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社區活動|從今天起我要改變:實踐篇|「過程記錄」為自己閱讀(8)

(edited)
算一算要完成這次挑戰還需要看完15本書,我覺得感覺要完成這次挑戰有點希望渺茫的感覺,不過還是想要努力看看,希望自己可以接近原本想達到的目標。

這週因為週五正好還在過年,我當天正好在南北往返移動中,回到家裡已經完全累癱,完全沒有體力整理,加上《證詞》一書還沒有看完,我就稍微調整一下發文時間,把本週的過程紀錄延後一點,還請各位別見怪。

也在這邊不免俗地,在新年即將結束的此刻,預祝大家來年順心,一切平安。


【進度】

本週看完2本

3. 使女的故事,瑪格麗特.愛特伍,陳小慰

久聞《使女的故事》一書的大名,果然百聞不如一見。我覺得作者建構出一個女性幾乎可以說是被圈養的世界觀,讓我很震驚,雖說本來在閱讀之前,聽說被設定在未來,但閱讀起來其實跟「現在」的時空環境差不多,沒有《1984》那種對於新事物、新監控方式的描寫,也沒有《美麗新世界》的那種花團錦簇、名詞爆炸,閱讀者彷彿在看「別人的」故事,當作警世預言那樣。

我總覺得,本書就是在講現在。

尤其是在美國最高法院在去年12月10日拒絕擋下德州的反墮胎法案後,再回頭看看這本《使女的故事》,讓人不禁毛骨悚然。

女人,難道只是胎兒的容器、會行走的子宮嗎?

4. 證詞,瑪格麗特.愛特伍,謝靜雯

本書《證詞》一書,延續同樣的世界觀,穿插三位不同女性,在本書中架空世界的「基列國」中交錯敘述,彼此的生命互相影響。此時的基列國,已經不是前一本著作中那個「草創」與強盛的時代,在這本書中,片段地揭露這個外表強盛的國家,也逐漸顯露頹勢的樣貌。

有趣的是,我還發現了「德克薩斯共和國」這樣的鄰國,也簡要敘述了周邊國家的態度,國家人民之間的互動方式,包括偷渡、女性組織的建構、跨境傳教,等。比起前一本《使女的故事》談到更多的面向,如果前一冊用使女的角度再看世界,以個人的生命故事的「點」嘗試揭開這個殘忍的政權黑幕,那麼本書則嘗試使用三位不同世界的女性彼此的生命連成線,並構成一個面,更加精采地建構了「基列國」的世界觀。

兩本書在原文出版的年份相差了三十多年,我也在閱讀的過程中感受到作者的野心,還有這個大環境之中,依舊有人在反抗。

即便未來讓人如此絕望,仍舊努力撼動未來。


【下週展望】

下週五11號,就是最後一次發表「過程紀錄」的日子了,也就沒有什麼「下週展望」,剩下全部的書都用力看完就對了!看多少算多少!

加油啊!拚了!


【閱讀筆記】

這邊不負責任地用我任性的眼光,隨意摘取書本內的段落,如果你也被作者的文字吸引,也可以來一起閱讀喔!

《使女的故事》

【P.42-43】

那時女人不受保護。

我還記得那些從不用講,但個個女人都心知肚明的規矩:不要給陌生人開車門,哪怕他自稱是警察,要他把證件從門縫下塞進來。不要停車幫助假裝車子拋錨的人。把車門鎖上,只管往前開。要是聽到有人朝你吹口哨,不要理他。夜裡不要獨自去自助洗衣店。

我想著自助洗衣店。想著我走去時穿的衣服:短褲,牛仔褲,運動褲。想著我放進去的東西:自己的衣服,自己的肥皂,自己的錢,我自己賺來的錢。想著自己曾經是駕馭這些東西的主人。

如今我們走在同樣的大街上,紅色的一對,再沒有男人對我們口出穢言,再沒有男人上來搭訕,再沒有男人對我們動手動腳。再沒有人吹口哨。

自由有兩種,麗迪亞嬤嬤說。一種是隨心所欲,另一種是無憂無慮。在無政府的動亂年代,人們隨心所欲、任意妄為。如今你們則得以免受危險,再不用擔驚受怕。可別想看這種自由。

P.116】

還是一如既往的故事,千篇一律的故事。上帝和亞當,上帝和諾亞。多多生養,大量繁殖,遍布整個世界。接著便是舊得發霉、老掉牙的拉結和利亞的故事。這段故事早在紅色感化中心便向我們反覆灌輸。你給我孩子,不然我就去死。叫你不生育的是上帝,我豈能代替他做主呢?有我的使女比拉在這裡,你可以與她同房,使她生子在我膝下,我便靠她也得孩子。等等等等。每天早餐時間,我們坐在學校食堂裡吃放了奶油和紅糖的粥時,充斥耳邊的總是這段故事。知道嗎,誰也不像你們過得這麼安逸,麗迪亞嬤嬤說。正在打仗,一切都要定量配給。你們都是被寵壞的姑娘,她眨著眼睛,似乎在叱責一隻小貓。淘氣的小貓。

【P.227-228】

我被開除的那天晚上,盧克想跟我做愛。為何我興致索然?單單是絕望就應該讓我有此衝動。而我仍然感覺麻木。就連他的手放在我身上我也幾乎沒有知覺。

怎麼啦?他問。

不知道,我說。

畢竟我們還有......他說著又住了口,沒有提我們還有什麼。我忽然想到他不該說我們,因為就我所知,他並未被人剝奪走什麼東西。

畢竟我們還彼此擁有,我說。這是實話。為什麼我的語氣聽起來,竟連我自己都感覺冷漠?

於是他開始吻我,好像我這麼一說,一切便回到正常軌道。可是某些東西還是改變了,某種平衡。我覺得整個人在縮小,當他擁我入懷時,我縮成了玩具娃娃。我覺得愛正拋棄我獨自前行。

對此他並不在乎,我心想。他根本就不在呼。或許他還更喜歡這樣。我們不再彼此相屬。相反,如今我屬於他。

【P.348】

我的手聞起來一股溫熱的瀝青味。我恨不得立刻回到樓上浴室裡,用氣味難聞的肥皂和浮石反覆刷洗,一直到把這股味道消除乾淨。這股味道令我作嘔。

但與此同時我還感到餓。這太荒謬了,卻是實話。死亡令我飢餓。也許是因為我被掏空了,或者這是本能反應,通過這點來證實我還活著,還能反覆默唸至少那幾個字:我活著,我活著。我依然,活著。

我渴望上床,做愛,立刻就做。

我頭腦裡泛起一個詞:津津有味

我可以吞下一匹大馬。

《 證詞》

【P.10-11】

在我們學校,粉紅是春夏的色彩、紅紫是秋冬的色調,白色的屬於特殊的日子:星期日和慶祝場合。五歲以前,要遮住胳膊和頭髮,裙子長度必須及膝;五歲之後,心智最短只能在腳踝上方五公分多,因為男人的衝動很可怕,那些衝動必須受到抑制。男人的目光永遠四處梭巡,宛如老虎之眼,那些探照燈般的眼睛必須加以遮擋,以避開我們誘人且令人盲目的力量——這股力量來自我們勻稱或骨感或豐腴的雙腿、我們線條優雅或骨節突出或肥壯的手臂,我們細緻或斑駁的肌膚、我們纏疊的亮麗鬈髮、粗糙亂髮、稻草般的細軟髮辮。不管體型和五官如何,我們都不由自主成了陷阱和誘惑,我們是天真無辜的緣由,單憑本性就會令男人沉醉於肉慾,他們會蹣跚踉蹌、跌落邊緣——什麼東西的邊緣?我們納悶,就像懸崖嗎?接著他們會一頭栽入烈火中,好似用燃燒硫磺捏成的血球,由上帝憤怒的手拋擲而出。我們是無價之寶的監護人,而這份珍寶存在於我們之內,不為人所見;我們是珍貴的花朵,必須安全保存在溫室裡,否則就會受到偷襲,花瓣會被扯掉,我們的珍寶會遭到竊取,我們會被潛伏在任何角落裡的貪婪男人撕裂蹂躪,在那個罪惡滿盈、棱角尖銳的遼闊世界裡。

【P.15】

娃娃屋可能需要的娃娃我們都有:穿著大主教夫人藍洋裝的母親娃娃;有三件洋裝可替換的小女孩娃娃——粉紅、白色、紫紅,就跟我的一樣——一身暗綠色搭圍裙的三個馬大娃娃;頭戴扁帽、負責開車除草的衛士;配著迷你塑膠槍的兩個天使軍,在大門站崗免得有人闖進來傷害我們,以及穿著大主教筆挺制服的父親娃娃。他話很少但時常來回踱步,總是坐在餐桌的另一端。把大門會用托盤端東西給他,然後他會走進自己的書房並關上門。

【P.159-160】

「沒錯,」他說,眼神閃亮,「這種事會讓人厭膩。女人那些沒必要的苦難。我們打算消除那種事情,你一定也會贊同。」他頓著,彷彿給我一點思考這件事的時間,然後再次綻放笑容。「所以,是哪種?」

以前的我會說:「哪種什麼?」或類似的隨意應答。反之我說:「你指的是『是』或『不』嗎?」

「沒錯,你已經體驗過『不』的後果,或者說其中一些後果。但是答『是』的話……這麼說好了,那些不跟我們站同一立場的,就是反對我們的人。」

「我明白了,」我說,「那麼就是『是』了。」

「你必須,」他說,「證明自己是真心的。你準備好要證明了嗎?」

「是,」我再次說,「如何證明?」

那是一場嚴峻的考驗。你可能已經猜到內容了。有如我那場惡夢,只是女人蒙上了眼,和當我開槍的時候,我自己並未倒下。這就是賈德大主教的考驗:如果失敗了,你對唯一真理道路的承諾就等於無效。通過了,雙手就會沾血。某人曾經說過,我們一定要吊在一起,不然就會被分別吊死。


算一算要完成這次挑戰還需要看完15本書,我覺得感覺要完成這次挑戰有點希望渺茫的感覺,不過還是想要努力看看,希望自己可以接近原本想達到的目標。

當然一部分也是自己當時訂目標的時候非常狂妄,總想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務」,就是眼高手低啦!但我也不後悔這段時間的努力,有這樣的機會讓自己每個禮拜都看書,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只能繼續加油啦!

馬上就完成本次挑戰了!繼續加油!

因為這兩本書封面都是紅色的,這週就改用綠色打勾勾。

贊助我一杯咖啡,讓我知道在創作路上有你陪伴。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https://liker.land/zxx0531/civi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社區活動|從今天起我要改變:實踐篇|「過程記錄」為自己閱讀(7)

社區活動|從今天起我要改變:實踐篇|「事前計畫」為自己閱讀,挑戰兩個月看33本書

社區活動提案 | 從今天起我要改變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