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五章)

李之昊要去三峽的台北大學就讀了,他和蘇學勤,就無法天天膩在一起。這一對正太情侶檔,在臨別的這一晚,忍住眼淚,互道珍重......

第四十五章 驪歌(下)

【時間:2020年六月至九月,李之昊高中畢業典禮後,上大學前的暑假】

(Written By 李之昊)


五月上旬,羽球館恢復營運,老班底紛紛回來。但歐陽勁願意留在工作室,他說,這裡有家的感覺。

但我猜得到,這是因為爸爸的裝潢案子到處缺工,他願意跟著建翔哥哥去施工現場打零工,這個很累,但報酬很高。

缺工的狀況有多嚴重呢?畢業典禮之後,連爸爸都希望我去幫忙建翔哥哥的案子,「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困難,連歐陽這種文組生都一學就會。」

我跟著上工,但小勤沒有,他留在河岸門市,支援晚班的人力。

所以,原本以為畢業典禮之後我和小勤愛愛的次數會跟著增加,但事實剛好相反,我們見面的時間變短了,當然也就沒有什麼機會愛愛。

我們兩個,一個白天去工地,一個下午去門市,時間完全錯開。我們能見面的時間,只剩下平日傍晚,我去門市吃個點心看看他,以及,星期六、日的完全空檔。

體力活真的很累,我平日幾乎連勃起的慾望都沒有了,只靠著週末和小勤的坦誠時間,和他在浴池裡簡單地愛愛。

這一陣子,建翔哥哥的案子當中,有一個很特別,是他自己都覺得很興奮的室內設計。

「買家很神秘,我都沒有見過面。」他第一次載我和歐陽勁去這個工地的時候,在車上跟我們介紹的。

「那你的設計稿給誰看?」我大約懂得這些流程,就直接問他。

「老大過目,他說了算。」

「滿罕見的,或許是乾媽黃律師那邊的客戶。」我試著分析其中的可能性。

「有可能,我聽說屋主是年輕的企業家。可能是剛回國,還在隔離,所以沒見到面。」

聊著聊著,目的地到了。這裡是高鐵桃園站附近,一幢剛落成的大樓,日昇春陽。一共24層樓,5樓以上都是住戶,每層樓4戶。我們接手的案子是位於23樓的一間。

電梯來到23樓,「剛好是我的座號耶。」我開心地叫了出來。

打開門,進去的第一眼,就讓我有種非常開闊的感覺。三房兩廳、雙衛浴,客廳和餐廚室打通,並且和視野奇佳的陽台相連接,空間結構簡單而暢快。

建翔和工班的工頭討論細節,並且把我和歐陽勁介紹給他們。工頭拍下我們的身分證,立即傳給他的公司。

「就算只上工一天,我們也要幫你們加保。」

屋主的要求是簡約而色彩大膽,所以工程並不繁複。十個工作天後,我和歐陽的任務結束,各自領到15,000的薪資,非常開心。

這個案子,也是我暑期眾多工地打工的最後一案。

這段期間,我每天晚上都會去河岸門市和小勤聊聊天,給他看看照片,告訴他我當天在工地看到的、學到的東西,分享給他聽。

我特別喜歡這個日昇春陽的裝潢案,所以也最常和小勤討論這房子。

「竟然一整個房間拿來做成和式塌塌米,好享受喔。」小勤看到成品的照片,感嘆地說。

「對,而且,你看這個書房,設計得多簡約時尚。」

「他們沒有設計小孩房間耶。」

「嗯嗯,聽說屋主是頂客族,不打算生育的。」

小勤羨慕我整天可以在外自由地活動,我反過來羨慕他工作的時候可以吹冷氣,相對比較輕鬆。

不過,累積了五個案子,我領了一筆不錯的薪資,我邀請他,應該說是請求他,「後天,星期日,騎車載我去汽車旅館,我們好好愛愛,好嗎?」

他開心地接受了。

「這次,換你當1號葛格,我要當0號底迪。」

小勤稍稍嚇到了,但他的眼神顯得非常興奮,用力地點了幾下頭。

我坐在用餐區,用手機上網作功課,找到一家距離稍遠,但非常豪華的摩鐵,要來慶祝我的打工結束。

我也好好地吃了一頓晚餐,然後告訴他:「到星期日愛愛之前,我就不再進食了。」

星期六一整天,我只靠著蔬果汁維持營養。直到小勤晚上七點LINE我:


媽媽准我在外過夜。要不要提早?


我很誠實地告訴老爸,我想和小勤去汽車旅館過夜。他答應了,竟然贊助了我3000元。

於是,我們就興高采烈地,他騎電動機車載著我,直奔半小時車程外的一家豪華摩鐵。

「原來騎機車也可以進來的呦!」小勤在等結帳時,對我說。

「就算你走路進來,他們也都歡迎的呀。」我小小聲地告訴他。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

「你忘了爸爸最拿手的就是設計汽車旅館的。」

我差不多是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就開始知道這些事情。那時候他教我,「汽車旅館不僅只是過夜的旅館而已,通常也是男生和女生享受愛情的地方。」

我已經24小時沒有好好用餐,也長達三、四天沒有解決性慾了,我可能比小勤還更想要這次的愛愛。

淋浴的時候,我幫小勤吹喇叭,保持蘇小勤的硬挺。沒想到小勤突然羞赧地對我說:

「我只有13公分……」

「你忘了爸爸有教過,長短不是重點,會射精的才是好雞雞。」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因為你對我好呀,沒有你,我怎麼能考得上我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那…… 開學之後……」

「我每個星期都會回來,然後我們每個月上一次摩鐵。」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個承諾能不能做得到,但我現在、此刻,很想要……

我們擦乾身體,小勤說:「我也選了一首主題曲,我當1號時專用的。」

我點頭,問他:「哪一首?」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我喜歡,輕柔、舒服、和我的那首主題曲可以相互呼應!

我調暗燈光,準備今晚的重頭大戲。

原本屬於爸爸的那支短的假陽具,現在已經歸我專屬使用。小勤要我先躺下,他跪在我的前方,我把雙腿張開,倚靠著他的肩膀,朝天舉高。

他用食指沾了潤滑液幫我的菊花按摩,我有種感覺,我的後門在慢慢打開。

李小昊還沒有全然勃起,但我已經感到全身放鬆的感受。

尤其是在連續好一陣子在工地上工之後,這樣的性愛,是何等的享受。

假陽具一滴滴地推進,再一點點地滑出,小勤在幫我開發異次元空間的深度。

跟對的人做愛,什麼感覺都是對的。

當假陽具完完整整地插入之後,我很確定,那裡就是我的高潮處。

「葛格,幹我吧!」我幾乎是用懇求的聲音在向小勤發出攻擊命令。

他按下準備好的音樂播放鍵。

第一個音符一出來,我心底咒罵了一聲!


蘇學勤,哪個版本你不選,你偏偏要選電子混音舞曲加長版的?


尤其當第一句歌詞一出來之後……

Tonight you are mine completely……

我猜得到,他會開啟狂暴模式,他會把我當他的獵物,他會無止盡的蹂躪我。

他套上準備好的保險套,再塗上一層超濕滑的潤滑液。

他要我翻身,我以高跪姿,跪在床上,我的菊花對著他怒放。

小勤溫暖的肉棒,推進來了。

他沒有一點一滴地推進,他是直接進攻。我的異次元空間完全接納了那13公分的陰莖,長驅直入。

我沒辦法看到小勤的肉體,但我知道,他現在是頭野獸。

他的雙手握住我的腰際,分不清是我的異次元空間摩擦他的雞雞,還是他的雞雞摩擦我的深邃空間。


好爽,好爽,好爽……


小勤每一次撞擊我,李小昊就自動撞擊我的腹部。兩種啪啪聲,非常律動地結合成特殊的節奏。

甚至還能配得上背景音樂的舞曲風格。

小勤突然停了下來。

別停啊,我還想繼續被幹啊,葛格!

可是,糟糕了,他竟然熊抱住我的身軀,他的胸部,幾乎緊貼到我的背部了。

這就是小勤的狂暴模式,就是那種會讓我以為「我會死在他的激烈性愛下」的模式。

我爽到叫,我爽到吼,我爽到哭……


我爽到噴了!


床單上已經一片精液了,但他還在抽插……

速度漸漸緩慢了下來,他從背後摸著我的乳頭和已經恢復原狀的陰莖……

我知道了,他內射於我的異次元空間。

小勤慢慢地拔了出來,他抽取了一些面紙,把他第一次當1號的痕跡,包了起來。

我終於能夠「翻面」,與他四目對望。我伸出舌頭,輕輕地和他接吻。

「對不起,我剛剛對你這麼殘暴……」

「可是,葛格,我好爽!」

我回想起環島旅行的那三次,我當1號負責節奏時,因為害怕我的「大支昊」會造成小勤的負擔,都是做著慢板的性愛。

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般,被小勤的快板,蹂躪著、摧殘著……

而且是無手爽射!

大浴池已經滿水位,我幾乎是腿軟般地,在小勤的攙扶下,坐進浴池中,好好享受泡澡的樂趣。

「你大腿很痠?」

我點點頭。我真的連站起來都很吃力。

「我快速去沖個澡,幫你買宵夜,你一定餓壞了。」

「謝謝葛格。」

「水餃30顆?」

「你買50顆我都吃得下!」

小勤臨走前,在浴池中撒下一整罐的溫泉入浴劑,「這個有助於消除疲勞。」

我點點頭,謝謝他的好意。

那天晚上,我真的啃食了50顆水餃和一些小菜,總算把消耗的體力給補償回來。

我無力再度勃起。但性慾旺盛的他,對著我的裸體,用TANGA飛機杯,又射了一回。

我終於很誠實地告訴他:「當0號,很爽。」

「不必客氣,我當1號,也超爽。」

我們撤去第一層床單,把第二層床單鋪好,準備就寢。

「我怕我醒來之後會忘記,我要趁現在趕快告訴你……」

小勤睜大了眼睛,「什麼事情?」

我先用右手握拳,輕敲左胸口兩下,然後很慎重地告訴他:「你的13公分,剛剛好頂到我的G點!」

「真的嗎?你的17.5公分,也剛剛好Match到我的最高潮!」

「才怪,你沒有敲你的胸口。」

「好啦,我認真,我覺得我的G點在18公分的地方,你再加油,就快頂到了!」

我們一陣互相吐槽,終於結束的今夜的性愛。

我也總算,被成功開發成1、0雙修的角色了!



八月初,爸爸帶著我和小勤,花了兩天,在台北大學校園附近尋覓合適的學生宿舍。終於在三峽的一幢大樓,物色到我未來四年臨時棲身的單人套房。

這幢大樓顯然就是被裝潢成典型的學生宿舍。大約八坪大的空間,一進門是小玄關和衛浴,剩下的大空間就是書房和臥室。

爸爸特別在意的是大走廊上,有足夠的消防栓和滅火器,他也發現到,窗簾是用防焰布材製成的。

「房東很有良心。」所以,我們就簽了一年的租約。爸爸也當場轉帳一年份的租金給房東。

我唯一不滿意的是,房間附設的書桌感覺有點歷史。「你可以把這張書桌撤掉嗎?我們自己搬新的過來。」爸爸問著房東。

房東同意了。

當天傍晚,我們逛著校園,在尋找未來我上課的校舍,和解決三餐的地方。

這裡畢竟是發展完善的大學城社區,早餐店、自助餐店、宵夜場的火鍋店,應有盡有,應該不會把我餓著。

樓下剛好是自助洗衣店,也讓我省事不少。

要真說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就是宿舍離校園有一段距離,步行的話,單趟大約20分鐘。

吃飯的時候,我把這個煩惱告訴老爸。他答應幫我牽一台電動機車,和小勤同款的。但他跟我約法三章:

「放假收假都不准騎車回家,你有APP,搭55688回來,費用我出。」

「沒問題,謝謝老爸。」

「警察臨檢就乖乖地給他開無照駕駛的罰單,臨檢落跑反而會引起更大的傷害,我寧願幫你繳罰單,不願意幫你繳醫藥費。」

「我懂,老爸。」

「滿18歲立刻去考機車駕照,時間充裕的話,就在三峽找駕訓班學開車。」

「駕訓班學費…… 你出嗎?」我試探地問著老爸。畢竟,我知道,小勤上駕訓班的費用是爸爸出的。

「好哇,我出。但說好,你如果想要買車、或是以後出遊想租車,靠你自己賺獎學金喔。」

「謝謝老爸,老爸最好了!」



我要離家求學這件事,對四位設計師而言都是一等一的大事。八月中旬,他們四位,和歐陽勁哥哥,利用一個週末,為我那八坪空間重新裝潢一番。

我對建翔哥哥說,簡單就好,其他的內容交給他們專業的去處理,我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

星期日下午,我再度推開宿舍門時,完全嚇一大跳。牆壁粉刷過,衛浴設備整理過,但最讓我開心的,是一張漂亮的大書桌,以及一個大層架櫃,將一片大空間隔成書房和臥室。

這個層架櫃,大約1.6公尺見方,隔成4乘4,共16格正方形的空間,兩面鏤空,所以從書桌這邊、或是床鋪那邊,都可以擺放或取出物品。

而且,其中有8格,還配置了PE塑膠半透明的收納框,可以將貼身衣物整理好,放入收納。

「這是我的點子。」建翔哥哥說,「我們幫你堂伯伯設計的大學宿舍,都是用這種模式規劃的,很受好評!」

那16格的層架櫃,已經有4格擺上物品了。一個智慧音箱、一個智能翻譯機、兩個日本進口的烘衣衣架,和兩個抱枕。這是四位設計師送給我的大學新生禮物。

建翔哥哥額外加碼,送我一台陶瓷電暖器。「三峽的冬天很冷很潮,別凍著了。」

「謝謝建翔哥哥。」

「別客氣,你一直都是我的福星。」

「小勤你別吃醋,」薇薇姐姐提醒他,「畢竟昊子一年有八個月不能住在家裡,我們得讓他在外頭過得舒適些。」

「好,那我也來想個辦法,明年轉學來台北大學!」

小勤是鬧著玩的。畢竟,師範大學是他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那天傍晚,我們一共九個人,回到台北市區,好好享受一頓喜來登飯店的自助晚餐,爸爸請客。這似乎是我們家每逢大事必然的慶祝方式了。



九月初的第一個星期日,我終於要離開家裡,去台北大學,準備開學前的迎新週。

這天傍晚,我和小勤都沒有什麼胃口,就在河岸門市,吃著微波的便當,感傷地說著很多不捨的事情。

我的學用品和生活家當,還有媽媽送給我一台新的筆電,都已經早一步送到三峽了。爸爸答應送給我的電動機車,也已經牽好放在三峽的宿舍巷子裡。

六年來,爸爸、小勤媽媽、小勤和我,四個人演出的「一家人」,也要落幕了。

很傷感,不知道要說什麼話才是。

媽媽利用門市的廣播系統,選了一首經典老歌,為我送行。


南風吻臉輕輕,飄過來花香濃

南風吻臉輕輕,星已稀月迷濛

我們緊偎親親,說不完情意濃

我們緊偎親親,句句話都由衷

不管明天,到明天要相送

戀著今宵,把今宵多珍重

我倆臨別依依,願太陽快昇東

我倆臨別依依,要再見在夢中



歌詞很簡單,我們四個人都開口跟著無聲地唱。直到最後幾句話,小勤有感而發地問:

「既然臨別依依,為什麼還希望太陽趕快昇東?」

我懵了,這首歌哼唱了這麼多年,我為什麼沒注意過!

「不是願意的願,是抱怨的怨,怨太陽快昇東。」媽媽解釋著。

「喔喔,我終於懂了!」小勤憋著快流出來的眼淚,告訴媽媽。

爸爸預約了一台55688,已經停在門市門口,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說了聲「謝謝爸爸,謝謝媽媽,謝謝哥哥。」忍著眼淚,背上背包,準備走出店門。

「有沒有這麼難過,五天之後你就可以回來了呀!」爸爸輕輕地罵著我。

我抿著嘴唇,向爸爸鞠了個躬,四個人一起走出去,我,開了車門,上了車。

搖下車窗,再度向他們揮別。

車子緩緩駛出巷子,向快速公路的方向而去。

「我叫莫雲風,以後每個星期日晚上八點半,負責安全地從這裡送你回到三峽。」司機自我介紹著。

「謝謝莫哥哥,以後,麻煩您了。」

他看起來很年輕,可能比建翔哥哥還年輕。所以,稱呼他莫哥哥應該不為過吧。

我打開Spotify,搜尋著剛剛的那首今宵多珍重。好多人唱過。

「莫哥哥,我可以透過你的藍芽系統,在車上播放一首歌嗎?」

他很快地找到配對,我選了黃鶯鶯的版本,她是爸爸很喜歡的一位歌手。

爵士風格的版本,沖淡了我今晚難過的心情。

間奏的時候,司機對我說:「李先生一定是個很好的爸爸。」

「是的,他是。」

「那位稍微比你矮一點點的帥哥,是你弟弟?」

「我哥哥,他讀師範大學,不必住宿。」

同一首歌放了四次,我看到「三鶯交流道」的路標,目的地快到了。我關掉了Spotify,揉揉眼睛,收拾情緒。

快到家了。

不,快到宿舍了。

我請莫哥哥停在一家便利商店前,下了車,走進巷子裡,我見到我未來的坐騎,安穩地停放在街邊。我試著騎了一小段,確認一切正常,又停回原來的位置。

「以後也要麻煩你了,李金馬。」這是我對我的電動機車的稱呼。

我抬頭望著這幢我住宿的大樓,點燈的戶數增多了,顯然,無論新生舊生,都慢慢回到這個大學城了。

明天,新生訓練的第一天。但我知道,今晚,最難熬。

打開門,打開燈,打開電腦。

心有靈犀,小勤的LINE來電了!

「我想你。」

「我也想你。」

「你會好好地過這五天吧。」

「當然,你也是,別餓著了。」

「讓我看看你的宿舍好嗎?」

我打開視訊通話模式,他看到那一張雙人床。

「你會抱著那隻熊大睡覺嗎?」

「會,當然,這是你送的。」

那一夜,我們這般無意義的對話,幾乎持續到午夜一點。直到他的眼皮已經撐不開了,我才在鏡頭前,吻了他一下。

「明天下午五點,繼續通話好嗎?」

「嗯嗯,晚安,愛你……」

手機只剩12%的電力。我也是。

但我實在不知道,這一夜能不能好好地睡。


蘇學勤,我好愛你,你知道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四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三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二章)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