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急的老文青

又開始記錄一個自稱老文青的奇思妙想... 從國中開始,高中開眼,大學沉迷,進入職場而中止... 現在回魂...

愛過以後 <之 二>

愛過以後

<之 二>

世佼騎著帥氣的公路車,一個飛快的甩尾甩進騎樓,一棟補習班大樓,停好腳踏車,斜背著書包走向明亮而忙碌的落地窗大門。

這補習班和全台所有的升大學的補習班一樣,都坐落在交通方便的市中心之處。

在這因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社會氛圍產生的補習班永遠不用怕沒有顧客,只要有名師,只要有好成績,那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自然而然的就會捧著現金來求補習班給個位子。


而世佼走進的這間剛好是這區域最有名,名師最多的升大學補習班。

世佼熟門熟路的走到補習班的英雄榜…補習班每星期的模擬考各科成績排行榜…除了週英雄榜還有月英雄榜,但各科的這兩個榜單的首位,果不其然的世佼的名字還是穩坐第一位。

世佼踏入這個所謂必勝菁英班的教室,小班制,可容納60人以上的教室只有寬敞的30個座位,代表的是各科英雄榜上的前30名。

每個月的英雄榜沒進入前30名,那麼的話那一個科上課時就得必須和其他100多人擠大教室。

雖然高三開始才的二個月,世佼目前都還沒離開過這間必勝菁英班的教室到其他教室上課,因為這是這是職業道德…他是這補習班一屆的招牌,免學費,每科第一還有獎學金,所以成績就是他必須交出的功課,不管是在學校或是補習班。

進了教室,自然的走向自己的寶座,但眼光卻自動的先飄向自己寶座左側的那個座位。

那是一個纖瘦的長髮的倩影…一個讓他心動的身影,讓世佼更加不能停下腳步鞭策自己的人。

「來了!!」

世佼拉開椅子,在完全沒有眼神交及的狀態下,以彼此能聽到聲音小聲的對那纖細的倩影打了招呼。

那簡短兩個字的”來了!!” 那是包含了”我來了。”,”你來了。”,還有那種戀愛時一日三秋,度日如年的酸甜心情。

那倩影伸手撩開右邊的頭髮,只有眼光欣喜地往右邊晃過,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但是忽然加速的呼吸,起伏的胸部,及微微暈紅的臉龐洩漏了她的情緒與心情。

倒是世佼黝黑無表情地的臉龐看不出一絲情緒。


24小時震耳欲聾兩三層樓高的紡紗機,快速抽動宛如利刃一般的紗線,悶熱的鐵皮廠房,廠房的一角就是開放式的廚房,再一旁就是內有洗衣機及馬桶簡易浴室,角落的樓梯通往俗稱”二樓”的閣樓,裡面鋪了數床棉被,數個枕頭,這就是世佼一家5口父母雙親,世佼及一個弟弟,一個妹妹目前的住家。

父親從事紡織業,在當地紡紗界小有名聲,但是因為廠房租約的關係,常常搬廠,也就是搬家。

幸好鄉下地方就是田多,很容易找到願意租地的地主。

世佼從小懂事開始就得幫忙維持紡紗機的運作,從不定時3、4小時的輪班好讓原本都是輪班12小時的父母親有休息時間。

到升上國小3年級開始,平常的上課日,世佼必須輪值晚上6點到12點的班,假日則是到凌晨2點的班直到現在高三。

雖然至今還是不知道紡紗的相關原理,但是他知道當一支紗抽完之前必須將另一支紗續上,不然就得爬到這大型紡紗機的上方將斷掉的紗給再次串接好,調整張力…此時紡紗機是不會停機的,所以一個不小心就是被紗或機器給割傷、刺傷。而且祈禱睡覺休息的父親醒來後沒有發現自己的失誤。

只是從世佼高二下學期開口說要上大學開始,他已經幾乎不再是這家的家人了,現在這個家除了是腳還是叫著爸爸媽媽的雙親之外,就是只有一個兒子…世佼的弟弟,一個女兒…世佼的妹妹,而世佼是一個即將離開這個家的”外人”。

因為嚴厲的父親希望世佼繼承他的衣缽,繼承這家紡紗廠,但是世佼厭倦了這種只要租約到期就又是得居無定所的生活及極為將就的環境,也不想踏上有好技術卻是一事無成,老是被坑,老是被利用,老是被趕來趕去的父親的後塵。

不知何時下訂的決心,國中聯考的志願選填,世佼選擇高中就讀,順利的高分考上該區域男生的第一志願-第一男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