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6-吃藥:「你後悔了嗎?」

我捏了捏他的手,因為音樂聲很大,他俯身把耳朵湊到我嘴邊聽我說話。我說:「幫孩子取個名字吧!」在音樂聲響中他說:「好啊!」
Photo by Andrew Kow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3XaKZcxkEv0?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我把車子停在冰店附近,卻因為沒有座位只能放棄吃碗回憶中的綜合冰。

我站在蘭井街,看著當年煜凱抱著我痛哭的那張長椅,這麼多年過去,很慶幸這場景依舊待在原地,如同時間從沒移動過。

此刻一個穿著粉紅色蓬蓬裙的小女孩正坐在上頭,她在努力撈著碗底的彩色粉圓,兩頭的辮子尾巴還綁著草莓造型髮圈。

我從淡綠色背包中拿出陽傘,嘗試遮擋嘉義的豔陽,我打算用走的,走到不遠處的婦產科診所。不遠,不遠,一小段路而已。


我想起那天,我跟煜凱也是這樣走過去,如同只是一場普通的飯後散步,或只是一個週末下午的逛街。

我站在婦產科診所外,看著那扇大門,此刻正好有個女人推開玻璃門走出來,小腹隆起的程度讓我猜測她已經懷孕五個多月了。

我看見二十歲的敏茹,牽著煜凱推開玻璃門走進去,我知道那天我吃了第一顆藥。

Photo by Towfiqu barbhuiya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w8p9cQDLX7I?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覺得如何?」

「沒什麼感覺。」剛吃下那一顆讓孩子停止發育的藥丸,我心底升起一股罪惡感,我知道是我做的決定,也理解背後的原因,但我就是無法遏制這種感覺,畢竟我的選擇,決定了他的生命。

但至少,現在我們一家三口還在一起。

「我們去射日塔!」我拉著煜凱的手,走回冰店,一路上他沒對我多說什麼,只是安靜地聽我說話。我跟平常一樣,談學校的事情、系隊練習的成果,他只是默默聽著,然後衝著我微笑。

我想,李煜凱知道我心裡苦,只是咬緊牙關,不讓他發現。

「走吧!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去看嘉義市最高的地方!」他幫我戴上安全帽,繫好安全扣,把我的髮絲輕柔地順在耳後,又對我溫柔地微笑,彷彿我是他在世界上最珍視的寶貝。平常我們並沒有這種幫對方戴安全帽的默契,我總說:

「這很噁,我有手會自己戴!」但今天我只想讓他呵護我,珍視我們一家人最後相處的時光,別讓我的耿直打破了這美好時刻。


從射日塔下來後,煜凱拉著我去家樂福夜市逛街吃晚餐,晚飯過後他跟我說:「我們去蘭潭看水舞表演吧!」

那天晚上人很多,在人群中他擁著我,把我跟孩子護在懷裡。我感覺到他胸膛隨著呼吸而起伏,在水舞即將開始表演前,是一片漆黑,身邊好多人在說話,嘈雜的聲音給了我們最好的掩護,我們都同樣孤獨,在這宇宙間只有我倆互相陪伴,知曉這個秘密:

「我的身體裡有另一個生命,而幾天後他將永遠離我們而去。」

煜凱把我的頭髮順到耳後,輕聲地在耳邊問我:

「你後悔了嗎?」

「不,我不後悔。」

頓了一兩秒後,煜凱又說:

「會有罪惡感嗎?」

「嗯。」

「我也是。」他的手臂把我圈得更緊了一些,他說:「我覺得很對不起他,而且我好害怕。」

「怕什麼?」

煜凱把重心從左腳換到右腳,說:「怕他恨我們。」

我微微掙開他的手臂,轉身面對他,在黑暗中我凝視他的雙眸,說:

「我們的孩子從愛裡誕生,我們很愛他,這是無可質疑的,我相信他會明白我倆的苦衷,知道我們的不得已,我知道我的孩子,他會祝福我們!」隨後用力地抱緊煜凱。

他撫摸著我的背,我也輕撫著他,我們彼此安慰。

Photo by Anne Nygård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mCsAL_tQ1L8?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音樂響起,我放開煜凱並轉身面對前方。水花在蘭潭的池面上飛舞,五色的光影在我們的視網膜中跳躍,留下無可忽視的蹤跡,此刻我們是充滿愛的,我與煜凱與我們的孩子,在眾人的驚嘆聲與交響樂的聲響中感受彼此。


我捏了捏他的手,因為音樂聲很大,他俯身把耳朵湊到我嘴邊聽我說話。

我說:「幫孩子取個名字吧!」

在音樂聲響中他說:「好啊!」

看著光線在水面上穿梭、飛舞,我相信此刻我們的孩子是非常開心、幸福的,他在我與父親的擁抱中度過最後一晚。我希望他可以帶給世間光與愛,帶給我跟他的父親璀璨光明的未來。於是我說:

「叫做李光宇吧!就是宇宙之光的意思,你覺得如何?」我轉身面對孩子的爸,煜凱倒是反問我說:「怎麼像是男生的名字?」

「因為我知道孩子是男生啊!」

「怎麼不是女生?我覺得女生才好!我想要女兒。」

「我說是男生就是男生,他在我肚子裡欸!我當然比你清楚多了!」

「好吧!男生就男生,聽你的。孩子的名字就叫做『李光宇』吧!」

此刻我倆就如同一對平凡的夫妻,在爭論肚子裡的寶寶是男是女,還為他取了名字。在音樂聲響結束、水舞表演停下後,煜凱還是緊緊地抱著我,抱著光宇,抱著我們的最後一夜。

Photo by note thanun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56xpL9-x2A4?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我們在人群散去的湖邊散步,邊走邊哼,為孩子輕輕地哼唱搖籃曲,我勾著煜凱的手,緩緩走上蘭潭邊的月影壇心。他摟著我,我擁著光宇,我們倆輕柔地唱著,為我們的孩子唱著。

「安靜地睡吧,我的小王子。」我說。

李煜凱在我面前蹲下,擁抱著我的身體,擁抱他的孩子,輕聲地對著我的肚皮說:

「謝謝你光宇,謝謝你來到我們的生命中,我們都很愛你。」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系列文章:

  1. 01-陳敏茹:「年長女性的忠告」
  2. 02-別逞強了:「我,敏茹。正走向過去。」
  3. 03-獻祭:「我會照顧你們母子一輩子。」
  4. 04-老娘:「恭喜你懷孕,已經有五週了。」
  5. 05-眼淚:「女人可比你想的有用多了」
  6. 06-吃藥:「你後悔了嗎?」


《學徒》系列文章:

  1. 「學徒」:從社區活動開始的故事前傳,玫茉登場,葛維施展占卜法術氣勢驚人。
  2. 「秘密」:作者序(種下故事的種子,故事就像野獸),葛維的天賦,秘密潛藏之地。
  3. 「試探」:歐文的試探,與葛維的虛榮心。
  4. 「白鷹」:放下你的驕傲,萬言塔將為你敞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5-眼淚:「女人可比你想的有用多了」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4-老娘:「恭喜你懷孕,已經有五週了。」

《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03-獻祭:「我會照顧你們母子一輩子。」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