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dust
Stardust

自由的人

戰爭中目不斜視

“我一生中一直有某種東西逼著我走出去記錄死亡與苦難,但絕不會因此渴望自己或任何人死去。”——麥卡林

1

Jenny到來之前,我們的聚會上討論八卦的唾沫正在空氣中興奮地飛揚,毫無營養的膚淺的對話正正好填充了友誼的間隙。而Jenny忽然地推門而入讓正常聚會的氣氛冷了一下,大家定定地望著她,神色中略帶同情。

“嗨。”Jenny神色自若地和大家打了招呼,簡潔利落,沒有多餘的音節和情緒起伏,而後在我對面的位置坐下。

她有一張很素淨的臉龐,化了淡淡的妝,神色比妝容更淡,目光平靜而深刻,蘊著淺淺的笑意;衣著修身、色調和諧,工工整整地熨過,得體地穿在身上。

“Jenny,好久不見。”

Jenny沖我點點頭,認真地回復道:“是很久不見了,”神色從我身上挪走掃了一眼聚會上的其他人,“大家。”

“Jenny 你怎麼沒帶相機哦?”阿林開玩笑地調侃道,“高中那會兒,你可是去哪都要背著相機呢。”

“相機太重啦,好不容易休假,不應該去想工作。”Jenny的語氣和笑容都很隨和。

“Jenny你在休假啊?難怪有空來和我們聚會。”可可將飲料遞給她,“之前每次都找不到你人。”

“Jenny是戰地記者呢,她拍的照片經常上新聞啊,也算與我們一直見面了。”我接話道。

“可我很少看那些新聞誒,”可可嘴快道,“太恐怖了。”

我飛快地看了Jenny一眼。阿林忙打圓場道,“你只是看看新聞,Jenny可是天天面對這些呢。”

“就是說啊,”可可倒是認真替Jenny操心起來,“Jenny你不害怕嗎?我們的世界明明這麼安寧,為什麼要把自己推到戰火面前?”

Jenny微笑著,眼裡沒有一絲不悅:“我也沒有去火星拍照啊,戰火也是我們的世界,而且這是我的工作啦。”

“可這是把恐怖硬塞到快樂的人面前……”可可小聲嘟囔著。

“我去一下洗手間。”Jenny適時站起來,衝大家點點頭,衝著洗手間的方向去了。


2

Jenny離開座位後,晴天拍了一下可可:“你都在說什麼啊,那是Jenny 的工作誒!”

“我又沒有胡說。”可可不服氣道,“我有看過她的照片,顏色那麼暗,拍的都是那麼可怕的景象,我趕緊把新聞關掉,不然會毀掉我的心情。”

“可怕的是戰爭,是戰爭帶來了疾苦和慘痛,這不是Jenny的錯啊。”我忍不住出生出聲為Jenny辯駁道,“那麼悲慘的事情,難道要調成明快的色調讓你高興嗎?她的工作不是一般人做得來的。你不想看的時候只用關掉新聞,然後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但是Jenny每天都要注視這個世界最殘忍的一面。”

“我一直不懂她為什麼一定要做這個工作?”可可右手緊緊握著玻璃杯,“她每天讓自己深陷隨時殞命的危險中,可是她拍攝的那些東西,即使上了新聞,也無濟於事。”

“可可!”晴天按住她,“你小聲點,不要讓Jenny聽到了。人生是她的,我們不能替她決定什麼——我知道你是擔心她。”

“我才不是擔心她!”可可否認道,咬著嘴唇,“為什麼要叫她來啊?她身上一股死亡的氣息,她一來這個聚會都索然無味了。”

可可的話語有些激動,音量也隨之放大,從洗手間的拐角走出來的Jenny腳步頓了一下。

“Jenny……”我出聲喊她,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3

Jenny坐回來,神色如常,甚至帶著一種不願計較的寬容,反而讓場面變得更加尷尬。

“Jenny,你從……回來,還適應嗎?”彷彿為了補償一樣,大家更加認真地關心起了她。

Jenny笑著回答道:“這裡的生活太安適了,有時候會以為我混淆了夢境。不過,我的情緒、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都更好了。”

“休假到什麼時候?”

“還有半個月吧。”Jenny笑得溫和,“下一站還是去伊拉克。”

“我看你是求死。”可可盯著她,眼睛裡混雜著憤怒和難過,調和成一種很奇怪的神色。

“我不希望任何人——包括自己,死在那種境遇下。”Jenny耐心地望著她,“在戰場上,我見到的常常是已死的人或將死的人,連我自己都說不好什麼時候會在砲火下喪生。所以這次有空我就來見見你們,因為我的時間隨時都會叫停。但我相信記錄和反省不是天真的舉動,我相信我工作的意義。”

趁著大家沉默的空檔,Jenny低頭看了看表:“我差不多該走了,大家玩得開心!”


4

吃完晚飯,我坐在阿林的副駕駛上,扭頭望著窗外。

“你今天不是追出去送她了嗎,她和你說什麼了嗎?”阿林問道。

這個“她”指的是Jenny。她走的時候依然利落乾脆,只是我心底忽然不落忍,追了出去。

Jenny神色抱歉:“今天讓你們的聚會不愉快了,下次有機會我再請你們吃飯。”

“你沒錯。”我也笑,“祝你平安。”

“謝謝,這個祝福太珍貴了。”Jenny感激地沖我笑笑,“見到你們我很開心,有一種回到現實中的感覺。你知道嗎,在戰場上,有時候我前後左右都是死人,有一瞬間萬籟俱寂,我把相機對准他們……”她的聲音忽然有些哽咽,“會忽然產生一種感覺,明天可能就輪到我了。我也是害怕的。”

我拍拍她的肩膀,心裡動容,卻說不出話來。

“沒說什麼。”我回答阿林,再次把頭轉向窗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