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寫夢境|兄弟、死亡,我嗅著棉花糖味的空氣

我呼吸得到在家庭關係中那些瀰漫的死亡,正在咀嚼我的靈魂,使我恐慌。
Photo by Andreas Wagner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t6t2-gXKxXM?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約莫兩天前吧?那天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的弟弟就這樣離開人世。

在夢中的夢中,我記得我們兄弟倆一起出去吃飯,一起坐高鐵去一個根本高鐵到不了的地方。在一個鄉下地方卻有一個不相襯的百貨公司,而美食街彷彿在施工工地裡面一樣做生意。


我醒來,卻依舊在夢中,我很困惑,霎時間有點分不清自己是否已經醒來,當下覺得:「剛剛的夢已經結束,應該是醒來了吧?」

我卻突然接到一個消息,說我的弟弟已經因為交通意外死去,我非常震驚,心想:

「這是夢嗎?」

可是我剛從夢裡醒來,難道這是現實?

我無法接受這一切,也非常懷疑真實性,我開始觀察我夢中雙親的舉動,看到我母親把已經沾滿灰塵的相簿翻開,跟大家說弟弟小時候發生的事情,我阿姨們也都來了,所有人好像都接受我的弟弟已經離開人世,大家都因為他的離世而感傷,只剩下我還不接受現實。


Photo by Benjamin Davies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JrZ1yE1PjQ0?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我決定離開家裡。

我跳上機車,開始在這城市裡面隨意騎行。

我感受到拂面而來的風,還有空氣中飄散些許的甜味,彷彿有棉花糖飄散在空氣中,我抬頭看到天空中的顏色不斷變化,從藍色變為綠色,又變成夕陽暖暖的橘黃色,最後變成粉紅色;雲朵在街道兩側的天空捲曲,化為一朵朵的白色棉花,如同卡通中的雲朵,隨者節奏在粉色的天空兩色快樂地舞動。

我在這一刻接受了現實,我接受我的弟弟已經離我而去,這世界已經再也沒有他了,他的靈魂也回到那糖果色的天空,和世界合而為一,再也沒有一個人,可以稱為我的手足兄弟,我感受到龐大的孤獨感包圍著我,在夢中的我真切地感受到悲慟跟沉重的孤寂。

我開始思考並消化現實:

「是不是從今天起我就成為獨生子,必須獨自對付我的雙親?」
「我需不需要通知我弟弟的公司,他已經真切地離開這世界?」
「我自己可以怎麼樣地永遠記住他,記住他曾經在這世界存在過?」

好多的問題跟現實湧上我的腦袋,我開始緩緩地往家裡移動,我決定把他送給我的手機好好珍藏,當作我倆曾經一起存在,在這世界上的友誼作為紀念。

回到家門口,鐵門是半閉的。我走進家裡,到他曾經屬於他的房間,如今卻又失去主人的房間,我微微地嘆氣,為往後的時光只有我自己的孤獨嘆氣,還有那過於早就離去,還有許多年時光可活的他嘆氣。

我知道,人存於世間終有一死,我們或早或晚地,總有一天會等到自己的結果來到,那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所有人最公平也無從逃逸的結局,這些都是必然的。

我的腦中不斷流轉過這些念頭,安慰自己也接受現實,讓自己握緊的拳頭鬆開,承接住我心中不斷不斷落下的孤獨與難過。


也許是我的心充滿慈悲吧?不忍我的痛苦,最後還是讓這個夢僅僅只是「夢」

Photo by Greg Rosenke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txFWv08Sbjw?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我聽到有人從鐵門外低頭進來家裡的聲音,我弟弟說他剛走到家,身上的衣服也髒髒的,他說他要先去洗個澡。

而留在原地的我,那個好不容易接受「現實」的我,完全摸不著頭緒,最終也才發現:

「我原來在作夢!」

我就這樣醒來了。


這個夢無比真實,我從懷疑、不接受事實,到最後接受一切,體察到自己的感傷、孤獨與痛苦,還有那些不捨,我真切地在夢中感受到情緒的流轉,感受到自己身為人的不足跟有限。

那種無力感,跟瀰漫在家裡空氣中的灰色,陰暗而沉重,憂鬱的氛圍困擾著所有人,那些在我腦中演出的角色。

當然也籠罩著我。

我在夢中經歷了一次親人的死亡,我呼吸得到在家庭關係中那些瀰漫的死亡,正在咀嚼我的靈魂,使我恐慌。

我知道,即使我對於生死如此得淡然,卻又感受到無比恐懼,我的理性知曉這不過就是自然的循環,一切因果的展現,卻又在感性中覺察到,自己最終依舊無法放下那些對於身邊所愛之人的「情」。

感受到隨著身邊的人離去伴隨而來的孤寂,以及不得不留下的承擔,對於日常運作的承擔,還有對於其他亦遭逢變故之人的承擔,我縱然不喜歡,卻也不得不接受這現實,也得承擔自己內心中無比失落的情緒,那種不斷落下的感受,實在難以形容。


Photo by Kylo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FPZ8Lnn5Ws8?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說實話,在我「真切」地第二次醒來後,真的感覺到放鬆,不用去思考那些夢中的事情,讓我鬆了好大一口氣。

感覺到我在這世間還有一個人可以稱做我的兄弟,在家庭關係中也還有人可以協助我,我感覺到呼吸都變順暢了。也感謝我真實的,還活著的弟弟,在我把這夢境的內容跟他說的時候,沒有怪罪我「想讓他死」。

感謝一切!感謝運轉這世界的造物主,真切的感激,除了失而復得的安心感以外,還有那些原來我依舊幸福的踏實感。感謝。

2021/4/29 家中書寫,2022/5/13在家中修改。


後記

這幾天我想寫夢境,立刻想到這一篇去年四月寫的文章,在我的「什麼都寫」筆記本裡面挖出了這一篇久遠之前的文章。

其實我很少挖舊文出來發,但這篇、這個夢實在太真實又讓我印象深刻,我想在這「寫夢境」的類型文章內,為它留一個位置,作為我與我胞弟之間友誼的證明。

昨天我還再次跟他說我把這篇文章找出來,還說「拜託你要活久一點喔!」。
他說他還記得去年我起床後跟他發神經的過程,並跟我說:「我還活著啦!」

感謝!感謝。
感謝他現在也還活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寫夢境|炸刈包、碎雞蛋,矮小男人用氣音對我說話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