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無聲告白
浩川
maintainer
6 Followers
65 Articles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4 希望

浩川

結他流瀉出一串顫音,讓弦聲徘徊在聽見的人耳裡,讓在場所有人的血液沸騰!鼓樂、結他,引領著心跳節奏,環抱整個場館。一下一下,把沉睡的感受全都喚醒。在接踵而至的哀傷過後,魔音歌姬這場復出音樂會,固執地依期舉行。是一個宣告。有些事,就算活不了,也會堅持下去。台下的呼喚,一如樂團過去每一次演出,熱熾。只是,這次多了一份無人能夠忘記的氣味,懷念。紀謠可以感受到,舞台上,每一個心靈深處,出現了兩個名字……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3 答應妳

浩川

地上的音樂盒,響起發條快完的警號。斐躍小心翼翼地放下亞當,回過頭來,一雙眼透現出陣陣紅光。紅光在下一刻歛去,化成綠光。綠是紅的補色,就如希望是恐懼過後的真象。不曾擁有希望,人不會害怕失去。同時,因為懷抱希望,才可以揮別恐懼……斐躍很想把這些告訴希韻,然而他沒有希韻和紀謠的能力。現在,他只能盡最大的力量,讓希韻的魔力無力化。希韻的臉龐,在紀謠肩上抬起來。兩眼直瞪往慢慢靠近的斐躍。斐躍無法不閉上眼睛…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2 真實

浩川

凌嬰真不願意相信眼前的情景。一地破碎玻璃……亞當,明明擁有不死的魔力,竟然躺在血泊中,再無氣息。她再感覺不到這大哥哥的生命力。一切一切,都沐浴在白光之中。就連血,也彷彿變得透明。凌嬰全身乏力,只能靠著一根柱子,勉強站著。望向希韻。一直,紀謠被認定是魔女,因為她由小到大,也把真我掩藏起來。因為害怕這殘酷的世界,所以選擇了戴上假面。因此,絕對不能讓她知道,不能讓她的魔力完全釋放出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1 哭城

浩川

忽爾,一種很強烈的感覺,無差別地湧進二人的思緒。悲。慟。無止盡的哀傷,瞬間填滿他們的心坎。哭了。不只他們。紀謠的兩眼,蒙上白霧……她的魔力,呼應著遠方的呼召,不受控制地展開……她可以感受到,整個城市,哭了。無可抗拒。然後,所有人,都走進了真實的幻象中。所有人……紀謠回頭望向斐躍,他卻似再見不到她,臉容爬滿恐懼。那雙本來清明剔透的眼睛,布滿了紅根,下一秒大概便會滴出血來……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10 心跳聲

浩川

她愈哭愈狠,就憑藉這一場哭泣,她可以把世上所有歡笑,全都奪去!她心裡忽然有這可怕的念頭,而且這念頭似乎不斷地壯大。她知道,她真的可以……一名少年聽見她的歌聲,一步一步走近。她抬起了頭。一雙哭紅了的眼,怔怔地望著少年。「停呀!」「不要!」四周傳來呼天搶地的哀號,可少年卻充耳不聞。他走近她,她靜止下來了。很溫暖的感覺,明明下著滂沱大雨,可陽光卻穿透厚厚的雲,照到他們身上…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9 她們

浩川

兩個小女孩,手牽手,走過無人街道。沒甚麼好害怕的。只要有對方在,沒有哪些人或事,會叫她們害怕。她們哼唱著一首搖籃曲,那首歌源自這城市外的某個國度,曾經被改編成流行曲。她們個別的記憶中,同樣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曾經在母親懷裡聽見過。一次又一次,母親把她們抱起來,輕聲歌唱。兩個小女孩,有著同一樣的模糊記憶。她們唱著,唱著。在無人的街道上,她們投入在只有對方的世界裡。然後有一個男人,出現在她們跟前……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8 導殺

浩川

「早說過,我是不死的呢。」亞當輕輕甩開希韻的手,拍了拍凌嬰的頭。然後,帶著浪蕩的笑意,衝前!他沉下了身子,軀體曲起,以背肩硬生生衝進其一名黑衣男人懷裡。緊接,身體倏地撐得像鋼條般筆直,以自己的頭頂,往對方的下巴頂撞上去。那男人來不及反應,便被亞當連串動作重創,軟軟倒下。只是,優勢只維持那麼的一瞬。另外兩名男人,充滿默契地橫衝過來,擂起手刀,或劈或刺,凶狠地直朝亞當身上重擊……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7 核心

浩川

乘蕭邦造與澄音分開的時候痛下殺手。任由失去蕭邦造的澄音失控狂亂,再安排斐躍藉著制止澄音來使魔力全面甦醒。只因為那是斐躍成為被選擇的那一位最後的試練?唐克隆原意,純粹是因為只有斐躍才有機會影響魔女的力量,所以特意安排他們一起去倫敦,讓他們一起面對凌瞳。如果不是凌嬰出現,他們理應一到達倫敦,便會前往凌家……怎知道,一直以來,連他自己也只是在暗示的影響下行動?真正的目的、真正的計劃,他連邊兒也沾不上……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6 幻碎

浩川

唐克隆身軀不由自主顫抖起來。已經足足半年,他的身體不曾有過這種奇異的感應。龐大至無可抗拒的魔力!半年前,在澄音久別數年,再度歸來後,第一場正式公開演唱中,她讓唐克隆本來擁有的幻力徹底沉睡過去。沉睡的魔力,會再次甦醒,除了被魔音喚醒之外,唐克隆想不到另一個可能性。現今世代,只有澄音擁有魔音的力量。然而,唐克隆幾乎可以肯定,澄音絕對不會原諒他,當然也不可能會把他的魔力再次喚醒了。那到底是甚麼回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5 無聲告白

浩川

坐上斐躍的電單車,今次終於可以分得清楚,他的駕車技術是進步了,卻跟凌嬰的不一樣。斐躍要全神貫注,為的是摟抱著他的她。因為紀謠,他才需要把技術練到最好。她可以感覺到,斐躍有多努力,去維持車子的穩定。而不像凌嬰,似是本來就跟車子連成一體。伏靠在斐躍的背上,那是很讓人安心的地方。紀謠不只一次提醒自己,別要太習慣。她從來不會容許自己被縱壞了,她知道自己只會愈要愈多。如果根據這種堅持,她沒有魔力一定是好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4 真幻

浩川

完全擾亂真實感受,沒可能分辨出真假的幻象。令人放棄保護自己,甚至自殘。究竟是誰,有這種力量?連澄音也沒辦法使之沉睡?她一直追問斐躍,當然也不會放過亞當和凌嬰。然而,就連身為當事人的澄音,也只說是她自己魔力失控……希韻也嘗試過以魔力感受他們,可是凌嬰轉移了斐躍的異能,跟斐躍一樣,可把她的靈感減至近乎無效的弱度。亞當那時候是追著不理阻止衝上去的她,她知道多少,亞當也不會比她多。所以,仍沒肯定的答案…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3 不倒

浩川

小跑車在車道上舞動起來。車速增至極限,以「之」字形路線,穿越阻擋前路的每一輛車……透過車窗,可以見到三輛不同款式,卻同樣極速飆飛的車子。凌嬰拐了個彎,小跑車駛進一條幾乎沒人沒車的街道。明顯衝著他們而來,後面的三輛車子,同一時間朝小跑車衝來。其中一輛,衝至小跑車前側,在極速之下,倏地急轉!車子因速度慣性,被拋向前。正常情況下應該失控,現在卻變成一把巨型鐮刀一樣,車尾狠狠往凌嬰的小跑車劈過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2 苦

浩川

想起在倫敦時,失去蕭邦造的自己,失控引致連串病發,更差點殺掉凌瞳,澄音不禁甚為歉疚……「有些事,就算活不了,也會堅持下去。」凌嬰記得,這是紀謠的說話。希韻口中,紀謠是個懷抱理想,卻事事以朋友為先的倔強女生。其實這點,凌嬰也感覺到。透過當時尚未覺醒的希韻身上轉移過來的靈感,她一早便已知道,紀謠打算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斐躍與希韻。幸好,一切還沒有太遲。有些事,一個人知道,一個人承受就可以……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1 甜

浩川

可以把人的心理或生理狀況,隨心所欲地放大或收縮,這是甚麼樣的奇異能力?紀謠沒有具體的概念,據她所知,斐躍不曾在她身上施展過這種魔力……管他呢。不過,紀謠實在感激澄音。在她的歌聲裡,她肯定了斐躍的心意。不用懷疑,不捨不棄地把她保護在他的臂膀裡。那緊貼一起的瞬間,讓她聽見彼此同步躍動的心跳聲。她知道,她跟他,不為甚麼,只因心意一樣,才會牽起對方的手。縱然代價沉重,幸而沒帶來真正的不幸……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100 崩

浩川

希韻,再次張開兩眼。變得彷彿透明的瞳孔,轉瞬回復淺啡色。一陣暈眩,希韻勉力地保持清醒。眼前的情景!怎麼會這樣?蕭邦造家裡的練團室。沒有一件完整的樂器。凌嬰無力地跪坐地上,臉容仍然平靜,眼神中卻有種傾盡全力也掩藏不住的痛苦……希韻想走向凌嬰,可身體似受到無形牽引,別過頭,往另一面望過去。亞當竟然跪在一名女生跟前,兩手和頭顱像無生命地軟垂。那女生,別過頭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9 心痛

浩川

讓斐躍回復對音樂的追求,是紀謠過去幾年來的最大心願。遠比希韻再次當上女主唱,甚或自己攀到更有自主能力的位置,來得更渴望更重大的願望。本來已半轉身準備離開。紀謠被唐克隆投下的這番說話,在心湖激起久久不止的漣漪。她重新站到唐克隆身後,表面平靜地等待他繼續說下去。「凌老先生,又或者是凌瞳,甚至如果澄音沒失控的話,應該都可以幫到他。安排他跟妳一起去吧。邦造很喜歡這小子,我也希望他可以重新投入音樂世界……」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8 來自心的

浩川

只要澄音歌唱,世界便會滅亡。不容易明白,紀謠甚至沒想到甚麼世界,她想起的,只有斐躍和希韻。最接近魔音樂團,與她最親近的兩個人。當然,她不是沒有懷疑唐克隆。這個時分,在他聲明不會回來的聲舞唱片公司總部見面。只是,她沒甚麼好害怕。她深信自己有足夠判斷力,不會盲目被左右。這份自信,自小到大,根深蒂固,難以被動搖。「我知道很難相信,妳可以先看看這個。」唐克隆手按搖控,掛牆的屏幕,隨即播出一段短片……

5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7 思憶深處

浩川

當希韻想要再次感受那深層無意識的紀謠時,跟剛剛一次不一樣……愈墮愈深。深得令她有錯覺,自己快將迷失在那思憶之海裡。幸好,是紀謠,而不是其他人。如果現在紀謠的記憶,對於希韻來說,是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路,那麼她一定不會迷途。紀謠的一生,除本人以外,大概沒有誰比希韻更熟悉了。就連紀謠的母親,也不會知道得比希韻更多。靈感的操控,希韻仍處於一知半解的程度。但她對自己與紀謠感情怎樣深厚,卻有絕對信心……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6 另一個…

浩川

紀謠離開希韻的懷抱,想要再進一步坐起來時,卻感到一陣暈眩,重新倒進希韻的臂膀。有點傾斜的角度,紀謠透過窗子,可以看見外面的天空,黑壓壓的一團巨型烏雲。不是快下雨吧……原本還有點迷糊的心神,似被天氣影響,開始擔憂更多。工作該怎麼辦?還有沒完沒了的事務要處理……兩個樂團的表演……團中還有斐躍與希韻……「都說妳操勞過度。」希韻把紀謠按回厚枕上。「妳這樣一暈,可別把另一個我的腦袋也給摔壞了。」暈倒……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5 少時

浩川

是嗎?真的沒有?紀謠在很早很早以前,已經否定自己小時候的那個回應。是何時開始?又是何時決定只把心意沉在心底裡?很溫暖。是甚麼把她包圍著?暖洋洋的,舒服得讓紀謠不想睜開眼。是在夢中吧?往事可以如此窩心地出現的地方,大概只有夢境裡。不張開眼,不清醒過來,是否可以繼續昔時的美好?「紀小姐,是時候起來了。」希韻的聲音,甚麼時候也叫人只想一直聽下去。紀謠張開兩眼。她發現,希韻跟自己一樣,躺在同一張床上……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4 最愛

浩川

希韻的手,輕放到凌嬰頭上,柔柔地撥弄她被風吹亂了的紫紅色髮絲。輕輕擁抱。希韻嘗試把自己的感受,從身體的感觸,送進凌嬰的心裡去。如果根據亞當所說,她既然擁有部分等同於澄音的力量,能夠感受,便代表她亦可以把感受送出去。體諒、信任。體諒她不把一切告訴自己的苦衷;信任她所做一切的動機。那是凌嬰對希韻的期望,這一刻,在她的心靈裡,希韻作出回應。「謝謝妳。」凌嬰淡淡地笑起來。「我該上去了。」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3 控訴

浩川

一個月前……凌嬰一直期待,等待蕭邦造口中的新主唱和結他手。當她知道,代替姐姐的,竟是昔日的香,還沒正式與希韻見面前,她便已經開心得終於再次笑起來。近郊練團室。那是凌嬰與希韻第一次見面。把希韻送出平房的時候,凌嬰忍不住,運用了她的魔力。本來只不過想對這過去的偶像多一點了解,卻反而得悉一些不應知道的……希韻擁有靈感。而且,強大得可以感受整個城市!那是魔音歌姬的其中一部分力量……

6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2 嬰之記憶

浩川

小時候,最疼自己的大姐,跟爸爸離開了。只留下凌嬰跟她的二姐凌沁。二姐很任性,反倒是小小年紀的她,充當了照顧姐姐的角色。不單只照顧,也在守護。自懂事以來,凌嬰比誰都要愛兩個姐姐……然而,卻只能不斷看見她們受傷害……凌家的三姐妹,擁有一種寶物般的魔力。凌嬰想自己變得更強,經常偷偷跟著受父親所託照顧她們兩姐妹的唐克隆。她見過一大堆怎也記不牢樣貌的黑衣男人,只要五個人在一起,任何魔力都會失效…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1 逃

浩川

希韻跟在凌嬰與亞當後面,一直一直的走,一座面熟的建築物映入眼簾。她幾乎可以即時說出這是甚麼地方,腦裡的答案已慢動作地浮現出來。只是,眼前的情景、四周的途人,始終牢牢抓緊希韻的注意力。路人們恍若暴風雨來臨前,那些本能驅使下逃亡,四散奔走的昆蟲走獸。他們就像無意識一樣,往建築物的反方向脫逃。沒有一個例外……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90 歌

浩川

斐躍雙眼通紅起來。紀謠眼角瞥見了,慌亂焦心。視線重新移往前方。這住宅大樓,每層只有兩個單位。兩扇大門,就在升降機的對面。才三數步的距離,面對大門,紀謠卻感到望不見盡頭。「別擔心。」斐躍從後環抱,胸膛緊貼上紀謠後背,安撫似地說:「別擔心。」可紀謠卻似沒聽見,雙眼仍然緊盯那兩扇沒有絲毫動靜的大門……紀謠的眼睛,原本烏溜溜的瞳孔,似飄進一縷縷白霧。斐躍把紀謠抱得更緊一些。四周的一切,消失了……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89 飛

浩川

下一刻,電單車衝出車場。紀謠記得她來的時候,街上已經靜悄悄,沒多少路人。豈料,這時候,道旁竟停了數輛採訪車,一群群記者大剌剌站在工商大廈的門前!斐躍回來的時候,已看見這情況吧?紀謠感到窩心。斐躍沒有空口說白話,電單車真的像飛起來一樣。在那幫記者發現他們的下一秒,車子已帶著他們拐角遠去。斐躍的駕駛技術,跟以前有點不一樣。紀謠聯想起凌嬰。速度明明快得叫人窒息,還要是電單車,車身竟然平穩得像沒有動一樣?

6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88 牆

浩川

走到斐躍的那輛電單車前,紀謠有點猶豫。騎斐躍的電單車,保守估計也超過百次了。紀謠還是頭一次,沒有爽快在斐躍背後騎上座墊。才不過幾天沒見面,就變得陌生?紀謠知道這沒可能。但她跟他之間,究竟出現了些甚麼?彷彿一道無形的牆,不知何時在他們中間被建起來。如果真是這樣,她不容許那面牆繼續存在。或許,由她出手?

9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87 封閉

浩川

「妳所聽到的,是唐克隆告訴妳吧?那傳聞故事,是當初成立魔音樂團時,我們一起想出來的。然後以坊間傳聞的方式,暗裡散播出去。為樂團增加神秘感,讓人好奇,慢慢便會有很多聲音,相信的、不相信的,都會開始研究。這是一種另類宣傳。」說罷,這雜誌社副社長,淡淡地笑一笑。見紀謠眉頭深鎖,似是陷入沉思,於是不再打擾的走開去。這就是事實?紀謠很想相信。然而,當她親身感受過之後,沒可能。很多事,只要知道了,便無法抽身。

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86 滅亡

浩川

紀謠知道自己至少是一半原因,讓希韻願意重新回到音樂圈子裡。更是她,向蕭邦造提出安排希韻加入影子樂團。當時,她在學校內聽過影子的音樂,就覺得希韻該在那個地方重生。然而,怎想到所有事,彷彿完全失控了。希韻不在家,又不在影子樂團近郊的練團室。斐躍明明說過「歌姬約會」之前,會一直待在練團室,他要在短時間內,把小時候所學過的、感受過的,一次過從記憶深處召喚回來……兩個人的手機都在接收不良的地區,是在一起吧?

7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85 思域

浩川

「啪!」不知是誰送了他一記耳光。臉頰上火熱的感覺,痛得斐躍眉頭皺在一起。再放鬆的時候,眼睛隨之而張開……有一陣暈眩,斐躍的視野傾斜掉。雖然只是一閃即逝的瞬間,但就像從絕對黑暗中走出來,再次接觸光線,那份感覺很實在很強烈。剛才那個擁抱,假的。伴隨真實的記憶而來,卻是虛幻的親蜜……他視線飄過希韻和亞當,然後來到就在跟前的凌嬰臉上。她雙眼再見不到白霧,只餘往常看不見的憂色,眉頭不自覺輕皺起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