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四個男人

粉、綠、白、花四個年屆中年的男子在咖啡廳內閒聊。
四個男人在我還沒來得及停筆抬頭之時,就已經鳥獸散。他們原本就坐在我正前方。

能否知曉現在我面前的四個男人是什麼背景?

粉、綠、白、花四個年屆中年的男子在咖啡廳內閒聊。

花色男人似乎想說的話很多,白色男人似乎很在行附和;
綠色男人右腳抖著,身體向後靠,左手拿玻璃杯,另一隻手則扶著溢出褲子鬆緊帶的大肚腩,一言不發;
粉色男子口罩半戴,右腳翹在左腿上,雙眼半瞇,優雅地用左手扶著玻璃杯上緣,輕啜一口。

他們喝著黑咖啡,而綠色一飲而盡。

談孩子、談大學生活、談配偶和女兒。
她們出門總愛和人嚼舌根,總愛花時間閒聊。白色男人這樣說。

粉色男人笑著拍拍自己早已無毛的頭皮。

花色男人喝乾最後一滴玻璃杯內的黑色液體,彷彿是個信號般宣告談話戛然而止。

突然。

四個男人,起身、起身、起身、起身,
四個男人走向四面八方,如同他們從沒閒聊過似的。

嘗試使用手邊的紙筆速記,感覺自己跟畫家正在描摹人物細節一般,雖然稍微慢了一點,但似乎更有手感呢!(感謝朋友贈送的紙筆,真的很好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隨筆|診間、維生器、海怪觸鬚|我從沒這麼肯定過。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