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二章)

蘇學勤原本以為這一趟環島旅行,是他和李之昊的「感情畢業旅行」,但兩個正太青年卻都感受到,這是一趟感情的「昇華旅行」......

第四十二章 破處之旅(下)

【時間:2020年四月,李之昊與蘇學勤自助環島旅行,延續上一章】

(Written By 蘇學勤)


旅行的第四天,星期三,我們租車,從花蓮,沿著台9線公路,直奔台東。

在經過花蓮縣富里鄉的時候,我瞥見一個看板,上面寫著:「富南村長陳根昊祝您行車平安。」

這裡是花蓮、台東兩縣的交界,往前走,就是台東縣境。

我赫然發現,「昊」這個字,好像只有在人名、或是公司行號的名字才會出現。平常的詞彙中,根本沒有「昊」字的詞語。

「你的『昊』字,是什麼意思?」我一邊注視著路況,一邊問他。

「很多人誤以為昊這個字指的是事業如日中天,那是錯誤的。這個字的原意就是指蒼天。」

「就這麼簡單?」

「詩經上有一句,昊天罔極,衍伸的意義,差不多就是你給我第一張卡片上的那個。」

「彩虹?」我當時正在看路標,我們進入了台東縣的池上鄉。我一時沒經大腦思考,居然說了個不相關的事情。

糟糕,我露餡了!

我偷瞄一下昊子的眼神,他有點疑惑,「明明就是『無限』呀,你忘了?」

「喔,對喔,無限無限。是不是說,親恩浩蕩,如蒼天一般,無窮無盡?」

他點點頭。

正當我不知如何和他繼續對話的尷尬場景中,他看著手機說:「這裡左轉,我們去看伯朗大道。」

我打起方向燈,左轉,沿著路標,找到了廣告中那段絕美的風景,和著名的「金城武樹」。

不可免俗地拍照、採買許多紀念品,繼續上路之後,昊子突然對一個小部落感到興趣,我就開車轉進了這小小的部落。

那裡有個非常簡單的聚會所,掛著大大的十字架,上面寫著「神愛世人」。

昊子走進去,無聲地探索著會所裡的擺設,講堂、座椅、聖經…… 我在他後面,遠遠地,以鏡頭記錄他的背影。

講堂上擺著一部厚重的聖經。我翻開金黃色的書籤線壓著的那一頁,隨意地讀出一段: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沒想到昊子竟然能「唱出」一段節奏非常輕快的歌曲:


耶和華是我牧者 我必不致缺乏

祂使我躺臥青草地 在安歇的水邊

祂使我靈魂甦醒 引我走正義路

然後我就忘記了 啦啦啦啦啦……


最後那兩句歌詞,實在太爆笑。但我聽了好開心!

「你怎麼會?」

「阿嬤是虔誠的教友,我小時候星期天跟著她上教堂。她說學會一首詩歌,就可以吃一次麥當勞。」

哈哈哈哈,麥當勞真的是小朋友最大的鼓舞。

我好喜歡這一段詩篇。尤其當我想到,我在認識昊子之後,生活條件改善好多好多,有一種不虞匱乏的滿足,那一定是冥冥中有個神在帶領著我這隻迷路的小羊。

難怪,媽媽總是稱呼我為「我們家這一隻」。

離開了部落,昊子稀罕地靜了下來。他幾乎不想說話,只有在提醒路況的時候,會很輕柔地、配合著車上播出的音樂,用唱的唱出:「雙黃線不要超車」這樣的溫馨的話。

直到抵達台東,還了車,他活潑的個性才整個放了開來。



到了台東,又是計程車推薦的民宿裡,我們再度享受1/0做愛的樂趣。

這一次,我倚牆而立,昊子站在我身後,輕柔地抱著我,緩緩地插入。

我們的身旁剛好有一堵鏡牆,我從鏡中看到昊子專注的眼神,也瞄到我自己對昊子愛慕的表情。

和破處那次一樣,我先臣服於昊子17.5公分的長屌之下,無手爽射,接著他立刻拔出來,甩開保險套,噴在鏡面上。

當晚,就寢之前,我們在同一位置,站著使用飛機杯。昊子在洞內倒入嬰兒潤膚油,讓我輕輕鬆鬆地滑入。

他看著我的手淫而打手槍,很有默契地,在我拔出之後,對著鏡面,兩人同時射精。

而且,或許我是被飛機杯緊緊包覆的吧,我射出來的位置,還比他的高!

他嘲笑我,「果然是資優生!」

我接受他的這番玩笑。



旅行的第七天,星期六,我們是在新竹的一間高檔的汽車旅款裡,第三次1/0做愛。

這次的體位最簡單。昊子仰躺著,豪華的肉棒直豎朝上,我的菊花對準那根陰莖,直挺挺地「坐下去」。

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不僅雙方都輕鬆,我的眼神可以與他清楚地互動,還可以看到昊子結實的胸肌輕微地抖動著。

這就是男性的「乳房」,一種可以明目張膽向外界張揚的「性器官」。

我們約好一起射,我略為站起來,他快速地甩開套子,兩管精液,同時灌溉在他的胸口。

我直接趴在他的胸口,磨蹭著他的體溫,與他淡淡的接吻。

他很溫柔地對我說:「雖然爸爸不希望我們上大學時打工,但我還是會想要賺點零用錢。」

「為什麼呢?」

「每個月和你一次,在摩鐵約會,應該很花錢!」

他這句話,讓我突然心頭一揪。

「昊子,我本來以為,這次的環島,是我們感情的畢業旅行……」

「現在看起來,反而是感情的昇華旅行。」

我開心點點頭,然後地問他:「我現在當場有兩個問題想解決,但不知道先後順序……」

他疑惑地看著我。

「我餓了,但我又硬了。」

他立刻抓起TANGA,倒入一點潤膚油,讓我再度嘗試當1號的快樂。

我在床上跪著,他從後面抱著我,我略為轉頭與他接吻。

就像宇崴和傑昇那般的姿勢,他幫我,隔著飛機杯,打手槍。

但據說長屌的男生無法快速二度勃起,這一次,只有我,把半小時的存量再度打出來。

昊子二話不說,讓我噴在他的喉嚨中,算是他表達的歉意。

那一夜,我們沒有再踏出房門。我們打電話,請麥當勞外送到房間來。

實在太累了,我們兩個的大腿和腰間肌肉,都覺得好痠痛。

我們甚至是泡在大浴缸裡,看著電視,吃著買當勞度過的。

翌日,旅行的最後一天。昊子比我早起,我聽到他在大浴缸裡注水。我心裡在想,他應該是累壞了,所以還需要再度泡澡。

我多睡了一會兒,直到覺得真的該起床了,走進浴室,竟然發現……


昊子泡在水中,試著用短的假陽具在捅自己。


他動作顯得很笨拙,抓不到訣竅。

我沒有笑他,轉過頭,找到已經收好的水性潤滑液,走入浴缸,開始幫他。

就像「破處」那一天他幫我抹的狀況一樣。但現在我們角色互換。

他把雙腿跨上我的雙肩,我幫他的菊花周圍按摩著,然後,輕輕地用假陽具的龜頭塞進去。

昊子眼睛瞪得好大,「進去了?」

「沒錯,你被開發了。」

我半公分、半公分地把假陽具緩緩推入,隨時注意他的表情變化。

他只要一顯示不舒服的狀態,我立刻抽出來,重新抹上潤滑液,再度幫他開發。

第三次,半根假陽具塞進去了。他的表清開始變得和緩。

終於,12公分的道具全部進入他的體內,我慢慢地幫著前後推送,他閉起眼睛,享受著當0號的樂趣。

他立即套上飛機杯,為他自己達到無與倫比的極致高潮。

這個當下,他同時是1號,也是0號。

他把飛機杯抽開,我把假陽具拔出,一連串的精液煙花,在浴缸的上方噴發著。

我確定,非常確定,我把一個直男扳彎了!

我隨意地告訴他一個統計數字:「旅行這八天,我被你插入三次,使用飛機杯三次,單純打手槍四次。我一共噴發了十次。」

「那我就是九次。」

「咦,你真有統計?」

「沒有,但你是資優生,你永遠是我的第一名。」

昊子從手機找到了附近一家大飯店的早餐Buffet,我們趕緊梳洗,一起去補充流失的「蛋白質」。

吃完回來,退房。直到上了回台北的客運,我們又瞇起眼睛睡了一下。



爸爸到台北交流道的站牌接我們回家,一回到家裡,我們立刻放下行李,衝去河岸門市領包裹。

天哪,滿滿的七大箱戰利品,從礁溪、花蓮、池上、台東、屏東、高雄、雲林寄回來的。

我們就在門市裡拆開包裹,分享給同仁,還留了一些要給設計師們,以及,將近一半,準備帶到學校,送給「指考戰士」的同班同學。

那天晚上,我回到自己的家,和媽媽分享了許許多多照片和故事。

我也跟她坦承,我們搭火車環島去嘉義的時候,有「偷偷」租車,特意去北港朝天宮上香,也去了建翔哥哥的老家,探望他的父母和阿嬤。

「孩子,我知道,建翔後來有告訴我。你們都是懂事的孩子。」

夜裡,我和昊子在LINE上互道晚安之後,躺在床上,裸睡。我打開手機裡一個祕密的資料夾,看著這八天來,我幫昊子拍的裸照,在床上,開心地打手槍。

我一直咀嚼著這句話:


「我本來以為,這次的環島,是我們感情的畢業旅行……

「現在看起來,反而是感情的昇華旅行。」


我有一個念頭,希望昊子會同意。

嗯嗯,明天再告訴他。

喔喔,我高潮了,快要射了……

我用面紙擦乾,然後,躺著,朝垃圾桶丟過去。

沒有命中。管他的,明天再撿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一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九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