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章)

(edited)
李之昊的18歲生日大餐,一大票人聚集在桃園的一家大餐廳慶生。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後,李之昊忍住了情緒,與大家一起慶生。但大餐的最後,一位突兀的女士出現在現場......

第五十章 生日(聚餐)

【時間:2020年10月9日,李之昊大學一年級,18歲生日當天】

(Written By 蘇學勤)


我進了大樓電梯,停在八樓。隔著玻璃大門,我看到李之昊走進一個小房間。

我和媽媽推開門,走了進去。好奇怪,昊子的爸爸竟然坐在會客室的一角,神情凝重地,望著窗外的建築物,一個字都沒說。

我走過去,對他說:「爸,車鑰匙……」

他比了個「噓」的手勢。他想靜一靜。

我和媽媽識趣地坐到會客室對角的一隅。我用很小的聲音問我媽:「妳知道為什麼爸爸沒進辦公室嗎?」

她聳聳肩。

空氣靜到連我都可以聽到我緊張的心跳聲。

李之昊是不是惹上什麼麻煩?

他是不是無照騎車肇事逃逸?

他是不是搞大哪個女生肚子?

難道是對我提告未成年性侵?

十五分鐘了,辦公室的門依然是鎖著的……

十五分鐘了,爸爸的眼睛依然是看著窗外的……

十五分鐘了,媽媽的表情依然是緊繃的……

我慌了,我開始不明所以地掉下眼淚。

我用手肘微微頂著媽媽,我用表情告訴她,妳可不可以去問問爸爸。

她懂了我的要求,緩緩起身,走了過去。「昊子爸爸,昊子,沒事吧?」

「沒事的。只是,我們李家有些事情,昊子長大了,該讓他知道。」

爸爸起身走向我,坐到我的旁邊。我的手機正在跑一個「砂漏APP」,這是我自己設計的。我無心地盯著螢幕,看著每一滴砂子落下。

「小勤,你在擔心?」

「嗯……」我點點頭,然後鼓起勇氣問說:「本來我只是單純以為他來領獎學金的,但是進去這麼久……」

我停頓了好一陣子,才繼續著:「爸爸,昊子是不是有什麼婚約在身,要在成年之後履行某種義務,去娶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子?」

媽媽笑了,並且用唇語對我說:「你想太多!」

爸爸也露出一抹微笑,搖搖頭,告訴我,「沒有這回事啦!」

我抿著嘴,不想回應。

時間似乎又靜止了。

等待,是種煎熬。一種「度秒如月」的煎熬!



匡噹一聲,辦公室門開了。會客室的我們三人,同時站了起來。

乾媽黃律師走在前面,眼眶濕濕的,昊子跟在後面,眼眶紅紅的。


昊子,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糾結的十秒鐘!

他走向我,牽起我的手,肩並肩地朝爸爸走過去。

他向我問話,可是他的眼睛是盯著爸爸的。

「小勤,在你眼中,你認為,我這個爸爸,是怎樣的爸爸?」

他的聲音開始有點顫抖。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到,我試著找到一個很謹慎的答案。

「爸爸,他非常好…… 他…… 待我視如己出,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爸爸。」

我側臉盯著昊子,心底想著他為何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

但昊子沒轉頭,他一直看著爸爸,並且說:


「我要告訴你…… 一個…… 一個讓你覺得他…… 他更偉大的事。」


昊子的聲音已經是放聲準備大哭的境界了。


「他不但對待你視如己出,他對我…… 也是…… 視~ 如~ 己~ 出~ !」


沒等我反應過來,昊子放開我的手,噗通一聲,跪在地板上。

「李之昊謝謝爸爸,十八年來養育我!」

昊子第一次磕頭。

「李之昊謝謝爸爸,十八年來教育我!」

昊子第二次磕頭。

「李之昊謝謝爸爸,十八年來…… 」

昊子說不出話來了,但第三次磕頭。

爸爸扶他站起來,也顧不得什麼場合了,父子兩人大哭出聲。

「昊子,十六年而已,爸爸愛你!」

我媽媽趕緊遞上面紙盒,爸爸和昊子才找到適當的時機點,收起淚水。


這是怎麼回事?昊子?難道這個爸爸不是你爸爸?


我哭出了鼻涕,黃律師也在落淚。只有我媽媽似乎比較平靜些,她只是點點頭,似乎懂了些什麼事。

空氣很安靜,沒有人敢先開口。

好一陣子,是昊子說出現場的第一句話。

「爸爸,昊子愛你,一輩子!」

他右手握拳,輕捶左胸口兩下。爸爸開心地拭乾淚水。

接著他對爸爸說:「可以讓我和小勤說說話嗎?」

爸爸點點頭,然後我被他拉著走進了化妝室。我們終於找到一方安靜的角落,把那種「痛哭流涕」的情緒,徹底地宣洩!

他這麼愛我,我這麼愛他。原來上蒼有在安排,讓兩個沒有爸爸的孩子得以一起成長,相濡以沫,相親相愛,相依相偎。

昊子,拜託拜託你,我生命裡找不到這樣的Mr. Right了。你可以選擇我嗎?



昊子說他想平復一下心境,後來搭上乾媽的車。我繼續擔任這台車的駕駛,載著爸爸和我媽媽。兩台車,開往中壢青埔,準備中午的慶生宴。

車上,爸爸很清楚地向我們母子解釋昊子的身世。

到了飯店,時間是11點20分。其他九位賓客已經先行在包廂就座了,他們是徐健行一家四口,四位設計師,和今年年初加入辦公室陣容的工讀生歐陽勁。

走進餐廳的時候,昊子緊緊握著爸爸的手,他眼睛還是紅的。現場每個人的表情都是一臉訝異,只有首席設計師志峰哥哥招呼大家說,「昊子沒事,昊子沒事,他遇到了一件很感動的事,所以他哭了。」

服務生進來說供餐時間十分鐘後開始。志峰哥哥先把包廂的門關上,他應該是代替了爸爸,以主人的身分,向各位介紹在座的每一位,以及,最重要的,致詞。


「今天的主角是李之昊先生,他今天年滿18歲。

「昊子,在今天之前,除了你爸爸、黃律師之外,我是唯一知道事情的人。

「我很開心你今天哭過,而我,也得以在今天解鎖這些年來的秘密。」


昊子坐在我旁邊,他點點頭。

其他人顯然都完全不知道是什麼大事,包括志峰哥哥的妻子凱璇姐姐。每位賓客的表情,都好像掛滿了問號。

「我在十六年前進入這個設計團隊的,當時,老大,李定嘉先生並沒有孩子。」

眾人之間有些疑問聲。

「昊子的親生父母親,在2004年七月,因為兩場不同的意外,不幸,同日亡故。我的老大,李定嘉先生,義無反顧地收養了李之昊,成為他的養父。昊子的曾祖父生前有交代,要在今天,讓他知道他完整的身世。」

徐健行的表情最誇張。他整張臉,像是卡通般的表情,闔不上嘴,卻又說不出話。

「對我而言,昊子來到李家,是一件很美好的大事。」首席設計師繼續致詞,「他出現之後,我們的生意量大增,我現在的薪水是當年的三倍…… 」

大家都笑了。

「李之昊是各位的福星。他的好朋友徐健行、徐遠行在家庭和事業上跟著受惠。他去羽球館打球,認識了歐陽勁,他現在也成了我們的工讀生。最重要的,他認識了蘇學勤,蘇家後來為我們帶來連續好幾年的大合約,也成了我們設計師加薪的最重要因素。」

昊子笑了,我也抿嘴笑了。

「昊子,我們幾位設計師,都謝謝你,我也知道你今天一早不好受。但最重要的是,你爸爸給你的愛,不會因為你知道身分之後而改變。我們祝你生日快樂,永遠快樂。」

Happy Birthday, Howard, My Dear BF!

這時候,Buffet開始供餐了。十四個人,魚貫走入取餐區,享用這奇妙而豐盛的一餐。



(Written By 李之昊)

開始取餐時,我的情緒還難以平復。小勤坐在我身邊,拍著我的背,我感受到他暖暖的愛。

「我先去幫你夾菜。蝦子好嗎?」小勤問我。

我點點頭。

然後我等待第一波取餐人潮稍稍退去後,才走出去取餐。

我發現有一位穿著穆斯林服裝的亞洲女性,跟在我後面。她取餐的時候,非常謹慎。

「You are finding Muslim friendly meals, right?」我問她。

「是的,我不太會分。」

她會講中文,那就簡單了。我告訴她,這家餐廳是穆斯林友善餐廳,餐點牌子上如果有個回教旗幟的標誌,就可以安心食用。

她點頭致謝,取了牛排和酥皮濃湯先回座位。我拿了生魚片、壽司、沙拉和湯,回到包廂。她應該是外籍配偶,我看到她和夫婿及兩個兒子,就坐在包廂外的座位。

她看著我,再度點頭致謝。

「唉呦,在放電呀!」徐健行剛好經過我的旁邊,「走走走,我要聽你的故事。」

這包廂很大,可以坐20人,但被我們14人包了下來。

我們大約分成三個小組,爸爸、媽媽、乾媽、和健行的父母聚在一起;四位設計師在一起;我、小勤、健行、遠行圍在一起,歐陽勁有時坐我們這邊,有時被設計師叫去坐他們那邊。

每一個小圈圈的話題都是我的身世。

健行問題最多,他開頭就問:「所以,你現在這個爸爸,是誰?」

我實在餓了,小勤幫我剝好蝦殼,我正在大啖美食,是他幫我回答的。

「是他的堂叔叔,他親生父親的遠房堂弟。」

他還簡單畫了一個簡單的祖譜,簡述我和爸爸實際的血緣關係。

「那你親生媽媽呢?」

「十六年前,也過世了。」這是我的簡短回答。

「那你現在感覺怎樣?」

「餓~ 翻~ 了~!」

小勤說過,哭過的人會特別有食慾。我本來不當一回事,但後來發現,全場都在吃水果的時候,只有我還在拿主餐。

這家餐廳的水煮蝦真的好吃,生魚片也是。我平常根本沒機會吃的。

何況,早上那場嚎啕大哭是很花力氣的!

但我發現,每次我去取餐經過那一位外配媽媽的身邊,她和家人都會對我點頭致意。

唉,搞不好她們暗自是在嘲笑我,食量怎麼那麼大!

爸爸招呼服務生把訂好的大蛋糕送進來。我們事先都知情,所以餐後都沒有取用餐廳準備的切片蛋糕。

接著,突兀的事情發生了。


服務生帶著那桌外配媽媽一家四口進來包廂。


但是,志峰哥哥馬上有了反應,他站起來,指著那位穆斯林媽媽:

「我認得妳,我認得妳…… 」他頓了一下,「黃律師,妳也應該認得,幫我想想。」

乾媽端詳了一下。「Oh my God,妳是…… 昊子的救命恩人。」

「莉雅,我想起來了,莉雅!妳是莉雅!」志峰哥哥大聲叫著。

爸爸走上前,親自去擁抱這位外配媽媽。「主人,謝謝你的招待。」莉雅說著流利的中文,「謝謝律師,謝謝設計師。」

爸爸花了一點時間,敘述我16年前的那個晚上,莉雅揹著曾祖父、又抱著走路不穩的我,奮不顧身地逃離火場的故事。

她看著我,我看著她。我頓時瞭解,為什麼用餐時她會頻頻看我了。

「我從兩年前就開始積極找莉雅。」爸爸向大家解釋。「本來以為,大海撈針,沒想到呀,半年前,我輾轉找到她,原來莉雅十幾年前回到印尼之後,又嫁到台灣來了,現在就住在桃園新屋。」

「我先生開工廠,做五金的。」莉雅解釋。

然後她介紹了她的先生和兩個孩子,讓我們認識。

而且,莉雅拿到了台灣的身分證,已經是不折不扣的台灣人了。

「台灣好好,我很愛台灣。然後,我很想念昊子,我沒想到,她長這麼高又這麼帥!」

我臉紅了。眾人拱我上去抱抱莉雅。

我立刻反應出來,那一個晚上如果沒有她,我就不可能活下來。於是,我上前,把嬌小的莉雅抱起來,讓她的臉跟我的臉位於同一個高度。

然後,我親吻在她的臉頰!

志峰哥哥走過去,告訴那兩個小朋友,「你們的媽媽很偉大,記得要孝順爸爸媽媽。」

孩子點頭,莉雅高興得流下眼淚,她的先生,泛著淚光,握著爸爸的手,連聲致謝。

唱生日快樂歌、許下三個願望、切下生日蛋糕,大家開始吃著這非常甜蜜、特製的水果蛋糕。

雖然爸爸都有交代不要準備禮物,可是莉雅還是遞上一個禮盒。「昊子,希望你喜歡。」

我打開,是一款非常有型的紳士表,金屬錶帶,錶面以黑色為基底,輔以紅色的數字和指針,既具現代感,又有成熟的氣氛。

我找到平時不太戴的平光眼鏡,擺個姿勢,大家的手機鏡頭對著我。「哇塞,可以去當麻豆了!」徐爸爸起鬨著。

接著,徐健行也遞上一大包禮盒。我訝異地看著他,這禮盒也未免太大!

我打開,兩把非常有質感的羽球拍。

健行媽媽解釋,「希望你和小勤還會去運動。這是戴資穎在用的那款球拍喔。」

這時候,一向寡言的徐遠行突然冒出一句話:


「欸,妳為什麼不說這是徐遠行在用的那款球拍?」


眾人大笑。遠行現在已經小有名氣,拿的是國手等級的高級球拍!

這球拍的穿線好強韌,一摸就能感受勝利的氣勢!

「謝謝莉雅,謝謝徐爸爸、徐媽媽!」

我會好好珍惜這兩份大禮的!

爸爸臨時起鬨,要黃律師看看包廂內的18人,一共有幾對是情侶檔?

「四對呀,很好認!」乾媽指出:徐爸爸徐媽媽是一對,莉雅和夫婿是一對,志峰和凱璇是一對,然後,她指向我。

「昊子和小勤,也是一對!」

小勤笑得很靦腆,但我們兩個都接受乾媽這樣的配對。

「還有第五對,看妳能不能認出來!」

全場開始互相掃視。很多人把視線停留在爸爸身上,但他開心地搖搖食指。

薇薇姐姐? 「我這輩子抱定單身主義的喔!」她馬上否認。

難道,徐健行? 「我能跟誰配對呀?」他也立即搖頭。

爸爸詭異地笑著,「快點承認,不然我扣薪水!」

此話一出,全場立即望向建翔哥哥。

「吼,老大,一定要在這裡喔~~」他放下蛋糕盤,似乎有點不太甘心。

「沒有比這個時機更適合了!」爸爸笑了,「乖,老大加薪,3000元。」

我快速地看過全場每一位賓客。建翔哥哥跟誰?

小勤媽媽? (喔,千萬不要!)

徐遠行? (拜託不是)

那只剩下一個可能了!

「好啦,我公開啦。」全場安靜得連呼吸聲都聽得到。


「我和歐陽勁,已經在一起,一年三個月了。」


「為什麼我看不出來?」

「你們在我們眼前搞辦公室戀情?」

「你們差幾歲呀?」


反而是歐陽勁站起來,紅著臉說:「其實,一年四個月了。還有,我們差15歲。」

「親下去,親下去,親下去…… 」全場歡樂地鬧著。

建翔哥哥的嘴唇快要碰上歐陽勁的臉頰時,歐陽哥哥突然閃開,對著爸爸說:

「老大,可不可以,也給我加薪,每小時加30元?」

哈哈哈哈!全場氣氛嗨到最高點。

爸爸點頭,「你畢業證書拿到了吧,趕快去當兵,退伍之後,回來,我聘你為正職。」

於是,建翔出櫃,歐陽哥哥出櫃,大家拍紅了雙掌。


三、四個小時前,我還是大哭著,現在,竟然開心地大笑著。

生日快樂,真的,我好快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八 & 四十九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七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四十六章)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