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三章)

經歷了三天連續假期的種種事情之後,李之昊要準備回三峽的宿舍,回歸大學生活了。但在臨走之前的聚餐時,小勤的媽媽爆料了蘇學勤有一本祕密日記......

第五十三章 秘密日記

【時間:時間:2020年10月11日,李之昊18歲生日之後】

(Written By 蘇學勤)


國慶三連休的最後半天, 星期日,我們一家四口是在非常甜蜜的狀況下渡過的。媽媽帶著我和昊子到家樂福採買食材,準備傍晚在爸爸家的廚房開伙。

昊子需要一些生活用品帶回三峽,他用他的獎學金採買了一些文具和雜物。我比較懂得下廚,就陪在媽媽身邊採買。

「爸爸吃牛肉吧?」媽媽不確定地問了一些。「咖哩?洋蔥?辣椒?……」

「爸爸不吃青椒,李之昊不愛茄子,蘇學勤討厭苦瓜。」我這樣回答媽媽。

她笑得很開心,照著她的食譜,買了至少八人份的菜色吧。

回到爸爸家之後,我們四個圍在餐廚室看媽媽大展手藝。但其實,我們一家四口有更重要的對話,在這段備餐時間互相交談著。

昊子決定以後每個月把獎學金的一半分給我。「我以前在蘇老師家教班補習了七年,都沒有付學費。這些是謝師獎金。」

他用郵政APP轉帳了40,000元給我。我還給他3000元,前天晚上的汽車旅館費用。

「所以,我們以後約會是AA制嗎?」他笑問。

「其實,還不都是你的錢!」我回他。

我曾經想當家教打工賺生活費,但是有了昊子給我的獎學金,我覺得有更充足的時間,超前研讀未來的課程。

「我會想在這裡讀完五年一制的研究所,如果屆時學費不夠的話……」

「老公賣掉一間房子給你呀!」昊子回答得很乾脆。

爸爸笑笑,沒有異議。

關於那六間房子,昊子的想法是,一間自住,一間他打算過戶給媽媽,但媽媽婉謝了。所以,另外五間,找到合理的買家就出售。得到的錢,當作我們的讀書、蜜月、結婚、創業基金。

至於那鉅額的遺產,根本超出我和昊子的想像。反正現在也無法動用,擺著四年吧,或許到時候就有想法了。

媽媽以紅酒燉牛肉的香味慢慢熬煮出來時,爸爸也為昊子解鎖了他生命中幾個重要的問題。

他找出昊子親生父母的結婚照,我發現昊子像母親多一些。「昊子的媽媽是原住民,眼睛深邃,遺傳給了昊子。」爸爸解釋道。

但昊子強壯的身材,顯然是李家的遺傳。其實,眼前的這位爸爸也有著相似的基因。

昊子親身爸爸亡故之後,阿祖不讓他進祖祀,最後是樹葬,把骨灰撒在老家附近的一棵樹下,但爸爸有私下留下一小罐,偷偷放在祖祀裡。

但是昊子媽媽的事,讓我體會到母子連心的那種感動。

爸爸翻閱手機,從LINE的聯絡記錄中找到幾張照片。那是我和昊子環島旅行時,我幫他拍的。

旅行的第四天,我開車沿著省道台9線剛進入台東縣,昊子提議進去晃晃的那個小部落。

後來我選了幾張有質感的,傳給爸爸。就是他現在翻閱的這幾張。

「昊子,你媽媽,就睡在這個聚會所的後面。」

他沉默了。

我回想起那一天,我繼續開車要前往市區的路上,他都是靜靜的。直到車子進入台東市區,他才整個回過神來,恢復活潑的情緒。

那段時間,一定是昊子的媽媽來找他。

然後,爸爸的一句話,觸動了昊子敏感的情緒。

「昊子,你媽媽離開的時候,還懷有四個月的身孕。你無緣當上哥哥,爸爸我也很遺憾。」

昊子有點想哭。他離開餐廚室,走進臥室。我跟在他的後面,陪他進房間整理情緒。

我沒有刻意關上房門,他也沒有哭出聲音來。

直到媽媽來敲門說,晚餐準備好了,我吻著他的嘴唇,他恢復了模樣,帶著笑,回到餐廚室。

紅酒燉牛肉、薑絲炒豬肝、紅燒獅子頭、脆炒高麗菜、還有煎得非常漂亮的蛋包。五樣菜色,配上爸爸喜愛的果菜汁,這是媽媽特別為我「被求婚之後」準備的慶功宴。

「紅酒燉牛肉是有故事的。」

糟了,媽媽要準備說我的糗事了。

「媽~~」我嬌羞地喊著她。我其實不太想讓昊子知道這件事的。

但是昊子起鬨了。「男朋友,嗯~~?」

好吧,還是說給他聽了。

五年級的時候,我開始暗戀李之昊。寫了一張卡片沒有下文之後,我買了一本日記簿,可以上鎖的那種,每天記下我觀察的昊子。有的時候寫散文,有的時候寫新詩。那是我最深層、最不想讓別人知道的祕密。

但有一天,我忘了上鎖,雖然立在書架上,還是被媽媽翻閱了。

她問我,是不是喜歡男生。

我非常生氣,向媽媽怒喊,妳不可以翻我的日記。

我當晚以絕食進行抗議。

第二天和第三天,我帶去學校的便當都原封不動地帶回家。

我只有去便利商店、而且還不是自家的揚勛門市,買蜜豆奶,補充營養。

直到第三天晚上,放學回家,媽媽在桌上擺了一鍋紅酒燉牛肉,並且寫了一張小紙條:


小勤,電鍋裡有飯。對不起。

媽媽愛你。


我才釋懷,把餓了三天的食量一鍋子全部吃完。

然後,走到揚勛門市對著媽媽說:「店長,鍋子我有洗乾淨了。」

接著,坐下來,寫功課。

我們母子才算放下心結。



「我想看那本日記。」昊子露出非常期待的眼神。

「是可以啦,可是…… 」我有點心虛,「我那時候,寫得太文藝了,現在去看,會覺得有點噁心耶。」

「沒關係啦,這不就是你五年級的樣子嗎?」

我點點頭,「那就,星期三拿給你看。」


糟糕!我說溜嘴了。


爸爸放下筷子,「星期三?」

媽媽突然笑了,「昊子爸爸,看來你還不知道他們星期三的事?」

爸爸其實是很開心的,他嘴巴笑得好開懷,「誰來解釋一下星期三?」

我和昊子互相使了個眼神,不知道誰先開口,後來,還是決定我來解釋。

「我星期三的課程只到中午,下午就騎車去三峽,開門進昊子的宿舍。幫他整理內務,帶著他的髒衣服去自助洗,再幫他換床單枕頭套之類的。」

我本來想說這兒就好,但昊子接著說下去。

「我星期三上課到傍晚五點,然後會一起去晚餐,晚上他就睡我宿舍,隔天早上我早八,他趕九點的課。」

「騎著你那台電動機車?」爸爸好奇地問。

我點點頭。

「不行不行,爸爸不准你這樣做。」我有一點被嚇到。「騎車太遠,太危險,搭計程車去,不要跟我爭!」

接著,爸爸在我的手機上設定55688的叫車系統,綁定他的信用卡。「小勤,你現在不再只是我的乾兒子了,爸爸謝謝你這樣幫我照顧昊子,這是爸爸給你的一點心意。」

昊子示意要我接受,我謝過爸爸。心想,這樣每次至少省了一個小時的車程。

原來,被求婚成功之後,會有很多意外的好處!

正餐用得差不多了,然後爸爸起身,從冰箱裡又拿出四塊切片蛋糕,作為餐後甜點。

媽媽說:「我來加碼說一個小勤的故事,但他從來不知道。」

「咦…… 我的故事?」

「你們三個小學畢業典禮後,去日本那一次,剩我一個人在台灣。我很想確認小勤的性向,就問到了一位測字老師,我去找他測字。」

我們三個男生都不知道這段往事,非常專注地在聆聽媽媽說的測字故事。

「我進去那個測字老師的屋子,寫了個『競』字,你老爸蘇競天的競。」

此時,爸爸順手找了紙筆,也在計算紙上寫了個「競」。

「對對對,就是這個字。我用這個字問老師,我兒子喜歡男生還是喜歡女生。然後測字老師老神在在地對我說:

「『夫人,愛是人的天性,公子在長大的過程中,一定會開始摸索愛情。他可能愛得甜甜蜜蜜、可能轟轟烈烈、可能刻骨銘心。但是,愛男生或愛女生是天性,您不要試圖去改變他。您要順著他的天性,讓他成長,讓他學習。』」

媽媽正在模仿測字老師的語調,我們三個聽得出神,老爸低頭看著那個「競」字。


「接著,老師就說,我兒子愛的是男生!」


「為什麼?」我好奇地問道,「他怎麼知道的?」

媽媽指著那個字,「競的底下是兩個兄,兄弟的兄,這就是囉!」

「哇塞,這也太準!」這是昊子的回答。

「不只,老師還補充說,要我別操心,我兒子和他喜歡的男生,終究會在一起的。」媽媽把競字的上半部指給我們看,「兩個立,寫緊一點就是並,並肩作戰的並。這就說了,你們最後會在一起的。」

我輕輕地讚嘆了一聲。

爸爸問媽媽說:「妳得到這結果的當下,在想什麼?」

「我在想什麼?我在想,這老師是不是江湖術士?我就再追問他,會在一起,那會是什麼時候的事?」

我們聽故事聽了入迷,餐廚室靜悄悄地,只有我媽媽說故事的聲音。

「那老師就說了,這是第二個問題,要寫第二個字,要付第二個字的費用。」

爸爸點點頭。

「我就再寫了『天』字,你老爸蘇競天的天。」

媽媽順手在紙上寫了個天,我看著這個字,心底在想:李之昊的昊字,也有一個天。這會不會是關聯性?

「老師怎麼說?」是爸爸問的,他顯得既緊張又興奮。

「你們把天字拆解一下,看到什麼?」媽媽反問我們。

「二人…… 」 「二人…… 」 「嗯,二人…… 」我們三個男生的回答都是這樣。

「你們知道那老師怎麼拆的嗎?一、大!」

我們全部沒有反應過來。


「反過來呀,就是:大一!」


接著發生的,叫做父子連心。爸爸和昊子明明不是血緣上的親生父子,但他們的表情和動作是同步的:瞪大雙眼,張開嘴巴,雙手抱頭。

「這會不會太神準?」昊子問的。

我看見媽媽神氣地點點頭。

「小勤媽媽,妳去找的,是不是在五股山腰上的張老師?」爸爸問說。

「沒錯沒錯,五股,張老師!」

爸爸兩步併做一步地到一樓他的辦公室,拿回兩張保管很好的便條紙,一張寫著「昊」,一張寫著「蘇」。

「你們兩個去環島的時候,我也去找這個張老師,我用這兩個字,測你們之間的感情。」爸爸看著我們兩個。「最玄的是,我一開始只說我兒子在談戀愛,但張老師竟然能判斷得出,我兒子談戀愛的對象是個男生!」

我們又聽了一段神奇的測字故事。結論大概是說,昊子的感情是認真的,而且我們兩人在一起,是段好姻緣。

我突然想到某種數學理論,說:「如果我老爸還在世,他一定阻止我談這場戀愛。」

昊子接著說:「如果老爸你沒有領養我,我和小勤一定不會互相認識。」

爸爸跟著說:「如果我沒有讓你早讀一年,你們也沒機會相愛。」

媽媽的最後一句,簡直笑翻全場。

「如果我沒有去測字,早就確認我兒子是同志,那麼去年你在這裡出櫃,我可能氣到把你轟出家門。」

「沒關係,」我笑笑說,「我們那時候有沙盤推演,最慘的狀況就是我被逐出家門,昊子的爸爸會領養我,我改名叫李學勤!」

四人大笑,正要準備結束今晚的晚餐時,昊子說:「對了,爸,我給你看一張照片。」

昊子用LINE把這張照片傳到每個人的手機。照片裡的他,大約四歲,背景是在建築工地,顯然是中午休息時間,昊子手上拿著御飯糰,沒吃,卻貪心地讓爸爸餵他吃便當。

「咦,我不知道有這張照片耶。」

爸爸陷入思考,「感覺上像是在南部的哪一家汽車旅館…… 昊子,這張照片哪裡來的?」

「生日那天早上,乾媽在辦公室給我看的。」

「啊,我發現一件事耶…… 」媽媽突然發現什麼,驚喜地叫了出來。

大家都看著她。

我們都以為她會知道這張照片背後的故事。

可是,她竟然說:


「那個御飯糰,是全家的產品!」


哈哈哈哈,一陣吐槽。結束了今晚的聚餐。

我作勢要幫媽媽收拾碗盤。她竟然搖頭,對我說:「去陪昊子洗澡,他等一下要回三峽。」

我斜眼瞄了一下我老媽。

妳以前有這麼開明嗎?還是因為我被求婚成功,妳的心境大開,讓妳對我另眼相看?

昊子徵得爸爸的同意,我們上了三樓,使用爸爸的淋浴間。

在溫暖的水花中,我享受了昊子幫我吹喇叭的樂趣。

「你喜歡我哪一點?」昊子在蹲下去準備進入口交狀態之前,問我。

我帶著略為淫蕩的口吻說:「以前,我喜歡李之昊護著我,不讓同學叫我怪咖。」

「嗯嗯…… 今天晚上媽媽煮的菜,你這根蘇小勤最好吃。然後呢?」

「然後啊,我喜歡李之昊可以接受我的淫蕩…… 啊啊啊,我可以盡情地在他身上磨蹭。」

昊子的口技愈來愈成熟,他用舌頭一口氣從我的陰囊底部,舔到龜頭頂部。

我慾火焚身。

「然後啊,我喜歡李之昊結實的胸肌和腹肌…… 啊啊啊,只有我可以在這片土地射精。」

昊子讓我轉身,他掰開我的大腿內側,瘋狂地舔著我的菊花。

那種酥麻快感,直竄腦門!

「然後啊,我喜歡李之昊幫我打手槍…… 啊啊啊……,昊子,幫我打出來!」

我的精液,沿著磁磚、順著熱水,慢慢滑落。

他吻著我,對我說:「男朋友,星期三,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呃~~ ?」

「忍住這三天別射,星期三晚上,昊子請你、求你、拜託你,他媽地用力幹我!」他的聲音突然變得好淫蕩。

他繼續說:「我李之昊只有在你面前敢說出這些話。蘇學勤,我偶爾也想當0號,我要你用你充血的大鵰,Wednesday night, fuck me to the heaven!

他狂吼著,在最後一個字上加重音,接著,快速手淫,噴在我的胸口!

我答應他。雖然,我更喜歡他17.5公分的長屌,竄入我身體的快感。

洗完澡,我和他,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圍著浴巾,走下二樓。爸爸媽媽在聊天。

我起鬨鬧他。「媽,來,給你摸,我男朋友結實的胸膛!」

昊子害羞,但還是走了過去。爸爸大笑,媽媽作勢,輕輕碰觸了一下,「唉呦,蘇學勤呀,我當年就是喜歡你老爸這樣的身材呀!」

媽媽也臉紅了!

「好了啦,去穿衣服,八點了,讓昊子回三峽吧。」

我們點頭,轉身,背對著餐廚室,準備進昊子的房間。

就在此時,昊子喊了「一、二、三。」


我們,兩個,一起,同時,

解開,浴巾,丟在,地上,

全身,赤裸,走回,房間!


我還特地拍了一下他結實的臀部!

我聽見爸爸狂笑,媽媽傻笑。我們進房,關起門,又故意大喊地說給他們聽。

「是誰下面泡沫沒洗乾淨的啦?」

「哇哩咧,浴巾在外面!怎麼辦?」

幾秒鐘之後,我們聽見爸爸的聲音:「不用幫他們撿啦,他們在鬧著玩的。」

哈哈哈哈,媽媽一定上當了!



八點半,我們四個人走到巷口的便利商店,那個固定會來載昊子去三峽的計程車司機正在超商前,脫下口罩,喝一瓶蠻牛提神飲料。

「啊,你來了,李家小帥弟。」

「嗨,莫家大帥哥。」

真忌妒,李之昊的命這麼好喔,竟然連固定接送的司機都不是我印象中的中年大叔,而是一個很帥氣的青年。

雖然那個司機在看到昊子的當下,就戴上口罩,但我卻有種很親切的感覺,我見過他。

唉,活到將近19歲,過客匆匆,我哪能那麼快從腦海中找到對應的那個人呀。

計程車在夜色裡轉彎,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爸爸直接進了門市,買了兩罐啤酒。我和媽媽,各騎著一台機車回家。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爸爸十六年來第一次喝酒。

很奇妙,不過大約一個月前,昊子搭上計程車去三峽準備參加迎新活動的那個星期日,我的心,好酸,好怕他在三峽一個人,會不會睡不好,會不會吃不飽?

其實,我更像是怕我自己,熬不過那一個星期的別離。

然後,我們找到星期三秘密幽會的樂趣。

然後,我們經歷了昊子18歲生日這一串的驚喜。

然後,我現在的左手戴上了戒指。

我終於放下心底糾結的情感。現在,雖然有點秋涼,但卻泛起一陣暖意。

我知道你愛我,昊子,但我相信我更愛你多一些些。

畢竟,我猜得到,你今天晚上會看著Pornhub 的日本女優,再打一次手槍。

沒關係,那是虛擬的。

我要你在實體的肉體上、精神上,愛我就好。



快十點時,昊子傳來訊息。


回到宿舍了。要不要看我裸體?


我回傳了一張「兔兔期待」的貼圖。

但是,他竟然…… 傳給我一張…… 他小學時代洗澡的裸照!


誰拍的?

建翔。我當時很可愛吧?

可愛耶,可是……. 人家還想要別的!


幾秒鐘後,他再回傳好幾張。

哇哩咧,那是小學畢業典禮之後,我和昊子和爸爸去日本時的照片。那時候我應該是一個人在浴室洗澡,爸爸在飯店客廳裡,幫昊子拍的全裸出浴圖。

重點是,昊子一點都沒有害臊,擺著姿勢,利用飯店客廳的人造假花,借位,隱約遮住他微微勃起的雞雞。


你好大膽,12歲就敢被爸爸拍裸照。

11歲!

你讓我今晚又勃起了!

這是我們家的秘密,別讓媽媽看到。

爸爸趁我洗澡時,拍了很多你的裸照嗎?


他已讀,卻好一陣子沒有回覆我。

過了好一陣子,他才傳來這個訊息:


晚安,這是我們李家的秘密。

討厭啦,我想知道。

星期三,讓我看日記,並且讓我無手爽射,我就讓你看。


沒問題!今晚要忍住,不再手淫。

可是,我哪忍得住呀?

屆時昊子應該不會發現,我有偷偷打手槍,所以精液的量變少一些吧?

啊,應該不會,因為我當1號的時候,都是戴套內射,他不會發現的。

我高潮來了,我要噴了!

…………

靠,竟然直噴我的髮梢。我今晚第二射,還能這麼強喔?

算了,用濕紙巾擦一擦,明天早上晨浴再洗頭髮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二章)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一章)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章)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