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四章)

一個普通的星期六,蘇學勤和李之昊坐在麥當勞舔著蛋捲冰淇淋,卻意外發現了一段有趣的故事:徐健行戀愛了! 《愛最大》即將進入最後結局。

第五十四章 永恆的戀曲

【時間:2020年十一月至十二月,李之昊大一上學期】

(Written By 李之昊)


十一月底,週末午後,小勤和我坐在住家附近的麥當勞,我們好像沒特別聊些什麼,就坐在窗邊、舔著大支的蛋捲冰淇淋,看著街上的行人。

突然,徐健行和徐遠行兩兄弟進了店裡。

我們四個人先互相點點頭。接著他們去點餐,我和小勤把位子空出來給他們。

他們捧著「一人份」的餐點過來。

「怎麼了,誰在節食?」我認為是遠行,他應該按照教練的菜單,吃著更有營養的食物吧。

遠行用食指指著他哥哥:「他呀,他要去約會,說約會前要斷食。」

哈哈哈哈,徐健行果然就是個騷0底子,改不了的。

「穩定交往中?」小勤好奇地問他。

「沒有,今天第四次而已,他等一下會開車來這裡接我。」健行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手機。

「第三次吧!」遠行一邊吸著可樂,一邊吐槽他哥哥。

「什麼意思?」我和小勤完全狀況外。

哥哥用食指比了個「噓」的手勢,但一向寡言的弟弟難得打開話匣子,我們哪肯輕易讓他關閉頻道的。

「我哥哥沒發現,第三次來接他的那個『男朋友』,和前兩次來的那個『男朋友』,不是同一個人!」

「哈哈哈哈,雙胞胎?」

「對,沒錯!前兩次是雙胞胎的哥哥,右耳有穿耳式的耳環。第三次是弟弟冒充,因為他沒戴耳環。我家笨健行竟然分不出來!」

「你一定要這樣糗你哥哥嗎?」健行嘟起小嘴,輕輕地抗議。

徐健行最後自己承認,在被戀愛情緒沖昏頭的當下,他在第三次約會途中,完全沒發現是雙胞胎弟弟冒充的!

「你好厲害,這麼小的細節都被你發現了。」小勤拍拍手,對著遠行說。帶著鼓勵的性質。

「我打球這麼多年,已經養成一個習慣,上場之前,觀察敵人的細節。」遠行非常驕傲地說著。

健行的手機響了,顯然是他的「正牌」男朋友打來的。

「我車子停在門口,有看到嗎?」健行手機開擴音,我們都聽到了,四個人同時往窗外看出去。

很平實的一台Toyota Sienta,一個男人從駕駛座走出來,另一個長相一模一樣的男人從後座的拉門走出來。

沒錯,雙胞胎!

徐健行偷偷笑了,「駕駛那個。」他說,然後立即收拾東西,連再見都沒說,小碎步地奔向那台車。

我們回過神來,用詢問的眼神問遠行。他笑笑說:「沒錯,駕駛是哥哥,後座是弟弟。」

「哇塞,徐健行今天會被操翻了啦!」

我們再度望向窗外,眼尖的遠行有看到,搖下的車窗內,有另外一個人在跟我們揮手。

我感覺放心許多。「大概雙胞胎弟弟今天也帶男朋友出來交往吧!」

「交配,他們是交配!」

遠行再度吐槽。我們都笑了。



小勤畢業之後,湖岸高中的風雲人物換成了徐遠行,體育班帥哥,相貌挺拔,功課又不差。他不愛與人攀談,增添幾分高冷感。但最重要的是,他上年度拿下區中運男單羽球金牌,這個年度,不但要爭取金牌連莊,更希望能帶領學校羽球隊,拿下男子組團體金牌。

他吃完大麥克全餐,背起球具,準備騎他的電動自行車去羽球館練球。

「學長,我有一個很那個的請求……」他在離去前,問我。

「你說。」

「我今年會很努力拚第二面男單金牌,和男子團體金牌。如果我拿到了,我想要……」

他欲言又止,我對他說,「沒關係,你講啊。」

「你們可不可以帶我去汽車旅館,我想看那是什麼樣子,也想看你們愛愛。」他小小聲地說出這個請求之後,整個臉紅通通的。

小勤開心地笑了。他點頭,就是答應了。

他就是這樣,愛愛時被人偷窺,他會更高潮。

遠行帥氣地離開了麥當勞。我有聽到一些細細的女生呢喃聲:「對,是徐遠行耶。」

顯然,他在我們這個社區,已經有一群默默的粉絲團。



我和小勤散步回家。我打開舊的那一台筆電,搜尋「飛隼出版社」

「你知道楚喆這位人物嗎?」電腦搜尋的同時,我一邊問著小勤。

「哈哈,粗雞雞,同志圈內響叮噹的大人物,誰會不知道!」

因為有些人不認識「喆」這個字 (讀音哲),就直接讀成楚吉吉,然後慢慢就變成不雅的「粗雞雞」。

不過,這也似乎說中的楚喆的工作內容。

他是「飛隼出版社」的負責人,他拍男體寫真,全裸,優雅的全裸。他要求模特兒要事前鍛鍊身材至少三個月,拍攝前一週禁慾,拍攝前一天全身除毛,但陰毛可以修剪而不剃除。這樣,讓陰莖血後,確實看起來更結實,更硬挺,更像是「粗雞雞」。

他挑模特兒真的挑得很嚴謹,只拍18到22歲的。他對燈光、道具也極度考究,也因此,「飛隼出版社」出版的每一部線上版寫真集,都獲得極高的評價。

我還沒有信用卡,無法購買這種線上版的寫真集,只能看「預覽」,過過乾癮。

我找到一本2017年出版的雙人寫真集,命名為《春暖艷紅》。我點開預覽的圖片,給小勤看。

「Oh My God!」小勤的表情,好難形容。難以置信?羨慕忌妒?還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祝福喝采?應該都有。

兩根肥厚飽滿的陰莖,雙槍互摩,尤其他們的「熱帶雨林」被修剪得乾淨有型,雖然重點部位被打上馬賽克,但無法隱藏這兩隻「粗雞雞」的雄偉壯麗。

「天哪,徐健行會被操壞掉啦!」小勤驚呼著。

沒錯,這本雙人寫真集的主角,就是那對雙胞胎!

封面上寫上的名字:「青海」、「青湖」,但我們都相信,這都不是模特兒的真名。

「你為什麼會蒐集這些?」小勤注意到,我的購物車裡有十幾本寫真集,當然,沒有信用卡,無法清空。

「被你扳彎的!」我回頭,喜孜孜地對他說。「我大約國二、國三時,就發現,欣賞青春男生的裸體,是一種很棒的視覺享受。」

「你要謝謝我。」

「嗯嗯,謝謝。」其實我有點心不在焉,因為我還有一件更精彩的事要告訴他。

「小勤,我已經受邀去拍楚喆老師的全裸寫真,明年二月拍攝。」

他已經驚訝到無法言語,眼睛直直地瞪著我。我拿出計算機,告訴他,我預期能收到的分紅有多少。「照樣,一半分給你。」

「你不缺這個錢呀!」

「我答應楚老師的時候,還不知道我可以繼承那麼大的遺產呀!」

我大約是高中時期,被楚老師「挖掘」的。並口頭約定好年滿十八歲之後,拍攝全裸寫真,但其間要持續健身,維持美好的體態。

「你可不可以…… 不要……」小勤的語氣,有點哀求。

「不要拍寫真集嗎?你不是很想跟我一起演出的嗎?」

「不是,我的意思是……」小勤深深呼吸,說出了令我震驚的一句。


「你可不可以不要拍單人寫真?」


「什麼意思?」

「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全裸入鏡的啦!」

哇塞!

「你要練出腹肌來。楚老師的模特兒大部分都有腹肌。」

這句話完完全全激發出小勤的鬥志,他立刻換裝,我們一起去健身中心運動。

「你一定要幫我跟楚老師美言幾句,然後我答應你,我下個星期就去郵局換VISA金融卡,我幫你清空購物車。」

「好,交換條件。楚老師人很優雅,以後不管任何場合,都不可以叫他粗雞雞。」

他右手握拳,輕敲左胸口。

我答應他,星期一就設法聯絡楚老師,我會把小勤素顏的裸照給他看的。

我們接著去了健身中心,我教他以器材練腹肌,並且維持胸肌的輪廓。大約一個小時之後,他很開心地對我說:「我想愛愛,摩鐵過夜。」

我點點頭,就被他載著,去了那一家「我的異次元空間被完全開發」的汽車旅館。

排隊等著進場時,在我們前面的那一輛汽車駕駛,突然打開門,向我們走過來。

「少爺!公子!」

「建翔哥哥!」

我是該笑?還是該哭?

他二話不說,向櫃檯買了最豪華的家庭大套房,過夜。

那一夜,是我和小勤超激情的一晚。

建翔哥哥被歐陽勁溫暖地插入,並且淫蕩地怒吼時,我在另一張大床上,享受著被小勤狂野般地殘暴蹂躪。四個人,兩組人馬,在互比持久。

小勤就是這樣,愛愛時被人偷窺,他會更高潮。

尤其這一晚還不是偷窺,是在互探。

當然,沒有「擋頭」的建翔率先無手爆射,接著,歐陽勁拔出來,走到我的床邊,對著我的肉體,手淫,恣意揮灑。

當他的精液灌溉在我的胸口結束時,我也放鬆肌肉,無手爽噴。

小勤當1號時,絕對都是「戴套內射」。他緩緩地停下震動的頻率,我仰躺地看著他的眼神,很確定,他超級滿足!

當天深夜,我們四個人,用掉兩罐嬰兒潤膚油,在大浴池邊,第二度性愛。這次純摩擦,而且彼此說好,決不用手去觸碰任何一根雞雞。

我們還保持著一點禮義道德,只有情侶組可以互相接吻。


摩擦生熱,摩擦生力,摩擦生爽……


完全忘了是誰的雞雞在誰的身上摩擦,射在誰的身上。我只記得,建翔哥哥這次的擋頭撐住了,我們差不多是同一時間,四管齊發!

「永遠保密?」建翔問道。

「哪一件事?是你沒有擋頭這件事?還是你是Bottom這件事?」我故意鬧他。

「少爺,整件事!拜託,是全部的整件事!」

「咦,建翔哥哥沒有求公子喔?」

「喔喔喔喔,公子,公子,拜託拜託,要不要叫麥當勞外送?」

這一天,其實是建翔送給歐陽的「入伍砲」。下週,歐陽哥哥就要去從軍了。

我們家都非常期待歐陽勁隔年退伍後,回到工作室的團隊。爸爸已經幫他保留名額了!



十二月,天氣漸漸冷了,期中考結束後的星期三,照往例,小勤來三峽陪我一個晚上。

我左手小指頭戴著定情戒指,這秘密藏不住。班上、系上,都慢慢傳開來。

我變成大家談論的對象。

但至少,他們都還未曾看過我的對象是誰。

但至少,我有坦白承認,我是雙性戀。而跟我互訂終身的對象,是個斯文的大學男生。

此外,每星期三,我和小勤愛愛之後,宵夜場,我們一定去稍遠的地方用餐,就是想避免遇到同儕。我們兩個,也幾乎把三峽樹林地區的火鍋店,吃過一輪了。

但數學機率就是這樣,機率很小,趨近於0,並不表示不會發生。

這個星期三,已經快十點了,我和小勤在一家自助火鍋城,才剛要開動,就碰見了我的直屬學姐田欣欣和她的大二同班同學。

「天哪,李之昊學弟!」

這下尷尬了,蘇學勤神秘的形象,要曝光了。

「喔,嗨,學姐。」

她注視著小勤的臉蛋,然後眼光掃到小勤的左手。

小勤立刻把左手收到餐桌下。

但根本來不及!

「他…… 就是…… 那個他?」

我勉為其難地笑笑,點點頭。「學姐,這就是我的……」

天哪,我沒有準備台詞呀!我的男朋友?我的未婚夫?還是我未來的老公?

小勤也是瞪大眼睛看著我,以他敏感的神經,他一定知道我現在很尷尬。

他一向很懂得察言觀色,就主動站起來,左手收在背後,伸出右手。「學姐,您好,我是蘇學勤。」

「你就是李之昊的…… 那個那個……?」現在,換成學姐結巴了。

小勤點點頭。

「哇,我太幸運了,我一定是系上第一個看到你本尊的人。」

四位學姐們結完帳,正在等55688送她們回宿舍,這個幾分鐘的空檔,她們直接坐在我們旁邊的座位上。

女生都是這樣,話匣子一打開,是很難關閉頻道的。


「你看看,郎才男貌耶。」

「唉,台北大學有多少女生會傷心呀。」

「李之昊你真的不考慮一下我們四個學姐嗎?」


我秀了一下戒指,很確定地告訴她們,「我們已經互訂終身了。」

她們嘆氣,一個運動型的帥哥,一個氣質型的帥哥,可能永遠是異性的絕緣體了。

「嗯,這位學弟,你是哪個學校的?」

「師範大學數學系。」

「你認真?」

「真的呀。」小勤拿出學生證加以證明。

我的直屬學姐突然很正經地問:「李之昊,你這個男朋友,微積分,可以吧?」

「何止可以,他高一就自己讀完原文版的微積分了!」

四個女生,一陣騷動。

「李之昊,那你知不知道,我們系上,大二要修微積分,六學分,大三要修統計學,也是六學分!」

我突然被嚇到。是嗎?我們這個休閒運動管理學系要學這些?

蘇學勤突然放聲大笑!「李之昊呀李之昊,沒想到你讀到了大學,還是需要蘇老師的一對一私人教學呀!」

55688停在門口了。她們終於找到最後一句話,要準備離場了。

「李之昊學弟,你好好愛他呀,你大學至少有12個學分,要靠這個男朋友了!」

她們大笑,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

正當她們要推開玻璃門的時候,田欣欣學姐又折了回來:「我決定了,我明天就去退選微積分,我要和你,明年,一起修微積分。」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你有男朋友罩著,一定可以高分過關,拜託到時候順便罩罩我!」

我笑笑,就當作是答應了。

她們終於全部離場了,我和小勤也終於能夠開動了!

「我…… 是不是,該考慮轉來台北大學呀!」

「別鬧了,老公,我餓了!」

「你剛剛叫我什麼?」

「老公,蘇老師,我餓了。」

小勤笑得超燦爛,「要不要我幫你剝蝦子?」

「喔,耶,謝謝老公!」



吃完消夜,回宿舍的路上,我騎著李金馬,小勤坐在我身後,緊緊地貼著我。

他的雙手沒有摟著我的腰,而是伸到我的運動長褲裡,輕柔地撫摸著「大支昊」。

小勤的雞雞也已經改名叫「中提勤」。

停等紅燈時,我轉過頭說:「老公,問你一個問題喔。」

「嗯嗯。」他還在咀嚼著火鍋店送的薄荷涼糖。

我輕輕地唱出我的問題:「Have I told you lately that I love you?」

他開心地點點頭,然後,也是一樣,用唱的,回覆我的問題:

「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

我開心極了,這是一種默契,不是三天兩夜就能培養出來的。

我清了清喉嚨,調整聲帶為花腔女高音,起了一個音:

「And I …… 」

他跟上了,我們一起合唱了惠妮休士頓此生最經典的一句歌詞:

「I will always love you …… 」

旁邊一起停等的幾位機車騎士,鼓掌叫好。



如果你們有機會,星期三的晚間,在三峽、鶯歌、樹林一帶的某個火鍋店,看到兩個男生,一個總是運動服裝、一個總是文青打扮,而且左手手指上戴著不鏽鋼戒指的這一對……

對,那就是李之昊和蘇學勤

記得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個小愛心,祝福我們。

我們,一定會比一個大大的愛心,回敬你們的祝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三章)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二章)

愛最大(正太長篇小說第五十一章)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