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

呼吸

|關於傷痕11/30

結果,我因為面試的成績拉高了我的平均,吊車尾成功的考上師資培育班。

傷痕,來得很突然。

那天,穿上許久未穿的業務戰袍,手腕上戴著我最愛的小蜜蜂C型手環,騎著腳踏車到捷運站。

邊騎著車時,想起昨天晚上教育學程的修習資格考試。在考完數學後,我心裡對修習「教育學程」已經開始不抱任何希望。心想也好,當放下心裡的執著後,我就帶著輕鬆的心情參加面試。

把腳踏車停好後,我用輕快的步伐,走向捷運站的手扶梯。怎知一個手滑?我的肩包一個勁地往下滑,為了怕肩包掉到滾動中的手扶梯。我迅速地將手舉高,小蜜蜂的C型手環不知何時出現的尖銳處,在我的手腕上轉了一圈。等我一回神,我手腕上的皮膚表面破皮,已經開始滲出血來。
前面吹來一陣捷運進站特有的風流,沒有太多餘的時間,再去仔細看手上的傷。腳步慣性地開始向下奔跑,希望可以趕上這班捷運。

上了捷運後,手上的刺痛感,提醒著我剛剛的意外。好好地再看手上的破皮處,血也沒有狂流,不太明白為什麼會有刺痛感?
但是,沒太多時間思考,捷運已到站。


沒有時間,去注意我的傷。

到了學校,又遇到前一天一起考試的同學,看到她很認真地拿出面試備戰手冊。我才發現自己真的不夠認真!我厚著臉皮,開口跟她借手冊,她大方地跟我分享她的書。
看著手冊裡,自我介紹、問答技巧、衣著規範……我心裡頭,又再次涼了一半。蹬上我的高跟鞋,深吸一口氣,抬起頭,我走向面試指示路線,進了一個房間。
心裡想:放輕鬆!我反正已經放下得失心,一切盡力就好!

進去房間,先看一段影片後,同一個房間的人先彼此分享。同一群人一起去另一個房間,對面有一群教授分別對我們提問。
跟我原本預期的,要一個人面對一排教授,做自我介紹亖分鐘,再讓教授問一些"教育理念"、"用一句話形容老師的工作"、"為什麼想當老師"……與想像中的面試,完全不一樣!

反而,是幾個應考的學生聚一起看師培中心預先準備的影片後,大家再一起分享影片感想。我當時快速召集全部人圍成一圈,大家輪流分享想法。幾分鐘後,我們被帶去另一個教室,對面坐了一群教授,教授分別挑了不同的人,問了不同的問題。輪到我的時候,我大致地總結了我們整組對問題的討論結果,快速傳達我們這組人對於問題的想法。
我心裡竊喜,因為這根本就是平時,每周一次教會小組的進行模式,身為多年基督徒的我,就是信手拈來啊~~

結果,我因為面試的成績拉高了我的平均,吊車尾成功的考上師資培育班。


後記

那天,面試結束後,突然想起早上手腕上的傷痕,再查看傷口已沒有再有滲血的情況。我對這種輕微地小傷最常地處置方式,就是放著讓它自然好。沒特別去擦藥,直到現在,白白微微突起的一道痕跡,就留在我的手腕上。

當我在成為老師這條路上,偶遇一些小挫敗時,我就會看看手上的傷痕,彷彿摸摸就會從中得到力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關於傷痕

關於傷痕|車禍傷痕二三事

關於傷痕

2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