哥哥善意地提醒小勤。

小勤開心地點頭。顯然,他沒有走光,建翔哥哥沒有發現他已經除掉熱帶雨林的小秘密。

這時候,我突然發現,我們只穿著低腰牛仔褲的模樣非常性感撩人,我就起鬨說要來自拍。

三個男生,上半身全裸,下半身牛仔褲頭低到禁區邊緣,喬好位置,開啟自拍模式。

一組不夠,換手機再拍。我們興高采烈地拍了三、四十張這般的照片,才意猶未盡地離開這間「貸切風呂」。

小勤走在前頭,建翔哥哥和我走在後頭。他握起我的手,眼神看著我,眨了一下。

我懂這個暗號,這是很多層面的意義:


他不會說出去,我不會說出去,我也會提醒小勤不要說出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七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六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五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