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章)

2020初春,疫情開始肆虐。蘇學勤、李之昊這對小情侶以優異成績考上大學後,著手規劃一段屬於他們倆的「畢業旅行」—— 不僅是高中即將畢業,也可能是他們的感情即將畢業

第四十章 破處之旅(上)

【時間:2020年二月至四月,李之昊高中三年級下學期】

(Written By 李之昊)


我第一次發現爸爸有白頭髮,是在我高三下學期「表定開學」之前。

之所以說是「表定開學」,是因為這個寒假,爆發了新冠肺炎的疫情。表定開學日原來是在過年後沒多久,政府為了讓防疫工作上準備更周全,各級學校都延後開學兩個星期。

我完全可以想像爸爸的工作遭遇了多大的挑戰。

他有很多身分。他是物業管理公司的共同負責人,但我知道這個影響很輕微,因為大學生還是需要住宿,頂多是學期變短,房租少收一些而已。

他是羽球館的副館長,這個工作賺的是他的零用錢,對他個人的影響也不大。但是,羽球館生意一落千丈,他和館長決定在二月底先關門,暫停營業,直到疫情減緩。

但他最煩惱的是兩位教練、四位工讀生的出路。後來我知道,爸爸私下給了他們一筆錢,希望他們能撐過這段過渡期。

他的主業,當然就是設計工作室。這是他最大的財源,他和四位設計師有著一種革命情感,他不可能把工作室收掉,遣散老班底。更何況,志峰、凱璇剛成家,很需要穩定的薪資收入。

年後上班的第一天,我們按往例在門口擺設開工祭拜的供品,誠心祈求這一年的豐收。

但我知道,整個氣氛非常凝重。

也就是這個時候,我站在爸爸身邊祭拜的同時,看到他耳際的一抹白髮。

工作室依然維持運作,完全沒有新的案子進來,只有堂伯伯又買了一棟舊大樓要改成學生宿舍的案子,勉強維持住整個團隊的運作。

但爸爸完全沒有被打倒。

因為,他有著一種非常樂觀的天命。

他在我們祭拜結束、收拾供品時,拿出一個讓大家驚喜的「小禮物」。

「為什麼我家儲物櫃裡有這麼多口罩啦?」爸爸欣喜地問著。

「啊~~ 我媽買的啦,昊子高一生病那次,她去藥局,買一送一的啦。」小勤看到那些口罩,欣喜若狂。

仔細一數,八十多片。現場每人可以分到十片,暫時解決了燃眉之急。

「你們看,我兒子是不是福星?他連生一場病,都會為大家帶來好處。」

關於「我是福星」這個傳說,建翔哥哥最有感。他有一籮筐的故事可以佐證我很帶旺這件事。



差不多就在我的學測成績出來之後,爸爸遇見了一個重大的轉機:防疫旅館!

「防疫旅館需要的是獨立空調,我們設計過的十幾家汽車旅館都是獨立空調,最有本錢改成防疫旅館!」

他和設計師們立刻展開任務編組:研究法規、採購建材、撰寫SOP。最重要的是,爸爸帶著這些理念,有的親自拜訪、有的視訊解說,逐一去遊說他所認識的汽車旅館業者。

「與其空轉沒有固定收入,不如先暫時轉型,可以讓各位有足夠的現金周轉。」

爸爸做的,比他份內該做的還要多更多。

他多聘了一個助手幫這些業者跑公文。他不介意這些業者延後付款。他請乾媽黃律師居中牽線,找到一家清潔公司做後盾,如果有防疫消毒的需求,清潔公司會全力支援。

我之所以會知道這麼多細節,是因為我認識爸爸新聘的那位助手。他的職稱是「特別助理」,隨時機動支援。他在辦公室裡沒有固定的座位,如果真的沒地方坐的話,他可以上二樓的餐廚室,趴在餐桌上休息的。


他就是歐陽勁!


爸爸以羽球館的時薪230,回聘他成為我們工作室的一份子。歐陽哥哥失業不到一個星期,喜出望外地接到這天上掉下來的工作。

但是他私底下告訴我和小勤:有兩個重要的原因,以後絕對不要找他愛愛。

「我現在是在你們工作室上班,萬事不宜。但還有更重要的是,我有男朋友了!」

他大學四年級,目前課程很少,幾乎是一有空就來辦公室裡待命出任務。

他臉上洋溢著一種幸福的感覺,做起事來非常勤快。我猜,這動力可能是來自於他的初戀,但也有可能是來自於這份意外的工作。



我和小勤的在校成績名列前茅,獲得了繁星推薦的資格。而且,如願以償地,都錄取了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學校大門的跑馬燈不時出現這樣的字樣:


蘇○勤,五科75級分滿級分,繁星推薦錄取師範大學數學系

李○昊,繁星推薦錄取台北大學休閒運動管理學系


在學校,我們和一些繁星錄取的同學,變成天之驕子。去學校只是為了「簽到」而已,完全無心繼續學習了。

爸爸跑了一趟學校,親自帶著我和小勤去找校長。他的想法是,疫情居高不下,我們又已經確定考上大學,不妨讓我們請假在家自主學習,避免群聚感染的風險。

校長同意了。畢竟,爸爸的媽媽是校長以前的老師。這層關係很有用處呀!

爸爸幫我和小勤開的「學習菜單」非常豐富,我有一位家教老師來我家教我日語,小勤要線上自修線性代數。除此之外,小勤還要找時間去學開車。當然,期中考、期末考,我們還是得回學校應試。

就這樣,我們在爸爸掛保證,外加校長耳提面命之下,提前兩三個月,形式上開始放暑假。

我非常珍惜這個暑假。因為,過完這個長長的假期之後,我和小勤,就要分開了。

他的學校在台北市區,他會騎電動機車通學。我的學校在新北三峽,我一定會外宿。

我靜下心來回顧過去和他的種種,我發現,我不想離開他的原因是:我需要一個學霸照顧我的課業。

不不不,還有一個原因是:我還是擔心他同志的身分,在新環境中會被排擠。

也不完全是這樣啦,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因是:


我愛他。


四月初,連續四天的清明節連續假期,全國民眾在悶壞了的狀況下,幾乎是傾巢而出地「報復性」出遊。

我和小勤也蠢蠢欲動,但完全走不開。

除了預期的旅遊人潮實在太多之外,巷口的河岸門市也因為大量的宅配,而忙得不可開交。我也在小勤媽媽的要求下,與小勤共同分擔人力上的缺口。

設計師們根本也無法好好休假。他們一起監督著幾間防疫旅館的案子。有的甚至不是汽車旅館,都透過關係找到爸爸的工作室進行改裝。

現場人力不足時,歐陽勁和當時被資遣的羽球館員工,都直接去工地,現學現賣,立刻上工。一天汗流浹背的辛勤工作之後,可以直接領到大約1500元的工資。

假期結束後,我們回學校參加期中考。不過,這次我們並沒有專心備戰,同學笑說我們是「裸考族」。

期中考後,總算有一天,我們「一家人」,可以坐在T.G.I. Fridays裡,好好享用一頓豐富的晚餐。

媽媽把我和小勤打工的薪資先結算出來,總數比我預期得還多一些。「你們忘了,清明和兒童節是國定假日,薪資是兩倍計算的!」

我心底暗想著,這算是賺到上汽車旅館的本錢了!

但爸爸拿出來的「禮物」,反倒是讓我和小勤有點哭笑不得。


暑假的兩張東京來回機票


「昊子,這是爸爸策劃已久,準備給你提前慶祝的18歲生日禮物。本來想說難得你剛好高中畢業,可以趕上去看奧運……」

2020年東京奧運已經在三月底宣布延期。至於暑假出國,更是天方夜譚了。

我拍拍爸爸的肩膀,告訴他,其實,我比較想要一台電動機車,跟小勤同款的。

他笑了,「那我機票就辦理退款囉!」

我點點頭,唉,疫情之下,我們還能在台灣這般小小的聚餐,已經實屬難得了。海外旅行,先擺在一旁吧。

不過,他的下一個驚喜,倒是點燃了我和小勤的熊熊鬥志。

「小勤,下個星期考駕照?」

「嗯嗯。」他剛好正在吃蛋糕,嘴巴沒空回答。

「那就這樣,你考上駕照後,帶昊子去自駕環島!」

此話一出,現場突然之間一時寂靜,彷彿連周遭用餐群眾的眼光都投向我們這一桌。

我超想用力表現出「YES!」的痛快感覺。但是小勤媽媽在場,她肯定不會那麼放心。

小勤和我有默契,我們在等媽媽的一句話。

她若有所思地拿出手機,攤開台灣地圖,對著爸爸說:「昊子爸爸,協商一下,就花蓮到台東這一段,讓他們開車。其他的路段,改用鐵路環島,如何?」

爸爸再考慮了一下,「好,那就利用租車公司的甲租乙還方案,花蓮租車,台東還車。」然後他開心地看著我說:「昊子,回去擬定計劃,下星期日出發,八天之後回來。」

「喔耶,謝謝爸比!」

「等等,還要擬定一份B計劃,小勤如果沒考上駕照的話,全程自行車環島!」

哈哈哈哈,現在,全場的壓力都在小勤身上了。

「你們看我幹嘛?」小勤的嘴巴還在舔食著那塊布朗尼巧克力。「75級分都在考了,還會怕考駕照喔。」

說真的,小勤的駕駛技術真是屬於「安心」等級的。前一陣子,爸爸給他當駕駛,爸爸自己坐副駕,我坐後座,三個人一起去西濱公路練車。他是那種看到黃燈就緩剎、看到限速50絕對不敢開到55的超乖新手。

就這樣,我們開始期待四天之後,小勤的駕照考試。

四天之後,小勤同一天拿到了兩張駕照:自用小客車駕照和機車駕照。

我看著那兩張有效日期直達民國165年 (西元2076年) 的證件,直嘆不可思議:「這張可以直接用到你75歲耶!」

「對呀,等我滿75歲就要麻煩靠你接送了!」

「說得好像我會愛你一輩子似的!」

「你會。你以後會結婚、會生子。等到你老婆可能比你先走了,你會發現,我蘇學勤才是能陪你白頭偕老的那個人。」

我真的會結婚生子嗎?很不確定。

再過五個月,我和你就要去不同的地方上大學了。蘇學勤,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好想,一直跟你在一起的呀!

這次的旅行,會不會就是我們感情的畢業旅行了呢?



(Written By 蘇學勤)


「環島旅行」出發的前一天下午,我拉著昊子去了一個神祕的地方,算是給他一個驚喜。

西門町的熱蠟除毛工作室。

對,就是我這幾年來,持續每隔半年,必定要報到的地方。

其實應該是說,我和爸爸每隔半年,必定要報到的地方。

我在這裡的身分,是李老闆的長子。這一次我預先告知工作人員,李老闆的小兒子,我的弟弟,也會一起來除毛。

這裡的工作人員,看起來都是同志。我在他們的眼中,已經是不可思議天菜等級,特別是因為我從15歲就成為這裡的主顧。

直到他們一看到昊子,完全驚呼,這根本是同志界的法國料理,上等天菜。

我不否認,昊子的顏質更勝於我,體型更優於我。最神奇的是,他的體毛好少,除毛師傅只花了十幾分鐘,幫他除掉「熱帶雨林」和少少的「針葉林」,就算大功告成。

哪像我,陰毛、腋毛、淺淺的腿毛,還有,最羞恥的菊花周遭,通通都要除得乾乾淨淨。

我要在這次的旅行中,以最乾淨的自我,獻給我的男朋友,李之昊。

就算他以後真的與別的女人結婚生子,我也不會後悔這次的獻身。

他終究是個直男,或是雙男。就像媽媽曾經說的:不要辜負人家。

嗯嗯,就把這次的旅行,當作是感情上的畢業旅行吧!

除毛之後,他悄悄地對我說:「很舒服耶,難怪你那麼喜歡除毛了,男朋友!」

「昊子,這次的旅行,要麻煩你幫我破處了!」我指著我的臀部。

他笑了,笑得好燦爛。

大學開學倒數五個月。我要好好珍惜還能夠兩人相聚的這段時光。

晚上,爸爸私下找我,他給了我好多讓我感到貼心的東西:保險套、水性潤滑液、嬰兒潤膚油、還有一些愛愛小物。

但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在我的郵局帳戶存入了夠多的現金,「拿去花,沒關係。疫情之下,大家日子都不好過,我們就把台灣當作是日本東京,好好觀光、好好旅遊、也好好地花錢。」

他也給了昊子足夠的現金,我們的任務分配是,昊子負責小額的花費,我負責租車、旅館的支出。爸爸要求我們,盡量在地方的店面上消費,讓那些小店家能多一點收入。

我們收拾行囊,每人一個背包,裡面是三天的換洗衣物,和「那些」生活必需品。

出發日是星期日中午,我們搭火車,由台北出發,前往礁溪。我們只有這一段訂車票,其他的旅程,都是隨遇而安,且戰且行。

我刻意很少進食,只喝一點牛奶維持營養。我希望以最乾淨的自己,迎接今晚昊子心目中的「破處」。

火車抵達礁溪。昊子和我都不太願意搭地區性的排班計程車,於是我們走出站外,找到一家便利商店,就用店內的機台,呼叫了一輛55688。

車輛預計7分鐘後抵達。就在此時,我飢腸轆轆的腸胃,發出了一聲「咕嚕」。

我真的餓了。

昊子知道我不進食的原因,他非常貼心地趕快掃貨,買了幾盒巧克力新貴派。他說這是愛愛之後,最能快速填飽肚子的食物。

車輛抵達,開車的是位親切的大叔。昊子問他:「請問大哥有沒有推薦住宿的汽車旅館?」

其實昊子是有做功課的,他的手機裡有作筆記,記錄了五間他心目中理想的選擇。但他希望從司機的口中,印證他的想法。

「一定要汽車旅館嗎?我妹妹開了一家民宿,設備不輸汽車旅館喔。」

「請問大哥您有照片嗎?」

親切的司機大叔立刻在手機裡找出民宿的幾張照片,我看到一座大浴缸,眼底立即流露出興奮的表情。

他馬上撥了通電話,確認今天是空房,而且價位合理,我們就出發了。

幾分鐘後,我們到了這家民宿。這裡的裝潢,樸素中帶著一點奢華,有種「曖曖內含光」的高雅氛圍。

這種感覺,和昊子整個人的氣質非常相近。在我心目中,他和爸爸都是那種不刻意追求名牌奢侈品,但卻過得很富有的「好野人」。

我點頭,我願意在這裡獻身給我的男朋友,李之昊。

下午三點半,我們一起淋浴。我從小學六年級就看著昊子的裸體長大了,但今天這樣的面對面,竟然有點害羞。

「未來這八天,我就是你專屬的男朋友,請你好好享用。」

「可以不只這八天嗎?你能讓我繼續享用八十天、八百天、八千天嗎?」

我未置可否。昊子,如果你上大學之後,確定你愛上了一個女朋友,我願意成全你的。

我們在水花中接吻,互相以嘴唇探索肌膚的每個角落。

雞雞除外。

然後,我們一起浸入暖暖的大浴池中。

我拿出一罐玫瑰精油,滴了些浸入浴池,讓整間浴室散發出愛愛的氣息。

接著上場的兩個道具,我一拿出來,昊子開心地大笑了起來。


兩根假陽具。


一根比較短,大約12公分,另一根又粗又長,號稱20公分。

「短的那根是爸爸借你的?」昊子問。

我點頭,「昨天拿到的。你怎麼知道?」

「不准嘲笑,我就告訴你。」

我答應他。

「我每次看到健行被他弟弟捅進去那種銷魂的表情,就在想,當0號真的那麼有趣嗎?學測之後,我問了老爸這個問題,他竟然就拿這支讓我使用……」

「你…… 這根進去了?」

「抓不到訣竅,失敗。」

「你果然不適合當0號的,這需要一點天賦。」

「那根長的,怎麼來的?」

「我買的,我滿18歲的隔天就合法地上網購買性愛道具了呀。」

「寄到你家?」昊子滿臉不可思議地問著。

我輕輕敲了他的頭,「便利商店取貨啦,而且不是媽媽開的門市,是到另一家取貨的。」

他笑咪咪地捏著我的雞雞,「不敢給媽媽知道!」

我點點頭。「昊子,我為了這一天,練習了將近半年。我希望,就是今天,能讓你成功破處。」

他吻我,激烈的舌吻。這是我們今天第一次兩根舌頭親密的接觸。

我藉著水的浮力讓身體輕輕漂起,放鬆肌肉,拿著短的那根,試著往我的菊花深處前進。

昊子要我把雙腿架在他的肩膀上,他拿起假陽具,慢慢地,一點一滴往我的洞裡鑽。

這感覺對了。有愛的觸媒確實不一樣,比我自己探索還要輕鬆地就進去了。

我和昊子都不再追求速度的快感。慢板的性愛,讓我們之間更多了幾分欲仙欲死的享受。

假雞雞進去三分之一,緩緩地拔出來;進去二分之一,緩緩地拔出來;再進去三分之二……

這裡好爽!

「昊子,上床吧,我感覺對了!」

我們擦乾身子,昊子快一步進入臥室,拉上窗簾,調暗燈光,只剩下一絲絲的光源,讓房間不是全然暗黑。

可惜沒有音響。但昊子藉由手機的音樂頻道,找到了美妙的音符。


Have I told you lately that I love you?

Have I told you there's no one else above you?

You fill my heart with gladness

Take away all my sadness

Ease my troubles, that's what you do……


好美的情歌。那不是我五年級時聽過的Rod Stewart 版本。我一時聽不出來是誰唱的。

我們第二度前戲,接吻、愛撫、口交,樣樣都來。

然後他在我的雞雞周遭,塗上濕濕的水性潤滑液,從陰莖底部,一直抹到菊花周圍。

他撕開保險套,戴上,再塗上一點點的潤滑液,就著隱約的燈光,李小昊正在搜尋靶心。

我的右腿依著他厚實的胸膛朝天高舉,再微微向外張開,盡可能地讓我的小菊花,在他眼前怒放。

昊子不愧是暖男,他不斷地以眼神與我溝通,我點頭,身體開綠燈,迎接人生中的破處。

「我龜頭進去了。」

我的眼神告訴他,不痛,可以再繼續。

他第一次拔出來,然後再進去,「這次進去了大約四分之一的長度了。」

很舒服。跟對的人做愛,配上對的音樂,所有的感覺都是爽的。

他第二次拔出來,確認我的身體狀況能忍受。「我的有17.5公分,男朋友可以嗎?」

「請進,這是李小昊的家,不要客氣。」

他第三次捅進去,這一次進去就沒有拔出來了。我開始去慢慢感受他前前後後、淺淺深深地律動。

「我快要整根進去了。」

我點點頭,「昊子,你可以幹我了!」

他稍微加快頻率,但他絕對是愛我的。因為他沒有像G片裡的同志那般,瘋狂地抖動公狗腰。

好舒服的振動頻率,完全配合著那無限循環播出的那首情歌。

他彎下腰,雙手摸著我的乳頭。我摟著他的後頸,伸出舌頭,想要接吻。

這很需要腰力,但是他可以,他是有胸肌、有腹肌的運動型男孩。

他不能停下來,我知道這樣才能維持住他雞雞的硬挺。

我也不想讓他停下來,因為我身體的每一吋肌膚都達到了高潮。

在啪啪的節奏中,我張開嘴巴大口呼吸,不自主地喊著:

「昊…… 昊…… 爽…… 爽……」

他的肌肉緊繃著,我知道他快射了。

但我再也忍不住了,就在他快要拔出來的前幾下,我的雞雞,自動噴出了大量濃稠的精液。

那是我忍了三天的存量,在我的胸口、在我的腹部,大量地流竄著。

昊子馬上抽出來,順手甩開保險套,他用力壓住李小昊,精準地,讓他的精液,和我的精液,合而為一。

我們靜靜地調整呼吸,我發現,我的右手,是被他的左手交纏,緊緊扣住。

幾秒鐘後,他的右手伸向床頭櫃,我自然地認為他是拿面紙盒。


不,他竟然伸手搆到剛買的巧克力新貴派,撕開包裝,含在他的嘴巴,餵我。


「我還要。」躺著吃完第一片,我還不滿足。昊子繼續用同樣的方法,餵我吃下第二片。

但這一次,他把餅乾一口一口地送到我嘴邊,然後舔了我的嘴唇。

巧克力接吻。

「你一定餓壞了,起來吧,我們洗澡,來去找吃的。」

我看了看時鐘,17:10,距離我裸體面對他一起淋浴的時間,整整100分鐘。

雖然沒有做過記錄,但我相信,這是我和昊子兩人性愛之間,最持久的一次了。

100分,多美好的數字!

我永遠會記得這一天,昊子破處的日子,我被破處的日子。我不知道明年此時,能不能在一起紀念週年慶,但我把這一天,記在Google日曆裡,當作永恆的回憶!



「昊子,那首歌誰唱的?」

「情歌王子,張信哲。」

果然,情歌還是得由嘹亮的嗓音唱出來,才有那種韻味。

「以後,你當1號,都用這首歌當背景音樂,好嗎?」

「哇塞,那就是我們愛愛的主題曲了。」

我點頭,不單是因為這首歌的詞曲意境,最重要的是,這是慢板的情歌,配合著昊子緩速的律動,那感覺太美好了。

民宿有出借自行車的服務,我們向老闆娘借了兩台,就往礁溪最熱鬧的市集騎了出去。

這個時段,恰好是星期日出遊者準備返回台北的時間。我們發現一間賣名產的店面,擠了滿滿的人潮和車潮。

「應該值得一買。」昊子指著那間店面說。

我贊成,附近剛好有一家麵店,我聞到鴨肉的香味,便拉著昊子的手,直接奔去。

宜蘭櫻桃鴨果然名不虛傳,那肉質好細膩,咀嚼在嘴裡,有種特別香甜。

滷肉飯也道地,入口即化,軟爛多汁。

我們還叫了一些小菜,兩人吃了一頓600元的晚餐,終於滿足了我今天空著的腸胃。

賣名產的店面,人潮散了些,我們走進去,試吃了一些蜜餞,決定大肆採購,帶回去給設計師和門市同仁們品嘗。

昊子突然問我:「這只是旅行的第一天,我們就買了這麼多,是要怎麼提回去呀?」

一輛貨車剛好行駛過我們面前,我指了指那個標誌:宅急便!

「你家果然是開便利商店的!」

我笑笑,嘴巴裡還有一塊蜜餞沒有消化。於是,我們拎著這些戰利品,直奔便利商店,以店到店的方式,寄回河岸門市。

不知道媽媽看到這個包裹,會有什麼感想!

忙完這件事後,我們想休息一下,於是,找到麥當勞,進去喝飲料、吃個蛋捲冰淇淋。

昊子在吃東西的時候問我:「男朋友,我們這八天,可以天天這樣愛愛嗎?」

咦,你上癮了!

我搖搖頭,「昊子,我得有計劃地斷食,才能這樣與你愛愛。」

他低頭,向我說:「對不起,我不知道當0號這麼辛苦。」

我吃著冰淇淋,對他說:「有安排時間就不會那麼辛苦。吃飽喝足被你硬上,那兩個人都不好受。」

他懂了,立刻拿起Google的行事曆,安排未來這一週的計劃。

就在此時,我赫然發現,他已經在今天標記了三個字:「紀念日」。

我也把我的手機行事曆拿給他看,我的也是寫上同樣的三個字。

我逗他,「啊你明年此時,要跟誰慶祝一周年?」

他用唇語告訴我:「蘇~ 學~ 勤~ 」

然後,他用食指,在我的掌心寫了三個字元: I ♡ U

在大庭廣眾之下,他不必對我說出那三個字,這樣的表達,真的,已經足夠了。

然後,我們在行事曆上共同約定,星期三、星期六,再度享受這樣做愛的樂趣。

夜裡,回到民宿,他拿出一個令我意外的道具!


TANGA飛機杯。


「謝謝你讓我破處,現在,換我報答你,讓你試一試當1號的快感。」

他從手機找到Pornhub 的G片頻道。我對他說:「我不想看這個,我要看那一本屬於我們的電子書…… 」

「悅動精喜?」

我開心地點點頭,他很快找到那本收藏得很好的、屬於我們的美好回憶。

我和他,當年少年正太的肉體,如此美好。那是多麼純潔無瑕的肌膚呀。

我裸體躺在大床上,勃起,恭候昊子為我的服務。

他先幫我含水吹喇叭,在我的雞雞極度濕滑的狀況下……

我的蘇小勤就這樣一股腦兒鑽進了TANGA深邃的洞裡。

「好爽,對吧?」昊子問我。

我開心極了,那又是另外一層的極致享受。

陰莖一旦進入這樣緊密的包覆中,就會想前後抖動。那是天性,無法抗拒的野性本能。

使用飛機杯更沒有道德感的束縛,我開啟猛獸模式,狂野地擺動臀部馬達,配合著昊子右手快速的頻率,我全身肌肉都想把這個飛機杯衝破。

我的眼神與昊子交會,他懂了我的提示,一提手,放開飛機杯……

只累積了四個小時的能量再度爆發,直上直下,噴在我的胸口上。

我累癱了。

昊子立刻接過這只飛機杯,為他的小小昊快速服務。

放開之後,又是一股濃稠的精液,噴在他的胸口和腹肌上。

他稍微側身,向床頭櫃方向伸手而去。我還是以為他要去拿面紙盒……

不,他依然撕開一包巧克力新貴派。

這一次,他竟然,把餅乾沾上我胸口的精液,直接咀嚼了下去。

我狂笑,這是我從來沒想過的吃法!

他意猶未盡,再撕開一片,這次,他沾上他的精液,餵我。

我毫無羞恥心地舔了下去,滿足地告訴他,「好吃!」

鬧了近半小時,我們總算把那盒巧克力新貴派吃完。

不是每一口都沾著精液啦,但實在地說,也夠大膽的了!

我們第N度洗澡,洗過髒衣物,再把床鋪整理好,直到午夜過後不久,才終於就寢。

我愛你,李之昊。

這個紀念日,我會永遠珍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九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八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七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