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為你閱讀|偷書賊|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

也許對於其他人來說,這些書就只是一堆紙張,但他們乘載的,卻是這些遺族們的回憶與對家人的思念。

提到納粹你會想到什麼?也想到他們用經典的舉手禮,踢正步走過廣場?還是他們令人印象深刻的小鬍子?安德斯.李戴爾(Anders Rydell)所著,與納粹德國文化清洗有關的書籍:《偷書賊: 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1]》裡有另一個我們所想像不到的納粹德國在文化戰的細節與高度。

也許在現在對於軍國主義國家的想像裡,我們以為他們會像熱血莽夫一樣,清算政敵或是把所有不利於納粹思想的產物消滅,但他們所想的遠遠比這還要更深遠。

在水晶之夜的悲劇與種族清洗,開啟了猶太人的苦難,他們在歐洲的族群於二戰後降到史無前例的低點,甚至在很多城市裡面,從第一大族群變得幾乎銷聲匿跡。而水晶之夜這樣優雅的名字,很難想像帶有這麼沉重的歷史枷鎖,當時猶太人在歐洲掌握了中上階級的許多資源,甚至現今依舊擁有龐大影響力的金融鉅子─羅斯柴爾德家族,也成為納粹德國的眼中釘。

美麗又典雅的名子─水晶之夜,因著整個德國不論猶太教教堂,或是猶太人經營的商鋪,亦或只是尋常人家,都在納粹黨的「默許」之下被搗毀,窗戶、櫥櫃的玻璃被砸碎,散落滿地的透明碎片,在月光的照射下光彩熠熠,如同水晶一般閃耀光芒,因此得名「水晶之夜」。

而跟著破碎的,不只是櫥窗的玻璃,還有許多的猶太家庭,成年男子被納粹黨人抓走,成為第一批被「流放」的受難者,他們被迫趕往波蘭,因為他們不再被承認是德國的公民。


隨後納粹黨人開始清算猶太人擁有的資產,一律充公,而他們留下的書籍,其中也包括猶太教的重要經典「塔木經」也成為受難者。在城鎮廣場中燃起的一把火,火光閃爍,猶如靈魂正被燃燒,無聲的哀號穿透整個德國,穿透每一個大小城鎮,所有依舊留在此地的猶太人莫不感受顫慄,亦莫不感同身受的顫抖,因為猶太人累積起來的智慧與文化,都在這場大火中燃盡。

在以往大眾所知的猶太人遭到種族清洗的歷史內,我們莫不以為納粹黨人打算完全殲滅猶太文化,欲使該族群文化直接憑空消失;其實情況可能跟我們以為的不太一樣。作者安德斯.李戴爾為了這段鮮少有人翻閱的歷史走遍了歐洲,走訪荷蘭、法國、希臘、立陶宛等地,追溯這段不為人知的文化掠奪與殲滅行動。

納粹德國不只是想成為一個強國,更希望他們的富強可以在歷史上取得「正當地位」取得如同神話一般的不敗地位,也因此,他們對於猶太人的迫害,不僅僅只是針對猶太人個人,更是針對他們的文化、歷史、種族發源以及更深層的意義。

於是,納粹德國選擇「偷書」,他們不只偷猶太人的書,更是大規模的把所有「政黨仇敵」的書都給偷個一乾二淨,不只是包括猶太教堂、拉比住處,他們更把所有神祕學有關書籍給分門別類,包括女巫受難的紀錄、或是女巫狩獵地當時紀錄都給翻了出來,而女巫更成為日耳曼民族在歐洲的信仰先驅,被納粹黨人稱作日耳曼民族的「女英雄」。而共濟會也成了他們的手下目標,納粹黨人認為共濟會的秘密集會對他們的「管理」造成挑戰,因此也全力把所有共濟會集會所充公,把所有藝術品、書籍充公。

藝術品被劫掠我們尚可以理解,不過書籍其實才是納粹黨人最核心的目標,也因此本書也才稱作「偷書賊」,而本書也圍繞著納粹德國的思想頭子:「阿爾弗雷德·羅森堡」打轉;若說希特勒是一隻猛虎,那麼我想羅森堡就是他的尖牙利爪吧!

阿爾弗雷德·羅森堡(德語:Alfred Rosenberg,1893年1月12日-1946年10月16日),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羅森堡隨著納粹德國在歐洲勢力的擴張,蒐集整理全歐洲的書目,並開辦數個研究會,雖然其中大多數都因二戰而尚未開始營運,但「猶太對策研究所」卻是列為首要項目,在羅森堡的思想中,他認為猶太人是最低賤的種族,這種低賤不因其文化教育而有所關連,而是源自於他們的天性,而世界各國都因為猶太人的「滲透」而被操弄在「猶太人的陰謀」內,他認為猶太人就像是世界的寄生蟲,而日耳曼人(泛指歐洲人)會因為納粹德國的崛起而有能力與世界上的猶太人對抗,而為了與猶太族群與政治仇敵對抗,勢必就得了解他們,才能規劃對策,於是偷書就是在這樣的「正當性」下展開。

簡而言之,羅森堡不只是想要讓納粹德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更瘋狂的希望這樣的思想可以成為一種新興宗教,以及哲學觀點,因為有著這些人文背景,更能夠體現納粹德國的「正當性」。

時至今日,二戰的歷史已經塵埃落定,這些故事也已經漸漸離我們遠去,但即便到現在的這個時刻,都還有數以百萬計的書籍無法回歸他們主人的手中,因為政治現實,或是書籍價值相對較低,媒體們只在乎高價藝術品的話題性,導致歸還的路遙遙無期,甚至有些書本還因為戰爭時期被藏在穀倉中,最終落的腐爛與蓋滿鳥類排泄物與泡水的境地。作者最終參與了一次送還書的任務,走進受難者遺族的家中,聆聽他們的家族故事,就像是歷史又活生生的重演。也許對於其他人來說,這些書就只是一堆紙張,但他們乘載的,卻是這些遺族們的回憶與對家人的思念。


[1]The Book Thieves: The Nazi Looting of Europe's Libraries and the Race to Return a Literary Inheritance


贊助我一杯咖啡,讓我知道在創作路上有你陪伴。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https://liker.land/zxx0531/civi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為你閱讀|沒有您,就沒有我們|一個真空國度、270名權貴之子,北韓菁英學生的真實故事

為你閱讀|撒哈拉的故事|三毛,與她眼中的荒漠沃土

社區活動|以數字編出故事|短篇小說創作─學徒(40301)

2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