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為你閱讀|高敏感是種天賦2|堅定地在宇宙中佇立,因為你與我都是最特別的

(edited)
而《高敏感是種天賦2》,更讓我理解,身為一位高敏人,在日常生活中有多少的不便,與許多可以調適自己,或讓其他人更同理我們需求,或想要的方式。

其實我本來有一本《高敏感是種天賦》,我有次在網路上看到「高敏人」這個名詞,就被吸引住,因為很多高敏人的特質我都也命中,也讓我從此對於這樣的標籤特別留意,當下也立刻用測驗算了一下。

「果然,我是高敏人。」

而且分數還遠遠高過那條標準線,幾乎不用懷疑自已「是不是」,客觀標準跟我說「我就是」。我也歡快地接收這個標籤。


其實有趣的事情是我雖然有這本書的前作,我卻還沒有翻閱過,因為高敏人這標籤在當時我購書的時候還是「新鮮」東西,一買來急著跟別人分享,於是立刻就被借走了,到現在還在對方的書櫃上,我還沒時間跟他拿回來看。

於是某天在閒逛圖書館時意外發現這本書,就順手借回來了。

不過即便我還沒有看過前作,本書《高敏感是種天賦2》還是在一邊看的時候一邊讓我頻頻點頭,不得不說我真的有很多共鳴啊!

本書羅列高敏人在日常生活中可能會陷入兩難的困境,作者以自己的經驗為主體出發,有時候佐以身邊朋友、學員的經驗為輔,讓大家知道:

「作為一個高敏人,我們不用以自己的需求為恥。」

挺身為自己提出需求,勇敢想要,就算有時候環境不允許,也可以有些轉圜的方式,或是技巧性的迴避某些讓大家感覺不舒服的情況,也因此,最重要的是,讓高敏人學習在生活中重視自己的需求,理解自己的特殊性,更重要的是以自己的高敏特質為傲。


其中,我覺得有一些段落特別讓我有感覺。

關於「需要」與「想要」

再看看另一個例子:有個人在你座位附近講電話,他說話的聲音讓你無法專心工作,於是你決定找主管談談這個問題,這時候,你應該說「我『需要』多一點空間」?還是「我『想要』多一點空間」呢?(P.144)

其實關於需要跟想要,我自己本來也有自己的解讀,不過我通常都在「購物」的時候,用來抑制自己的購買慾望,實在是非常務實的使用方式呢!

關於需要與想要,有時候在物質世界中,我可以很客觀的區分出來,哪些東西是我「需要」的,哪些只是「想要」,不過一但要把這些思考放在其他地方,有時候我就會卡住了。而且,我覺得我最難說出的,其實是那個「想要」。

大聲說出「我想要」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

也許與自己的童年經驗也有關係,彷彿所有慾望都非得被壓縮到最小為止,只保留那些「需要」即可,人就是應該要寡欲,我從小連對於物品都不敢有慾望,連小果汁都不跟母親討要,也因此對於我而言,「想要」彷彿是種原罪,更遑論想要做什麼,以後想要成為什麼樣子的大人,對我而言,想要這名詞好像從不曾在我身上存在過。

也是到前陣子,我才敢於說「想要」。

儘管如此,使用「我想要」會讓你看起來更大氣,因為「我想要」這個措辭,同時也傳達出你不是被自己需求限制的受害者,而是一個明白自己想要什麼的人。所以,在上述情況中,如果你真的無法忍受噪音的干擾,那麼你就要確定主管有得到「這件事對你很重要」的訊息。(P.145)

直到前一陣子,我與我的朋友聊天,對照我倆的感受與生活,我才驚覺原來「想要」是很正常,也很應該的。而他也發現,原來也有些人一直以來都不知道可以「想要」,即便現在的我,有時候對於想要也會有點怕怕的,感覺說出自己想要些什麼,會被迫讓所有人檢視般......

「我想要成為一位作家。」

「我想要當總統。」

「我想要當太空人。」

我從小就不敢作夢,父母很愛用現實的殘酷,滾燙地澆醒我的夢,也因此我很懼怕,也忘記做夢的權利,也忘記傻呼呼的躺著做夢有多歡愉,即便只是說出口,我都會恐懼。

連帶地,我連生活中想要的東西也很難說「想要」。

Photo by Kyaw Tun on Unsplash

前幾天跟弟弟一起去便利商店,我發覺我連架上的巧克力都不敢拿,即便我是自己付帳,即便我已經褪去那些童年的稚氣,我擁有為自己行為負責的能力,也擁有負擔這小小歡愉的力量,我卻還是猶豫了。

連我弟弟都看的出來我想要買些甜食,然後再三催促:

「拿啊!幹嘛不拿!」

我最後才誠實地取下自己「想要」的巧克力帶回家,在當下我沒有特別關注這件事情,不過現在一邊撰寫,一邊思考,我也才發現僅僅只是這樣小小的「想要」對我來說都是很困難的。

雖然本書的文本內,以日常生活的「想要」來呈顯,在與別人互動時,部怯懦地提出自己對於高敏人的「想要」,當然有時候也可以是「需要」,不過我想我也同意本書作者所說:

「使用「我想要」會讓你看起來更大氣,因為「我想要」這個措辭,同時也傳達出你不是被自己需求限制的受害者,而是一個明白自己想要什麼的人。(P.145)

我想這也是我可以持續努力練習的地方,努力讓自己活出色彩,不讓自己成為「需求限制的受害者」大膽說出自己的想要。

想要什麼東西,從來都不是羞恥的,這是我想給自己的鼓勵。


退出權力爭鬥的時機

Photo by Slavcho Malezanov on Unsplash
有的人能馬上看出事情的不公平之處,甚至立即做好爭取公道的出擊準備,這當然是件好事;但偶爾放棄你認為的「對」,不要為了它去爭吵,反而能替你省下更多力氣。(P.99)

關於退出權力爭鬥這件事情,我想我必須好好學習。

我總對於事情的對錯、有道理與否,非常介懷,甚至我某次驚覺,自己最常對伴侶說的話,居然就是:「是不是比較有道理?」

當然有時候也會有:「我覺得你比較有道理」
(但頻率比較少?好吧,也許我不該繼續堅持)

不過我驚訝地發現,我是這麼在乎所謂「理」字的人,連拖把要擺哪裡,都可以講一番自己的道理,嘗試用道理去強勢介入事務的運作,什麼事情都有一個對與錯的區別,即便那些根本不具對錯的事物,彷彿只要「我有道理」我就是對的,殊不知這樣的做法有時候才會讓事情出現誤區,很多事情沒有真正的「正確答案」。

畢竟即便拖把放在比較不方便的地方,也不是一件「錯誤」的事情啊!

有時候的確事情是有「對錯」之分的,不過更多時候,為了要與人辯論那些對錯,真的非常耗能,我是一個可以因為別人一小段文字,都可以介懷許久的人,也許是高敏特質吧?讓我很需要時間去消化訊息,消化情緒,更多時候這些東西都會累積在我的心底很久,也因此我在看到這一段落,也覺得有些道理。

對啊,事情是有道理的,但......

偶爾放棄你認為的「對」,不要為了它去爭吵,反而能替你省下更多力氣。(P.99)

生活要過得好有時候還是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許你不一定認同我,或是本書的看法,但讓自己省下時間、精力,做更多更重要的事情,有時候也不是件壞事。

退出權力爭鬥並不代表你很軟弱,這其實是明智之舉,同時也是意志力的象徵。人生中還有其他更多值得你投注心思和情感,也更有意義的事情。(原文粗體)
話雖如此,我們也不應該忍受所有不公正和不良的行為,有時候,總得有人出來喊停。(P.100)

可以讓它過去的,就過去吧!聰明地挑選議題,找自己願意,且最重要的議題投入心力,剩下的那些「拖把要掛在哪裡」我想就算了吧!多走兩步路也不會差到哪去。

放過自己吧!

否則人的體力有限,跟人充滿情緒的辯論,真的太傷元氣了。


走筆至此,我突然想起自己寫論文後,第一次計畫口考的一件插曲。那天我與另一位女同學一起口試,等到我進場準備報告的時候,其中一位口委驚訝地說:

「我要是沒有看封面,我覺得這文字應該另一個女生寫的。看到你的外表更讓我驚訝了 !」

外表堅強,幽默風趣,是我一直以來在同儕之間的外顯特徵,到很多年之後我才真正承認自己其實內心是敏感且纖弱的,於是我發現了「高敏人」這樣的標籤,也發現自己屬於這群人的一份子,而《高敏感是種天賦2》,更讓我理解,身為一位高敏人,在日常生活中有多少的不便,與許多可以調適自己,或讓其他人更同理我們需求,或想要的方式。

我想雖然我還沒看過前作,不過直接從實踐篇直接看起,也是另一番風味,從生活中的角度,感受這些不便,也許也更加有共鳴呢!

希望所有與我一樣的高敏人,也可以從本書中找到,在這與宇宙中堅定佇立的原則與方法,祝福我們。

因為你與我都是最特別的。

Photo by Tani Eisenstein on Unsplash

贊助我一杯咖啡,讓我知道在創作路上有你陪伴。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https://liker.land/zxx0531/civi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從今天起我要改變:實踐篇|「過程記錄」為自己閱讀(4)

社區活動|從今天起我要改變:實踐篇|「事前計畫」為自己閱讀,挑戰兩個月看33本書

【好書推薦】高敏感是種天賦

2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