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五章)

李之昊漸漸康復了。在這場大病復元的過程中,蘇學勤無微不至地照顧著他,這也使得李之昊認清了一個重要的事實......

第三十五章 大病一場(下)

【時間:2017年十月,李之昊高中一年級,延續上一章】

(Written By 蘇學勤)


和媽媽一起回到家,準備就寢之前,媽媽笑著對我說:「小勤,來,給你看一樣東西。」

那是一張老照片,我從她手中接到看了一下,整個人很癡狂地哈哈大笑出來。

「那時候他多大?」

「官校一年級吧,相當於大一,就是18、19歲。收好,這是傳家之寶喔。」

我帶著這張照片回到我自己的床上,非常仔細地觀看。

那是我爸,他幾乎全裸的照片。

背景看起來像是宿舍,他雙手插著腰,全身只穿著一件白色丁字褲。有胸肌、有腹肌,但最吸引目光的是,在丁字褲的裡面,有非常明顯一根勃起的陰莖的樣子,往右側喬好位置,沒有走光。

我立刻拿起尺量,以身高180當基準,來算比例。怎麼算,就大概只有 12公分多、不到13公分。

那就是我勃起的長度呀!

基因是假不了的。我的身高雖然高過昊子10公分,但陰莖勃起的長度,可能永遠追不上他。

不過有兩件事讓我很開心,我的長相,幾乎就是爸爸的翻版。

還有,或許照片看起來不清楚,但爸爸應該是腿毛很少或是沒有腿毛。

我以前一直掛心著,自己的體毛會不會太多。現在看到爸爸當年的照片,算是放心了。

我要記得未來要謝謝昊子的這一場病,終於解決了我心頭的一個懸念。



星期四,昊子繼續請假。我去了他班上,詢問了功課的內容。他人緣很好,班上的同學都在關心他。我告訴他們,應該要等到下星期一,昊子才會回來上課。

放學回到昊子的家,建翔哥哥告訴我,昊子有起來走動幾回,但咳嗽還在持續。

「對面運動中心的游泳池不是有那種蒸氣三溫暖嗎?我覺得,你可以帶他去那邊。蒸氣三溫暖,對紓解咳嗽,聽說很有效的。」建翔哥哥提議。

「可是他進去,不就是散播病毒嗎?」

「對喔,我沒想到這一點。」

但他此話一出,我心裡突然有個想法。羽球館的金卡會員,或許派得上用場。

我打了個電話去羽球館,很開心是歐陽哥哥接的電話。我把昊子生病的現況,和我們的想法告訴了他。

「好,我幫你們準備。可以的話,打烊前15分鐘來羽球館。」

於是,打烊前,我呼叫了一台55688,在約定的時間,抵達羽球館。

「歐陽哥哥,對不起,害你晚點才能回家。」我稱呼他為歐陽哥哥,不像昊子總是故意鬧他叫歐哥哥。

「沒事的,這種小事,我幫得上忙。」

蒸氣三溫暖的電源已經打開了,我和昊子,在淋浴間裡脫光了衣服,裸體走了進去。在霧氣瀰漫的三溫暖中,呼吸著潮濕而溫暖的空氣,顯然緩解了他喉嚨的不舒服。

沒隔多久,歐陽哥哥敲門進來。「外面打烊了。你們似乎沒有帶毛巾來是不是,我幫你們準備了。」

真的,我太糊塗了。這麼簡單的細節,竟然沒注意到。

「不要只是在裡面吹蒸氣啊,你要幫昊子多搓揉一下,讓他身體裡面的角質啊、汗垢啊,能夠脫離清理乾淨。」

「喔喔,這個我不會耶。」

「你等一下,等一下。」

很快地,歐陽哥哥再度回到三溫暖,這一次,他帶了兩條網狀毛巾。

而且他只穿著四角內褲。

「來,跟我做。我搓他的後背,你搓他的前胸和大腿。試著把他的汗垢給搓出來,逼他大量流汗。他會舒服很多。」

我聽從歐陽哥哥的建議,開始用網狀毛巾幫他搓揉肌膚。

昊子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的,這個時候站了起來。他的身後,有歐陽在幫他搓揉著,他的身前,是我在幫他搓揉著。

「對不起,」昊子說話了。「我突然想尿尿。」

「沒關係,去牆角那邊有水龍頭。用水沖掉就好。」

於是我們三個往牆角的方向移動。尿尿也是好事,表示他在排毒。

我們繼續搓揉他的身體。昊子咳嗽暫時止住,蒸氣三溫暖真的有效果。

但是有趣的事發生了。


李小昊,勃起了!


「被搓揉很舒服吼,都硬起來了。」我摸著他微微硬起來的陰莖,笑著說。

「當然喔,你要不要來被搓一次。」

我已經差不多 48小時沒有打手槍了,我很需要!

我立刻放下網狀毛巾,摟著昊子的腰,用我的肉體,為他搓揉。

「喂喂喂,你們在幹嘛?」歐陽哥哥依然很專心地在搓著昊子的背部。

我的手夠長,我開始伸到昊子的背後,摸到了歐陽哥哥的內褲。

不,我乾脆,直接走到歐陽哥哥的背後,我幫他,搓揉著他的背。

「別啊,別啊,兩位金卡學弟。」

現在,狀況改變了,夾在中間的不再是昊子,而是歐陽勁。

被前後搓揉的也不再是昊子,而是歐陽勁。

昊子的感覺也上來了。我們前後夾攻,歐陽哥哥雖然很堅持,但他終究敵不過四隻手的攻擊,他的內褲,已經被我們脫到地上了。

我貼著他的胸,昊子貼著他的背。我們有默契,就是不用手觸碰他的陰莖。

但是,那是一種享受。歐陽哥哥的道德潔癖,可能無法堅持到底了。

「學弟,學弟…… 」

這個哀號,像是懇求我們住手,但其實,更像是懇求我們繼續。

我的陰莖,正面摩擦著歐陽的陰莖;昊子的陰莖,在歐陽的臀縫間磨蹭。

肌肉之間,是霧氣,也是汗水,潤滑著我們的膚觸。

呼吸聲、淫叫聲、啪啪聲……

呼吸聲、淫叫聲、啪啪聲……

呼吸聲、淫叫聲、啪啪聲……


摩擦生熱,摩擦生力,摩擦生爽……


歐陽哥哥的雙手繞住我的脖子,他的屁股,在發動馬達引擎。

這根本是種本能,道德上難以抗拒。

他略比我矮一些些,他的雙眼瞪大,直視著我。臉部肌肉,繃緊,張開大口,喘息。

我的下腹間感覺有一道暖濕的溫度,噴出、流出、汨出。

那是他的精液。

他的動作趨緩下來,昊子就立刻把他轉身,他們兩個面對面。

昊子也把憋了兩天的精液噴在歐陽哥哥的下腹。

此時的我,背對著歐陽。我找到那最容易摩擦的股縫,我全力發動馬達,毫無減速的意圖。

我噴了,噴在他的背後腰間。

很奇妙的是,我們三個之間的搓揉,並沒有停止下來,依然緩慢地進行著。

然後,慢慢地減速,調整了呼吸,幾乎是同時,我們三個之間的磨蹭,停了下來。

很難形容歐陽哥哥的表情,爽?有點。後悔?有點。

「我們三個人之間的祕密?」他問道。

當然,我們之間的祕密可多了!



晚上十點,我們才回到昊子的家。建翔哥哥在他的工作室裡,「我差點想打110協尋失蹤人口。」不過,他看到昊子的臉上恢復了血色,開心地說:「少爺,舒服多了吧?」

何止是舒服,簡直是爽翻了吧!

我扶昊子回二樓的寢室休息。他從抽屜找到一段筆記,那是我們一起列下來的高中目標。

他指著其中一行:打開歐哥哥。

「算是達成了?」他沙啞的聲音問著。

「沒想到這個竟然是第一件達成的!」

我確認他服了藥,打開電毯的電源,讓他躺了下來。

「我想喝一口枇杷膏。」

我找到了藥瓶,讓他喝了一大口。他滿足地慢慢消化著口腔中滋潤的甜味。

好像一路上都沒聽到他的咳嗽聲,希望他今晚能更好睡。

建翔哥哥在一樓的會客室準備就寢了,但他堅持,騎機車載我回家。

明天就能陪昊子睡了。我衷心期待著。



星期五放學後,我回到昊子的家。兩位設計師不在,這個很正常。但奇怪的是,昊子也不在。

洗衣機裡有聲音,是在洗我的床單和枕套。這兩天,昊子是睡在我慣用的床上,所以他應該是貼心地要幫我的寢具消毒乾淨,好迎接我今晚與他共眠。

他真的不在。他應該LINE我的呀。

連手機都放在書桌上,奇怪,他到底去哪裡了?

這才想起,我上學的時候,手機一直是保持關機的。

趕快開機看看。果然,好幾條訊息跳出來。當然先打開昊子的來看:


去運動中心游泳池的蒸氣三溫暖排毒

一起過來?


等等,我發現歐陽哥哥也發了一則訊息給我:


在運動中心幫昊子「純」搓背

來幫忙?

毛巾都已經帶上了


我快速地換上泳褲,套上運動褲,雀躍地小跑步踏進了運動中心。

買了票,淋個浴,畢竟是秋天,泳池裡面只有四、五個泳客,沒有他們兩個的身影。

我連假裝的下水都省了,推開蒸氣三溫暖的門,昊子鮮紅色的泳褲,在這霧氣瀰漫的空間中,特別顯眼。

我們三個坐在角落的位置。社區的一些大伯大叔也會進進出出,所以我們不可能有太誇張的舉動。

我可以勉強看到昊子的皮膚因為強力的搓揉而泛紅,全身冒汗,但他似乎很享受。

「我把昨天沒做完的,今天好好完成。」歐陽哥哥一邊奮力地為昊子搓揉,一邊對我說。

「我可以下水活動一下嗎?」我幫不上忙,但很想活動一下筋骨。

「好的。但我們再十分鐘就好了,我們不下水,沖個熱水澡就回去喔。」

這句話的弦外之音就是,不會在這裡打手槍了。

我點點頭。走出三溫暖的門,跳入溫水泳池裡簡單地運動一下也好。

十分鐘後,他們兩個從蒸氣室裡走出來。我跟上去,三個人,擠進了同一間淋浴室。

我承認,我性慾旺盛。我脫下泳褲,勃起的陰莖彈了出來。

是昊子阻止我在這裡有進一步的行動的:「忍住,歐陽哥哥今天不上工,他等一下要來我們家。」

哇塞,歐陽哥哥真的已經被打開了。

而且我有注意到,昊子是稱呼他為「歐陽哥哥」了。

我完全懂了這些暗示。昊子的病體也顯然康復得差不多。

三個人一起離開運動中心回家的路上,昊子刻意轉彎經過一家藥局,用他的零用錢買了一罐特大號的川貝枇杷膏。

「喝上癮了,」昊子解釋著。「我在熱牛奶裡加一大湯匙的枇杷膏,喝完喉嚨超舒服的。」

我們笑了笑。他繼續說,「媽媽下午也有再來熬一鍋香菇雞湯。」

心底想想,媽媽真的是把昊子當自己的兒子在照顧。

也是應該啦,我還不是被昊子爸爸「視如己出」地對待著!

歐陽哥哥慢速地騎著摩托車,陪在我和昊子身邊,回到家,建翔哥哥和薇薇姐姐的摩托車停在門口。他們回來了。

打開門,兩位設計師正在收拾桌面,準備要下班。「昊子,今天不必我照顧你了吧。」建翔哥哥問著。

但是,他的眼神,是和歐陽哥哥對望著。

「你是…… 十樓那個工程師?」歐陽哥哥疑惑地問道。

「我是設計師,我是這裡的室內設計師。」建翔哥哥回答。

我和昊子一臉問號。你們兩個彼此認識?

原來,建翔哥哥租的套房就在歐陽哥哥的樓上。一個住十樓,一個住六樓。

「十樓是頂樓的豪華套房耶,我們窮學生住不起的那種。」歐陽哥哥說道。

建翔哥哥解釋,他們住的那棟大樓是專門租給附近大學生的宿舍,二至九樓都是每層六戶,幾乎都是學生。但頂樓是一層三戶,特別安靜,租金也高,都是單身上班族。

「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你。」建翔哥哥接著轉頭問我,「你們怎麼會認識這位…… 大學生?」

「說來話長。」昊子很快地說明,「以前,他教小勤游泳。後來,他是麥當勞的外送,常常送到我們家。現在,他是羽球館的工讀生!」

「哈哈,也算是老大的員工囉。」

世界太小了,轉來轉去都會碰到熟識的人!

「昊子,按時吃藥喔。」薇薇姐姐離去前,不忘特別交待一聲。「喔,對了。老大剛剛有打電話回來,他星期天中午搭飛機回台北,志峰和凱璇繼續留在花蓮。」

「他知道我生病的事嗎?」昊子問,聲音雖然沙啞,但感覺恢復七八成了。

「沒,我們都沒說。」

確定兩位設計師離開之後,歐陽哥哥的話匣子打開了。「你知不知道,那個設計師有多壯。我在電梯裡碰過他好幾次,像是剛從健身房回來,緊身衣下面,胸部兩大包!」

「你也會注意猛男喔?」我虧他。

「同志天菜耶,而且他還滿娃娃臉的!」歐陽哥哥笑著。「可惜,他的國語有南部腔。」

反正同志天菜的定義人人不同,我的定義只有三個字:李之昊。

昊子拿來平常鋪放在二樓化妝室門外的小地毯,大約2平方公尺大小。我去三樓,先打開烤箱電源,順便把大浴池注滿水。然後拿來很多浴巾,以及我的最愛:嬰兒潤膚油。

昊子把地毯鋪在會客室電視前方,我們三個都站上去,裸體,我和歐陽把昊子貼身從前後夾住。他是今晚的主角,算是慶祝他這次感冒「幾乎康復」的小賀禮。

我們都戴上口罩,他也不准我們幫他吹喇叭。「動身體就好,不要動嘴巴。」

他面對著我的肉體,背對著歐陽勁。他無暇的肌膚,被兩個年輕的哥哥磨蹭著。

但是他完全無力勃起。

「對不起,我需要一點刺激。」

昊子家的電視是可以連上網路的,他打開電源,按下幾個按鍵,找到了屬於他的Pornhub頻道。

果然是老手,他一定常常窩在這裡看片打手槍。


「抱歉,我是雙性戀,我想看有女生的同志A片,好嗎?」


昊子啊,你以前都說你是直男的。我認識你這麼久以來,這是你首度說出「雙性戀」這三個字!

我是不是終於把一個直男扳彎了?我好振奮呀!

昊子看著螢幕中的巨乳女優,勃起了。他是主角,負責今晚三人之間的節奏。

我和歐陽開始從胸口澆下潤膚油,地上鋪著小地毯,就是怕濺到瓷磚地板上。

油脂的香氣瀰漫著,興奮的賀爾蒙也彌漫著。

昊子開始緩緩地發動了。

我和昊子雙槍互摩,歐陽哥哥的雞雞在他的臀縫間找到快感。

他沒有進入野獸狂暴的模式,但我特別享受這種慢板的性愛。

我和歐陽哥哥的雙手緊緊抱著昊子的肉體,一個摟著腰、一個攬著胸。他銷魂似地,享受著前後包夾的膚觸。

他的節奏正在煞車,是不是快進入高潮但卻想休息一下?

「小勤,你是我的男朋友……」他的聲音還是有點沙啞,但這句話在歐陽哥哥面前說出,我心底好甜。

「你可不可以容許我一次小小的出軌,我想面對歐陽哥哥射精?」

我點頭。我相信往後這不會是常態,他一直是很守承諾的暖男。

於是,昊子轉身,順手把電視電源關掉。秋天的夜來得早,整個客廳,幾乎沒有光源,只剩二樓的燈光從樓梯間灑下來。

我允許昊子一次肉體上的短暫出軌,他雙手抱住歐陽哥哥的腰,頭搭在他的肩膀上,像個撒嬌的孩子,靠在親人的懷裡。

「歐陽哥哥,謝謝你這兩天來的幫忙,幫我排毒。」

沒等歐陽哥哥的答覆,昊子快速地把幾條浴巾鋪在沙發上,我懂了,立刻接手幫他佈置。

我已經硬到快噴出來了,但我想看他們的表演。

然後,昊子把歐陽哥哥推倒在沙發上,我注意到他沒被口罩遮住的眼睛,發出炯炯有神的訊號。

兩個屁股,抖著完全相同的節奏。兩雙眼神,銳利地互視著。

我在旁邊手淫著,想射又不敢射。

歐陽哥哥的雙腿原本是夾住昊子的屁屁,但不一會兒,他竟然……


把雙腿朝天舉高。


就像上次「大師」幫我們上課那樣。我一直認為,這是同志表現高潮的一種行為模式。

「學弟…… 學弟……」歐陽哥哥的聲音是抖動的,「我出來了,我出來了……」歐陽哥哥率先繳械。

但昊子不理,他繼續摩擦。

我也受不了了,我先噴了,噴在歐陽哥哥的肉體上。

我的最後一滴滴出來之後,昊子才慢慢地減速,像是列車靠站前必然的動作,直到精準地抵達停靠點。

昊子不知道是感受到涼意、還是體力耗盡,他微微顫抖著。

我和歐陽哥哥立刻用多條浴巾將他層層包裹住,像是不讓他走光一般,帶著他緩步走上三樓。

大浴池七分滿,但我們先把昊子送進烤箱,讓他取暖。

歐陽哥哥身上沾了三個人的精液,雖然先用浴巾擦拭,但一定很黏。我對他說,「你先去淋浴間洗個澡,然後泡在浴缸裡。昊子我來照顧就好。」

他先離開烤箱。我問昊子:「不舒服嗎?」

「沒有,是太耗體力,所以發抖。」

高溫的環境讓他很快恢復元氣。他也脫下口罩,正常地呼吸。

幾分鐘後,我們三個,脫下口罩,在大浴池中一起泡著。

歐陽哥哥不可思議地看著整個環境,昊子為他說明這個家的一切。

「我們沒有經過爸爸的同意就使用大浴缸,我一定會被罵。但,管他的,我生病耶!」

這是一場意外的「坦誠時間」,我好懷念這半小時的袒裎相見。就像昊子說的,「小小的出軌」,以後,除非有奇蹟,我們和歐陽哥哥不可能在這個地方一起泡澡了。

「我好希望…...」歐陽哥哥離開之前,欲言又止地說,「還有機會,跟你們這樣。」

歐陽哥哥的心結,應該徹底地被我們瓦解了!



(Written By 李之昊)

爸爸出差的這幾天,我還是有和LINE與他對話。只是,照著媽媽的吩咐,我沒有提起我生病的事。

星期日中午前,爸爸LINE我:


我搭國內線班機回台北松山

要不要來接機?

下午一點半抵達,然後一起去兄弟飯店?


當然好呀。我和小勤、媽媽,在約定的時間,在機場等候。

我還有點咳嗽,頻率緩和很多,但有時候喉嚨搔癢的時候,就必須大聲咳出來。

我戴著口罩,有點怕爸爸認不出來。其實,我更怕的是,他會嘮叨我沒有好好照顧身體之類的事。

但是,八天沒看到爸爸,一見到他的身影從提領行李處走出來,我還是忍不住衝了上去,大大地擁抱著他。

「對不起,爸爸,我……」

以為會有一頓責難,卻得到爸爸真誠地擁抱。

「嗯嗯,確實瘦了些。爸爸秀秀。」(秀秀是閩南語「疼惜」的意思。)

咦,感覺上,他好像完全知情。

到了餐廳,點了茶,我立刻脫下口罩,喝了口暖暖的香片,滋潤我的喉嚨。

爸爸打開他的LINE,秀出他和建翔哥哥的對話,時間是爸爸登機之前,大約上午11:30前後。連續好幾個頁面,他們沒有討論公事,都是在敘述我星期三生病之後的發展。

「我是大約兩個小時之前,才知道昊子這一週的狀況的。」爸爸解釋。

接著是建翔哥哥傳了五張照片:


我在急診室吊點滴的樣子,

我星期三晚間入睡前臉色蒼白的樣子,

星期四晚餐喝著雞湯的樣子,

星期五晚去了運動中心回來滿臉通紅的樣子,

以及星期六(昨天)建翔哥哥帶我和小勤去吃披薩的樣子。


很明顯地,我一天一天地恢復健康中。

除了第一張是小勤在醫院拍的之外,其他都是建翔哥哥的「傑作」。

建翔哥哥在LINE上與爸爸的對話,最後兩段是這樣子的。


老大,我幫昊子求個情

他這幾天都在努力地康復中

見了面,拜託別罵他


爸爸的回答,讓我感到異常的溫暖。


不會,我從來不罵昊子的

非常謝謝你這一週的協助

睡沙發的那兩晚,辛苦你了

星期一再當面致謝


雖然我一直都有感受到爸爸對我的父愛,但直到現在我才特別注意到:爸爸從來沒有罵過我。

真的,連稍微重一點的責難都沒有過。他總是和顏悅色地對我說,我什麼地方做錯了,要怎樣改進的。

糟糕,我該不會既是雙性戀,又有戀父情結吧?

這一餐,我們又吃了好多澎湃的好料理。八天前爸爸給我的5000元零用錢,我除了買枇杷膏、搭計程車、和運動中心門票之外,都沒花錢。我全數還給老爸,也算是幫今天這一餐買單。

吃完飯後,我們四人搭上55688回家。我得讓小勤哥哥幫我補課,追上這三天落掉的進度。



星期一,回到學校上課,我依然戴著口罩,避免傳染給同學。

數學有點難度,跟不太上,我暫時放空。

一個星期前,我上這堂數學課的時候,我也在放空。

那時候,我在想什麼?都是對鍾慈雲的性幻想吧!

可是,這場大病之後,我有一種覺悟。

我只是對她產生了一點點幻想、和游泳課一點點的肌膚之親,就染上了一場大病。那如果我和她有了更近距離的接觸,甚至是性關係的話……

就不只是一場大病降臨於我的吧!

這是天譴!神在懲罰我!

「李之昊,在發呆呀!」數學程老師點了我的名字,他發現我在恍神。

我無法回答那什麼拉格朗日插值多項式的題目。插值?多項?糟糕,我邪惡的念頭又跳出來了。

我只好裝咳嗽,假裝需要吃藥,免除了一場尷尬。

不會的地方,我今晚回去會請教小勤哥哥的。畢竟,他才是真心愛我的那個人!

是的,我非常確定:蘇學勤是真心愛我的那個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四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二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