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4-老娘:「恭喜你懷孕,已經有五週了。」

我深愛他──我的孩子,也深愛與我一起孕育生命的男人,我愛他們,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愛。「只可惜你來的不是時候,我愛你,我愛你。」
Photo by Vincent Chan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tGNNRYla3QQ?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本列車即將抵達嘉義站,下車時請記得您的隨身行李,並請留意月台間隙。……」

我的意識被即將到站的廣播聚攏,從與煜凱的回憶中被喚醒,這一趟回嘉義的個人旅行,如同在夢中漫步。旅程倒不是最耗費力氣的,回憶才是。每一次回想起他,回想起我大學時曾在嘉義的過去,我都彷彿在太空中貪婪地吸吮氧氣,宛如下一刻我即將缺氧而死。


我站起身,從行李架上拿下我的淡綠色後背包,在減速的列車中打開車廂門。我站在門邊,看著車廂門的玻璃,我看見我自己,也看見車子緩緩駛進月台。

「我回嘉了。」在車門打開的那一刻,心底有個聲音如此呢喃。


嘉義的夏日午後依舊如此炎熱。一走出車站,就感覺到烈日當空的驚人熱度,柏油路上的機車騎士迅速的在我身邊穿梭而過,彷彿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趕緊抵達目的地。

而我這個臨時起意的回嘉之旅,對於交通是毫無準備,不過車站對面的租車行倒是解決了我的困境。

畢竟我的回憶遍布嘉義各處,我得重新走一次,就從冰店開始吧!天氣實在太熱了

咱台灣人的冰(取自googlemap街景:https://reurl.cc/OEky6R)

「你要點什麼?」

「我自己畫單。」伸手就從坐在對面的煜凱手中搶過點餐單。

我們剛從婦產科出來,炎熱的天氣讓我吃不下正餐,時間也已經是下午,煜凱提議去吃「咱台灣人的冰」,我立刻答好。

假日的冰店,同時也是陳澄波故居的這間「咱台灣人的冰」有很多觀光客,眼明手快的我發現一組家庭客剛站起身準備離開,我馬上搶進卡位,於是現在我在座位上煩惱自己要選什麼料。


我們坐在蘭井街側的最後一個位置,頭頂上的綠色戶外大傘幫我們擋去大多數的陽光,不過嘉義的太陽曬在漆黑的柏油上,依舊散發著熱氣。

趁著煜凱到櫃台去打聽今日的刨冰配料,我則藉這個機會喘口氣,我用右手把自己撐在玻璃桌上,看著鄰座的兩個女生,熱切的在用各種角度拍攝他們剛上桌的刨冰。

「這張不好,不要拍到你旁邊的電箱。再幫我拍一張。」染著褐色並有一頭大波浪美麗捲髮的女人這樣說著,一邊把手機遞給她對面的友人,還把屁股挪得更靠近右側牆面。

咱台灣人的冰-蘭井街側座位區(取自googlemap街景:https://reurl.cc/OEky6R)

「人挺多的,我號碼牌抽到八號。」

煜凱打斷我欣賞鄰座的花式拍照,坐在我對面的原木長椅上。他跟我說完,還微微笑了一下,露出一點白色牙齒,我突然想起當時為什麼選擇跟他交往,那個笑容讓我無法抗拒。

「今天你喜歡的配料都有,黑糖粉粿、湯圓那些,運氣不錯。倒是那個抹茶粉粿我們都沒吃過,不知道吃起來味道如何。」我一邊對照他從攤位旁拍攝的告示牌號碼,把配料號碼填進白底綠格子的點餐單上。

「換你。」我把他的手機跟紙筆遞給他。

「你吃大碗的?」煜凱看著餐點問我,不過我不打算接受他的質疑。

「怎麼?你覺得我吃不下?」

「對啊!有一次點大碗的你不就吃不下?」

我微微笑,並說:「今天大碗的,老娘陳敏茹我吃定了!」

向來只要我端出「老娘」並喊出全名,這就代表我的鄭重宣示,誰也阻止不了我。他聽完立刻不跟我爭執,笑了笑逕自去點餐付款。


其實我的心情很糟。

進去婦產科的時候我揣著忐忑的心情,雖然也不是第一次來這裡看診了,但跨過機車坐墊後下車的我,看著診所玻璃門依舊緊張地發抖。我緊抓著淺褐色的皮製側背包背帶,心想:

也許,只是一場誤會。偶爾會這樣嘛!總有出錯的時候。」暗自祈禱驗孕棒失準。想像醫生對我說:

「你其實沒有懷孕。」這樣我就不用再想這些事情了!那些盤踞在我腦海中,各種墮胎方式的圖片與資訊。我可以華麗轉身,恢復一位二十歲的青春女大學生,乾淨俐落。

煜凱靠了過來,摸了摸我的背,並說:「別緊張,我會在你身邊。」

雖然這一點幫助都沒有,但我還是衝著他笑了一下。

Photo by Viviana Rishe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VARnrLiC4w0?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恭喜你懷孕,已經有五週了。」女醫師對我微微笑。我從她臉上的鏡片看見自己的倒影。面無表情。

我猜醫生大概已經十分習慣我的這種反應,緊接著說:「你們可以考慮要不要留下這個孩子,不過時間也很緊迫,要趕快決定。」

走出診所,我倆帶著現階段可以選擇的終止妊娠資訊,以及一張胎兒的超音波照片。


我把超音波照片放在桌上,趁著煜凱去等待點餐的過程中,與我的孩子獨處。

我看看照片,又看看我依舊平坦的小腹,難道生命已經在無法察覺的過程中被孕育?這麼隱而不宣,這麼的安靜、神秘,而年輕的我正在行使生為女性的生理功能之一,我正在孕育一個生命!

「寶貝,寶貝。」

我用右手輕撫我的下腹部,對著他低語。

Photo by Andrea Bertozzini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D5KZcc7xv9s?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今年的我二十歲,正處於一個即將發展自我的年紀,煜凱也是。

對於我們而言,我很清楚,養育一個孩子對我倆來說是一個過大的負擔,即便他家境優渥,但承擔孩子的生養並不只是金錢上的花費,更多的是責任與付出。我深愛他──我的孩子,也深愛與我一起孕育生命的男人,我愛他們,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愛。

「只可惜你來的不是時候,我愛你,我愛你。」

我在心裡說著。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系列文章:

  1. 01-陳敏茹:「年長女性的忠告」
  2. 02-別逞強了:「我,敏茹。正走向過去。」
  3. 03-獻祭:「我會照顧你們母子一輩子。」


《學徒》系列文章:

  1. 「學徒」:從社區活動開始的故事前傳,玫茉登場,葛維施展占卜法術氣勢驚人。
  2. 「秘密」:作者序(種下故事的種子,故事就像野獸),葛維的天賦,秘密潛藏之地。
  3. 「試探」:歐文的試探,與葛維的虛榮心。
  4. 「白鷹」:放下你的驕傲,萬言塔將為你敞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3-獻祭:「我會照顧你們母子一輩子。」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2-別逞強了:「我,敏茹。正走向過去。」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1-陳敏茹:「年長女性的忠告」

Loading...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