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疫情日记
小游
maintainer
13 Followers
15 Articles

阿妍的上海疫情记忆(五)

emmalovesbeer0711

生活不可能回归正轨,我们早已驶向不同的轨道。

1

上海解封了,我却很难高兴起来

pengson

今天是 2022 年 6 月 1 日,儿童节。上海解封了。昨天下午,小区已经实质性解封,中午开始,步行或者驾车离开小区的队伍络绎不绝。傍晚时分,小区大门附近一朵朵璀璨的烟花腾空而起,让人错以为新年到了。我听说外滩那边的人聚在一起要过一个不眠之夜,我很羡慕他们,但是我还要哄孩子睡觉,明天还得上班赚钱,再说,外滩也太远了。

阿妍的上海疫情记忆(四)

emmalovesbeer0711

“这是我们最后一代”,断子绝孙是我们对利维坦最温和的反抗。

2

出门采购记

pengson

买菜半小时,排队排一天

Back to All

静默期明天结束

pengson

管控一周之后,突然进入静默期:足不出户,团购快递断绝。我们决定偷偷出去玩一小会。

上海疫情援助实录:困难民工、志愿小组与劳动节

Philosophia哲学社

令人震惊的事实是,2022年5月1日的上海,许多身处上海的劳动者正在饥肠辘辘盼望解封。仅4月30日到5月1日,笔者所在的民间临时互助小组就收到了296条在沪外地民工的求助信息,经筛选可能需要解决的需求196个;当天完成的配送共19次,受助者共271人。这仅仅是经志愿者通过各种渠道核实、筛选出的最紧急,最需要帮助的个案,在此之外,不知还有多少不懂得使用互联网求助的务工人员正在盘算最后的剩余物资。

2

亲历上海疫情5/7:社会面没有人了,社会清零就实现了

smog

坐标:上海黄浦某街道 日期:2022年5月7日中午 过程:中午时刻,突然接到通知,我们楼全部需要被运走隔离。质疑:1,我们楼4月18日以来一共只有一例阳性,何须全楼隔离。2,根据《传染病防治法》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 》都是密切接触者才要隔离。

访问上海居民:封城下的灾难(下)

中国劳工论坛

“我们能决定政策走向吗?我们连晚上喊楼说要物资都马上来一架无人机让我们闭嘴,你看这场境是不是很戏剧化?所以我们小区的人其实都心照不宣:真的熬不下去了,大家去大门给他闹一闹,毕竟聚在一起就人多力量大,大家都懂的。”

阿妍的上海疫情记忆(三)

emmalovesbeer0711

我想拥抱阳光,我想自由奔跑,我想做一场酣畅淋漓的爱。

阿妍的上海疫情记忆(二)

emmalovesbeer0711

放弃希望是唯一的生存之道,可没有希望,我们靠什么活下去呢?

上海滩没有方方,但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记录者

马屿人

​自从上海疫情爆发以来,很多人都对在上海的诸多文化名流抱有期待,期待至少有一人能够像武汉的方方那样写出一份《上海日记》。毕竟这个城市既有王安忆、韩寒、陈村这样的知名作家,更不缺各类媒体人和知识分子。但是至今他们都没有等到上海的“方方",于是其中的很多人从期待变成了怨望,开始痛骂这些人的鸡贼和懦弱。

[抢救性转载]量子学派|中国只有“新冠”一种病了吗?

北方

没有经历过的苦难,永远体会不到别人的痛。宏大叙事的一粒灰,掉在人身上是一座山。如果5%的求救声,被95%的欢呼声覆盖,这将是社会性恐惧。有人说,比新冠更让人担心的是次生性灾难。

我们小区的物业管家也不是上海人,她也看不惯有些外地人

沙田油条

0

上海一位區書記的辭職信

品正隨筆

這封辭職信也是一封將抗疫期間日常運作,一點一滴地道出的公開信。相片是上海抗疫期間的相片,不是在作者工作的小區內拍攝,內文由編輯轉為繁體。

2022上海 我的日子

小游

记录魔都的魔幻之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