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休止符
浩川
maintainer
25 Followers
67 Articles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80 不會忘記

浩川

YouTube上繼名為《死亡真相》的影片不斷衝破點閱瀏覽紀錄後,另一段叫《歌姬消失》的影片,短短一夜,便已無人不知。魔力覺醒人數再創新高。據稱,但凡在洋禾私家醫院求診,均會獲得上天恩賜。病癒後,患者會同時擁有魔力。近日,魔音樂團的Facebook與Blog上,瀏覽人數屢破新高。女主唱澄音失蹤一事,眾說紛紜,但數之不盡的留言,大多表示,會繼續絕對的支持…凌沁與姚希韻更同聲表明,澄音是永遠的魔音歌姬…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9 願望實現

浩川

阿流在兩套爵士鼓之間,靜立。透過靈感的連繫,他在這個位置,剛好可以同時,而且最全面的感受到,凌嬰與肇飛舉棍敲鼓時,每一下的情感。世界,千瘡百孔。然而,不會放棄尋找當中的美好。不放棄。蕭邦造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一直沒有放棄。因為,相信,無論是世界,抑或自己的處境,全都可以改變…縱然,或許最後始終失敗…為甚麼?他們可以擁抱著這樣的信念?幾天之前,阿流賞試去了解…現在,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已經了解…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8 命名

浩川

阿流每一首歌也熟悉非常,每句歌詞也跟著唱,連他身邊的紀謠也受到感染,卸下平常的冷靜,盡情投入。搖滾,讓血液躍動翻燙起來!阿流慶幸,今天有完全回復過來的亞當,充作Keeper。亞當在舞台後方,彈著和聲貝斯,縱然經常陶醉過度的閉上兩眼,但阿流知道他絕對比自己更稱職。因為有亞當,阿流才可以忘形。甚麼也不用想,只需要豎起耳朵,打開心扉,讓皮膚直接反應,感受每一個音符帶來的觸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7 熱愛

浩川

一星期後。魔音樂團本年度第五場演唱會。同時,也是樂團成軍十年的一天。這場表演,將打開樂團年度巡迴旅程的序幕。嘶呢── 嘶叮── 斐躍的結他聲,在觀眾席中央的小舞台上響起。背靠背,站著一身火紅的小希,短裙下的腿踢踏著拍子,手往掛在肩上的紅色貝斯揮撥。呢── 呢── 弦音降至深處,再次攀升。嘶嘶嘶嘶── 急速而頻密的結他撥弦,主舞台的中央,亮燈。光照在凌嬰身上的銀裙……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6 地圖

浩川

凌嬰勉力憶起一生中最快樂的事……與姐姐一起……四年前,與流一起……魔音樂團……好不容易,她牽起淡淡的笑容。雖說不上燦爛,始終發自真心。這是她答應過凌沁的事,無論發生甚麼事,一定要記著這個由衷的笑容,好好活著。凌嬰看著姐姐再次睡過去,珍而重之牽著她的手,盡她所能希望以治癒的力量,讓凌沁立即康復過來。只是,其實她早已知道,生命力的流失,不是疾病,也不是傷痛,無法痊癒……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5 自由意願

浩川

歌聲,由《信‧記憶》變成《季候鳥》。再變為《異戀》、《摧毀》、《影子》、《忘記》……一首一首魔音樂團的歌曲,在唱著。唱著。直至,天亮了。這一夜,將會沒有人記得。或許,只有病患,在日後偶爾憶起,曾經某個夜晚,在病痛纏繞的睡夢中,他們聽見了歌聲。魔音,擁有魔力的歌聲。凌沁回到病房,頭上緊緊蓋著一頂厚大的畫家帽。她的臉上仍然依稀掛著一抹微笑。她躺到床上,從後抱著澄音,甚麼也沒說,靜靜地睡過去……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4 你是誰

浩川

這是阿流隨意譜上的詞。電影和劇集看得多,內容大多數講述愛。不知不覺間,他唱起歌來,也會自然思考愛。只是,他很清楚,愛和一切情感,無法用思考去了解。聽著凌嬰與凌沁的歌聲,阿流感受到更多。「你背上有個刺青。」肇飛在阿流身邊坐下。他們回到凌沁睡了年餘的病房,讓澄音躺到床上,也讓亞當在沙發側臥。一起生活兩個月的兩個男生,隨性坐在地下。凌家女兒的歌聲,變成背景音樂。或許,是世上最動人的背景音樂……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3 妳是誰?

浩川

看見肇飛肯定地點頭,凌沁滿意地笑著,向刑克邁步。經過暈倒的亞當身旁,凌沁半蹲下身捏了捏他的鼻子,湊到他耳畔,悄悄說:「以前你總愛這樣對我呀!我知道你的記憶如何被刪掉了,遲些兒我幫你找回來。」經過對峙著的凌嬰與輕的時候,凌沁笑了起來。「小嬰,妳看看,她真的很像妳呢!輪廓最像了。我們是否多了個妹妹?」沒有等凌嬰的答案,反正她就知道妹妹不會回應。凌沁繼續走,在阿流跟前停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2 沒法改變

浩川

拳沒有揮出,反而是刑克的身影急劇退開。阿流沒有跟著移動,彷彿只要他想追上去,隨時可以。轟──一張病房外擺放的長椅,硬生生從後撞至,直擊刑克雙腿。他應聲倒下,憤恨之外眼神儘是仇怨……「廿年前,魔音任意把我們的魔力喚醒,轉頭又要讓我們的力量沉睡。九年前也是一樣!兩個月前,仍是一樣!我們的命運,是要被你們徹底玩弄的嗎?」刑克…狠狠地繼續說:「犧牲一個蕭邦造,算甚麼?我們失去的,你們連想像也辦不到!」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1 流逝

浩川

澄音知道蕭邦造是追訪一宗疑似魔力引致的嚴重事件,途中交通意外失救致死。澄音亦輾轉讓涉及事件的人失去魔力,還蕭邦造一個公道。本以為一切已經過去,要重新站起來,延續至愛的信念,延續她與他之間的愛……比所有人認為的,還要殘酷千萬倍的真相。名符其實,血淋淋呈現眼前。再一次,而且眼睜睜看著深愛的人慘死,那感受……阿流從不認識蕭邦造,他的眼淚還是直接傾流下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70 呼喚

浩川

白。不似日光般耀眼灼熱,亦不像飄雪這樣柔和恬靜。如霧,也似一幅無止境的白布,把所有人的視線完全遮掩了。光芒隱現。白霧由醫院的三樓開始,漫延至整座建築物。外面看來,大概只見洋禾醫院朧罩在一片濃重的霧裡。醫院內,十多層樓,只有很微弱的聲音。終於,切合夜深人靜的境況。只是,這情況不自然得比之前的少少反常,更讓人皺眉。微弱的,是呻吟聲。連痛苦也沒有足夠力氣呼喊的低聲呻吟。阿流抱著澄音的兩手,緊緊的……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9 麻煩

浩川

「像電腦病毒?」「妳認為呢?」凌沁恍然大悟,點了點頭。如果儀器感染電腦病毒,病毒程式中的暗示指令,就可以癱瘓儀器的機能。或許不用完全癱瘓,只需要少少誤導,就可以騙過儀器,讓控制儀器的人不以為然,反正探測其他一切並無問題。儀器被認為運作正常,那麼原應要探測的東西,就算隱形了,也不會惹人疑竇。何種魔力可以做到這一點?「非文大叔在耍賴!」凌沁抿起嘴巴說:「耍了手段,我當然無法感知。」……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8 進入視界

浩川

斐躍拔掉車匙,脫下頭盔。一雙纖幼的手,摟抱他腰部。手,放開。坐在他身後的,是凌沁。她輕盈地跳下電單車,頭盔換成軟厚的畫家帽,把她及腰的長曲髮包裹其中。「妳對雜誌的興趣,真有那麼大?」斐躍疑惑地望著凌沁。第四場演出過後,凌沁踏著輕快步伐走到斐躍跟前,嚷著說要看看雜誌付印前的最終稿藍紙。《視界》今期的藍紙,確實將於清晨前整理妥當,送交印刷廠。凌沁的要求,時機上似乎順理成章。斐躍無可無不可的答應……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7 白

浩川

叫喊聲來自亞當。看不見他的身影,只聽到亂得叫人瘋狂的腳步聲。阿流終於知道,為甚麼肇飛與凌嬰,看見刑克時,會反常地憤怒起來。還有,其後,她的行動……根本就是重複刑克對蕭邦造所做的…也知道了,為何他們遇見刑克的情景,讓澄音知道後,她會有這麼奇怪的反應。更明白,甚麼原因,讓人未能把一切都宣之於口……就是因為珍惜一個人,有些事絕難坦白…蕭邦造的意外身亡,與意外沾不上任何關係。他被蓄意謀殺,兇手就在這裡!…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6 最後一刻

浩川

把一切完完全全地吞噬的一片空白,填滿每一分空間!白得徹底的光霧之中…刑克駕著一部改裝過的車子,極速奔馳,緊追一輛湛藍色的小跑車。轟──無法想像的高速,刑克操控的銀灰色車子,車身猶如刀鋒,重重擦過小跑車的車側!急轉。銀灰車子化作一道衝擊波,直砸小跑車已微凹的車身…小跑車失去控制,更因過猛衝力,給拋上半空,翻滾下墮!銀灰車子再次迴轉。小跑車在前方,動力已然全失,車側亦嚴重變形。刑克慢條斯理地調整角度…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5 活著

浩川

一個熱情得足以把人融化的擁抱。抱著澄音身體的一雙手,結實有力。怎看也不像病人。阿流的眼淚,不知不覺間盈滿眼眶。他能夠感受到,亞當看見音澄時,心裡全是再見摯友的激動與興奮。澄音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幾個人之中,一直以來最讓他擔心的一個……只是……同時……亞當眼中的澄音,理應剛剛退團……剛剛離開這地方,遠赴洛杉磯……阿流讀過一切有關魔音樂團的資料,澄音退團,是九年前的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4 楊當潮

浩川

騎上電單車,環抱澄音纖幼的腰,阿流透過皮膚感受逆風傳來的冷感。肇飛經常留意世界天氣,彷彿知道全球氣候的失常會愈來愈嚴重。阿流跟肇飛一起生活兩個月,早已養成同樣的習慣。那天,肇飛的預言中,有兩句讓阿流特別在意。縱然,他當時並沒有聽明白。「世界不再傾斜,魔音不再響起。」魔音,指的是世上唯一擁有MagicVoice魔力的澄音?抑或整個魔音樂團?世界不再傾斜,那是說世界現在是傾斜了嗎?為甚麼?……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3 腦裡

浩川

他眉頭緊鎖,神情痛苦,彷彿堅忍著些甚麼。再次開腔的時候,連語調都不一樣了。「讓她脫離殘酷的無盡痛苦。讓他作出忠於自己的決定。魔音將於絕望中,再一次高唱希望。」這是第一次,肇飛憑著自己的意志,說出他希望看見的未來。不知道為甚麼,也不知道一切是如何運作,他的願望化成語言之後,就變成吐露出來的字句。跟他以往作出的每一個預言一樣,無法精準的說出人、事、物……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2 預示

浩川

跑車在夜幕裡留下光的尾巴,穿越這城市象徵一樣的高樓大廈,轉上如同另一世界的小林山道。肇飛看向窗外,高速倒退的風景似可以冷靜情緒。把預言重複之後,他已知道想要的答案。彼此太了解,就算不用魔力,沒有靈感的連繫,一句話便足以交換千言萬語。「你還想知道嗎?」凌嬰語調平靜,與她操控跑車的雙手兩腳快疾無倫的動作,形成強烈對比。她讓他再有選擇的餘地。她的行動,與阿流有關,亦與肇飛的預言有關……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1 難懂

浩川

「洋禾醫院!」澄音從阿流的思海中找到答案。醫院三樓……通道上虛掩的一扇門……門縫看見的病房裡……病床上的一名男生……滿是孩子氣的笑容……「果然,他仍是一樣。」阿流的回憶,每一幕都很清晰,就似以高清影像重播。另外有一幕,剛才默唱阿流的創作時已感受到……與肇飛長得很相似的男生,刑克……刑克的瘋言瘋語……肇飛面對那個弟弟時,前所未有的憤怒……再次有如目睹,澄音心裡有一陣戰慄!心驚膽顫的感覺,一閃即逝……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60 亞當

浩川

阿流站在無人舞台上。觀眾已散去,面前一整片空椅,沉靜無聲。有些空椅上,還留著螢光棒一類的東西。場館的工作人員拖著疲乏身軀,進行清理的工作。台上,各類音響儀器已被移走,空蕩蕩的。下一場演出,將移師另一場地,魔音樂團留下的餘音與氣味,在這裡或許只會停留一晚。阿流在台階坐下,回想著剛才的情況。他本來沒有名字,現在的身分證上,他叫藍昇流。藍昇是肇飛與凌嬰起的,流字則取自他腕上一個刺青……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9 療癒

浩川

阿流怔怔地望著輕,竟然一時無法反應。就在他愣住的短短一瞬間,全場的鼓舞呼喚,轉變成痛苦哭喊!喊叫喚醒了阿流,也在同一秒消失。彷彿剛才那麼的一秒,根本只是阿流自己的錯覺。然而,他知道不是。場館裡萬多名觀眾,當中某些人明顯是候選者,擁有不同的魔力。阿流剛才在魔音樂團的音樂裡,早已感受到。他也很清楚,在澄音的歌聲中,那些候選者將會全變回普通人……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8 輕

浩川

阿流躲在技師團隊之間,在舞台後方,感受著魔音樂團的演出。哭了整晚。「傻瓜!」每一環節與環節之間的交接時間,凌沁總會走到阿流面前,拍拍他的頭。真的真的,很喜歡魔音樂團。絕不能讓樂團消失。阿流投入音樂的同時,視線穿過淚光,留意著台上台下,整個場館。一個Keeper應該做的,他早已決定無論要他付出何種代價,也必然要稱職的做到。再三安哥後,澄音唱出這次音樂會中,最後的最後……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7 歡呼

浩川

得悉阿流已能單憑觸感學懂魔力,更擁有自癒能力,又知道他有多重視她們……那些人接下來還要幹甚麼?大概也是同一班人,讓凌嬰與肇飛找到了阿流。甚麼也沒有的一個男孩……又或者,不是甚麼也沒有,而是他所擁有的,她們無法理解……電腦的作業系統,要是載入某種軟體,而軟體版本比系統先進得多,很有可能出現未能支援的情況……如果有一隻杯子,神奇到無論倒多少水進去,也不可能把杯子填滿……阿流就似這樣的一隻杯子……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6 不一樣

浩川

卓見除近來多篇魔力專題外,一直以來最為人所熟悉的,便是兩名總編輯。一位是魔音樂團創辦人,年輕但天才橫溢的蕭邦造;另一位,是樂團創辦之初,便與蕭邦造並肩作戰的前樂團監製斐非文。來到今天,蕭邦造已經離世,斐非文成為唯一,由他做接二連三出現魔力覺醒的專題,在知情人眼中,本來就順理成章。尤其,斐非文的兒子,是魔音樂團的現任結他手。《視界》的觀點,偏向於認為魔力只不過是人類超越極限的能力……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5 刺青

浩川

阿流坐在地上,地板一片緋紅。背上熱暖的血,似沒止盡地傾流。凌嬰的手,輕柔地撫過阿流的背肌。一吋一吋,像嬰兒般,阿流的皮膚微泛淡紅。血氣似乎還未平伏,在完好嫩滑的肌膚中間,一條深長的傷痕,觸目驚心。「沒有效!」凌嬰掌心停留在阿流腰間,眼裡掠過一陣前所未有的激動。手,在顫抖……凌嬰從未試過那麼害怕。眼前這男生,真的做到了。他守護她,沒有一丁點的猶豫,完全不顧及自己,只管守護著她……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4 抱緊我

浩川

耳邊同時傳來身後的凌嬰,打掉施襲者手上刀的金屬碰撞聲,還有肌肉硬碰的悶響。阿流沒空餘去理會臂上的傷,只管以膝蓋橫撞向旁邊的人,繼續前進。一下遲緩,他們或許便不能繼續用自己的力量走…無法繼續牽手,阿流與凌嬰背靠著背,在不能目視的環境下,純憑聽覺與觸覺,迎擊來襲的人。阿流已算不清自己身上被劃下多少道刀痕,可他更擔心背後的凌嬰。「只要不致命,離開這裡我就會好起來。」縱沒靈感連繫,凌嬰仍猜到阿流心裡想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3 咆哮

浩川

除卻兩個人輕微得幾乎聽不見的心跳聲與呼吸聲之外,就只有小跑車的引擎和車輛跟地面高速磨擦的聲音。回到車上後,凌嬰一直沒說話。雖無切身感受,但阿流仍然可以想像凌嬰此刻的情緒。飛飛的弟弟……那個刑克,滿腦子都是恐怖的念頭……除此之外,阿流從另外三名男生的思緒間,得悉那班人想要他做的事。縱然很表面,沒有前因和動機…消失。讓魔音樂團,整個消失!凌沁說過的那番話,原來不是一個未來,而是一群人要做的事。為甚麼?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2 心寒

浩川

車聲,遠去。可是,凌沁仍是沒有放開肇飛。一個擁抱中,包含著她告知肇飛的原因以外的意義……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她聽得見,肇飛跟自己的心跳聲,同步,而且一起在加速。「沁……」「醫院出現過的那個人,跟阿克在一起。那個人……知道了……我們無法跟蹤他們了。」凌沁坐直,兩手重新放到方向盤上。魔力完全歛去。靈感也收起來。心跳,依然在加速……不再是因為肇飛。而是……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3 #151 秘密

浩川

「我是第一次感受到你心內有個秘密,而且你單憑自己的力量把它緊鎖起來。」凌沁伸手揉了揉肇飛的眉心。肇飛知道自己有能力不被靈感探知心深處的思想。確實,他有必要禁閉他與弟弟的那番對話。刑克的那句話絕對不能被魔音樂團裡任何一個人知道。尤其,澄音…他慢慢地握住凌沁有點冰冷的手,拉下,緊緊的,不想放開。「你不怕我把這部車撞落山?」凌沁輕笑。「車毀前我會抱緊妳。」肇飛沉聲說。「傻瓜。」凌沁任由肇飛握著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