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七章)

這是李之昊18歲生日的前夕,他要在這一天解封他的百寶箱,看看多年來他收到卡片的內容,並且立即銷毀。但最後一張卡片,竟然是如此珍貴,他決定永遠珍藏......

第四十七章 百寶盒

【時間:2020年10月8日,李之昊大學一年級,18歲生日前夕】

(Written By 李之昊)


我一直期待著2020年10月9日的到來,因為這一天,我正式年滿18歲,我要去考機車駕照。

然後,我要載著小勤哥哥,去西濱快速道路的平面路段兜風。告訴他,我可以合法地帶著你出遊了。

但是,我那調皮的爸爸,早在前一個月就澆了我一盆大冷水。


「昊子,10月9日星期五,是國慶日補假日喔。」


我不斷翻查行事曆,政府的、學校的、民間的,都告訴我同一個事實:我的18歲生日,全國放假一天。

我甚至不死心地打電話去新竹以北的各個監理站,問問有沒有任何機會可以在當天考駕照。

嗚呼哀哉,完全死心。

還好,老爸告訴我,至少還有兩件事可以讓我期待:乾媽要給我獎學金,和我的生日大餐。

乾媽給我的獎學金一向很慷慨。小學時期,每學期4000元;國中,6000元;高中,8000元。所以我合理地認為,大學,應該就是10000元吧。

好像有點貪心。

「應該會比這個數字多。」老爸給了我一劑很強的興奮劑,我成天盼呀盼的,超希望明天睜開眼睛,就是18歲的日子了。

在此之前,我徵得老爸的同意,動用我打工賺來的錢,買了一個很特別的禮物,準備送給小勤哥哥。

我能考上心目中的第一志願、我能跟著他環島、以及這些年來我從他身上獲得的各種事物,這五千多元,實在只能表達我的謝意於萬一。

「選一個你們兩人獨處的時間送給他,他一定會感動到飆淚。」爸爸非常欣賞我選的禮物。

沒錯,這真的是我千挑萬選的,意義非凡。

17歲的最後一天,我從三峽回來,為了一場簡單的家庭聚餐。爸爸、我、小勤、健行,還有非常照顧我的設計師建翔哥哥。

非常樸實的一頓晚餐,義大利麵、水餃、牛肉燴飯、和各種港式點心。爸爸費心張羅的。

飯後,有一個很重要的儀式:


百寶盒開箱。


我這十幾年來求學階段中,所有收到的卡片,要在今晚解封。

其實我原本想說,在天台放一把火,燒成灰燼就好。但小勤說,這樣不環保。

我猜,他其實最想知道的是,我以前的人氣到底有多旺。

儀式很簡單,我們圍坐在客廳,旁邊擺了一台辦公室碎紙機。我把百寶盒裡的卡片倒出來,鋪在桌面上。

粗估大約100封。

他們四位,按照爸爸、建翔、健行、小勤的順序,一人拆開一封。不讀出內容,也不說是來自何人。健行和小勤會認得出是誰寫的,他們只是給我大約的提示。

爸爸隨機拆開第一封。

「哈哈,這個好肉麻,昊子不會喜歡的。」然後由健行確認是我中年級的同班女同學寫的。

送入碎紙機,就此兩情相忘!

建翔哥哥隨機拆開第二封。

「不行不行,這個太幼稚,昊子不吃這一套的。」

小勤確認這是國中女同學寫的,然後再度送入碎紙機,又要辜負一個純潔的女生。(其實我早就辜負了。)

大約進入第三輪,徐健行拆開一封比較特別的,爸爸看了一眼,要他讀出來。


李之昊,我很想認識你。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更進一步認識你哥哥蘇學勤。

我不介意三人行。


哇哩咧,好大膽的示愛呀!

小勤和健行對卡面上的名字沒印象,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我高一的同學,當時小勤和我不同班。

「名字是不是有個『鴻』?」我好奇地問。

他們都點頭。

「哈哈,他…… 我實在沒辦法。」我解釋,他不愛運動,身材圓嘟嘟的,跟我的交友設定完全沒有交集。

第四輪,開始出現重複的人名。

男生來的卡片也慢慢增加,比例大約佔八分之一。

有國中班上的女生大量寫給我,有希望同時和小勤交友的,有國小時期大我一屆的學姊給我的,也有國中籃球校隊的男生給我的。

也不知道過了第幾輪,爸爸拆到一封比較特別的卡片。上面貼著郵票、蓋著郵戳,顯然是寄到我家來的。

我記得求學階段,校方對於學生的隱私資訊都做得很周全,應該不會有同學探聽得到我的住址。

爸爸拆開,然後爆笑出來。


李之昊,謝謝你和你爸爸的招待。

我和同學們在你家很快樂。希望還有機會到你家玩。

徐健行


健行把那張卡片拿過去,發現,那是他寫給我的。

「我小學三年級第一次到你家,然後回去之後,爸爸要我寫謝卡給你的啦。」

我們五個相視大笑。這張卡片,沒有送進碎紙機,而留作紀念了。

這樣地逐一解封每張卡片,到了下半場,趣味性變少了,幾乎每張卡片都是輕描淡寫地交代是生日賀卡、新年賀卡、或是交友卡,然後就送入碎紙機,不復記憶。

但我有注意到小勤的手勢,他刻意留下一封淡藍色的卡片,似乎想到最後才準備拆封。

終於,輪到拆這最後一封的人是建翔哥哥。

「這很特別喔,封面是手繪的!」他拿起來,以非常欣賞的態度看著這最後的、可能別具意義的一封。

那是用蠟筆畫出一道六種顏色的彩虹,紅、橙、黃、綠、藍、紫。彩虹的下方,畫著兩個孩子手牽手的背影。

實在太精美了,建翔哥哥非常慎重地解開黏住的封條,打開裡面的那張卡片。

他的表情,從剛剛非常嬉鬧的態度,轉換成和藹慈祥的神情。

但他沉默不語。

他遞給爸爸看。

爸爸也是收起笑容,緊閉著嘴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他略過徐健行,把卡片遞給小勤哥哥。

看著這張卡片,小勤低頭,沉默了一下。健行挨到他身邊。

不久,小勤終於哽咽地唸出上面的文字:


如果對喜歡的人沒有辦法放棄,

那就要更努力地,

讓別人能看到自己的存在。

李之昊,我多麼希望你能看到我的存在。

蘇學勤

2012/10/07


小勤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

他把卡片放回信封,收好,遞給我。「昊子,這張,才是我給你的第一張卡片!」




(Written By 蘇學勤)

小學五年級,老師在課堂介紹了一部電影《逆光飛翔》,說是一部關於盲人音樂創作者半傳記式的電影,很感人。建議我們去欣賞。

媽媽很忙,我跟她拿了500元的零用錢,一個人搭公車去影城看電影。

我不敢多花錢,只買了220元的學生票,沒有買任何零食。

進了影廳,燈暗了,電影進入正片。有兩個人,一大一小,帶著爆米花進場。他們就著微弱的走道光源,坐在我正前方的位置。

電影很感人,音樂很舒服。當片尾曲蔡健雅的《很靠近海》音樂聲響起時,燈光亮起。那一大一小先行離席了。

這時,我注意到,那個孩子,就是我進入五年級重新編班後的新同學:李之昊

我和他剛認識一個月,不熟。只知道他早讀一年,個頭小,很愛運動。而且,很有人緣。

我原本想聽完《很靠近海》再離場的,但我遠遠地跟著李之昊的腳步,融入散場人潮群中。


有爸爸真好。我心頭一陣酸。


他們父子兩人走進T.G.I. Fridays,那不是我花得起的。我多看了他一眼,掂掂自己的荷包,只能吃美食街的豬排飯吧。


如果對喜歡的事情沒有辦法放棄……

那麼我該如何證明我的存在?


那一晚,我買了一張萬用卡片,寫下我生平的第一張交友卡。

隔天,星期一,趁著傍晚放學前的一點小混亂,我把這張卡片塞在他的書包。

一天、兩天……

一星期、兩星期……

一個月、兩個月……

他為什麼看了我的卡片,卻都不回覆我隻字片語?

他討厭我?他喜歡我?他討厭我?他喜歡我?

應該不至於討厭我,不然他不會在我面前,阻止徐健行他們叫我「怪咖」。


「他名字就叫蘇學勤呀,你們不要叫他那個綽號,人家會不舒服。」

「他就很怪呀,整天讀那些文學、還有國中數學的……」


我不太想改變自己。沒有朋友能交心,至少還有最真的數學不會欺騙我的感情和智商。

我曾經在心底默默祈禱:萬能的神啊,如果沒有辦法讓我和李之昊成為朋友,請祢繼續賜予他純潔誠摯的心靈。

可是,真的,那很煎熬。

終於,我在六年級一開學的第一天,和那個星期五,用兩封手寫的卡片再度試探他。

那個星期五傍晚,我坐在揚勛門市,看似在寫數學,其實在放空。

我腦海裡滿滿的都是李之昊的形影:

他上完體育課會半裸著上身去洗手間擦乾身體……

他的咪咪頭帶著淺淺的突起,好像有種奶香味……

他總是很自然稱呼我的名字蘇學勤,而非怪咖……

忽然抬起頭,發現他騎著U-Bike,發現他走進店裡,發現他在站在我面前,發現他額頭髮線留下的汗珠,發現了一件事:


他看到了我的存在!


眼前的他,已經是182公分高壯的身材。謝謝上天聽到我的禱告,他依然和八年前一樣,保有一顆純潔誠摯的心靈。

八年前的這封卡片,和七年前那兩封「無限」的卡片,他都收藏起來。完好如新!

我們差不多是在你11歲開始熟識的。

謝謝你在這七年間,給了我友誼,給了我愛情,也給了我一個有形的窩,和一個無形的家。

昊子,我文筆再好,都無法向你表達完整的謝意。

十七歲的最後一天,你不寂寞,我不孤獨。

十八歲之後的每一天,願你日日開心,願我天天快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六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五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四章)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