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學徒》「白鷹」:放下你的驕傲,萬言塔將為你敞開。

(edited)
他邊說邊轉身往塔裡走去,隨後雙眼直視葛維並問道:「所以,你知道該怎麼進門了嗎?哈洛德的葛維?」
Photo by Aditya Saxena on Unsplash,原圖經過裁切後使用。(https://unsplash.com/photos/tj24rcDcmkY?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他……認輸了?」葛維因為歐文突如其來的投降而愣住,但馬上就發現對方只是在「讓他」,這想法讓他怒不可遏。

他大喊:「我是哈洛德學院的法師!你的退讓對我來說是一種侮辱!我們無所畏懼!」

葛維的雙手隨著話音剛落就凝聚好一團火球,並把它對準歐文,但此刻強撐著的他根本已經無力負擔,隨著法術脫手的那一瞬間,火焰就消散於無形。葛維也因此而癱坐在地,躺在地上喘著大氣,而歐文面對他的怒火沒有絲毫畏懼,反倒對著他說:

嘿!我只是想幫你,你不是要來當學徒的嗎?」歐文把雙手握起,嘆了一口氣,並說:「幾百年來有無數人前來叩門,但大多數都失敗了,你難道想放棄了嗎?」

葛維此刻才發現自己被怒火衝昏頭,在這邊浪費時間毫無意義,他知道歐文說的是對的。他雙眼緊閉,快速地在心中誦念寧靜箴言,強迫自己恢復冷靜。

他回想起在學院的時光,那種獨自在孤獨中學習的日子,以及身邊的人隨著他的天賦漸漸覺醒,與他漸行漸遠。他心裡也清楚,雖然他在魔法上有天賦,但這該死的天賦也詛咒著他,回去學院?他根本沒有回頭路可言,大法師之塔就是他最後的機會,繼續探索自身力量的機會。


「對不起,我對我衝動地使用魔法而道歉……」

「我也是,本來只是想跟你開個小玩笑,結果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歐文笑了笑,在葛維話還沒說完之前,又再次道歉。

歐文伸出雙手,把葛維從地上拉起,並對他施加恢復體力的簡單咒語,確保葛維可以站穩後,歐文說:「過來吧!」並招手示意葛維跟上,兩人此刻站在萬言塔那被樹木盤根錯節圍繞的大門前。

Photo by mk. s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KGDVTn9lYDE?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你記得我剛剛說過的提示吧?玫茉給的提示。」歐文說。

「你是說『為什麼大法師連看都沒看過,就知道推薦信內容』嗎?」葛維此刻想起這件事情,心中還是有點羞赧,黝黑的臉龐變得泛紅。

歐文盯著對方的臉,注意到葛維的不自在,頓了頓後說:「恩……對,這是她給的提示,你覺得玫茉為什麼知道內容呢?」

「學院為保萬全,又寄了一封一樣的信件給大法師?」

歐文翻了翻白眼,說:「這就是你的答案?」

葛維也注意到自己的回答有多愚蠢,只能默默接受對方話語中的諷刺,又說:

「還是大法師對我使用讀心術,因為我已經看過這封信件的內容。」

「讀心術有距離與必須雙眼凝視的限制,即便是玫茉也得遵守法術的基本運作原則。」歐文用饒富耐心的態度說完後,又說:「再仔細想想,感受一下。」


葛維知道這答案距離正解還有段距離,要是連門都進不去,又怎麼可能成為學徒。

他深呼吸,閉上雙眼,感覺到落日餘暉爬過他的臉頰,感覺到微風拂過他的指尖,青草的味道混著松針淡淡的香氣陣陣飄進他的鼻腔。

葛維展開他的感知,在心中醞釀一個簡單的咒語,讓自己的知覺更加敏銳,嘗試在空氣中捕捉魔力的痕跡,這是法師的基本法術,從法術殘跡可以發現更多肉眼看不見的線索。

魔力就如同是一鍋打翻在全世界的濃湯,而理解這技藝的人可以挪為己用,每一種咒語的施展都會對這現實造成影響,即便多小的咒語都一樣。

「我知道了。」葛維緩緩張開眼睛,看見歐文也正盯著他瞧,葛維繼續說:「共感,這是利用共感。」

歐文睜大雙眼,興奮地說:「對了!」

Photo by Esther Wechsler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Ty3C3cIRhug?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大法師的魔力殘跡非常明顯,幾乎是明白的提示。」其實這種毫無遮掩的法術,葛維應該早發現了,但也許這就是大法師讓歐文接待他的原因:「激怒我。」葛維這樣想著:「傲慢是法師的通病,而這就是大法師要給我的訊息:『放下我的傲慢』。」

葛維繼續說:「在撰寫信件的時候,由於意念的集中,文字內也會包裹著撰寫者的意圖,所以大法師可以不需要打開信封就知曉裡面的內容。而最大的問題是:『怎麼克服距離的限制?』」他一邊說一邊來回踱步。

歐文靠在大門旁的牆面,雙手環抱在胸前,看著正在冷靜分析的葛維,也不打算插話,只是靜靜地等待。

葛維注意到歐文的目光,轉頭面對西方夕陽落下的方向,並指著城鎮說:「這整座城鎮都是大法師的領地,她利用籠罩整座城鎮的咒語結界,只要進入這個範圍內的人、事、物都受大法師的監控,當然前提是她想要啦!而且在那法術殘跡中,彷彿還有一股特殊的氣息……。」

歐文站直身接著說:「大抵上來說對了,總之『共感』就是正確答案,你下船的那一刻,玫茉就把這張羊皮紙交給我了。」他邊說邊轉身往塔裡走去,隨後雙眼直視葛維並問道:「所以,你知道該怎麼進門了嗎?哈洛德的葛維?」

Photo by Michael Dziedzic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1bjsASjhfkE?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葛維再次面對這扇門,自信地閉上雙眼,用他的天賦仔細探索。這隱密咒語與秘密機關,不是他最擅長的嗎?

「放下你的傲慢。」葛維在心底低語。

他偷偷地張開瞇著的左眼瞟了一下歐文,隨後又立刻閉上。感受到空氣中那個幽微的法術殘跡,正籠罩著萬言塔的大門,感受大法師的意志在入口留下的意圖,了解施法者的話語,並將自己的意念與對方同調。

葛維知曉了這道法術的構成,驅使他的天賦緩慢覆蓋、爬上這隱形的門扉,探索著這咒語大門上的秘密。

「沒錯,尋找這世間的秘密,就是我的天賦。」

葛維充滿信心,此刻的他掌握力量,自信地微笑著,而從歐文的眼睛裡看見的,則是落日的餘暉在葛維的身後,如同萬丈光芒在他身後綻放。

葛維伸手,在靠近大門的左手邊,那完全空無一物的地方彷彿抓住了什麼,輕輕地轉了一下,大法師之塔的大門逐漸現形並緩緩敞開。


「你好,哈洛德的白鷹,萬言塔將為你敞開,聆聽你的索求。」

歐文微笑著,在門後等著葛維。


《學徒》系列文章:

  1. 「學徒」:從社區活動開始的故事前傳,玫茉登場,葛維施展占卜法術氣勢驚人。
  2. 「秘密」:作者序(種下故事的種子,故事就像野獸),葛維的天賦,秘密潛藏之地。
  3. 「試探」:歐文的試探,與葛維的虛榮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學徒》「試探」:歐文的試探,與葛維的虛榮心。

小說|「秘密」-1-

社區活動|以數字編出故事|短篇小說創作─學徒(40301)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