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六章)

李之昊大學開學前的新生週,連續五天沒和蘇學勤聚在一起,他想到一個方法,想探探爸爸的口風:他想和蘇學勤長長久久在一起......

第四十六章 傳宗接代

【時間:2020年九月,李之昊上大學前的新生週】

(Written By 李之昊)


新生週是很忙亂的一個星期。

我要學習認識校園,我要學習認識課程,我要學習認識學長……

我還要學習如何獨處。

過去這七年來的求學生涯,小勤一直是我的最佳學伴、玩伴、甚至性伴侶。

現在,我上了大學,沒有了這些庇蔭,我總覺得忐忑不安。

他會找到他的Mr. Right嗎?

國小升國中時,爸爸特意安排我們同校同班……

國中升高中時,小勤特意「降階」想與我同校……

高一的寒假時,我特意自己多花錢,就是想和小勤同房……

高一要分組時,小勤特意為我來社會組就讀……

對,我發現我和他之間的生活,都是「特意」安排在一起的。

我突然陷入一點點的恐慌。此刻,正在師範大學新生訓練的他,會不會已經被某個男同學看對了眼,而形成了「班對」?

那我怎麼辦?

再過一個月,我就年滿18歲,民法上的成年了。

我是不是可以對他承諾些什麼?


來自心海的消息 我愛上你

從很早很早開始

啊~ 漸漸地 漸漸地 滴聚而成的心海

啊~ 漸漸地 漸漸地 將喜歡變成了愛


這是什麼歌曲?為什麼這麼剛好地唱出我此刻的心境?

我站在這家手搖飲料店前等著一杯新鮮的珍珠水果茶,但我卻被這首輕快的歌曲帶走了思緒……

「嘿,李之昊學弟,發呆啊!」

我頓時驚醒,剛好是我的直屬學姐田欣欣排在我的後面。

我拿到了我的飲料,順便問問她:「學姐,明天星期五,我可不可以早點回家?」

「談戀愛了,對不對?誰是那個幸運的女孩啊?」

我有點羞赧地笑了。「對呀,我很想他。」

還好中文裡,男的「他」和女的「她」,讀音一樣。我沒有露餡吧!

「沒問題的啦,迎新週沒有什麼強制性。不過,明天中午聽完系主任的講座再離開吧!」

我太開心了。我要開始籌劃我心目中的人生大事了!



星期五的下午一點多,我踏進家門。

太棒了,爸爸在家。至於小勤,應該還在師範大學參加迎新吧!

我拿起兩枝筆,擺成一個T字型:坦誠時間!

我很久沒有用這一招了,爸爸的眼神,飄了起來。

在他的口罩下,他一定暗自笑著!

「走,到二樓去。」

坦誠時間是我們李家的大事,還好爸爸不算太忙,他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就領著我上了二樓的餐廚室。

我們父子倆一坐定,一起脫下口罩。我把有點厚重的上衣也脫掉,老爸的眼神,似乎是盯著我T恤下微微凸起的兩顆小圓肉球。

原來,我的小咪咪頭也是很吸引人的,是嗎?

我跟老爸完全沒有隔閡。他的裸體,被我看遍了;我的裸體,被他摸遍了。我和他有過肌膚之親的頻率,遠超乎一般人的想像。

我知道他現在想摸我,但我得裝一下矜持,因為我真的有事要求助於他。

老爸似乎放下玩心,親切地看著我。但沒想到老爸的第一句話,就差點命中紅心:


「乖兒子,想轉學去師範大學嗎?」


嘿,我怎麼沒想過這一招?

「不不不,老爸,我程度沒那個能耐。」我抿著嘴,很怕我亢奮的心情會在此時忍不住爆出來。

「喔,那老爸再猜一猜,台北大學有男同學約你打砲?」

「吼,拜託,這種事不值得我特地搭計程車回來找你坦誠時間的啦!」

老爸笑了笑,並且從冰箱裡拿出兩瓶蔬果汁。「也對,我的乖兒子一定會為了一個人而拒絕的!」

終於等到我們父子倆都收拾好情緒,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爸,認真問你一個問題,不准笑我!」

「好,你以前問過最好笑的問題時,我也沒有笑你!」

「啥?你在說哪件事?」

「國二的時候,你問過輸精管閉鎖症那件事。」

我差點把含在口中的蔬果汁噴了出來!我老爸就是這樣,會拿我的糗事開玩笑。

「欸,我早讀一年嘛,當時我的智力沒跟上來呀!」

「好吧,乖兒子,老爸現在正式洗耳恭聽。你的問題是……?」

終於,心底糾結了幾天的想法,可以說出來了。

「親愛的父親大人,您的乖兒子想誠懇地問您一個問題,我可以『不傳宗接代』嗎?」

他楞了三秒,還是五秒鐘?

回答我呀,老爸!

但他第一個說出來的詞語竟然是……


「不!」


糟糕,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不不不,我是說…… 我剛剛說的不,不是你…… 你以為的…… 你以為的那個不。」

我這個老爸,竟然口吃了。

我張開嘴巴,側著腦袋瓜,等著他的解釋。

「我的那個不,意思是,這『不是一個問題』啊,兒子!」

「蛤?」我整個懵了!

「對我而言,傳宗接代,是兩個問題呀!」

我被搞糊塗了!我完完全全不知道我這個調皮的老爸在說什麼!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我在這個愛搞笑的老爸半強迫半哄騙、半利誘半脅迫的狀況下,在三樓的大寢室和大浴池間,被他拍下最後一組「成年前」的裸照。

我從小學五年級就被老爸成功地開發出「不怕裸露」的天性。(好啦,建翔哥哥或許更早,小學二年級我就全裸跟他一起洗澡了。) 也慢慢地習於被他擺佈,拍下一幀幀性感的少男裸體照片。

一開始的裸照,老爸會刻意避開我的生殖器官。他會教我使用一些道具,刻意地遮掩住那神秘的第三點。

認識了蘇學勤之後,我們一起探索過身體的秘密。在那之後,我也放開了,很大膽地讓老爸拍攝我的全裸鏡頭。

從陰莖微軟、到微微勃起、到奮力硬起……

從肢體僵硬、到擺著姿勢、到搔首弄姿……

從未生陰毛、到初生細毛、到射出精液……

我過去七年來的成長歷程,特別是胴體的發育過程,都被我這個玩心大開的老爸,以鏡頭記錄了下來。

我知道我這些不能公開的少男裸照,數量絕對超過50G,全部珍藏在老爸的電腦中。而且,除了合拍的《悅動精喜》之外,小勤完完全全不知道我有拍過個人裸照。

老爸其實也想記錄小勤的成長裸照。還好我學了老爸的五成功力,我和小勤之間也是這樣互拍裸照長大的。

老爸拍完我的裸照之後,我都會得到很豐厚的獎勵。有的時候是肉體的,他會幫我極度深層地吹喇叭;有的時候是實質的,他會在我的郵局帳戶哩,存入一筆錢。

而今天這次的拍攝,我希望得到的獎勵是心靈的:


「爸,我真的很想跟蘇學勤永遠在一起。」


在一邊拍攝、一邊喬姿勢的時候,我和爸爸的對話是持續進行的。

「所以,我親愛的兒子想放棄女生那對會抖動的雙乳,和那個性感幽暗的隧道嗎?」

「老爸,你說的太露骨了。你兒子想要的是一段真正的情感。而且......」

「嗯嗯,你繼續說,把身體微微向右轉45度,我在聽……」

「而且,小勤微微突起的胸肌已經滿足我的需求,至於你說的那幽暗的隧道嘛……」

「我知道你進去探險了。小勤有跟我說。」


哈!蘇學勤,你還真大膽的耶!


聽到這段,我的整個性慾開外掛。我的陰莖急速充血,我的肉體急速高潮……

「爹爹,兒子好想被您寵幸一次,好嗎?」


這是我和老爸之間的性遊戲,最大膽、最豪放的一次。就在家裡的三樓,而且就在四位設計師還在一樓工作的星期五下午。

我最喜歡的道具是嬰兒潤膚油。這很難清洗,所以我並不是很常使用。

「兒子,為你成年之前的最後一次,老爸豁出去了。」

他用室內對講機交代了一些事情,就把三樓完完整整封住。

我試過,這是那種「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等級的隔音!

老爸的體質比較怕冷,我為他打開暖氣的最低段,設定25度。

他把他的大床床單毫不客氣地撤下,我協助他鋪上兩張夠大的毯子。

我站在床前的一塊地毯上,我也往我的身上毫不客氣地澆下一罐潤膚油。

溫暖的房間、油脂的香氣、老爸的裸體……

所有的氣氛都是發春的訊號。

「躺平,我要為我的兒子做最深的口交服務!」

這是老爸的命令句,也是老爸的祈使句,更是老爸的渴望句。

我躺成大字型,用我最強韌的生命力,勃起一根17.5公分的大肉棒,垂直朝天。

他一看到我的「無毛」裸體,整個興致都上來了。

「騷包,竟然去熱蠟除毛!」

「跟爹地學的,無毛很舒服的。」

我看著他,他看著我。尤其我那根巨棒,在毫無遮蔽物的三角洲蓬勃揚起,視覺效果超震撼的!

我撫摸了一下我的李小昊,用很驕傲的口吻問著老爸:

「你行嗎?蘇學勤沒辦法完全吞下去的咧!」

「開玩笑,他是代理商,我是原廠的售後服務耶!」

我笑了,我倒要看看,老爸是不是真能一口含住我的大肉棒……

「爹爹,含我…… 吸我…… 舔我……」

「你好淫!」

「你生的!」

他含住了我的龜頭,那根發出油光的龜頭……

「爹爹,再深…… 再多…… 再來……」

他含住了我半截陰莖,那根發出油光的陰莖……

「爹爹,還要…… 還要…… 還要……」

他含住了我幾乎整支肉棒,那根發出油光的肉棒……

這裡就是小勤口交的極限……

老爸你還能再下去嗎?

他先把我的大雞雞放出口中,抬起頭,深深呼吸了一口。

「兒子,我好爽!」

「老爸,我更爽!」

「兒子,我想我可以整根含下去…… 」

「老爸,我從來沒有被整根含住過……」



爸爸和兒子依然四目對望。

爸爸和兒子呼吸著相同的頻率。

爸爸和兒子都在等對方發起攻擊訊號。

沒想到,兒子自己突破了道德的防線。

他直挺挺地將那具17.5公分的驕傲,垂直灌入父親的口中。

父親也開啟他最大的容忍,迎接兒子最傲人的性器官。

兒子知道,在這個當下,不用在乎什麼是羞恥。

他相信他的父親一定會很興奮地迎接他的口爆。


「爹爹,我要幹爆你的口腔,兒子想要,我好想要……」


兒子也沒等到爸爸的同意點頭,爸爸也沒等到兒子的攻擊訊號,那少男便藉著彈簧床的彈力,往上頂著父親的深喉嚨。

兒子甚至將雙掌壓住爸爸的頭,要他繼續更深度地探索。

天哪,那已經不是「李小昊」的深度了……

我的李小囊,也已經完全被老爸的口腔吞沒了!

我受不了了,我快要射精了!

我趕緊把大肉棒抽出來,我需要冷卻一下。

「兒子的能耐應該可以更持久的吧?」

我呼吸急促地點點頭。

讓我緩和一下高潮。

讓我緩和一下呼吸。

讓我緩和一下心跳。

我看到另外一根雄偉的肉棒,那是「李小嘉」。

我沒舔過這一根,我想要舔,我需要舔,我一定要舔!

這是我此刻能想到,最直接的「孝道」!

我咕溜地一個滑動,鑽到了老爸的胯下。

我吸吮著,我深含著,我舔舐著……

老爸也毫不客氣翻過身來,我們成了 6 9 的體位。

他吸吮著,他深含著,他舔舐著……

父子同一個節奏,父子同一個律動,父子同一個頻率……

父子同一個默契,一起翻滾著那張豪華的大床。

兒子在探索父親的精泉,父親也在探索著兒子的精囊。

「昊子,爸…… 想射了……」

他稍稍撐起身子,下腹部以滿滿的油光,摩擦著我的三角地帶……

摩擦生熱,摩擦生力,摩擦生爽……

兒子摟著父親的肉體,用舌頭勾出他最深的性慾……

當我們肉體摩擦的力道緩緩減速後……

我們依然用四片嘴唇,勾出淡淡的滿足。

至於我們身體底下的那兩床毛毯,早已沾滿了潤滑的油脂,與父子倆滿滿的愛液。



「兒子為什麼不想生兒子?」

「因為兒子喜歡跟男生做愛!」

大男人淺淺地笑了一下,翻過身,也大字型地躺在小男生的身旁。

「而且……」我緩緩地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你想喔,你的才15公分,竟然可以生出一個17.5公分的。那我再繼續繁殖下去,我兒子不就20公分了!」

「那很好呀,這是優生學,巨根巨屌誰不愛?」

「欸,不,老爸,你要這樣想。如果我兒子也要求來個原廠售後服務的話……」

老爸停頓了三秒鐘,突然噗哧地爆笑出來。

我們父子倆,一想到那個情境,不禁一起放聲大笑了出來。



我終於瞭解了父親對「傳宗接代」的想法:他允許我不「傳宗」,但要「接代」,接手他的某個事業。

我當然同意,不過我不可能接手「定家工作室」,好像也不太像是能管理「振家物業」的料。

那麼,或許以後要學著管理那間羽球館吧?我猜。

傍晚,小勤也來了我家,我們相隔了五天,終於見面了!

可知道他上了我家二樓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

「欸,你們家發生了什麼事?你在洗毛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五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四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三章)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