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之間的牽掛
浩川
maintainer
8 Followers
26 Articles

《咫尺之間的牽掛》#24 曾經(刪減片段+後記)

浩川

細看場刊,她才知道這齣音樂劇,由本地某一傳奇樂團演出。她看過有關這樂團的報導,知道女主音與團長兼鍵琴手之間的愛情故事;兩人分隔兩地多年,各有自己的感情生活,直到前陣子,才再於本市重遇,然後重新戀上。作為音樂劇的編劇,他是否也知道這故事?想起了他,也想起十數分鐘前,跟他互通的一則一則簡訊,她沒有察覺,自己笑起來了。放下場刊,與好友閒聊數句,然後靜待音樂劇開演。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3 其後(最終話)

浩川

貝盈開始執拾家居,盡可能讓自己忙碌起來,讓已經夠累的身體,再累一點。快凌晨二時,大概打破了貝盈近年來最晚睡的紀錄。她安躺於床上,嗅到了自己剛洗澡過後的沐浴露香氣。忽然之間,竟想起來自樂熙身上的淡淡煙味和薰衣草氣味。原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掛念他。看畢樂熙的第九封信,她再取出先前的八封,由頭到尾再看一遍。相比起從前他們越洋互通的書信,這九封明顯短得多。然而,卻把樂熙與她重遇後的心情,重新說了一次。

6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1 不可以

浩川

就連樂熙的父母,也將會知道貝盈與文彥是未婚夫婦的身分。就算他們自己不提,那好管閒事的韓家澤也會代他們公告天下,誓要全世界也知道。樂熙對自己的大哥,由本來的不屑理會,變成恨之入骨。很無聊!但卻極具殺傷力。縱然他倆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是昨晚大哥的飯局中,所宣佈的事?因為他那時候病得頭昏腦脹,所以沒有即時告訴他?所以,貝盈在簿子中寫下了那段留言…

2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0 最溫柔

浩川

你答應過我,我沒忘記之前,都會一直等待我。記得嗎?那是我收過最溫柔最美麗的承諾,可後來卻變成沒法兌現的空口白話。為懲罰你,所以我原諒你,同時亦已棄權。你早已自由了,知道嗎?有關你的一切,我永遠會記在心裡面。我們或許總是出現在錯的時間,但我確信,我們都是對方找對了的人。因為,我們總能在對方面前,坦然相對,暢所欲言。不用擔心對方怎麼看自己,不用擔心對方會忘記自己。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9 一定能夠見到我

浩川

樂熙簡單介紹二人之後,始覺氣氛有點尷尬。或許跟蔚羚的關係,在分開後卻愈來愈像親人,所以樂熙根本不覺有何異樣。然而,卻太理所當然地認為,貝盈會不介意這種情況下,見到他的朋友。反倒是蔚羚,罕有地善解人意。她把東西放下後,笑著說:「我男朋友在下面等我,先走了。」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8 某人

浩川

自從與文彥名義上雖仍是未婚夫婦,實際上卻已分開了之後,家人朋友送來一大堆鼓勵和支持,卻總化成無形的壓力。大家似是送上祝福和好意,卻都好心做壞事。有時候,貝盈會在想,要不是旁人,她跟文彥之間的事,大概早已解決。要不,就不需要理會任何人的意見,再次走在一起。要不,便用不著介懷別人的期望,乾脆解除婚約,一生一世做親愛的好朋友。可惜,所謂兩個人的關係,從來不是只要兩個人有所共識,便真能得到完滿結果…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7 戒不掉530

浩川

她還覺得這上司不發飆時,人還算不錯。但不知是否受樂熙影響,她開始發現,家澤果然要做全能上帝,無論他的態度怎樣,他目的只有一樣,就是要把身為下屬的貝盈,置於完全掌握中。不單止工作上,連私事也要管,所以他對文彥與她的事,才會如此熱心。沒有樂熙的訊息相伴,貝盈根本沒心情跟上司計較,只想靜靜地處理工作。可家澤的行為真夠詭異,讓人難以安心專注。貝盈差點沒抓狂…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6 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浩川

她仍是站在原處,目光依舊投放在樂熙離開視線的那一點。彷彿能夠感應到,樂熙還在不知哪一個角落看著她。她不想再次讓他目送自己的背影離開。每次想到,樂熙總是以兩眼追隨自己,然後轉身走只有他一人的路,貝盈便覺不忍。之前,知道貝盈會擔心,樂熙每到某一地點時,總會以訊息告知他已安全抵達。天空下著雨時,他的訊息會來得更頻密;天朗氣清時,他的訊息會寫得比平時長。以後,是否再不能收到這些了?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5 再見

浩川

將來是否一定會出現他們所想的壓力,全屬未知之數。可他跟她彼此的心意,卻已清楚明瞭。樂熙無論如何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未知的不好,先行否定已確定的美好!然而,如果是貝盈的決定,只要是她的意願,樂熙知道自己只有好好配合。於是,看著咬著下唇、神情無奈的貝盈,樂熙只能強迫自己,把想說的都吞回肚子裡去。「對不起……」貝盈舉起手,想伸前輕撫樂熙的臉龐,卻只能呆在半空。彷彿,進或退,同樣艱難…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4 臨別

浩川

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實在不希望在這時候與貝盈見面。從來不太理會任何人說任何話,又或對他有任何看法,樂熙知道他這時候才意識到的問題,大概一早便在貝盈的腦袋中徘徊不休了。如果連他自己也沒有想通想透,那貝盈該怎麼辦?壓抑著想要見面的衝動,樂熙自行消失了一天一夜。手機沒有開,亦沒有上網,SKYPE和電郵本來是最容易找到他的渠道,現在雖未致於被堵塞,但卻所差無幾…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3 終回

浩川

樂熙這時候才發現,本來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問題,原來早已擴大至他的世界中每一個角落去,叫他再沒辦法視若無睹…怎麼從來沒想過?貝盈跟大哥一樣是做宣傳規劃的,既然大哥因工作關係,接觸電台的人,從而變成朋友,那貝盈也一樣呀!更不用說她與文彥的關係了。之前,樂熙因為對九年前的事慚愧不已,一直在躲貝盈。在那段時期,她卻已無聲無色地走進他的世界…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2 近在咫尺

浩川

那年那月那段時期,好不容易得知在大地震中,貝盈一家人也安然無恙,樂熙滿滿的睡了一覺。某天,他終於收到貝盈報平安的信…原來的他,大概會欣喜若狂,重複一遍又一遍地閱讀貝盈的筆跡。可是當時終於收到期待已久的信,他卻在想,報個平安,為甚麼就不能第一時間打一通長途電話?在不知不覺間,對於貝盈,他心裡增添了一分難以理解的怨懟。那一分怨,慢慢變成心淡,然後化成他跟她無疾而終的引子…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1 不要開始

浩川

那是樂熙第一次送花,也是貝盈第一次收花,縱然那一支玫瑰,只能被偷運回家,悄悄收在房間裡。情景大概有點老掉牙,但貝盈接受那朵紅玫瑰時的那抹笑容,他至今仍然忘不了。回家的路途上,同樣是坐公車,卻是二人首次並肩而坐。因為朋友另有節目,那程車也是整個約會中,唯一讓他們單獨相處的時間。彷彿等待了一整晚,樂熙正想說些甚麼時,貝盈卻搶先一步開口。「我們,不要開始,好嗎?」不要……開始……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10 不會怪你

浩川

貝盈的睡眠質素本來便不好,乘搭長途航機更沒多少次真能睡過去。今次也沒有例外,閉上兩眼卻沒有真正休息。熬過十數小時的機程後,重新腳踏實地時,她只感到一陣暈眩。當她與妹妹一起步出機場時,寒冷的天氣才讓她稍稍清醒過來。洛杉磯室外的氣溫,在這清晨的當兒,只有攝氏三度,雖不算最寒冷,卻已足夠叫貝盈牙關打顫。然後另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令貝盈更加清醒了。眼前,來了個披著大衣的一個男人,臉上掛著讓人感到溫暖的神情。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9 直至妳忘掉我之前

浩川

貝盈立即讀出樂熙的回應。同時,也學著樂熙,望向鏡頭,說著無聲的話。後來,貝盈索性甚麼也不說,只用眼神和手勢示意。無聊的玩意,聽不見的說話,卻伴隨聽得見的笑聲。其實,我有個秘密,想告訴妳。貝盈點點頭,示意樂熙說下去。我看來……「看不懂呀!你在說甚麼?」我看來,重新…「看不懂。韓樂熙,你直接說吧!」貝盈抗議。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8 這個笑容好

浩川

貝盈心血來潮,開啟電視,再往遙控器上按,讓屏幕停留在住宅入口大堂的閉路電視畫面上。住宅大樓正門外,有抹熟悉的身影。樂熙呆呆看著手機,似猶豫應不應該接聽。這幕,就像他跟她重遇第一夜的某一幕一樣,透過電視屏幕映入貝盈眼簾。也給深深沉進她的腦海裡。貝盈關掉手機,打開家門。回頭,再瞥一眼電視上的畫面。樂熙仍呆頭鵝般佇立門外。這個姿勢,差不多一分鐘後,當貝盈出現他眼前,他仍是一直維持著。「你真夠呆。」她笑。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7 大哥

浩川

沒有誰不喜歡被關愛,沒有哪個人不想被寵。尤其付出那些的,是韓樂熙。才不過一星期,貝盈已愈來愈能夠感受到,樂熙對她有多重視。訊息當然可以同時發給不同的人,亦可能是空餘沒事幹的另類娛樂。可貝盈願意相信,每則來自樂熙的訊息,都裝載著他出自肺腑的關懷。因為,只不過重遇了一天,那個晚上,她便親眼目賭樂熙不單只是發訊息…也因為,他跟她,已認識快半輩子。多年的書信來往,還有最初的認識,讓她很願意,也樂意信任他。

【川說。永續】難得有感 · 一篇後記節錄

浩川

川是一個好貪心的創作人、小說人,天馬行空的想法多到能把自己浸死,但實際行動多的是停留在寫寫寫想想想的階段。這陣子聽的讀的了解的都多了不少,忽然驚覺一切天馬行空的,其實也很有可能發生!Matters這類區塊鏈內容平台就提供了其中一些可能性。川其實還沒有很懂,到底吸收了多少自己也未能確定。畢竟,川只知道埋頭寫寫寫,好多時研究起甚麼來老是覺得好麻煩,連帶在Web3的認知過程也非常緩慢…

1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6 請別對我好

浩川

樂熙根本不懂反應。已離貝盈的家很遠,她就算有特異功能,也沒可能在這種遠距離看穿他的所思所想吧?雖然,樂熙自小愛幻想,卻怎也不致於真的認為貝盈擁有特殊能力。只是,就像他能感應貝盈情緒起伏一樣,她此刻彷彿隔遠看穿他的心事,除了神奇和難以置信之外,樂熙實在想不到其他形容詞。應該怎樣回覆?抑或視而不見更好?「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呃…明明是電話鈴聲,明明是阿信的歌聲,怎麼聽起來,卻像貝盈跟他說的話?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05 第一時間

浩川

在樂熙的所知範圍裡,會正式舉行訂婚儀式的,除了非富則貴,就是背景傳統,遵從一切習俗的家庭。看那些照片的排場,樂熙確信貝盈的情況兩者皆是。再細看照片中她的笑靨,不難感受到她的幸福。貝盈的畢業,應該是上一年吧!那她理應已是凌太太,為何現在卻在這地方獨居?又為何,她如此不快樂,卻沒有未婚夫在身邊?

《咫尺之間的牽掛》#04 從來沒說是好人

浩川

貝盈看著這明顯在哄她的訊息,苦笑。她,早已不像當年。現在的她,不再是純真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單身等待愛情來臨的女生。她要比那樣子的自己,複雜得多了。本來,她已是別人的太太,如今卻又一人獨居。當中的原因太荒謬,故事太長篇,那一切事真的可以向樂熙暢所欲言嗎?或許,她跟他一樣,實在不想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或許,她害怕失去這個老朋友,遠多於需要一個聆聽者……

《咫尺之間的牽掛》#03 妳活得好嗎?

浩川

改期通知,一般不是約定時間之前發出嗎?之後才傳這一則訊息,是忙昏了,所以時間觀念混亂?抑或跟他一樣,根本忘掉他們原來約好?又或許,是有人失約,對方等得久了,卻諒解地主動提出改期?是因為不想失約的人慚愧?有這麼複雜嗎?樂熙苦笑。他所認識的康貝盈,的確是會顧慮別人感受到這種程度的女生。她總會揭穿一切好事。然後把所有會令人不好受的,一一收藏起來。或許因此,他才會更忘不了她。

《咫尺之間的牽掛》#02 失約

浩川

他跟她認識很多很多年了。時間久得偶爾憶起二人昔日相處,腦袋裡的片段也會模糊不清。不過,樂熙記得很清楚,貝盈是他這一生之中,第一個喜歡的女生,縱然他跟她當年的關係,在互相剖白過後便行人止步。原本舉家移民洛杉磯的貝盈,近幾年已返回本市生活。他跟她,早就應該有很多重逢見面的機會。然而,樂熙卻總是藉詞爽約,使重聚一再告吹。這樣做的原因,很重很重,沉重得此時此刻想起,樂熙立即便後悔剛剛跟貝盈約定了午餐再聚。

《咫尺之間的牽掛》#01 突然好想你

浩川

韓樂熙有兩個不知算好抑或壞的習慣。首先,就是不愛直接通電話。本來三言兩語,前後不到三十秒的通話,他寧可花一兩分鐘打訊息。除此以外,差不多十年來,他都總愛乘搭公車。他就是喜歡公車,如非別無選擇,絕不會另選別的交通工具。打訊息,尤其像此時此刻,正在坐公車的時候,記不起何時開始,成為樂熙的上佳娛樂。然而,他願意發訊息的對象,其實一點也不多......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浩川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韓樂熙站在港鐵月台上,舉起手,大力揮舞。「再見!」 已站進鐵路車廂的康貝盈,靠在車門旁,沒好氣地斜睨他。「再見!再見!」樂熙像個頑童,動作浮誇得可以。「你只有一程車時間喲。真的在這裡說再見嗎?」貝盈差點沒翻白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