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弓

青弓 美国史学生,爱好人文社科。公众号“岛城浪子”作者。

纪实|在美国大学发现冠状病毒派对怎么办

作为一名中国留学生,一边心系祖国为牺牲者哀悼,一边目睹美国大学生酗酒嘲笑冠状病毒(COVID-19),谁能无动于衷,谁不奋起反抗?

2月17日周一,我在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学生政府(Student Association)的聊天群里看到了两位美籍华裔学生官员的爆料:昨天(周日),一家非法学生团体“奥尔巴尼酒吧凳(Barstool Albany)”于校外举办了一场以冠状病毒为主题的派对,并上传了一个冒犯性的录像到社交平台Instagram上。我不便直接概述录像内容,以免对奋战在一线的同胞造成新的伤害。有意了解该录像内容的读者,可点击该链接

看到该录像,我不禁回想起前日在美国发生的两起类似事件:纽约地铁袭击带口罩的中国人案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合理化恐亚情绪事件。2月4日,一名美国男子在纽约地铁辱骂并殴打了一位与他之前毫无接触的中国女性,只因为她戴了口罩,纽约警署将其定义为“仇恨犯罪(Hate Crimes)”并展开调查。1月30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医院(University Health Services a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在其官方Instagram上发布关于冠状病毒的预防须知,其中把“仇外情绪(Xenophobia):害怕与来自亚洲的人互动”列入“正常反应”一栏。“仇外”怎么能算是“正常”?遭全网声讨后,校医院撤回并道歉。以上例子说明,COVID-19疫情正在激起美国人深埋心底的仇外情绪和种族主义,如果我们放任网上不合适(Inappropriate)言论的流行,受其感染的人很有可能做出仇恨犯罪之举。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纠正校园内的不当言论,每一位留学生都可能成为仇恨犯罪的下一个目标。

我校学生政府的各族裔同学看到该冒犯录像后无不义愤填膺,爆料者Amy请求大家到Instagram上举报该录像,并写邮件给教导主任(Dean of Students)投诉。我作为学生政府中国籍/美籍华裔职位最高的学生官员(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替同胞发声责无旁贷。我立刻动笔写邮件给教导主任,摘录于下:

“我的国家和人民正在与这场疾病作斗争,并以高昂的生命代价阻止其传播到美国。整个奥尔巴尼的中国学生和学者社群将与COVID-19患者同在。为遵守校医院的规定,中国学生和学者自行隔离并取消了所有不必要的见面。该录像严重伤害了我们,不尊重我们为阻止COVID-19在省会地区扩散所做的一切。我要求大学采取以下行动:

1.     教导主任办公室应调查该非法学生团体和相关的奥尔巴尼大学学生,要求他们删除该录像并在其Instagram主页上道歉。

2.     校长办公室应通知全体奥尔巴尼大学学生停止在任何情况下的种族主义和不尊重的标语,尤其是无端怀疑中国学生和学者是病毒宿主而对其的仇恨犯罪。您的预防措施对于防止在纽约州再次发生这种犯罪至关重要。

3.     国际学生和学者办公室和校医院应采取必要措施,保护中国学生和学者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

我校研究生会中国籍副主席Qingyang、学生政府中国籍国际生参议员Yuehang、最高法院华裔大法官Amanda和Alena纷纷行使自己的职权向学校抗议,扩大该事件的影响力。此事不仅在Instagram、推特(Twitter)上讨论热烈,在微信群组和朋友圈也得到了广泛响应。炎黄子孙团结一致,荣辱与共,积极参政的优势在此显露出来。试想,若我们无权无势,学校能重视此事吗?

教导主任周一当天就回复了我,他写道:“多谢您与我们联络。 许多学生领袖联系了我,对最近敏感低俗的以COVID-19为主题的“派对”表示关注。 我正在尽我所能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以便我们可以识别派对主人。”

Amy将我的三点诉求转发给我校亚裔美国联盟(Asian American Alliance,简称AAA)。AAA由中国、日本、韩国、东南亚学生协会;奥尔巴尼州印度联盟和菲律宾人联盟组成,是亚裔学生的统一战线。AAA立刻采纳了我的三点诉求,并做成海报发布在其Instagram主页上。AAA在声明中说,“现实生活中该病毒的影响不仅导致对亚洲人大规模的刻板印象,还导致全世界数百人死亡…非白人的疾病激化了美国社会与生俱来的仇外情绪。” 多家学生团体转载了该声明,谴责该派对。


周一晚上,斗争的艰巨性显露了出来。一位中国学生告诉我,他的举报被Instagram拒绝了,原因是该录像并未违反Instagram社区守则。“奥尔巴尼酒吧凳”拒绝删除该录像且开始筛选评论,只保留支持他们的评论。激烈的讨论反而助长了该录像的点击和点赞数。有观点认为,这群学生只是“开个玩笑”,还有华裔学生说自己就经常和教授调侃COVID-19。平心而论,该录像不涉及辱华,普遍认可的定性是“不尊重(disrespectful)”和“麻木不仁(insensitive)”。那么,该录像是否受言论自由的保护呢?本文不讨论法律问题,但是,只要一种言论让另一个群体受到了“不合适”的对待,就危及了奥尔巴尼大学的价值观——多元、开放与尊重。一个开放的社区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但不支持这一言论冒犯、中伤另一群体。

周二,我校中国学生会(Chinese Student & Scholars Association)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声明,要求得到应有的尊重。从周二到周四,我每次点开那个录像链接,看到它还岿然不动、点击数破万,就心如刀绞。

终于,亚裔学生团结有力的多个声明引起了教导主任和媒体的注意。黑夜过去,光明到来。周四下午,教导主任向全体奥尔巴尼大学学生发出主题为“倾听、支持与倡导(Listen, Support & Advocate)”的邮件,他写道:

“自从开始担忧冠状病毒以来,奥尔巴尼大学一直在我们当地卫生部门和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指导下密切关注局势。我们的学生健康服务团队已通过全校范围内的电子邮件和在线资源分享指导方案给校园社群。

在过去的通讯中,我们还建议校园社群在社交媒体上谨慎对待与冠状病毒相关的陈述,主要是因为担心错误指认这种疾病。但是,我们没有预想到的是一个在线视频,该视频描述了主办冠状病毒主题派对的一些我们学生群体的成员的麻木不仁和不当行为。作为一个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教职员工的多元化社群,重要的是,我们要以尊严和尊重的态度对待每个人。我们应该努力倾听、支持和倡导遭受冠状病毒打击最严重的社群。如果您或在这里认识的任何人对歧视行为有疑问或疑虑,请通过518-442-3131与大学警察局联系,或通过518-442-3800与平等与合规办公室联系。

感谢您的努力,使我们的校园成为对社群所有成员欢迎且包容的空间。”

除了学校的官方回应外,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今日美国(USA Today)和(奥尔巴尼)联合时报(Times Union)等全国和地方媒体报道了此事。媒体的报道口径比较一致,阐述了奥尔巴尼大学社群对该派对的愤懑和学校的官方回应。Instagram于周四移除了该录像,目前尚不清楚是因为举报人数多还是学校致信了Instagram。部分同学质疑,“奥尔巴尼酒吧凳”是否对此事作出了解释或道歉,遗憾的是,该团体的Instagram主页没有像伯克利分校那样挂出任何声明,教导主任尚未回复对该团体的调查结果。“奥尔巴尼酒吧凳”的徽标中有奥尔巴尼大学缩写的字样,但声称自己不隶属于任何大学,可推测其是因为举办过酗酒派对而违反社团条例被我校除名过。除了该录像最后出现的人脸可作线索,学校很难查到这个没有记录在册的学生团体的成员信息。所以,我认为学校已经就这一小规模的事件作出了力所能及的回应——调查已经展开、录像被移除、全校公开信发布、校医院一如既往地提供服务——三点诉求基本得到了满足。

从这个抗争过程中,我学习到了以下三点:

一、                 留学生要积极参与校园政治。从政一年以来,我深感我校留学生从政积极性不高,参选人数少、投票率低。中国籍学生官员分布在研究生会(一名副主席)和学生政府(两名参议员和一名首席大法官),其余都是美籍华裔。这很有可能昙花一现的辉煌,我们四人在今明年将陆续毕业,可接触过很多大一大二新生后,他们都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参加校园选举。从此事学校的快速回应来看,亚裔学生领袖在动员、协调上发挥了重大作用。去年学生政府宪法修改后,留学生有两个固定议席,只有外国高中毕业的学生才能参选和投票。我在此真诚呼吁留学生们,如果你对自己的英语、表达与社交能力有信心,请踊跃参加每学期学生政府行政与立法分支的大选(General Election)与补选(Special Election),申请大法官的提名;如果你觉得自己人微言轻,也请去MyInvolvement系统上为能替你发声的候选人投票。我们有能力从中国学生会走向全校学生政府,捍卫祖国荣誉和自身利益!

二、                 要勇敢地发声、提要求。华裔学生Amy正在参加本学期的大选,她告诉过我,“如果不发声,改变不到来”。我没有预想到在学生政府聊天群、朋友圈的发言获得了这么多人的点赞,三点诉求以极快的速度扩散,这么多家权威美国媒体跟进了此事。假如我们单单举报该录像,可能结果只是删除罢了。只有清晰明确地提出合理要求,学校才能考虑到并去实施它。不要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天方夜谭,说出来,才可能有改变!

三、                 要用美国人能听懂的方式讲述中国故事。我从Amy的义举中学到的另一点是:她用美国学生能理解的语言讲清楚了此事的危害性。她善作比较,“如果有人举办一场癌症主题派对会怎样?”她还以美国人熟悉的春节为背景“此疫情爆发正值农历新年之际。它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假日,像是圣诞节和感恩节,可很多家庭因为失去亲人而心碎、破裂。”读到这里,哪怕是对COVID-19毫无了解的美国人也能感同身受,加入我们。另外,投诉要找对部门,中国籍参议员Yuehang就指出,我们不应当只找教导主任,平等与合规办公室(Office of Equity and Compliance)也管此事,最后教导主任的公开信证实了他的推断。可见,留学生必须深入了解美国文化、社会运作机理,用美式语言、了解哪家机构分管此事、调动美国网络舆论的力量,实现我们的目标。

最后,我要为我校坚守多元、开放与尊重的价值观为鼓掌。学校过去除名过该劣迹斑斑的社团,确实约束不了部分学生在校外举办的派对。学校仅用了三天就作出了面向全校的回应,不愧为一所对国际生友好的美国大学。关于此事件的最新进展将在“岛城浪子”微信公众号发布,敬请大家保持关注。遏制冒犯言论,预防仇恨犯罪,留美中国学生在行动!中国加油!


青弓

2020年2月23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