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端人口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7 Followers
16 Articles

119 | 底层北京:与艾华对谈

结绳志TyingKnots

2017 年冬天后,随着 “整治低端人口” 一度进入新闻头条和社交媒体话题,学者对这个概念本身代表的预设进行了审思。基于《底层北京》所关注的大栅栏街区,安德烈和艾华从为何关注 “国家内部边界” 上不被看见的人们开始讲起,讨论了阶级差异应该如何被研究,不同代妇女在 “补丁式父权” 中的挣扎,并最终落脚到 “低端人口” 话语的系统性问题所在——财富创造和城市复兴的成功其实是依赖于某种劣势的创造。

一個外媒記者目睹的經濟陰暗面和「異鄉人」──讀《低端中國》

煢影

  《低端中國:黨、土地、農民工,與中國即將到來的經濟危機》一書作者羅谷(Dexter Roberts)對中國關懷的面向,在副標題中顯露無遺──「獻給中國千千萬萬的農民工及其家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創造了舉世無雙的經濟發展:長期年年兩位數的GDP成長;儘管戰後亞洲四小龍也曾有如...

《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讀後感

AlexKCC

「若是在法國,跟他類似處境的人會否挺身反抗體制?是否能有個工會或協會替他們捍衛權益?唯一能肯定的是,在中國,這是不可能的。共產黨容不下任何異議。號召仗義之士為一群面臨宰殺威脅的狗請名,比為這群受體制壓榨的人發聲來得容易多了。」

中国的未来:新自由主义与攫取体制下的低端人口新一代

JohnDoe

斯坦福大学教授Scott Rozelle在中国历经几十年研究,在其Invisible China(看不见的中国)一书的得出惊人的结论:看似不可一世的崛起中的新极权主义中国,已经步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边缘,如不进行超级规模的大改革,其未来暗淡无光,或许将成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失败国家!

Back to All

書評•評書之「候診快讀」|Easterly島上被驅逐的「低端人口」

MaryVentura

人,在這個小故事裡是那麼的重要,又同時那麼的不重要,人們四散而逃,是為了另一個人的到來,同為人,女王及她代表的那些人在這四十來頁的小故事中佔了不到一句,剩下全部是另一些人,他們為「人」的價值似乎那麼脆弱,而這脆弱或者說削弱,正是來自另一些人,除去那麼些形容詞,不都只剩「人」字了麼。這個思考,無論放大、縮小,都一樣。

1

【閱讀筆記】他們是社會的根基 卻成為經濟發展底下註定被犧牲的存在-《青苔不會消失:附著在土地上既邊緣又無人問津的一群人》

WencheWu

生活剝奪了他們大部分的可能性,只留下了僅存的立足之地,有時看起來相當于一條蠶、一匹圍繞磨盤的牲畜、一個除了內心發條不能移動的鐘錶的位置。但在這個僅存的位置上,他們生活的質地和紋理,比顯眼舞台上的佈景更切實。(後略) 先聖孔子認為,文明丟失之後,應當到鄉野間去尋找。

南国

阿Q公民對談

本文完整版首发于我的个人公众号《南国》 如果生活失去信仰 如同潮间带 弥散性崩坏的一片片生态 心灵的沃土 愈渐干涸 龟袭 腐烂 溃败 精神的庙宇 被连根拔起地拆 仪式不复存在 在折叠后 悬浮着 趋之若鹜地 对着虚荣朝拜 一如膝状根 对翻腾的工业 下跪求饶之姿态 一如探照灯下 呆...

沉默

沉默如谜的呼吸

第一座集中营建立的那一刻,每个人都变成了犹太人。Everyone became Jewish when the first concentration camp was built. ————题记 起初,他们驱逐低端人口, 我是体面的中产, 我不屑于说话。

【墙外的书】《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我可能是他们中的一员

鹿馬

如题,应gai @wuwu4776 的文章《求薦 翻牆出來看什麼書?(活動提案)》推荐一本外文书的繁体中文译本。看这本书的名字也知道这个这本书是不可能在中国大陆出版的,我买的是台湾的繁体中文版。作者法国人 Patrick Saint-Paul,是费加罗报的驻北京记者。

潦倒之人

子扉我

一 我找到牧师,告诉他,我们要取消先前报名的感恩节普利茅斯之旅。牧师从长长一串名单中找到我们的名字,轻轻划去。他没有问原因,这让我感到如释重负。如果他问的话,我究竟是如实坦陈无力承担区区一人50刀巨款的窘境,还是在教堂里对着牧师说谎?这次感恩节普利茅斯之旅是这家面向留学生的教会组...

《D民手案》:一个剧场引发的真实冲突

郑宏彬

此文是根据郑宏彬与王楚禹的对话整理而成,通篇聚焦在王楚禹如何进入伤残工人覃剑荣的生存困境,并完成剧场作品《D民手案》。《D民手案》现场 2017年12月,我在深圳中心公园广场做了一个剧场:《D民手案》。这场“戏剧”属于“三无戏剧”,没有剧本,没有排练,也没有演员。

王楚禹:剧场对社会事件的参与和传播

郑宏彬

此文是根据艺术家王楚禹于2018年12月参加台湾交通大学文化研究国际中心主办的《民众在哪里?亚际社会民众剧论坛》讲稿整理而成,有删减。此次,王楚禹详细讲述了他创作的两个剧场《D民手案》与《为56个阶级兄弟》,还有在今天的社会现实语境里,“剧场”如何让我们在现实中参议。

为什么说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吞精教主”?

王深儒

在腾讯《大家》栏目中,“无国界公社”战队是我最喜欢的一支作者队伍,不仅拥有世界主义的宽广视野,更以细腻的文笔,将个体置身于这个流动的时代所面临的种种矛盾、困惑与焦虑,清晰的展现在我们眼前,可谓惠我良多。然而,前段时间在认真拜读了“无国界公社”的新文章《在这么不平等的社会里,怎么可...

工人視角的漲房租觀察:城市仕紳化和清理低端人口

來福

最近一二線城市房租暴漲,房地產商和中介公司的長租公寓被認為是主要推手。其實漲房租應該還跟各地清理低端人口,拆除棚戶區、城中村等低成本住宅有關。北京2017年11月清理低端人口的大整治時,就拆了許多出租屋。鏈家的自如長租公寓從房東處高價收房子,再當二房東出租的事情,已經見諸不少報導了。而深圳有一件相對特殊,但和自如公寓的擴張、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異曲同工的事情正在發生——政府鼓勵萬科等房地產商進入...

大國光輝照不到的灰色角落--介紹《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

annpo

  不知幸運或不幸,我第一次到北京時,這座城市正大興土木迎接奧運,一個輝煌「盛世」就攤在眼前,而我期待看到的「老北京」只剩幾塊磚。當我走在寬闊的街道上時,出於職業本能的,目光會往邊緣掃,視線會落在角落殘居或是巷弄荒破上,偶爾會停下腳步凝視,有時會拿起相機。看到我老被這樣的景象吸引的北京友人,忍不住發問:「你怎麼老是注意這些破爛啊?北京已經發展了,文明了。這些都破壞我們國家的形象。為什麼不拍那...

台版「清除低端人口」來自我們的漠視與歧視

周子愉

5月14日晚,一個幫助身障者有個安身之處的鐵皮屋,因被舉報違建,新北市社會局揚言依法在15日斷電、17日拆除。幾小時內,不少媒體以台版的「清除低端人口」來報導此事件。由於關注升高,社會局放軟身段,暫緩拆除。這是政府的問題?身障者的問題?還是……坐在輪椅上喊著:「幫忙買一包好嗎?」,這樣的場景許多人都不陌生,全台各地都可以看見像這樣坐在輪椅上的身障街賣者……你是否也懷疑過你的愛心流向哪裡? —...