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一章)

蘇學勤猜到了昊子的煩惱,善解人意的他,以一個特別的方法,解決了昊子心底的一層憂慮......

第三十一章 小勤解憂

【時間:2016年十二月,李之昊國中三年級初期,延續上一章】

(Written By 蘇學勤)


我知道昊子有煩惱。但他不說,我也暫時不想戳破。但我猜得出來,他的煩惱,與我有關。

原因很簡單,我們進入國三之後,打手槍的品質差好多。很少有愛撫、很少有接吻,他總是草草了事,似乎想省下一點時間。

還有,是我近一個月發現的。他暗地裡,多買了一套總複習參考書。他藏在衣櫥裡。

有,他有寫,有訂正的筆記。他各科差不多都寫完了第一冊。

以及,最明顯地,他第一次模擬考,區排名8233名,第二次,8007名,有進步,可是他顯得非常不滿意。

我猜,他想追上我,能不能擠進區排名前1000名,跟我一起上建中。

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的煩惱,只有一個人能解決。

就是我!



星期六早上十點多,我按了昊子家的門鈴。鏡頭裡的昊子,顯然是剛剛洗完晨間的淋浴,半裸著上身,開開心心地按下開門鍵。

他跑著下樓,幾乎是飛奔,跳在我的身上。

「快,說,是什麼好消息?」

我在過來的路上,有事先傳了個LINE,說我有很振奮的消息要告訴他。

「你要先把衣服穿上啦,不然你會勃起。」

「是啊,我勃起了呀。」他鬆開籃球褲的褲頭,讓我看到裡面暗藏的大雞雞。

爸爸從二樓走下來,他已經換好輕鬆的服裝,準備載我們去吃一頓豐盛的早午餐。

「昊子,去換裝。車上再說。」

他有點不甘心地衝回二樓,在這段空檔,爸爸對我說:「昊子昨晚還曾經小小抱怨你不跟他一起睡,是不是你們有吵過架?」

「不,剛好相反。因為太重要了,我必須先說服媽媽,我才敢跟你們說。」

回想起來,北海道的那一次不算的話,我跟昊子沒吵過架,甚至連意見不合的時候都沒有。我有種感覺,他一直處處讓著我。

昊子下樓來,他找到與我對應的一套服裝,長版T恤、外搭運動外套、休閒牛仔褲,品牌運動鞋。我們的打扮,完全是一對親兄弟的感覺。

「可以說了嗎?」他顯得迫不及待。

我故意不回覆他,反而問爸爸說:「爸爸,可以去兄弟飯店嗎?我好想吃港式飲茶。」

我常在媽媽的便利商店吃晚餐,主餐不夠,我會多吃一盒燒賣當附餐。但那畢竟是微波食品,絕對比不上現場蒸籠蒸出來的好吃。

還有,就是「兄弟」兩字,我喜歡這個詞彙,那是我和昊子之間的心情寫照。

可惜,沒有「男朋友飯店」。

爸爸開車,我坐在副駕駛座,昊子坐在後座。我還不確定我對昊子煩惱的猜測是否正確,所以,先探探口風。

「弟弟,我出國之前的煩惱都有跟你說出來。那你有煩惱,為什麼一直憋著?」

「你看,連小勤都看得出來!」爸爸說。

「好吧,我承認,我的煩惱有點大,而且我不知道誰能解決。」昊子在後座,他習慣在坐車時看著Google導航,確認路線。

「我來猜猜……」

我在等適當的時機。爸爸停等紅燈,90秒,時間應該夠。

我一個字一個字,非常慎重地說出下面這段話:


「昊子,我一直,都沒有打算讀建中!」


一雙原本該注意路況的眼睛,另一雙原本都盯著手機螢幕的眼睛,此時,都投向我的臉龐。

「李之昊,我們,一起投考社區的湖岸高中,好嗎?」

後面的汽車按了一聲喇叭,爸爸才驚覺到綠燈已經亮了幾秒鐘。

爸爸繼續開著車,「我們到餐廳再好好說。」昊子在後座,他的表情,從一臉呆滯,不敢置信,慢慢轉化成他原有的帥氣笑容。

我相信,我沒猜錯,我命中了昊子心底那股不安的情緒。

直到我們坐定了餐廳的座椅,等待服務生上茶的一段空檔,我們才有了完整的對話。

「你媽媽答應?不讀建中?你怎麼說服她的?」昊子爸爸率先發問。

「很簡單,首先,我不想浪費每天120分鐘來回通勤時間,和80元的交通費用。」

這時候,服務生上了一壺香片,昊子幫我們倒茶。

「第二,以我和昊子的程度進入社區高中,應該可以穩穩地進入校排前20%,那麼高三升大學時,可以靠著繁星計劃,爭取到前段班的國立大學。」

我稍微解釋了一下繁星、學測、和指考的差異。繁星計劃是保障社區高中的前段班學生,可以進入頂尖大學的一條捷徑。

「媽媽就這樣被說服了?」昊子問道。

「算是吧,我跟她交換的條件是,高中有空的時候,要去她店裡幫忙打工。還有…...」

下面這段話,算是我人生的一大賭注。


「我如果沒有上台師清交央的話,我自己負責大學四年的學費。」


台師清交央指的是我心目中的前五志願:台大、師大、清華、交大、中央,這五所學校的數學系或相關科系。

「孩子,這是你說服媽媽的理由,但你一定有一個更大的動力,讓你願意放棄建中,是不是?」爸爸問著我。

我點頭,這是很心底的秘密,我沒有跟媽媽明說。但在昊子爸爸面前,我比較有勇氣。

「因為我……」我有點不爭氣地想哭,眼眶已經泛出淚水了。

我無法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這段話,我快速地打字,用LINE把下面這段訊息傳給他們父子。


昊子 我知道你是直男

你總有一天會交上女朋友

我總有一天會和你分開

請你多給我高中三年的時間

讓我好好愛你

這是我的願望


他們看到了這則訊息。我的淚水,止不住了。

爸爸牽著我的手,找到飯店大廳一處安靜的角落,讓我靜靜地落淚。

我好愛昊子,我好愛這個家。我不想在我青春期的日子,每天與昊子分開在不同的學校,在陌生的環境裡,每天想著他,獨自摸索著學業與愛情。

雖然,這只是短暫的三年,但對我而言,我願意記住這三年的甜美,換我未來一生的孤獨。

因為,李之昊,你太完美了。

我這一輩子,不會再找其他的對象了。

李之昊,可不可以,讓我們再同校三年,好嗎?



「昊子最近一直很拚,很晚睡。他甚至想去補習,就是想跟你一起考建中。」爸爸用濕紙巾擦乾我的淚水,摸摸我的後腦勺,輕柔地對我說。

「他也想繼續跟我在一起?」

「難道不是嗎?」爸爸開心地回答。

「爸爸可以接受他讀社區高中嗎?」

「當然,你們那麼懂事,在哪所高中就讀都會一樣成績優秀的。」

我點點頭,「謝謝爸爸。」

「你一定餓壞了,回座位上吧。看看昊子幫我們點了什麼。」

回到座位上,八籠熱騰騰的蒸籠點心正等著我們開動。昊子就是瞭解我,他就是知道我喜歡吃哪些好料。

他開心地看著我,我也開心地與他對望。餐桌下,我的左手握住他的右手,十指相扣。那是一種情感的傳達,千言萬語,都暗藏在那短短的接觸中。

「我還幫你叫了一份你喜歡的餐點喔。」昊子笑著,對我說。

服務生端上兩個大盤子,一盤是蝦仁炒飯,那是他們父子喜愛的佳餚。另一盤,對我來說,真是夢幻逸品。


香香脆脆的廣東炒麵!


我們真是狼吞虎嚥地啃食著滿滿一桌的美食。爸爸還加點了一些我們平常吃不到的好菜色,服務生來來回回地幫我們加茶水、收餐盤,他們肯定在偷笑,笑我們是餓了好幾天才能吃一頓大餐的父子檔。

差不多酒足飯飽,爸爸準備要結帳的時候,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問他說:

「爸,我還有點餓。」

昊子噗哧地笑了出來,他沒有笑出聲音,但整個人彎下腰去,狂笑的表情,絕對是在嘲笑我今天飢餓的程度。

「笑什麼啦!人家剛剛哭過,很花力氣的!」我噘著嘴,但心底想到讓爸爸破費吃這麼一大餐,還是有點過意不去。

我又加點了兩籠點心,他們父子喝著茶,看我最後的「啃食秀」。

飯後,爸爸給了昊子一筆零用錢,讓我們去逛街看電影。他說他要去選購一些用品,等晚上的「坦誠時間」,再一起泡澡、聊天。



昊子對台北捷運熟悉的程度,超乎我的想像。自從暑假前規劃日本旅行之後,他就成了喜歡看著Google地圖,找很多資料的「社會組資優生」。

他拉著我上捷運,只搭了三站,我們來到大直的影城。買了電影票,等待開場的一段時間,我們先跑去搭摩天輪。

人潮不多,工讀生讓我們兩個獨佔一個車廂。這是今天到現在,我首度能和他短暫獨處的時光。

「你只想多跟我在一起,三年而已?」昊子笑笑地問我。

「我總要讓你去尋找真愛呀。你是直男,我不能勉強你。」

「我們就算都進了湖岸高中,也不能保證能同一班喔。」

「起碼有十分之一的機率。好過我讀建中,你讀其他學校。」

「不!九分之一。湖岸高中有一班是體育資優班!」

哈哈哈哈,他果然真的很想跟我在一起。

「昊子,我們,已經有一陣子,沒有好好愛愛了…… 」

「嗯嗯,就在今夜。」

「就在今夜。」

「要給爸爸看嗎?」

「就我們兩個,好嗎?」

他點點頭。他拉下牛仔褲的拉鍊,讓我隔著內褲撫摸他已經勃起的陰莖。

在俯瞰著基隆河的摩天輪中,我們享受了十幾分鐘不被打擾的兩人時光。



(Written By 李之昊)

我的雞雞被小勤撫弄著,雖然隔著內褲,但還是有一定的興奮。

「有的時候,擁有,是愛;有的時候,放手,也是愛。」

爸爸的這番話,我現在有了更深的體悟。我想要和小勤繼續在一起,那是擁有,那是愛。小勤捨得三、四年後讓我去交女朋友,那是放手,那也是愛。

可能在此之前,我和他之間的關係,是性。但有了這層的認知,我和小勤,真正地走入「相愛」的境界了。

我把這些心底的話告訴了他,他點點頭。想到他賭注般地賭上高中三年的光陰,只為了跟我在一起,我實在很不捨。

「小勤,謝謝你這麼為我犧牲。」

「不,沒有犧牲。我能跟你繼續同校,才能一直陪著你在課業上共同努力。對你,對我,都是好處。」

「我想…… 對你,做一個重大的承諾。」

摩天輪快要抵達最低點,我整理了一下情緒,告訴他下面這段話。


「小勤,上大學之後,除非你先找到你的Mr. Right,我永遠不會去找我的Miss Right。」


我右手握拳,輕敲左胸口。告訴他,我是個信守承諾的人。

他給了我輕輕的一吻,吻在臉頰上。



我們比爸爸早一些到家,我開始準備「坦誠時間」,在大浴池注滿洗澡水,加了溫泉入浴劑,還放了幾隻黃色小鴨子。我從爸爸的CD架上選了一位日本歌手的專輯,聽不懂他唱什麼,卻覺得很舒服。

爸爸是去找師傅熱蠟除毛,但他也帶了一些除毛道具回來,這是為小勤哥哥而準備的。

坦誠時間之後,是我和小勤的兩人時光。爸爸答應我們,讓我們在烤箱裡享受愛愛的樂趣。

這個小空間有很多值得回憶的時光。小勤第一次流精之後,在這裡啜泣;徐遠行在這裡人生第一次射精;還有我,第一次體會大噴發的樂趣,也是在這裡。

我為小勤抹上半罐的嬰兒潤膚油,在肌膚接觸的同時,我們接吻著、愛撫著。

我記得第一次射精的時候,小勤想要探索我的菊花,我沒給他碰。但是,昨天晚上,爸爸在我菊花周遭的愛吻,卻讓我感到酥麻到升天的享受。

所以,我想試試,小勤能不能接受我對他的「菊吻」。

「你跪在椅子上,屁股翹高,讓我為你服務一次。」

他這個小騷貨,馬上知道我的企圖。他淫蕩似的表情,已經告訴我,他好想這樣玩。

手要很巧、很靈敏,像圓周運動一般,把油脂慢慢地抹在他菊花的周圍。

我一手抹著油,一手從他的股縫後方,繞過去,為他的陰莖手淫。

他叫了,和我昨天一樣,找不到形容詞的時候,「啊~ 啊~ 啊~」就是對我的服務說出五顆星的評價。

當我的食指在他的菊花中心輕輕地搔動時,他的臀部小馬達,也開始發動了。

是該舌頭上場的時間了。

他的菊花慢慢綻開,我的舌尖輕輕吻上。

天哪,他觸電了。


「昊子,昊子…… 好爽,好爽……」


我沒有理會他,畢竟,我的嘴巴正忙碌著。他淫蕩的叫聲,更增添了幾分「性致」。

「昊子,昊子…… 插起去,插進去。」

我沒打算這麼做,對他說:「這個機會,留給你未來的Mr. Right。」

我在想,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人體內射」,應該是留給我未來的女朋友吧!

舌頭累了,我就換食指,食指累了,我就換舌頭。他的菊花在吞吞吐吐,像是運動時呼吸一般地急促。

「昊子,昊子,我受不了了!」

他一說完,立刻轉身面對我。他昂然勃起的陰莖面對我的胸口,就直接找到我胸口的中線,奮力地摩擦著。


摩擦生熱,摩擦生力,摩擦生爽。


小勤哥哥的精泉大開,一邊摩擦著,一邊噴射著,直到他完全噴發完畢後,他依然慢速地摩擦著我的肉體。

「對不起,對不起,我還沒幫你服務,就噴完了。」

有需要在乎這個細節嗎?我搖搖頭。我握起我那根和小小勤等長的圓柱體,再抹上一點油,快速地來回抽動。

自從昨晚和爸爸之間「恥度大開」的接觸之後,我今晚也顧不得以往我在小勤面前比較內斂的形象。我握緊小小昊,對著小勤的臉,恣意亂射。

他閉起眼睛,我的精液澆在他俊俏的臉龐,在眉間、在鼻樑、在臉頰,但就是故意不射在他的嘴巴附近。

他想用舌頭去搜尋我射出精液的痕跡,但似乎遍尋不著。我看著他的臉,還是軟下心腸,用兩根手指舀起一小撮,附著在他的舌尖。

他滿意地舔了下去。

我今晚的量實在太多,讓他完全無法睜開眼睛。我趕緊打開放在烤箱裡的礦泉水,為小勤洗去臉上的痕跡。

原來爸爸在烤箱準備礦泉水,不僅只是為了「含水吹喇叭」而已!

真是謝謝老爸。他不愧是我們的性教育老師。



總算把我們的身體都清理乾淨、換上家居服裝之後,爸爸又給了我們另一個驚喜。

他在我的筆電上打開一個電子書的檔案,書名是《悅動精喜》

封面的圖案,竟然是小勤開心地拿著一朵香水百合遞給我的樣子!

天哪,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射精的全記錄。爸爸將那些照片,製作成絕無僅有的電子書。

「全世界只發行三本,我們每人各一本,而且都有加密,別人看不到!」爸爸解釋著。

我和小勤開心地翻閱著,以當晚我們穿上色彩特別鮮艷的服裝當開始,以小勤獻花給我當結束。180頁,每一頁近乎是正太裸體的感官刺激,但爸爸非常刻意地選擇我和小勤的不露第三點的圖片,編輯成書。

「我們的裸照,全部有幾張?」我問爸爸。

「你們這次的大約1000張。」然後爸爸把屬於小勤的那份檔案,以隨身碟交給了他。「我都有加密,別人打不開。密碼我寄到你的Gmail信箱了。」

小勤先從我的筆電上慢慢瀏覽那些毫無遮掩的全裸圖片,三點全露。他完全無視爸爸在我們身邊,就一邊摸著我的乳頭,一邊翻頁。

「蘇同學,你還想第二次?」我挑逗性地問他。

他羞赧地笑了。

爸爸退出門外,還問了一句,「要不要先叫麥當勞當點心?」

我點頭,「麻煩爸爸,附註註明,指定歐陽勁外送。」

然後,我關上門,接受了小勤為我的服務:含水吹喇叭。

這一次,我沒有作弄他,我一股腦兒地把今晚的第二射,直接送入小勤的口腔中。

而小勤,則是盡可能地狂野似地,二度噴發在我的胸膛!



這個週末,是我和小勤國三生涯的重大分水嶺。此後,我不再追求更高的名次,穩穩地以區排名前 8% 為目標。也因此,我和小勤哥哥又恢復到之前那種生活節奏,放學後開始寫功課,寫完功課就來一次有感覺的小愛愛。

我放棄寫那第二套的複習講義。好好寫完小勤幫我規劃的這一套,就足夠了。

要說有什麼不一樣的話,大概是我和小勤不再去羽球館練球了,改成星期日早上去運動中心的溫水游泳池。

其實,這是我們和歐陽勁哥哥的秘密約會。

這裡的烤箱是有蒸汽設備的,進了烤箱,霧氣蒸騰,根本看不到什麼東西。我們會和歐哥哥坐在最邊邊的角落,他會把「歐小勁」掏出來,讓我們撫摸。快到他高潮時,他就圍著浴巾去淋浴室打出來。

就這樣,我們依然幫歐哥哥維持了一點點的道德潔癖。

而我的家庭,也發生了一些重大的轉變。

不過,大致都是往好的方向改變著。

唯一的遺憾是,農曆過年之前,歐哥哥對我們說:「我要離開麥當勞了。」

「怎麼了嗎?」

「打工太花時間,功課有點跟不上了。」

歐哥哥和我們有過幾次交談,我們知道他家境不算太好,很需要打工維持生計的。

「別為我操心。」我們在運動中心外的廣場告別,「我倒是很幸運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工時比較短,但時薪給得很高。我還可以一邊上工、 一邊讀書的。」

「在哪裡?我們可以去探班嗎?」

「學弟,有點遠,對你們而言,不方便。」

「喔…… 」

我和小勤都感到些許的無奈。

「兩位學弟,好好用功,幾個月之後你們要國中會考,我期待你們金榜題名。」

我們和歐哥哥曾經交換過LINE,不過,幾乎沒用過。

「考完再LINE我。」

他戴上安全帽,帥氣地騎著摩托車,走遠了。

有點悵然。

我突然有種感覺,我們和歐哥哥並沒有發展到性愛的程度,卻幾乎無法承受這樣的離別。那未來,上了大學,我交了女朋友之後,我該如何面對和小勤之間的分開?

希望那時候的我,夠成熟,能夠面對那樣的難題。

那就,先這樣吧!畢竟,我和小勤還是得為了「高中三年同校」的夢想,繼續奮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九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八章)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