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Matty
maintainer
93 Followers
416 Articles

吃宵夜时的随想与回忆

亚尔珍特勋爵

加班一整天后,顶着凛冽的西北风去一家面馆吃很晚的晚餐。由于已经远远超过饭点,平常热闹非凡的店已然门可罗雀。店员收下了饭钱就不再招呼,丢下我自己留心听着后厨的吆喝,试试探探地去厨窗取了餐后坐回到位子上。面条味道一般,闻起来还算是香,但浸泡在油里,拌面的鸡肉也很老,对于...

关于城市选择的思考——杭州、北京、东京、上海

范米索

近一两年出现了一个一线城市的迁徙现象—— 大量公司、职员从北京纷纷撤离,涌入上海、杭州等地,而我也是迁徙大军里的一员,告别了北京,迁移至上海。关于城市选择这个话题,我今天真的特别想认真和各位分享一下自己的思考。我很庆幸自己对城市对每一次变迁思考都做过文字的记录,而这些历史记录的节...

退学炒股的滴滴司机给我的投资启示

范米索

这阵子,我的时间都花在了学习新的投资交易体系上,从早到晚,在A股的世界里思考和徜徉着,人生出现了一些新的事物在打破我此前的认知体系。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将近期发生的一些故事公开分享,分享的目的也很简单: 一则,或许我的读者里藏着这类高手而我不知情,那么看完这些故事,我也期待懂得该...

此刻的金黄使一切都非同凡响:佩索阿的一首小诗

萧萧落木

翻译了一首佩索阿的诗歌,联想到生日和生命的意义

Back to All

新冠与宅家/活着是一场荒诞 但要在荒诞中寻找真实

unouno

我认识很多抑郁症的朋友,我也从来不觉得自己除了陪伴能做什么。她们就像立在涨潮前的海岸上的雕塑,等着某一次巨浪彻底淹没她们,然后卷走她们。我能做的,只有记住她们,然后活下去。

做自媒体和做投资的难易度

范米索

昨天,我群里一个姑娘发了个帖子——“没事儿别教唆普通人碰自媒体”问大家怎么看这事儿?我看完他们的观点,完全能理解,那么赞不赞同呢?很赞同,也很不赞同。我不仅能理解,我还能给各位举一反三,替换宾语—— 没事儿别教唆普通人当「自由职业」 没事儿别教唆普通人「创业」 没事儿别教唆普通人...

像艺术家一样沉浸式创作|我的创作蜕变史

范米索

前两天,和一位朋友喝茶,对方一直想做视频,请教了一些关于内容上的问题,不过有一个问题是我经常被他人问道的: “我觉得你是天生的表达者,只要让你开口说话,你就能一直说下去,持续输出,我很好奇你难道就没有表达的顾虑吗?尤其是可能在你专业度不够的领域做分享,你不担心吗?

唐先生的早餐

ale 威尼斯的闲人

“留一个电话吗?”

问米索:你是如何找寻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并持之以恒的?

范米索

前两天,有朋友在知识星球向我提问:这个问题我经常私下被很多人问到,这一篇回答我就公开在公众号上,顺便再补全一些信息,方便更多人参考吧—— 你好, 谢谢提问,这个问题不只是你,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问题,这个比例甚至可以占到80%以上。虽然你问得是“如何……?

查德

鸿音

和他的很多非洲同胞一样,查德有一个很长的名字,姓也很长。为了方便,我取他名字的前四个字母,称他查德。查德是一个很健谈也很活跃的人。初次见他是今年一月,我在校园里听到有人和我打招呼,抬头一看,一个清俊的小男生忽闪着大眼睛向我问好。我很奇怪,因为我并不记得刚才的seminar上有他的身影。

1

饥饿

鸿音

我经常处于饥饿中。早餐是白水煮蛋配吐司面包抹肉酱,九点多就饿了。于是,十点左右,我会给自己一个加餐,一片面包抹果酱。中午吃烩蔬菜意面,午睡醒来又想吃。不管我一次舀几勺卤子,加多少意面,吃完了还是会饿。我想过很多原因,可能是炒卤子的时候加的油或者盐不够,人吃饭没有油水,皮肤就没有光泽。

1

一个中国跨境商人的一天

鸿音

命运总是在无声无息中安排一切,巧合得难以置信。早上出门时,我并不知道去孔院做什么,甚至快走到路口的时候准备转向去往超市。但随后鬼使神差地,我决定去孔院看看。一个人类学者的自觉告诉我,不在图书馆的时候,我应该尽量走进人群,这是一个与人群打交道的学科。

创作者羞于谈钱?1块钱翻1000倍的故事

范米索

大会终于结束了,庆祝!正好聊个正事。这篇文章,我就把一个很多人都耻于谈论的东西放台面上聊——“钱”。近些日子,我接触到的一个行业怪圈问题—— 创作者羞于谈钱,并将自己和“商业”做隔离,读者认为创作者开始提变现就不再纯粹,粉转路甚至粉转黑。作为一个创作者,我以前也是羞于提钱,踏实本...

跟人交流,像玩儿拼图一样

ale 威尼斯的闲人

他们似乎会呈现我的信仰:全世界的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而寻找幸福呢。

油条,长江的鱼,威尼斯的葡萄酒

ale 威尼斯的闲人

在南京的街道,二十岁的我体会到了种期待已久的随波飘荡。

14年去南京报道青奥会,我决定了要学中文

ale 威尼斯的闲人

“威尼斯下雨了,航班晚点了。你先走吧,我们中国见。”

我的姐姐

ale 威尼斯的闲人

我在河北的一家酒店,她在米兰的一套一室一厅。

Antonio的境外电话

ale 威尼斯的闲人

白天,他会有大量的时间去滋养自己的疑病症,想象出各种自己没有患上的病。

摘不完的罗勒叶

ale 威尼斯的闲人

我用实实在在的金钱去买感觉。

带不走的番茄罐头

ale 威尼斯的闲人

我跟眼前的番茄罐头对视着,似乎在等着它们跟我说这是要怎么办呢。沉默了会儿,我就决定先把它们安顿在储物间里了。

留下来的十个理由

ale 威尼斯的闲人

“这片土地现在变成这般模样,为什么你还选择留在这里生活?”

闯旺府宾馆

ale 威尼斯的闲人

红字仍未消掉,路途仍要继续。

金华未眠夜

ale 威尼斯的闲人

健康码有红字,我们住哪?

从思索通天图书馆到我的自恋

Bota

两个毫无关联的联想结果关联在了一起。

等待

鸿音

最烦的就是个等字。什么都要等。给访谈对象发信息要等回复,续签证的材料要等签名,连清洁工做卫生,他都要等地晾干了才能进屋。学语言要等,申请结果也要等——如果没有一件事发生在当下,此时此刻,那时间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只是为了抵达那些尚未降临的未来吗?

应试教育为何会培养出精英的“傲慢”?

范米索

今天,想跟各位认真谈谈“教育”这件事,严格讲是“精英教育”催生的一系列关于思想和人生的想法,这个话题,我想写挺久了,恰好这几天遇到一些事儿,给了我更多的视角和思考,想顺便跟各位分享一下。(1) 最近,B站有一部纪录片《90后亿万富翁的口罩赌局》突然蹿火,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

数字游民是如何赚钱的?

范米索

说我“捞女”,我就说怎么“捞”

1

入侵

鸿音

我对昆虫和形似昆虫的其他节肢动物似乎总是缺乏好感,小时候不爱吃皮皮虾和蟹,因其面目可憎。不知是不是因为形态和四条腿的哺乳动物差别太大。认知上的差异带来未知的恐惧,加上小时候家长讲给我的各种传说,比如臭虫在人睡觉时爬进耳朵,住在里面不出来最后耳朵化脓。

柔道的少年

鸿音

(写于9.25) 上午去采购下周的食物,回来的路上听到海啸般的欢呼声,路边还有一个主持人和摄影师做着现场直播,循声望去是一个体育馆,上面的横幅显示里面正在举办第二届东非青年柔道锦标赛布隆迪赛区的比赛。说是体育馆,其实水泥结构也很有限,房顶和部分围墙用铁皮围起来。

伊乌拉

鸿音

(写于9.23) 耳边传来一阵淅沥的声音时,我正从午睡中醒来。我就知道,外面又下雨了。伊乌拉(imvura),就是基隆迪语中“雨”的意思。其实这只是基隆迪语中表示雨的最普通的说法。基隆迪语中有很多种表达,用来形容各种和雨有关的表达。在一种文化传说中,爱斯基摩人有许多种描述雪的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