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7 Followers
18 Articles

世界末日來臨之時,追憶似水年華!

Sunline

這是一本相當孤獨而且自言自言的小說(XD)。我想這也是七◯年代中後期出生的這一代,在此刻走進中年之時,對時代發出的一點聲響,也許不是那麼鏗鏘有力,但用這樣自言自語的方式,與世界末日的孤獨對抗著:對未來再沒有心力有諸多擁有希望的想像,至少還要有一點力氣與之對抗!

2

閱讀心得 #7 -《人生一瞬》|在時間的洗鍊下,坦然面對自己的文學作品

Thomas Tang

這是一本散文集,從孩提開始,記載著作者的人生往事。本書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時間,描述著生命時間軸下的凝思與追憶。第二部分是地方,是旅程上片刻的忘我與不可忘懷。作者的描述非常的細膩,處處都是細節,閱讀時彷彿畫面就呈現在眼前。

馬特每周精選-神偷奶爸大視界特展

馬特每周精選

展覽名稱:神偷奶爸大視界特展 展覽地點: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東二C、D館(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展覽日期:2022 年 01 月 07 日 - 2022 年 04 月 04 日 展覽時間:10:00 - 18:00(除夕休館,閉館前半小時停止售票及入場) 主辦單...

【新詩】愛有時

高澄天

你大可不必拒絕我的/你碰不著我,見不到我/聽不出我呼吸、摸不進我暖氣/之於你,之於我自己/沒有辜負期望他與她/沒有欺騙爭戰與仇殺

Back to All

小說連載|《羊吟之時》10|情慾樂園的盡頭是地獄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我可以付豐厚的酬勞給你,你知道繪畫模特吧,大致就是類似的工作……”哦,不,我注意到你臉色再次大變,我必須馬上挽回錯誤,“對不起,你忘記這個請求吧,我一點都不想讓你為難!” “你才14歲,要你在男人面前裸露肌膚並被觸摸、被抹上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怎麼說都過分勉強了,雖然你清楚...

【新詩】冷的復甦

高澄天

你一直想得太多、等得太久/敏感到呼吸都微微疼痛/逃不出醃漬語言行為的甕/醬成深紫色萎爛花朵

鳴沙山與月牙泉之旅-絕望裡的希望

不小王子

相傳幾百年前,敦煌是一片沒有希望的沙漠,蒸發力強大,如果沒有雨水可以平息它的飢渴,只能蒸發落地於此的人們。因此人們身形乾扁掙扎求生,那修羅地獄般的模樣驚動了天上的白雲仙子。她悲憫凡俗的痛苦,落下仙界的一滴眼淚,落成了月牙泉。

父親的模樣

Sunline

如果沒有一點這樣的文字,要怎麼鑽進父親的溫柔裡?明白那個若無其事的旁觀者,還有著可愛、調皮像沒有長大的小男孩,捉弄自己喜愛的小女孩時,露出一種甜蜜;如果沒有一點這樣的文字「父親」這個詞也許就只會像那些刻板的父親角色,替男人們給出最模範的標準,就像「母愛」一樣,限制了父母們內在那些身為父母不能流露的情緒!

1

被戀愛打敗

一個人的旅途

被戀愛打敗 切開剛買的青森蘋果 中間有一團黑壓壓的 眼前像遁入無數的宇宙 只有我空洞的腦袋 發現自己仍是個人類 嗯。。。下次絕對要買現切的

1

愛那麼珍貴

一個人的旅途

愛那麼珍貴 所以 值得流眼淚

1

有時間 - 1

一個人的旅途

書上緩緩的 渲出夕陽

1

在尚未成為男人以前,我們先是長成了大人!/沈信宏《成為男人的方法》(之一)

Sunline

我有一度懷疑,那是不是單親媽媽的家庭裡,必然會上演的戲碼?以致於我們都深深相信「男人,不值得信任。」卻又必須在成長的過程中,不論生理性別為何,終究有一個人必須努力扮演好那個極度不被信任的「男人」的角色!於是,我們遺忘了我們還是孩子的樣貌,在還沒成為男人前,先是長成了大人!

2

【新詩】滂沱年代

高澄天

雨點無差別敲擊窗如此沉默/岔路、菸灰、塔羅/金光燦閃一道不赦咒/是攸關命運的烽火燒向你我

[留言抽書活動]《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每一個人都要求女人愛別人,包括女人自己。

Sunline

留言抽書,寫心得還送你1000like coin:你所想像的母愛以及如果你是母親你能付出哪些母愛?(如果妳是母親,妳也可以寫出什麼妳認為母親最需要什麼樣的愛和關懷?)

8

《冬將軍來的夏天》/一個夏天,一場性侵!

Sunline

甘耀明的《邦查女孩》一直待在我的電子書櫃裡,那本《喪禮上的故事》也一直在我的書架上,它們都被我翻閱幾次,卻沒有真的讀下去。一直到看見《神秘列車》的紙本封面改版後,才請朋友幫我買下,讀起甘耀明的字。但卻又因為《神秘列車》的字太小,每回都要先換副眼鏡才好讀而進度緩慢,結果竟因為rea...

《洗車人家》/職業的貴賤及職業的想像!

Sunline

網路小說火熱的那個年代,我已經在工作了,沒有像學生一樣掛在網上讀小說的習慣,倒是有一陣子跟著寫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小說,讀了幾本蔡智恆,但像是九把刀、藤井樹都是後來才從影視作品往回追。本名姜泰宇的敷米漿,也是當時書背上常見的名字,但好像也記不得他有什麼作品,但正確說是:那些書名多少記得,卻沒有刻意記著作者的名。

簽約作家的陷阱

ClaudiaC

今天想談談關於簽約作家這回事。在我的圈子裡,間中也會有友人歡天喜地說有創作園地想簽約他成為該園地的駐站作家。而我多數都會進一步詢問關於簽約後的「權益和義務」。作為寫手,有讀者欣賞自己的作品固然是開心的事,有出版社/園地賞析,更會令人情緒高漲,容易跌入一個簽約作家的陷阱。

一年後整理《遠處的拉莫》讀後幾則碎語!

Sunline

時隔一年突然想著要把去年讀《遠處的拉莫》寫的幾則整理成篇張貼出來。去年年底的時候,收到浙江的K給我寄來三本《大象席地而坐》的劇本至今沒有認真拆來看,就是想收藏劇本而已,還幻想哪個台灣的出版社來出個繁體版。但胡波不在了,也不是那種活著的時候有太多的作品,以致死去後會讓人一再出版的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