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二章)

昊子爸爸忙於事業,昊子和小勤忙於課業,他們很久沒有進行「坦誠時間」了。昊子爸爸過意不去,為這對正太兄弟進行了一場「大師課程」。

第三十二章 大師課程

【時間:2017年三月,李之昊國中三年級】

(Written By 李定嘉)


昊子在那個週末解決了他的煩惱之後,我覺得,該去朝天宮幫他還願。於是,就在三天後的星期二,我一個人,搭著高鐵,前往雲林,完成了這件事。

其實,也不僅只是為了昊子還願,也是為我當年的祈求還願。我誠心地向媽祖獻香獻果,也添了些香油錢。然後,搭著55688,回高鐵雲林站。

我特別請司機行經我指名的路徑,沿著台19線公路,找到了鄭建翔的老家。

我沒有特地進門去拜訪,只是請司機停下來,下車,仔細端詳了一下屋況。

這兩年來,建翔持續從我的建材倉庫中,以成本價買了些少用的建材運回雲林。他確實有一點一滴地在整理這棟透天老厝,所以,看起來就是比附近的房子新穎很多。

這孩子真的很孝順,是該找個理由幫他加薪了。

說來奇巧,回到台北之後,短短一個星期內,發生了兩件很有緣份的事。

首先,是伯公的長孫,我的遠房大堂哥李振華來訪。他是一位身障者,身體的左側必須拄著拐杖才能行動。但他是高知識份子,農業財經碩士,這些年一直在蘆竹和林口交界的大古山經營一座休閒農場。

「我最近買了兩棟舊大樓,一棟在元智大學附近,一棟在中原大學附近。」他把地籍圖和照片攤開來給我過目。「小老弟,我想要改成學生宿舍,有質感的,會讓大學生覺得很潮的那種類型。」

「哇塞,大堂哥,要轉型當包租公喔。」

「哈哈哈哈,手上有點閒錢,覺得這是個市場,就決定了!」

建翔現在賃居的地方就是大學城的學生宿舍,我也知道薇薇在新北市也是租屋族。我覺得由他們兩個來設計,再適合不過了。

建翔很快就有想法:他在日本的商務旅館住過幾個晚上,他發現,統一規格,是節省成本的好方法。

薇薇則想到必須增加一些便利的元素,附有小餐桌和自動販賣機的交誼廳,以及,大學生們非常需要的投幣式自助洗衣機。

我放手讓他們一展長才。建翔問我,是否可以使用IKEA的家具。「這會是個賣點,大學生們非常喜歡這樣的家具風格。」

很好。我專長在於汽車旅館內各種華麗、高單價的擺設,反而沒想到系統家具的統一性與便利性。

「而且,未來如果需要更新設備,都可以直接去IKEA採購。」薇薇也贊成這個概念。

「我覺得,你們兩個不但可以提出設計層面的想法,甚至可以跨足到物業管理,幫我的大堂哥很多忙!」

這個重擔,他們接下來了,而且由不得他們耽擱,因為,我也希望,翌年暑假之後,就可以讓大堂哥開始收租賺錢。



沒幾天,我當年的大學同學段明威來找我。

其實,他就是羽球館館長,昊子和小勤常去的那一家。我只是一直沒讓他們知道我和館長之間的交情。

他覺得經營不善,想找我幫忙。我是有點餘錢,二話不說,入股49%,但由我掌管了人事和經營權。館長還是由他掛名,我是副館長。雙方說好,營業額如果未達一個目標,我不支薪。

羽球館原有的教練沒辦法生財,不會招收新生。工讀生也很懶散,有一搭沒一搭的。場地有些破損,也擺著沒好好整理。

我透過徐遠行爸爸的關係,從羽球協會那兒徵募了兩位教練。很年輕,有孩子緣的那種。我相信這樣的教練很可以帶著小朋友探索運動的樂趣。

如果家長帶著小朋友來運動,我得讓他們有停車和交誼的空間。我和館長一起向隔壁空位的地主交涉,租了下來,規劃成停車格和交誼廳。

我把原有的三面場地設備幾乎全部更新,然後很神奇地,我還能生出第四面場地。因為原本的員工休息室大而無當、淋浴間也實在太多間沒人在使用。

最後,我親自招募工讀生。我需要的是那種樣樣精通、長袖善舞的高手。他要會安排場地時間、會協助管理停車、會幫自動販賣機補貨、會為咖啡機補豆,甚至,幫小學員現煮一碗泡麵讓他們解餓,以及,在非常忙碌的日子,還能去淋浴間快速打掃。

我不要時薪160的泛泛之輩。我直接開出時薪230的高價碼,忙碌時段再調整至280。我要的是有同理心、有愛心、願意為顧客解決問題的高能力工讀生。

我親自面試,最後選到了四位理想中的好員工。都愛運動,也都沒有抽菸喝酒的不良習慣。他們的班表幾乎可以互相支援,涵蓋一整個星期的營業時間。

場館暫停兩個月。趕在過年前,找個黃道吉日,恢復營業。第一個月,人氣爆棚,連冷門的星期一晚間,都有人預約場地練習。營收當然超過我和館長的預期。我按照事先的約定,拿了6萬的薪資。

兩位教練難得拿到相當多的鐘點費,更不用說那四位工讀生,笑容滿滿地拿到第一個月的薪水。

我加發給他們每人4000元的全勤獎金。而這個數字,往後也成了他們準時上班的動力!

有趣的是,這些事情,昊子和小勤都完全不知道。他們兩個,都很專心地在課業上奮鬥。

以及,我也猜得到,他們愛愛的品質也提升了。

我是認真的,因為昊子這一陣子的笑容特別燦爛,那就是在談戀愛的孩子必有的表情。

當然,小勤也是!

我想,我完全不必操心他們的課業。他們,真的是很懂事的孩子。



國中會考前兩個月,三月中旬,一個比較平淡的星期一早晨,我看到了一件我早該發現,卻一直忽略的事情。

我從洗衣機裡拿出烘乾的大浴巾放回二樓的化妝室,發現了……


一根捲捲的陰毛。


這間化妝室只有他們兩個孩子在使用。我知道小勤一直把陰毛處理得很短很乾淨,所以…...

這一定是昊子的陰毛。他陰毛這麼長了嗎?

我有多久沒看到昊子的裸體了?

我是不是忙到連固定在星期六的「坦誠時間」都取消了?

昊子,老爸對不起你呀。

那天傍晚,我開車去到學校旁邊的U-Bike站。放學鐘聲響起後不久,他們「兩兄弟」就走了過來。

我打開窗戶,按了一聲喇叭。昊子看到了我,向我投以懷疑的眼神。

「你為什麼在這裡?」他用嘴型,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出來。

「爸爸想你!」我也用唇語回他。

他和小勤開心地上了我的車。

「走,我們去溜躂溜躂 。」

我例行性地問他們功課多不多。小勤倒是回答地很乾脆:「都快會考了,基本上都是寫不完的考卷。」

「喔,那我們掉頭回去吧。」我心想,還是課業重要些。

「不過,我們都已經寫完了。」昊子開心地回答。

「好啦,算是啦。我寫完了數學理化,晚上借他抄,他寫國文社會,借我抄。」小勤很誠實。

沒差,反正這些日子,我還是知道小勤模擬考的區排名都是前1%,昊子有一次莫名竄到前5%,但大致上都維持在前8%。

我把發現一根陰毛的事說給他們聽。

「哈哈哈哈,爸爸,你終於發現了!」小勤發出得意的笑容。「昊子,我就說,這一招,有用的。」

「什麼啦,什麼啦?」我是不是被他們兩兄弟作弄了。

「吼,我從國三下學期開始,每天剪一根捲捲的陰毛放在馬桶座上,總算被你看到了。」昊子故意小小生氣地對我說。

原來,這兩個孩子,因為連續兩三個月沒有和我進行「坦誠時間」,但也知道我忙得不可開交,就想到用這個方式,拐彎抹角地想找我進行「性教育」課程。

「昊子,你到底長多少了?」

「我這個爸爸,問話也不問清楚些。」昊子現在是在對小勤說話。「好吧,我就一次公開解答吧。」

我很期待他怎麼回答。

「垂直量,164公分。躺著量,14.5公分。剪下來量,欸…… 有沒有3公分?」

「沒有,沒有,我目測應該只有1.8公分。」小勤加入搞笑的對話行列。

「小小昊已經 14.5了?」我非常驚訝地問著。

「是不是,我這個爸爸多久沒有關心他的兒子囉!都快逼近15公分了。」

「好啦,爸爸對不起二位。今天晚上,我們去外面進行坦誠時間!」

「喔耶,謝謝把鼻。」昊子接著低下頭作勢對李小昊說:「這些日子,每天犧牲一根毛,算是有收穫了!」



(Written By 李之昊)

爸爸把車轉進一間大型的汽車旅館。「休息兩小時,我們需要有大浴缸的那種。」爸爸對櫃台人員說。所以我猜,這間汽車旅館不是爸爸設計的。

開進停車庫,我們三個好像做壞事般地,悄悄地走進這間房間。

其實,卻又覺得非常開心。

這裡和北港那家的風格非常不一樣。簡單地說,就是為情侶愛愛而設計的房間。

而且,有種過度奢華的感受!

我十歲就被爸爸教導性知識,再加上爸爸的職業,我很早就知道汽車旅館不僅只提供「住宿」這件事。

我們兩個先去淋浴,同時,也為大浴缸注水。

小勤非常細心地幫我把熱帶雨林刮掉一些。至於他自己,他有一種「正太控控」的精神,會半強迫式地會把雨林和針葉林都去除掉。

淋浴出來,看見爸爸在客廳裡準備了兩張椅子,並排而座,面對著一張大鏡子。他衝進去淋浴間,快速地洗了一個澡。

我和小勤最近都喜歡愛撫的感覺。手指或舌尖在彼此的肌膚上來回觸摸,故意不接觸陰莖,卻意外地讓雞雞可以完全勃然挺立。

所以當爸爸淋浴結束後,他眼底看到的,是我們兩個國中「人工無毛正太」在彼此愛撫的畫面。

他圍著大浴巾,拿出包包裡的道具。有一瓶潤滑液,還有三、四條女生穿的長絲襪。

我訝異地看著長絲襪,「爸爸,你今天要我們當變裝皇后?」

「不是,不是。」他開心地笑著。「來,兩位正太,請坐在椅子上。」

我們就座,看著鏡子裡的兩個裸體,還不知道今晚爸爸的課程內容是什麼。

爸爸繞到椅子後面,要小勤將雙手往後,他用兩條絲襪綁住了小勤的雙手。然後,也對我照作。

沒有綁得特別緊。以我們肌肉的能力,應該可以扯斷。但是,我知道這是一種遊戲,就像兩年前,我跟小勤和徐健行在烤箱的那次。

我回想起那次的活動。健行強而有力的臂膀扣住小勤的雙手,讓他無法活動自如。我則放肆地在小勤哥哥正面身上撒野。

對,就是那樣。好像叫「控射」。

爸爸調暗燈光,並且扭開音樂頻道,找到空靈清幽的水晶音樂,播出令人舒暢的音符。

大師終於登場了。這不知是相隔多久才有的「李大師性教育課程」。



第一小節。一開始,是大師為小勤吹喇叭。小勤毫無忌憚地把雙腿架到老師的肩膀上,老師的舌尖在那根13公分的圓柱體繞呀繞,尤其在包皮繫帶那兒,更是受到大師的青睞。

小勤的肌肉繃得超緊,從屁股到小腿,緊成一條直線,輕微地抖動著。

小勤想叫出聲音來,但大師作勢要他忍住。「我可以判斷你的高潮,我會知道你何時想射精。」

我還注意到一個細節:大師從來沒有含住龜頭。他只有為小小勤的陰囊和陰莖的側面服務,最多到包皮繫帶而已。

一首水晶音樂結束後,大師做出一個罕見的舉動。


他用嘴巴把蘇小勤的包皮關上。


小勤突然整個身子放鬆,13公分的圓柱體還想硬撐著,但少了各種摩擦與刺激,終於緩緩地縮小了。

輪到我了。

同樣也是一首音樂的時間,我接受了大師同樣的服務。但我有注意到一個些微的差異,大師會幫我舔龜頭。


親生兒子的福利!


我當然也是繃緊肌肉,享受著。但我會睜開眼睛,靜靜地欣賞大師配合音樂節奏,在我的圓柱體上動感的演出。

大師用嘴巴把我的包皮關上時,我赫然想起,自從幾個月前我開始會射精之後,我再也沒有在勃起時「被關包皮」了。

沒有獲得全面滿足的陰莖,還在奮力地想要勃起。抖一下、抖兩下…… 我望著鏡中兩個男孩的裸體,有「性奮」的快感,但雙手被縛住,我無法以手為李小昊服務,他縮水了,進入休息狀態。

第一小節結束。


第二小節上場。大師用掉一整條的水性潤滑液,均勻地塗在兩根陰莖上。李小勤和蘇小昊,如同沙漠中的綠色植物,被一場大雨滋潤,整個甦醒。

大師雙手輕柔地按摩著兩根陰莖,小勤和我以奮力的勃起,回報大師。

小勤就是那種性慾超強的青春期男生,他的臀部小馬達已經發動,跟著大師手部的節奏,上下用力地擺盪著。

小勤的肢體,已經很明白地顯示出他快射了的訊號。大師立即踩了煞車,對他停止搓揉。

而我的陰莖,依然獲得大師的撫摸。

但也不過只多了二、三十秒吧,在不到一首水晶音樂的時間,小勤和我,都到達了射精的邊緣。

大師不愧為大師,他停下來的時間,幾乎就是我和小勤即將噴發的瞬間。

但這次沒有關包皮,我和小勤,得以在片刻的喘息時間中,維持勃起的狀態。

第二小節結束。


第三小節開始,大師又有兩個新的道具上場。

「小勤,這會很羞恥,要不要戴上眼罩,不要看到比較好?」大師問著小勤。

他竟然毫無羞恥心地回答:「老師,我好淫…… 」

大師放下眼罩,拿出另一個道具。


天哪,電動按摩棒!


資優生也會有性愛的慾望,大師以肩膀當支點,讓他把雙腳朝天翹高。

十幾公分長度的按摩棒開始啟動,以每秒20次的頻率,刺激著他的感官。

先是繞著菊花的周圍。小勤忍住叫聲,以氣聲發出淫蕩的訊號。

然後摩擦陰囊的周遭。小勤的肌肉完全緊繃,手臂上已經有青筋暴出。

接著來到那根充血的陰莖。這一次,大師不讓小勤休息了。


完美的乳白色弧線大量爆發!


第一道、二道、三道……

按摩器的頻率依然震動著。第四道、五道、六道……

按摩器轉換位置,繼續摩擦著小勤的乳頭。

十幾秒後,大師關掉電源。再以雙手為小小勤愛撫。

第七道流了出來。還有還有…… 接著出來的,就只能以一滴一滴的方式,緩緩竄出。

小勤看得目瞪口呆。

我也是。

大師鬆開了小勤的雙手,他卻呆滯地繼續坐在椅子上。

他想要看我的噴發。

「老師,我要戴眼罩。」

太羞恥了啦!要掰開大腿讓大師按摩,我還可以接受。但小勤哥哥在旁邊,他就算不直視著我,也可以從鏡子裡看到我的……

我不想看到自己那麼淫蕩的樣子。

我被戴上了眼罩。

但是在大師面前,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不由自主地淫蕩了起來。在低頻震動源接觸到我的小菊花時,我通電了!

我竟然那麼淫蕩,把雙腿朝天翹高之外,還各自往外張開一些些角度。

我是在期待那根按摩棒衝入我體內嗎?

「不要喊出聲音來,」大師提醒我。所以我只敢用氣聲,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好爽,好爽,好爽……

我知道我屁股小馬達也發動了。

震動源只停留在我的陰囊附近一下下,立刻直攻我滿血位的陰莖。

我還能忍耐嗎?還能再忍到按摩棒往上竄到龜頭的位置嗎?

李之昊,再忍十秒鐘就好!再十秒,龜頭一定爆爽的。

但,我真的不行了!

我連想倒數三秒鐘的時間都無法忍住。我的精泉大開,幾乎是垂直向上,無止盡的噴發。

我甚至可以在低頻震動聲中,聽到第一發精液降落在我胸口的撞擊聲。

震動源依然持續著,往上,繞過陰莖,直達我的乳頭。

我知道我還在噴,或者應該說,還在流……

低頻震動聲停了。我皮膚上的感覺是紊亂的。明明這裡最多只有四隻手可以撫摸我,但我偏偏感到每一吋肌膚都有著美妙的愛撫。

有人解開了我被綁的雙手。我立刻向前,朝空中作勢。

誰能讓我抱抱,好嗎?

有個重量跨坐到我的雙腿上,我馬上抱住他。熟悉的膚觸,熟悉的呼吸,熟悉的接吻。那應該是小勤哥哥為我的服務。

有人拿掉我的眼罩。我沒有立即睜開雙眼,我試著用手去尋找他的雞雞,我想確認我摸到的是小勤的雞雞。

但是,我真的摸不出來。因為,那根陰莖,是軟軟的。

無法分辨!

好吧,微微張開眼睛,偷瞄一下就好。

果然,是小勤哥哥,沒有錯。

於是,我又暫時閉上雙眼,享受著愛愛結束之後的「後戲」。

這樣說,怪怪的。我和小勤今晚還真沒有愛愛呀!

今晚的「李大師性教育課程」,到此結束。



終於,我們三個都浸泡在大浴池中。生平第一次,家外的「坦誠時間」。

依照慣例,在這裡,不談性事,只聊聊生活的瑣事。

我終於瞭解到爸爸最近工作上的內容。四間便利商店接連整修或開幕,堂伯伯兩棟大樓要改裝成大學學生宿舍,以及羽球館的改建。

「我現在是羽球館的副館長喔。」爸爸非常開心地說出這般天大的消息。

這對我們兩兄弟而言,很勁爆。

我們從爸爸的口中得知,羽球館現在有四面場地,淋浴間全面翻新。兩位新來的教練很有活力,四位新來的工讀生很勤奮負責,人氣很旺,營業時間,幾乎隨時都有人在打球。

「我希望你們上了高中之後,能回復到以前,每週一次去打球的好習慣。」

小勤和我開心地點點頭。

「坦誠時間」之後,我們稍微恢復一點元氣。不過,剛剛的「控射」實在很花體力,爸爸載著我們,去到一家火烤兩吃的燒烤店,大啖烤肉、大口喝湯,滿足地度過了一個奇妙的星期一晚上。

終於回到家裡,我把國文和社會的考卷借給小勤抄,我則抄寫他的數學和自然科考卷。

「老師,我好淫……?」我在抄他的作業時,一邊虧他,「竟然在爸爸面前說出這麼淫蕩的對話!」

「欸,還不是因為你探索過我的小穴穴,我發現那裡更爽!」他小小賭氣地回答我。「話說回來,是誰雙腳朝天,還微微張開的?分明就是想讓按摩棒插進去!」

可惡,這麼小的細節,被他發現了。

「唉呦,臉紅了!」小勤嘲笑著我。我當時被眼罩矇住,不知小勤當時正在幹嘛。現在想一想,他應該就是透過鏡子裡的影像,看著我最私密的菊花被按摩時,全身發出淫蕩的訊號。

「我那時候,一定也很淫。」我承認了,一邊抄寫著理化作業,一邊對他說:

「小勤,我好淫…… 」

「不不不,你現在不夠淫。我曾經性幻想,你最淫蕩的樣子是怎樣。」

「是怎樣,說來聽聽。」

小勤放下手中的筆,進入他的幻想世界。

「就是…… 我們兩個在歐陽哥哥的面前,全裸,互換體位。有的時候你捅我,有的時候我捅你,一起捅到高潮了,對著歐陽哥哥顏射,逼他吃下去。」


「我~ 不~ 敢~」


「那只是你現在不敢。你以前不也是不敢一個人睡,現在敢了呀!」

好像也是!

小勤突然陷入一陣沉思。「昊子,我們來擬訂一些目標,未來高中三年想達成的成就,如何?」

這個比寫作業有趣的多。我們找來筆記紙,很慎重準備一一地條列出來。

「要按照先後或是重要順序嗎?」我問他。

「不必,想到就寫。上大學那一條不必列入,那是必然的結果。」

我點點頭,我們兩個開始思考,未來高中三年想要達成哪些人生目標。

每個人預計列出十個項目。

我的第一項,毫不猶豫地寫下:175

他的第一項,寫的是:完成微積分、線性代數

我的第二項,寫下:破處

他不懷好意地問我,「什麼意思?」

「你懂呀,就是…… 」我不想明說,就用左手比出一個「0」,右手比出一個「1」,以1來回穿過0,那種大家都懂的手勢。

他噘起嘴,問我:「那個0,是女生,還是我?」

我不想讓他生氣,就說:「都可以。」

小勤勉強接受,於是他的第二項便寫下:被昊子破處

我們一起胡鬧著,第三項,竟然是同一個目標:打開歐哥哥。這是文字上的簡述,其實就是,我們想在歐哥哥面前,愛愛。

我們很信任他,覺得在他面前愛愛,應該會是很刺激的一件事。

小勤繼續寫下一些他的生活目標:像是每半年熱蠟除毛一次學會他媽媽的私房菜高三他年滿18歲後考上機車駕照,等等等等……

而我寫的是:五月天現場演唱會北海道賞雪練出六塊腹肌,這些感覺上,比較花錢的目標。

我沒辦法寫下考駕照這件事,因為早讀一年,我的18歲生日,將會是在我進入大學才發生的。

寫著寫著,到了第十項,我停下筆來,對小勤說:「我的最後一項,可能很難達成。但我還是想列下來。」

小勤點點頭。我對他說:「我想知道,我的媽媽現在過得好不好。」

這是我們李家一直不太提起的「難念的經」。小勤問過一次,但我以搪塞的方式回答他,他也就不再問起。

「我想知道,爸爸媽媽為什麼離婚。以及,離婚之後,為什麼她都不過來看我。」

小勤沉默良久。他是那種心思很縝密的男生,他不必多所言語,就會懂得我的心思。

然後,他也對我說,他的最後一項,也是一則很難實現的大目標。

他在筆記紙上,大大地寫上五個字:


向媽媽出櫃


「我一定會被她責難。」小勤的眼神望向遠方,若有所思,「但是,沒有經歷這一關,我的人生,會缺角,不夠完整。」

我摟著他的肩膀,輕輕地吻了他的臉頰。我知道這一關不容易,「必要的時候,我會協助你。」

他點頭致謝。

他把我的上衣脫掉,回報給我的是,在乳頭上的輕吻。

但時間不早了,我雖然被他勾起一些性慾,但畢竟傍晚那一射很傷元氣,我都還沒辦法再度勃起。所以,就在兩人淺淺的舌吻後,完成了今天的作業。

他回家後,我心思極度紊亂。我上網Google了一些資訊,雙性戀,同性戀,出櫃…… 沒有目標地隨意瀏覽,想在網路上搜尋一些人生的方向。

找不到明確的答案,我打開Pornhub,去找我的日本女優。

依然沒有感覺。

我打開了那本電子書,全世界只發行三本的《悅動精喜》,我看著書中裡的我,全身光滑無毛,恣意地在小勤哥哥身上摩擦,快樂地射精。

我衝到化妝室,看著今天傍晚剛被修剪過的陰毛,我再拿起小勤專用的剃毛刀,完整地除去陰毛。

我對著鏡中自己的裸體,勃起了。

我應該可以一晚兩射的。

於是,我用盡力量,把傍晚到現在積存的精液,噴向洗手台前的鏡面。

白色的液體緩緩滑落,我沒有刻意清理,心想,明天早晨再整理就好。

躺在床上,我又胡思亂想。

我好淫,我竟然有點希望按摩器衝入我的菊花,我竟然想在歐哥哥面前和小勤愛愛,我竟然可以對著自己的裸體勃起手淫……

我裸睡。

然後我又勃起。

然後我再度以意淫小勤的方式,手淫。

我用手邊的面紙,接住我今晚的第三射。

我扔向垃圾桶,沒有命中。管他的!

我終於無力發春。一覺到天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一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九章)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