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ty Zhang

末流写作者

意大利

(edited)
一个关于逝去的爱的小故事

逝去的爱对我来讲是一座沉默的废墟。

随着记忆的褪色,废墟的结构剥落的越来越厉害,缺损的黑洞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突兀。

实际上,除了股票赔钱之外,我很快乐。

但任何一种快乐都无法掩盖黑洞的暗影。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不干脆把它抛在脑后,还要时常到废墟那里乱逛。

也许就是因为我的不快乐,仅仅是股票赔钱而已。

直到遇到意大利,我才知道他的陈旧爱情,和我的废墟相比,就像是一座座玲珑的塔。这让我大吃一惊,既羡慕又嫉妒。

说起这些的起因是一部日本的情色电影《火山口的二人组》。

意大利对这部片子推崇备至,向所有人安利,他倒是没有过分渲染情色部分如何刺激,只是把电影海报pin在房间醒目的位置,向我们所有进入房间的人施加无声的压力。

我们所有人就头顶着二人组虐爱乱搞的海报聊些天马行空的话题。 

实际上,那电影海报拍的很有艺术性,也不知道有哪里打动了我,我随手截图保存在了相册里,也就鬼使神差的在一个心情很低落的傍晚看了一遍。

结果这电影拯救了我那个心烦意乱的夜晚,直到几天后又在房间里遇到意大利,我还沉浸在电影给予我的兴奋之中。

“这电影让我想起我和前女友,很多场景在我们之间也发生过。” 意大利突然说,虽然某种程度上能体会他的意思,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坦白也让我猝不及防。

意大利的声音很好听,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的南方口音,大体上比较沉默。

除非感兴趣的话题才会发言,不会像我们一样天南地北从西瓜聊到芝麻又从芝麻聊回西瓜。

所以当他突然这么说,我感到很不适应,脑海里回放着电影中那些激烈的做爱的场面,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我还把这电影发给我前女友了,结果她就回了我两个字,骂我是流氓。“

意大利的声音里有些懊恼,”也不知道她到底看了没有,也许会偷偷的看了吧。“

我们不禁哄然大笑,为意大利这种敢想敢做的态度所打动。

意大利是因为住在意大利才被我们这么称呼的,他已经在意大利居住了超过二十年。

他已经是严格意义上的外国人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连他的逝去的爱也不那么沉重,带着某种程度的轻松愉快,他已经被意大利的浪漫和不负责任传染了。

“我经常和前女友们吃饭聊天,就是朋友那样,她们都说和我在一起毫无压力,可以聊很多没法和老公男朋友聊的内容。” 意大利已经从短暂的沮丧里恢复出来,满不在乎的说。

分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前男友,彻底的断联,连短信都没有过,更遑论吃饭聊天了。

“你们再见面总是很愉快么?”我忍不住问。

“也不是,我总忍不住想惹她们生气,故意问她们一些怪问题,比如我和她男朋友谁技术好之类的。看她们生气总会让我有一种快意的感觉。“ 意大利坦然的可怕。“你说这是种什么心理?” 他倒反问起我来。

“什么心理,流氓的心理呗,你前女友骂的一点儿没错。”不知为何,我像被冒犯了似的,忍不住尖刻起来。

想想似乎又毫无道理,大概是嫉妒吧。

他的旧爱之所以不是废墟,大概是因为他们还能友好的见面,有着默契共同维护着建筑的状态。虽然并不能共同居住其中,但也能在风凉的时候共同赏赏景,所以是玲珑的塔。

这都是我的胡思乱想。

我不想调动道德的那一面来评价,让那些鬼道德都死的远远的。相爱过的人能够好好的坐在一起说话,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

没有人关心意大利他和前女友们为什么分手,好像他们现在的这个状态是自然的结果,好像他们没有过痛苦挣扎,就像我们其他人那样。

所以我们只有废墟。

《火山口的二人组》里俩人都没钱也没社会地位,有的只是对相互的眷恋。

谁还没有过那样的日子。

年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过盛的荷尔蒙。

“我要是你的前女友,骂完你就把你拉黑。”

我突然对意大利说,“用这部电影来告别,刚刚好。”

“为什么要告别?” 虽然看不见,我也感受到他严肃的瞪大了眼睛。

“总要有个结束吧,好的告别多难得,一切就都封存了,不再有任何改变和伤害。想你了就再看遍电影,那种感觉永远都在。简直完美。”我自顾自说着,完全没注意到意大利完全不作声了。

过了很久,我才在房间里又遇到意大利。他没有再向我们推荐电影,也似乎不大愿意和我说话。我厚着脸皮问起他的前女友,他总是装作听不见。

难道是这位前女友真的拉黑了他?我不禁暗笑,仿佛听到那玲珑塔檐上的小铃铛,随风叮铃铃的响起了悦耳的声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