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dust
Stardust

自由的人

對無止境的情緒轟炸感到厭倦的那刻

在圖書館複習,朋友的消息忽然狂轟濫炸過來,書桌差點被手機的消息提示震翻。

下意識地皺了皺眉。在未打開聊天框的時候,心中已經對消息有所預判——一陣厭煩湧上來,而後又覺得自己殘忍。

果不其然,幾十條信息:關於疫情、封控、各種無力理解的奇葩操作和荒誕故事潮漲淹過來,間或夾雜著「殺了我吧」、「真想一把火把那些人燒光」這樣的情緒表達,說是負面情緒的狂轟濫炸也並不為過。也許是因為我不在內地,朋友那些關於疫情的負面情緒不忍心打擾同在內地受苦的家人朋友,於是通通向我傾倒過來。我看著一條一條的信息,並非我缺乏基本的共情能力,只是這樣的消息日日聽到已經太多,莫說麻木,只覺得……厭倦。

漠然地關掉手機,只裝作未讀未回。

那一瞬間我很難和這樣殘酷冷漠的自己和解。我想朋友的負面情緒也是累積到無法獨自承受的地步,又沒有可以分擔的人傾聽,才會通通向我倒過來。而情緒能找到出口是很重要的,不至於在她心裡苦苦捱著,經年累月無法癒合。可……可我無法分擔,因為只是傾聽根本幫不到她什麼。這樣的痛苦即使今天發洩出去了,明天同樣令人憤懣的事情依然重演,這樣的情緒還是會翻湧起來,不是每天把「情緒垃圾」轉移出去就能解決問題的……

那一刻我很想對她說:「只是和我抱怨有什麼用?你去大聲說出來啊,去反抗,去真正地解決掉你憤怒的根源!為什麼你不這樣做呢?」

我知道這只是苛責。我不能責備她不夠勇敢——只知將情緒作刀傷害親愛的人,卻不知憤怒也可以是力量的源泉,應當用以刺向使她痛苦的根源。道理當然那麼清晰,現在又有幾個人不知道加害者不是病毒而其實是……?可我能理解她面對外部世界的失望和膽怯,我也能理解她把所有情緒轉內。我只是和她一樣覺得無能為力,我幫不了她,她的情緒也正在傷害我。我對這一切都無能為力,我們的痛苦並不是我們的錯。

她的消息轟炸終於停下來。這一刻我才明白她並不需要我的回應,她只要把這些話說出來,說出來就好了,因為牆內的真實世界和賽博世界裡她無處可說。而我的情緒只有被我自己嚥下去。平復一會兒心情,認認真真地回復了幾句,表示我在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