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2-別逞強了:「我,敏茹。正走向過去。」

她撥動我的黑色髮絲,讓吹風機吹出的熱風在髮絲間遊走,Michelle俯下身在我耳邊輕聲跟我說:「別想太多,女人還是要活得像自己。」我在鏡中看見她對我笑了笑,甚至還眨了眨眼。
Photo by Giorgio Trovato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ldC8xP2Z9lo?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我睜開眼,看向在我上方的Michelle,她的紫綠色頭髮被髮圈綁起來,垂在她的右肩膀,此刻的她看起來彷彿才真正有了年紀,我甚至可以看見他的眼角有幾絲的魚尾紋。

「想生小孩的話,就早點生吧!女人的青春就如同風中的花朵,隨時都會消逝的,到時候你想生也生不了了。」

話說到這裡她頓了頓,對我擠出一個微笑。又轉頭去後方的櫃子擠了些洗髮精回來。

她雙眼盯著頭髮,幫我洗第二次頭,嘴巴卻沒停下:「我的表姐就是這樣,很早就結婚了,可是夫妻倆一直都不想生孩子,跟婆家吵得沒完沒了。等到三十五歲才動了生小孩的念頭。去檢查才發現輸卵管沾黏,花了好大一番功夫做試管嬰兒才讓孩子落地。」

「女人真的很辛苦啊……。」我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是啊,生下來不容易,養大也不容易。」Michelle又對我笑了笑,但這次是慘笑,發自內心的那一種。


我從躺椅上起身,撥開紫色流蘇,頭上包裹著白色長毛巾,三個中年女性此時也起身準備到後場去沖洗,與我錯身而過,燙頭髮的男子依舊在原地,但座位旁的女大生此時已經在修剪,兩人跟設計師聊得十分愉快。

Michelle把我頭上的長毛巾攤開,我從鏡中看見烏黑的長頭髮他在的手中散開,彷彿一道黑色的瀑布在我身後流淌。她用毛巾仔細地幫我搓揉髮絲,緊接著拿起吹風機幫我吹乾頭髮。

「我想要孩子嗎?」我開始在心中思考,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但現在我連對象都沒有,又遑論生小孩這種需要「借精」才可以完成的事情,我有選擇權嗎?

對一個女人來說,總是被期待、被要求孕育下一代,彷彿這才是我們的天職,我們在社會上的生存意義似的。

「敏茹?」

「嗯?」

Photo by "Jessie Dee" Dabrowski www.jessiedee.net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TETR8YLSqt4?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Michelle從鏡子中盯著我瞧,她此時已經把剛剛的髮圈拆掉,又恢復在外場時的設計師專業髮型,一頭紫綠色長直髮垂在他的身後,彷彿比起剛剛在後場洗頭時看見的她又年輕了十幾歲,此刻的她並不是一位母親,只是年輕的獨立女人,歲月與責任還沒在他臉上留下痕跡。

她撥動我的黑色髮絲,讓吹風機吹出的熱風在髮絲間遊走,Michelle俯下身在我耳邊輕聲跟我說:

「別想太多,女人還是要活得像自己。」我在鏡中看見她對我笑了笑,甚至還眨了眨眼。


結帳完後,Michelle送我到店外,他盯著我的頭髮跟我說:

「每次幫你洗完頭髮都好滿足,你的頭髮真美。」

「是嗎?」

「當然啊!你以為我會幫每一個客人親自洗頭髮啊?當然是交給助理啊!」

我再次感謝他的讚美,我從不覺得這無趣的黑色頭髮有什麼好羨慕的,對我來說,她那富有創造力的髮色才更具魅力。

Michelle彷彿讀出我心中的思緒,她說:

「敏茹,你要對自己有自信,你很美的。有煩惱可以跟姊姊說喔!」說完她就靠了過來並擁抱我。

對於我這個獨生女來說「姊姊」一直是一個客套的名詞,只是跟不熟的年長同事之間的稱呼方式。生活瑣事不都是得自己解決的嗎?我一直都是自己走過來的,如果我真有姊姊,是不是我會更願意坦露自己的心聲,是不是我的內心會更加柔軟?

起碼在此刻,即便只是一種客套,我也很謝謝Michelle。

我的確很需要一個擁抱。

Photo by Becca Tapert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u5e1kqW6E3M?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其實,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

我在心中喃喃自語,我曾有過,曾有過。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我非常清楚,是一個太陽盛放甚至連皮膚也感到刺痛的夏日午後,我還記得,還記得。

我在恍惚的神緒中回到家裡,連母親也過來關心我是否「還好」,我怎麼會「還好」呢?身為一個女人,我永遠都不會好,我們大半輩子都在受苦。

「別逞強了。」我對自己說。


夜晚,我不斷在回憶中翻滾,在洶湧波濤的夢境之海中泅泳,如同一個即將溺死的人,但在太陽升起之時,從床上坐起的我卻清楚意識到何謂「活著」

「有個地方我非去不可。」


我此刻在高鐵上。

前一晚我跟一臉迷惑的母親說:「我今天在嘉義有同學會,明天就回來。」也不管這個藉口有多牽強,面對一臉擔憂的母親,身為女兒,我只能盡可能用一點小謊話安撫她,她真的太愛我了,愛會讓她擔憂、發狂。在她即將奔三的女兒再三保證會注意自己的安全後,我才得以踏上旅程。

Photo by Ruben Christen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5Grwwc5ML_o?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我看著窗外,景色在現代科技的高速奔馳下被拋到腦後,如同我幾乎已經快忘記的那些回憶,像是幻燈片般在我眼前迅速出現又快速飛逝。我是一個正往回憶核心狂奔的女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愛,為了追悼我曾有過,但如今已經失去的愛與愛情。

「我,敏茹。正走向過去。」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系列文章:

  1.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1-陳敏茹:「年長女性的忠告」


《學徒》系列文章:

  1. 「學徒」:從社區活動開始的故事前傳,玫茉登場,葛維施展占卜法術氣勢驚人。
  2. 「秘密」:作者序(種下故事的種子,故事就像野獸),葛維的天賦,秘密潛藏之地。
  3. 「試探」:歐文的試探,與葛維的虛榮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1-陳敏茹:「年長女性的忠告」

Loading...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